前世,韩萧就知道塞伯洛斯这个人。

    萌芽的高层实验人员,狂热于研究,就是他经手把欧若拉变成欧若拉酱的实验,因此被玩家所知。塞伯洛斯没有操守,可以为了生命毫不犹豫背叛任何势力。对他而言,活着才能做更多的实验,所谓的忠诚在他眼里都是狗屁。

    如果要挟他,韩萧有很大的把握塞伯洛斯会为了小命乖乖妥协,当然前提是别被其他人发现。

    不过有个小问题,总部规模巨大,韩萧不知道塞伯洛斯此刻在什么位置。

    这时,一个头顶飘着ID的玩家走了过去,韩萧心里一动。

    ‘地下总部也有玩家,可以利用他们试一试?!?br />
    伊莱克斯正要去交一个日常训练任务,忽然面前闪出一个萌芽士兵把他拦了下来,长得凶神恶煞,却挂着和善的微笑,就像一头鳄鱼咧嘴大笑……实在是韩萧替代的这个倒霉蛋长得太粗犷了。

    伊莱克斯菊花一紧,哆嗦道:“你、你想干什么?”。

    韩萧和蔼笑了两声,却让伊莱克斯心里直冒凉气,顿了顿,说道:“小兄弟,我有点小事需要你帮忙?!彼婕瓷柚煤梦词鹈娜挝穹⒘顺鋈?,要求是打探塞伯洛斯的位置,他在任务介绍上装作自己有紧急事件禀报,说的跟真的一样。因为玩家基本都不会怀疑任务介绍的描述,所以根本不会起疑心。

    伊莱克斯一脸惊奇,他还第一次见到主动上门的任务,奖励不少,他顿时动心了,而且找塞伯洛斯很容易,只可能在实验室,没有半点难度。

    “好,我很快就回来?!币晾晨怂谷ト啡?。

    没等太久,韩萧就得到了消息,塞伯洛斯正在实验楼层查看数据。

    韩萧目光一闪,再给伊莱克斯发布了任务,要他弄到总部的楼层地图,这种东西他自己不太好搞到手,但在总部这里做事的玩家了然于心。伊莱克斯不疑有他,他身上就带有地图,递给韩萧。

    仔细看完后,韩萧暗暗点头,有了下一步计划。

    实验楼层占据很大一片面积,韩萧悄悄来到实验人员的休息站,用磁链分裂刃短暂挡住墙角的摄像头,快速撬开更衣室箱子拿到几件白大褂和口罩,把自己伪装成实验人员,然后大摇大摆来到实验楼层。

    此时,塞伯洛斯正在一间大型实验室,指挥白大褂调试新一批超级士兵的机能,他自个正对着电脑浏览数据。韩萧见这里人多,拢了??谡?,悄悄靠近塞伯洛斯,手掌一翻掏出个简易探测器,对着塞伯洛斯粗略一扫,检测结果是没有窃听器,这个结果在他预料之中,塞伯洛斯常年待在总部,安全意识没那么强烈,他身边也没有护卫。

    韩萧转身背对塞伯洛斯,装作在桌子上整理数据,手指悄悄一勾,一枚利刃贴着地面隐蔽进入塞伯洛斯的大衣里,贴在他的心口。

    塞伯洛斯感到心口一凉,急忙伸手一摸,隔着衣服摸到一块薄薄的金属异物,大惊失色,急忙想要扯开衣领观看,这时耳边传来一个低沉细微的声音,周围如此嘈杂依旧清晰传进他耳中。

    “安静,别乱动,别乱叫,不然这枚刀片会切开你的心脏,现在,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乖乖听我的命令,不听话,死,触发警报,死?!?br />
    塞伯洛斯环顾四周,看谁都像是敌人,成了惊弓之鸟,低声道:“别冲动,你要我做什么?”为了小命考虑,他不敢贸然反抗。

    “离开实验室,别声张?!?br />
    “好、好,你别乱来?!比逅股詈粑赶?,大声道:“你们继续实验,我有点事?!?br />
    说罢,他迈步走向门口,其他实验人员也不疑有他,韩萧顿了顿,跟在塞伯洛斯身后。

    两人来到走廊上,塞伯洛斯看到了背后的韩萧,便知这就是挟持他的人,不由细细打量,低声道:“你还要我做什么?”

    “带我去主机,别?;ㄕ?,我需要你的权限,出了什么异常,我能在零点零一秒之内刺破你的心脏?!焙粞约蛞怅?。

    “不会的?!比逅垢惺芰艘幌滦目诘慕鹗舯?,定了定神,迈步带路,他不是战士,小命比什么都重要,他知道自己只能妥协,别无选择,不愿意冒风险触发警报。

    一路上碰到不少萌芽成员,塞伯洛斯表现自然,像平常一样颔首致意,韩萧亦步亦趋跟在身后,别人还以为他是塞伯洛斯的助手,没人怀疑。

    走进一段无人的走廊,塞伯洛斯小心打量着韩萧的脸,忽然低声道:“你易容了吧,零号?!?br />
    韩萧心头一震,他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

    塞伯洛斯自顾自道:“为了抓你,首领在总部布下了天罗地网,无数执行官随时待命,你果然悄悄溜进来了……”

    韩萧脸色微变,眼神凝重,感到了非同寻常,首领竟然提前布置了埋伏守株待兔,代表早就知道他会潜入进来?!

    这怎么可能?!

    他明明没告诉任何人自己的行动!

    难道首领这边有一个预料未来的异能者?那么自己现在已经陷入了包围?

    一时间,韩萧心神大乱,他急忙让自己冷静下来,顿时察觉到了不对,如果首领真的知道他的目标,自己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潜入总部。证明首领所知有限,甚至连他能通过换脸方式潜入的手段也不清楚,所以才没有这方面的防备。

    韩萧立马想到萌芽阵地部署的缝隙,坐实了这是萌芽的陷阱。

    太多疑问浮现脑海,既然塞伯洛斯主动提起,韩萧便知道了他的意思,压抑着心头的杀意,沉声道:“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考虑让你活命?!?br />
    感受到凛冽的杀意,塞伯洛斯后背被冷汗打湿,强自镇定道:“这都是命运之子的预测?!?br />
    命运之子?韩萧皱眉,他从不知道萌芽内部有这号人物。

    “命运之子的能力可能是预测未来,也可能是决断未来,我们也不清楚,他预言了你会自投罗网……”塞伯洛斯从头说了一遍,命运之子的能力、对韩萧的预测、首领的布置,一切都没有隐瞒,为了自己的小命,他有什么说什么。

    ‘萌芽还藏着这样的人?!舭稻?,前世根本没有这个人物的情报流传出来,看来这就是萌芽隐藏最深的秘密,如果命运之子的能力是影响未来,那岂不是自己救人的想法有可能是被人强加的?

    猛然间杀心大起。

    思维是一个人的自留地,如果被入侵,绝对会触及任何人的底线。

    很多能力可以施加心灵的影响,念力、魔法、异能,就算在宇宙间也有类似作用的自然现象,比如心灵潜流就是念头的聚合体,形成精神层面的波段,以不可见的形式在宇宙间环游,经过的地方,具备思维的生命体会在脑海听到心灵潜流的“声音”,从而被影响思维。

    但转念一想,韩萧认为这个猜测太不可思议,因为他在一年多前见到海拉时就有了救人的想法,而且这么做的好处他也是分析过的,都是从利益角度出发,根本不像自己被影响了,而且他选择潜入萌芽总部,不止为了救人,还有其他的目的。

    命运之子的能力一定有限制,至少在他身上作用有限,可却如实预测了自己会孤身来到萌芽总部,这让韩萧松了口气之余,心头也染上了一些阴霾。

    他总算明白有一个疑似预知未来的敌人,是一件多么忌惮的事情了,顿时就能理解首领的蛋疼程度。

    “我把萌芽毁得元气大伤,首领怕是想要扒我的皮、抽我的筋?!?br />
    从塞伯洛斯口中,韩萧了解到如今的总部藏着大量执行官与部队,专门等着对付他,一旦有风吹草动,随时可以形成包围,处境很不妙。

    不过,韩萧也发现了自身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首领仅仅知道他会过来,但不知道确切时间,也不知道他的确切目标。

    “那么我还是有优势的,不能再拖下去,最好完成目标后立即离开?!焙粜耐妨萑?。

    如果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完成任务离开,那是最完美的结果。

    顺便,他记住了“命运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