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晚上,韩萧打听到了一支运输队从离总部更近的物资仓库运来了大批弹药与军火,二十分钟以后返程。

    韩萧锁定了一名运输车的司机,换了张脸把他引了出来,落单的时候拧断了司机的脖子,随后换了他的脸和衣服。处理尸体是个麻烦事,所以韩萧选择的是不流血的手段,没有血腥气。他的方法很骚性,直接找到玩家,用额度布置了任务,把尸体扔给阵地里的玩家处理。任务署名是未知身份,可玩家哪里管这些,一看任务奖励不少,立马接任务帮忙。

    “方便啊?!焙舾刑?,有了新的想法,玩家应该能作为他潜入的助力。

    就算萌芽玩家的阵营关系被固化了,依然保有接任务的自由,是潜在的自己人,而且萌芽本身不清楚这一点。

    伪装成司机,很快便接到命令,车上的导航仪指示路线,韩萧跟随车队移动,半天后到了物资仓库,韩萧继续按照这种方式打听新的情报。

    两天时间内多次辗转,变了好几次身份的韩萧终于抵达总部附近的一处阵地。

    越过铁丝网,能看见远方黑黝黝的基地群,气度森严规?;趾?,占地不小于一座中型城市,这便是萌芽的总部,韩萧知道真正的核心区域隐藏在地下。

    韩萧向这里的驻兵打听情报,要进入地下总部,常规手段几乎不可能,所以必须要找一些身份特殊的目标。

    ……

    方云悠悠醒转,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病床上,身处一个医疗帐篷,旁边都是伤兵,医生见他苏醒,走过来问道:“给你处理过伤口了,你昏了一天?!?br />
    “米加镇怎么样了?”

    “支援及时,敌人被击溃,一些人逃走了,正在统计战损?!?br />
    “给我看看……”方云虚弱咳嗽了几声,医生急忙拿起水壶喂他,方云一把夺过来,仰头灌了一大口,呼哧呼哧喘气。

    作为超能者待遇自然不差,很快有人拿来了战损统计,方云迫不及待翻看,见到自己的队友全部确认阵亡,忍不住悲从中来、怒从心起,他脸色铁青翻到敌人死亡统计,忽然目光一凝。

    “少了一个敌人?!狈皆品⑾稚倭说恼强踩鹚?,上级很快发来交手敌人的情报,这是战斗时的影像,通过截图敌人的长相对比数据库来确认对方的身份,萌芽有名有姓的超能者基本都在数据库里。

    “就是他,少的人叫做坎瑞斯,我亲眼看到他死了?!?br />
    长官皱了皱眉,“可是根据我们的目击情报,坎瑞斯明明逃走了,活得好好的,而且我们也没发现坎瑞斯的尸体?!?br />
    一股寒气从方云心中升腾而起,他立马就想到了那名“难民”。

    ……

    萌芽地下总部,首领正在沉默看着战术地图。

    地图上标有红色和蓝色区域,红色是六国部队,蓝色是组织势力,红色包围了蓝色,不断被压缩蓝色的地盘,这就是萌芽的处境,战局颓势??墒琢觳患平险庑┮怀且坏氐牡檬?,他没有将所有战斗力投放正面战场,而是暗中准备好了反击行动,但还没有实施,因为有个前提,那就是先解决掉能“预知”的零号,否则计划曝光就没有了意义。

    命运之子虽然断言零号会来自投罗网,但细节需要首领去补完,他在正面战场的部署上故意漏出一些缝隙,如果零号想要入侵总部,很可能会走这些路线,但暗中隐藏的眼线传回来的消息一次次让首领失望,根本没人通过那些缝隙穿过交战区潜入。

    韩萧的潜入方法间接避开了首领的眼线。

    拖得越久,首领就越着急,“预知”的零号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组织头顶,掣肘了组织的行动。

    “还没有来……”首领照常问了一遍眼线,结果依旧让他失望,他不禁开始怀疑起命运之子的这次断言是否失败了。

    因为他实在不明白,零号有什么必要来到总部,想不通韩萧的目标是什么。

    打死他也想不到,韩萧的目标会是欧若拉,根本没有预兆。

    ……

    工业废气与浓重的乌云将天空渲染成铅灰色,厚重的云山仿佛随时要坠落,盘踞在数十里内的天空,隐约的隆隆雷声在云山内翻滚,电光却被囚禁在阴云之中透不出来,一仰头,便让萌芽的士兵感到心头压抑。

    地面总部是一片恢弘森严的基地群,车辆来来往往,哨兵把守着各个路口检查各种证件,中央总基地是一栋巨大的钢铁堡垒,狰狞的金属塔楼直插天际,如同一座缩小版的灰黑色山脉。

    入口是巨大的合金门,两边的侧门是人员通道,中间是车辆载具出入的通道,宽敞足够三辆坦克并行,在堡垒的外部墙体还建设了一个个?;教?,不时有直升机起飞降落。

    大门处十分热闹,部队进进出出,在路旁站着一排排警卫巡视周边,维护安全。

    其中一名警卫便是伪装后的韩萧,眼神滴溜溜乱转,观察四周环境,精光四射。

    智能光学模拟面具效果出众,这种潜入方式神出鬼没,他经过多次的行动,终于获得一个能进入总部的身份,为了变成警卫,韩萧耐心等待了几天,这个身份的原主人去了哪自然不用再说,必要的时候韩萧从不手软。

    熬到换班时间,韩萧跟随部队鱼贯进入地面总部,空间广阔恢弘,第一层就有十多米高,进门是一个广阔空间,载具装卸货物,军官在这里调度,喧闹嘈杂,引擎隆隆作响,尾烟弥漫,空气质量极差,PM2.5指数估计爆表了。

    西面是车库大门,里面??孔糯罅康孛嬖鼐?,其他方向则是人员通道,

    韩萧知道萌芽总部的基本构造,地面总部与地下总部连接,在电梯里通过身份卡的权限识别,便会把人带到地下总部。地面总部有权限的人不少,就连一些擦身而过的玩家也具备权限(阵营关系)。韩萧悄悄锁定了合适的目标,在隐秘的角落换了目标的身份,拿着新的身份卡进入电梯,在识别器上刷了一下,亮起绿灯,随后电梯停在了地面负楼层,打开后是一条金属通道,通往地下总部。

    开门走了进去,地下总部显得严肃安静,走廊曲折,不像地面那么热闹,空气中充斥着严肃的气氛,来往的成员面无表情,脚步匆匆,显得每个人都很忙碌。韩萧眼神一闪,掩盖体内的气力,装作普通人一样,竖起衣领低调走路,脑子里在盘算下一步行动。

    来到地下总部,等于成功了一半!

    哎,这才叫潜入啊,康师傅可以安息了。

    拖延太久对他不利,要是暴露了身份,处境就立马变成无双信条系列了,韩萧摸了摸装备包,心下稍安。

    必须通过主机后台关闭防御措施,才能在总部救人,而且他的另一个目标也需要接触主机,所以需要能操作主机权限的高层当作人质,韩萧早就锁定了一个权限够高的人物。

    塞伯洛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