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机载着两人朝着来路飞去。

    路上,一叶青仿佛认命了一般,表现得很安静,丧钟岛的囚禁生涯让她习惯了没有自由的感觉,不过是从一个牢笼到了另一个牢笼,至少在这个自称黑幽灵的男人身边,待遇应该远比丧钟岛更好。

    “黑幽灵,没听过这号人物?!币灰肚喟迪?,她被关了几年,对外界的变化知之甚少,捧着电脑一目十行浏览这几年的变化,才发现黑幽灵的名号是半年前才冒出来的。

    不可思议。

    才短短半年,就像彗星一样崛起,实力比丧钟岛的高危重犯还要可怕,要知道那些重犯都是成名已久的怪物。

    特别有一条情报让一叶青无比震惊,在她入狱前强盛无比的萌芽组织,竟然被逼上了绝路!而且始作俑者竟然是一个普通的叛徒!

    在看到这个情报的时候,一叶青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沉默了好久才消化。

    情绪很复杂,最后化作一声叹气。

    世界变化日新月异,几年囚禁,外界已是沧海桑田。

    还有,情报说的异人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第三避难所遥遥在望,一叶青放下电脑,探头看向窗外,脸色闪过惊讶,“那片工地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黑幽灵第三避难所……避难所是什么?”

    韩萧嘴角一勾,“你还有很多东西需要了解?!?br />
    “我知道?!币灰肚嗟阃?,撩了撩鬓角的乱发,轻声道:“你这里安全吧?”

    韩萧没回答,伸出食指点了点眼睛,然后指向越发接近的第三避难所,意思让她自己看。一叶青在电脑上搜索关键词“避难所”的情报,良久得出答案,缓缓道:“原来是暗网组织的计划,没想到这个藏在影子里的庞然大物也浮出了水面,还获得了六国的资助,唔,目标很纯粹嘛,确实,没有比这更安全的地方了?!?br />
    从飞机上俯瞰,灰铁废墟已经大变样,萧索的废城被划出了一块翻新的区域,玩家、工程队像蚂蚁一样穿梭施工,造型各异的工程器械发出隆隆声,这片新区域的废弃高楼、桥梁、路面等等建筑都被铲平,建造新的建筑,气象焕然一新。高耸的混凝土城墙建好了小半,无数玩家爬上爬下施工,热火朝天,人声鼎沸。

    直升机落在?;?。

    早已接到通知的黄誉迎了上来,嘴巴连珠炮似汇报韩萧离开这几天的事件,都是一些琐事,被黄誉处理得井井有条,他确实适合助手职位,就是个秘书型的人才。

    一叶青左顾右盼,目光最后停在韩萧脸上,啧啧称奇,“没想到你竟然是这座避难所的负责人,怪不得你需要我?!?br />
    韩萧不置可否,鼓励了黄誉两句,带着一叶青来到冷藏库。

    观看大量的暗影猎食蝰素材,韩萧把工作说了一遍,然后紧紧盯着一叶青,等待她的答复。

    一叶青沉思了两分钟,点点头,侃侃而谈:

    “暗影猎食蝰的大脑、肾脏、胆囊、黏液囊、心瓣膜、尾骨尖锥都是药剂素材,适合制造类固醇、激素药物,而它们的兽卵蕴含一种名为甲呢罗咜消斯矬敏匹的成分,促进骨骼生长与新陈代谢,提取出来可以制造高效愈合剂,既然你有这么多兽卵,我可以试着培育暗影猎食蝰族群,而且你刚才说了喂食高能废料可以产出辐射水晶,这是一种可再生资源……”谈到她擅长的方面,一叶青立马变得很专业,说话间也多了底气,有种睥睨的傲然感,来源于对自身的信心。

    “甲什么皮?”韩萧没听清,一头雾水。

    一叶青翻了个白眼,表情仿佛在说专业的方面就交给专业人士,你个外行就别凑热闹了。

    比起刚才性冷淡.jpg的风格,此时一叶青的脸色多了几分灵动,似乎发现自身处境并不严峻后,变得轻松了,卸下了一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伪装。

    “那个甲什么皮的,听起来是个好东西,你心里有数就行?!焙舾菏?,很装逼地点了点头,故意营造出我晓得你在说什么的气势,一叶青噗嗤笑了出来,随后急忙止住笑意。

    “黄誉,过来!”韩萧叫了一声,等在一边的黄誉屁颠颠跑过来,韩萧指了指一叶青,道:“这是我聘请的药剂师,给她安排一个房间?!?br />
    黄誉点头,带着一叶青来到精致的住所,随后按照韩萧的吩咐,给了她一些避难所的资料。

    房间是崭新的,面积不小——至少比曾经的牢房大多了。

    一叶青躺在床上,舒适地呻吟了一声。

    睡了几年硬邦邦的铁架床,终于再度接触柔软的床铺,宛如陷在棉花里一样,就像整个人都在往下沉。

    黄誉尴尬地站在门口,一叶青这番动作没有避讳,把他当成了空气,让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敲了敲门板,咳嗽道:“那么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br />
    待他走后,一叶青拿起资料浏览,眼神闪烁。

    “避难所聚集了数万异人,不会死亡,我不用为试药体发愁,而且还不会传染,太完美了,不会再重蹈覆辙引起瘟疫,而且避难所自由又安全,留久一点不是坏事,我还需要时间消化外界变化……”

    ……

    办公室里,韩萧靠在躺椅,紧紧盯着桌子上支架撑起的平板电脑,画面赫然是一叶青的房间,实时监控。

    一叶青有案底,不可信任,所以韩萧留了后手,在房间墙体里布置了几个隐秘的摄像头,监视一叶青的一举一动,刚才一叶青的表现也落在了他的眼中。

    韩萧目光一眯,暗暗沉吟:“她的表现前后反差巨大,刚上飞机时镇静漠然,刚才开始却有意无意展露小女人的一面,可能是假装放下戒心,用来消除我的戒备,这也是伪装……”

    不怪他多疑,记忆里的一叶青是一个不受任何势力摆布的自由主义者,性格我行我素,古怪百变,因为看重一叶青的能力,所以韩萧很谨慎,毕竟是2.0的重要人物。

    一叶青的加入还有别的好处,玩家可以通过工作(任务),换取一叶青的教导,转职成药剂师,有她的加入,自己的“玩家主城”计划更进一步。

    要形成玩家主城,各种功能的NPC也必不可少。

    “阁下,我已经安排好了她的……”

    这时,黄誉走进来汇报情况,他往前走了几步,来到桌子侧边,旁光瞄到了电脑屏幕监控画面,话语戛然而止,眼神顿时变得很古怪。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偷窥狂?

    莫非是长官不为人知的爱好?

    我不会被杀人灭口吧?!

    黄誉急忙往后退了一步,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若无其事假装什么也没看到的神态。

    韩萧一看就知道黄誉误会了,无奈摇摇头,懒得解释。

    误会就误会吧,韩大技师何曾在意过别人的眼光。

    “别透露出去?!焙糁龈懒艘痪?。

    黄誉以为韩萧不愿意被别人知道他的怪癖,急忙点头如捣蒜,就差赌咒发誓了。

    ……

    一叶青效率很高,很快就开始工作。

    玩家不知道星龙与他的背后交易,而且玩家与NPC之间的情报流通效率很低。但为了保险起见,韩萧要求一叶青戴上面罩暂时隐瞒身份,现在还不是展露身份的最佳时机,可以再稳一稳。

    由于信息的不对称,玩家在情报敏感性方面处于弱势,如果没有任务或者剧情介绍,他们根本不知道各个势力需要什么情报,也不知道势力暗中的运作。大部分玩家都忙着做任务、赚钱、刷装备,再加上身为玩家的心态,导致他们不会与NPC进行太多闲聊,闲聊中谈起另外的NPC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

    既然是为了安全考虑,一叶青自然没有异议。

    一叶青制作出各种药剂,产量很高,愈合剂、类固醇激素,韩萧拿到其中品质最好的,还剩下很多一般品质的药剂,韩萧准许一叶青卖给玩家,正好向玩家展示避难所的“多功能”。

    药剂一直很有市场,相当于红蓝药与增幅药,通常都很昂贵,限制玩家大量使用药剂莽穿敌人。

    但即便如此,玩家对药剂依然是刚需,一叶青的出现,让玩家大喜过望。

    消息很快传出去,所有玩家都知道了避难所有了一个新的NPC贩卖药剂,前来购买的玩家踩塌了门槛,一叶青的工作室外门庭若市。

    一叶青对异人很好奇,她发现玩家是最好的试药体,而且非常好说话,只要她开口基本都会帮忙(颁布试药任务),还不用担心失败后果,简直是完美的实验对象,一叶青如鱼得水,心里更加喜欢待在这里。

    第三避难所,是个好地方。

    韩萧手上还有从路易斯研究所抢来的药剂,不过他暂时不打算卖,都是千锤百炼的良品,玩家等级变高后,效果才更显著,才能卖个好价钱。

    说起路易斯研究所,韩萧想到了一个小问题,研究所现在应该知道当初抢劫他们的人是黑幽灵了,却迟迟没有动作。

    “看来被我的名头吓到了,不敢报复,选择忍气吞声?!焙舭敌?。

    识时务的势力最好了,避免了很多小麻烦,自己就不用亲手撕了这张长期饭票。

    哎,这就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