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拉各斯的尸体,本家派愤怒无比,却没胆子挑衅现在的韩萧,活生生的例子就躺在面前,脸色精彩纷呈。

    这时,托德越众而出,沉声道:“这都是拉各斯自作主张,他咎由自取,我可以做主,本家派绝不会因为这件事记恨?!?br />
    本家派一脸意外,没想到托德这时候出头,而且竟然主动认怂。

    场面话只能信三分,韩萧不置可否,问道:“你是?”

    “托德,德洛的弟弟,拉各斯的叔叔,现在本家派由我主持?!蓖械虑孔哉蚨?。

    本家派眼神古怪,托德趁虚而入的本事让他们叹为观止,拉各斯一死,马上接手主事人,但托德说的确实是他们想的,全部都不说话,默认了托德的地位。

    请来的强力外援被轻松击杀,韩萧的力量是压倒性的,众人知道,现在如果还想引起冲突,那纯粹是找死。

    其他派系神色各异,同时升起一个念头。

    黑幽灵不能惹!

    “给我换个房间?!焙艋厥崭髦只?,瞅了一眼废墟。

    “我给你安排?!毕裘鞯玫较艚鸬氖疽?,急忙开口。

    等韩萧走开,众派系高层面面相觑。

    “黑幽灵有压倒性的实力,而且根本不在乎与我们为敌,可他还是坚称自己不是凶手,刺杀或许真不是他做的?!鄙嫠档?。

    “但拉各斯死在他手上,这是新仇……”北方派的头目说道。

    托德打断他的话,道:“这是拉各斯咎由自取,我们本家派不会因此记恨复仇?!?br />
    众人对他投去鄙夷的眼神,选择性忘记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那黑幽灵怎么办……”有人问道。

    让一个无人能敌的怪物留在总部,如鲠在喉,很没安全感。

    萧金淡淡道:“他只是想洗脱嫌疑,等调查出真相,他自然会离开,所以都别去招惹他?!?br />
    ……

    来到新的屋子,韩萧把俘虏的隐妖弄醒,他在隐妖体内植入了定位器,肉眼看不见也能确定方位。

    “你想做什么?”隐妖惊恐。

    韩萧脱下蝰蛇·改,把装备收进包里,饶有兴趣道:“听说你的隐形能力来自于实验意外,皮肤变异了,如果把你的皮剥下来,一定很值钱?!?br />
    隐妖吓出一身冷汗,“别、别乱来?!?br />
    “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你觉得有讲条件的资格吗?”

    隐妖无言以对,韩萧不再调戏他,顺手把他打晕,注射了强效催眠剂,五花大绑扔在一边。韩萧暂时没杀隐妖,因为暗网有隐妖的悬赏,活的能换一笔钱,他准备去接任务,然后再把隐妖交出去,立马完成任务,利益最大化。

    这次冲突韩萧展现了压倒性武力,奥弗梅拉根本不敢得罪,在力量绝对优势的前提下,他继续留下来的行为,减轻了不少派系的怀疑。

    而且,韩萧现在处于无解的状态,现在成了奥弗梅拉不愿意与他起冲突,这次嫁祸本来想挑起他与奥弗梅拉的矛盾,已经几乎失败,至少奥弗梅拉不敢当面翻脸。

    但这还不够,嫁祸者依旧没被找出来,韩萧觉得会出现两种情况,第一是嫁祸者放弃算计,继续隐藏潜伏,二是想办法补救,甚至对他下手,只不过后者可能性不大,他已经证实了自己非常不好惹。

    拉各斯一死,本家派变得很低调,托德几乎不抱仇恨,他更重视眼前的利益,除了组织人手调查德洛被刺杀的线索,同时暗中活跃着联系各个派系,为继任者的选拔拉拢支持。

    德洛一死,他的儿子拉各斯本来最有可能继任大当家,但被韩萧弄死了,这下继任者的位置彻底成了悬念,各个派系心怀鬼胎,觊觎当家的权力,山雨欲来风满楼。

    众人表面上关注德洛死亡的真相,其实暗中更重视继任者选拔,人走茶凉不过如是。

    当然找出刺杀者之前,不会开始选拔。

    韩萧是这场事件的主要当事人,但也是一个被排挤的外人,他对此倒是不在意,这些天闷在房间里,通过暗网情报网与竹雨公会打听情报,搜索关于奥弗梅拉的资料。

    没过两天,萧金找上了门,说发现了重要线索。

    “通过排查当晚的警卫、监视器,对比口供和录像,我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当晚北方派的一名高层的助手曾经出门,消失了二十七分钟?!?br />
    “这名北方派高层叫做苏定骅,四十五岁,是北洲本地人,一直很低调,我其实很早就注意过他,我插入北方派的钉子发现苏定骅暗中与瑞岚勾勾搭搭,他的助手也是几年前刚换的,刚好是苏定骅与瑞岚开始接触的同一年?!?br />
    暗中接触其他势力的高层很多,但都是为了自己打算,可苏定骅显然是被瑞岚策反了。

    萧金带来了不少资料证据,韩萧看了一遍,线索证据的确指向苏定骅。

    韩萧仔细想了想,奥弗梅拉是提琉斯的合伙势力,削弱奥弗梅拉就等于削弱提琉斯,让奥弗梅拉惹上强敌、产生内乱,瑞岚作为第三方可以获益,的确有这么做的动机。

    北方派最不起眼,但如果要做什么阴谋,他们无疑是最隐蔽的一方。

    “其他派系没查到这些资料吗?”韩萧扬了扬手里的文件。

    “不清楚?!毕艚鹨⊥?,“苏定骅暗中勾结瑞岚的情报,我也是巧合之下拿到的,其他派系可能不知道?!?br />
    “那么你找我想做什么?”韩萧问道。

    “瑞岚可能在苏定骅身边埋下了不少高手?;に?,我希望您能出手帮助我们,捉拿苏定骅与他的党羽,而且这也是洗刷嫌疑的好机会,我觉得你应该会想亲自动手?!毕艚鹩锲峡?,“如果你需要酬劳,也没有问题?!?br />
    韩萧盯着萧金好半天,忽然笑了笑,“按市价给钱,这次我帮了?!?br />
    “好?!毕艚鸬阃?。

    ……

    到了晚上,韩萧开始行动,既然展露了蝰蛇·改,这次他也穿上了,不过没装备重装机械臂,潜入行动不需要这种硬刚武器。

    苏定骅的府邸比较偏僻,韩萧拿出电脑侵入区域网络,冻结这一片的摄像头,然后躲过警卫,翻墙进入府邸。

    苏定骅是比较边缘的高层,府邸防守力量薄弱,韩萧现在等级高实力强,潜入十分轻松,没有难度。

    悄悄来到书房,里面亮着灯,韩萧靠着墙角,用电磁扫描视野,发现书房里没有人。

    悄无声息走进去,韩萧扫视四周,建筑材质是普通的砖石木头,没有隔绝探测的特殊金属,房间的布局构造一览无余。

    “咦,书桌旁边的挂画后面有个隐藏保险箱?!焙裟抗庖簧?,正准备掀开挂画动保险箱,忽然心里一动,停下了动作。

    仔细看了看四周,韩萧没去管保险箱,反而来到书桌,尝试着拉开抽屉,都上了锁,不过这难不倒他,作为连枪械、机器人都能制造的机械师,要是连个锁头都打不开,那就太尴尬了。

    而且,撬锁这种事,韩萧本来就很有经验。

    抽屉里全都是纸质文档,都是奥弗梅拉的内部资料,还有很多事务的报告,翻找了一会,大多数都是无关紧要的文件,不过他发现了一张纸条,写着疑似保险箱密码的一串数字,还有一把小巧的金属钥匙,似乎也是用来开保险箱的。

    “做的太明显了?!焙粢∫⊥?,关上抽屉,没去拿钥匙开保险箱。

    隐藏在挂画后面的保险箱,这个手段太常见,专门留下钥匙和密码,有些刻意的痕迹,就像是故意做出的诱饵。

    很大的几率,保险箱是个诱饵或者陷阱,会触发警报之类的,毕竟保险箱的密码,一般都自己记住的。

    当然也有可能猜错了,不过韩萧只是来抓人的,抓了人,保险箱随便开。

    来到客厅,韩萧听到说话的声音,几名警卫正在闲聊,战术扫描配比生命强度的数据库,发现这群敌人的实力大约在二十级左右,都不是普通警卫,可能是超能者,如果是普通人,代表非常精锐,副职业等级很高。

    “看来没错了?!焙舻阃?,苏定骅的警卫隐藏实力,肯定有鬼。

    转上楼,来到卧房,苏定骅正在休息,韩萧直接闯进去,一枪麻醉弹把来不及惊叫的苏定骅打晕,然后用被单捆起来。

    府邸里有八名警卫,还有苏定骅的助手,韩萧不准备放走任何一个人。

    回到客厅,韩萧不再隐藏,直接破门而入。

    “谁!”警卫急忙拔枪。

    然而强劲的机甲性能,两三秒就防翻了这四名措手不及的警卫。

    骚动引起注意,雷达探测到其他警卫迅速靠近过来,韩萧直接撞破墙壁,轰隆巨响,一个接一个防翻这群警卫。

    苏定骅的助手隐藏最深,四十多级,但依旧撑不过十秒钟,就被韩萧折断手脚,打晕在地。实力差距太大,对韩萧来说毫无难度。

    韩萧的破坏力就像拆迁一样,整栋府邸一片狼藉,轰隆的声音传出老远。

    府邸外萧金早就待命,见韩萧得手,立马带着人闯入,看见苏定骅与贴身警卫都被扔在院子里,没人逃走。

    韩萧站在一边,不准备走开。

    萧金不避讳韩萧,直接在院子里进行审问,用水泼醒了苏定骅等人。

    苏定骅一看这阵仗,就知道暴露了。

    “……你们怎么发现的?”苏定骅惊愕又颓然。

    萧金冷冷道:“你接触瑞岚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几年来,你一直在更换警卫,都是陌生脸孔,全是瑞岚安插的钉子,这次黑幽灵偶然拜访,你觉得是个机会,于是实行了刺杀,你以为做的很隐蔽,消除了很多线索,可还是留下了蛛丝马迹?!?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