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金忽然道:“我的养子死在你的手里?!?br />
    韩萧心里一动,道:“这是私事,萧头领,我们私下商量解决?!?br />
    “可以?!毕艚鸬阃?。

    众人眼神闪烁,同一件事,黑幽灵的答复截然不同……

    德洛脸上露出不满,没有说话。

    韩萧扭头看向德洛,道:“天色不早,不介意我待一晚上吧?!?br />
    “……萧金,你招待他,散会?!钡侣寤砣黄鹕?,大步离开。

    众人从韩萧身边走过,神色各异。

    一个黄种男人走过来,笑道:“我叫萧明,萧头领的养子,我负责安排您的起居,请跟我来?!?br />
    韩萧左右看看,带他来的乌米勒不知道去哪了,心下恍然,暗道:“奥弗梅拉的内部矛盾很严重?!?br />
    细想刚才大厅里的暗流涌动,是最好的佐证。

    怀着心事,韩萧走出大厅,忽然发现十几个玩家围了上来,都是竹雨公会的玩家,神色带着兴奋,竹雨萱萱开启了录像功能。

    “我们想学技能……”竹雨飘香说道。

    韩萧自然不会拒绝赚经验的机会,随手打开技能栏。

    旁边的萧明诧异问道:“你认识他们?”

    摇头。

    “黑幽灵好像在异人群体中很受欢迎?!迸员呔陌赂ッ防稍弊⒁獾搅苏庖坏?,惊疑不定。

    竹雨公会本来想试试触发任务,但韩萧不进行别的互动,停了几秒便迈步离开。

    “明明是突发剧情,却没有任务?!敝裼晷》梢苫?。

    竹雨萱萱郁闷道:“我录的素材好像没什么爆点?!?br />
    ……

    萧明给他安排了一个房间,白天韩萧的态度虽然让众多高层很愤怒,但也解释了敌意的由来,气氛没有那么剑拔弩张。

    夜晚。

    萧金以商量赔偿的名义,邀请韩萧到他的府邸做客。

    来到地方,韩萧发现萧金的子女都在这里,萧海,还有其他一些兄弟姐妹,倒是没有萧金的养子。

    私底下的萧金与白天的时候同样面无表情,难以捉摸。

    韩萧打量着萧金和他的子女,这些人同样也在打量他。

    “你想要什么赔偿?”韩萧收回眼神,似笑非笑。

    “死了是他倒霉?!毕艚鹆成?,养子对他而言,不过是助手与工具。

    “那你邀请我做什么?”韩萧挑眉。

    “大名鼎鼎的杀手,认识一下总没什么坏处?!?br />
    韩萧拿不准萧金的意思,也许是单纯的结交,也许另有目的,但他有兴趣和这些原身的家人多接触,套一下话。

    几人随口聊着,话题天南海北,萧海与其他兄弟姐妹不时插一两句嘴,气氛融洽。萧海是兄弟姐妹中的领头,其他兄弟话语中颇有些恭维的意思,萧海态度淡然,仿佛理当如此。

    不知不觉聊了一个多小时,韩萧眉头微微一皱,忽然道:“我对萧寒很有兴趣,不如再多说一些关于他的情报?!?br />
    “……”

    气氛顿时冷了下来,萧金放下水杯,缓缓道:“他是我的儿子,一直很无能,没想到会变成萌芽的悬赏犯?!?br />
    萧海嗤然道:“我还以为他死定了,祸害遗千年,净给我们惹麻烦?!?br />
    韩萧指了指自己,“你指我是麻烦?”

    萧海冷笑,“难道不是?”

    萧金咳嗽一声,下了逐客令:“时候不早了?!?br />
    “是挺晚了?!焙羝鹕砝肟?。

    萧明带他回到房间,进门的时候,把一份文档递给他,说道:“这是萧寒的资料,父亲吩咐我交给你?!?br />
    韩萧颔首。

    一进房,他马上彻查房间,他离开前有三个监视器,现在多了一个,摇摇头,继续用程序破解掉。做完这些后,他才翻阅起档案,对原身有了更深的了解,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前世他也没听过“萧寒”这个NPC。

    “唉?!?br />
    韩萧摇头,接触奥弗梅拉是为了了解原身,目的已经达到,奥弗梅拉态度与格局,他都不在意,因为与他没什么关系,至于所谓的敌意,只是展现强硬。

    本来奥弗梅拉就忍气吞声,不想与韩萧为敌,韩萧吃饱了撑的才在他们的总部杀人,平白无故多个死敌,没什么好处。

    天天打打杀杀的多不好,不如养点花花草草。

    “等奥弗梅拉的人知道我就是‘萧寒’,不知道是什么反应?!彼睦镆欢?,有些恶趣味地想道。

    收起资料,躺上床,闭眼小憩,他打算明早就走。

    ……

    半夜。

    德洛的府邸。

    “都是因为萧金那个混蛋,奥弗梅拉才被卷进这件倒霉事,这个混蛋毫无顾忌壮大他的势力,明摆着想要夺权,哼,北方派是我的人,瑟奇的赤屿派向来中立,他拿什么和我斗?!钡侣逡а狼谐?。

    奥弗梅拉家族刚组建的时候,内部和谐,等势力滚雪球般壮大,矛盾开始凸显,不患寡而患不均,本家派作为主事人,获得最多的利益,处在风口浪尖,别看各个派系表面上言听计从,实则心怀鬼胎,都想夺权。

    幸好这么多年的合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牵一发动全身,都不敢有太大的异动,不太可能发生流血事件,就算有也是暗中谋划。

    萧金的威胁最大,萧海遇袭,就是德洛暗中派人做的,为了剪除萧金的后继人,可惜失败了,只杀死一个无关紧要的萧寒。

    然而没想到在一年多后的今天,当时谁都没放在眼里的萧寒,竟然成了萌芽的天价悬赏犯,并且给家族带来了黑幽灵这般可怕的敌人。

    偷鸡不成蚀把米,德洛今时今日想起来,才感到后悔。

    这时,德洛的儿子拉各斯走了进来,道:“父亲,黑幽灵从萧金府邸离开,会面一小时三十七分钟?!?br />
    “哼,越过我和黑幽灵私下见面,萧金胆子越来越大了?!钡侣宸吲?。

    “我们怎么办,就这么让黑幽灵顺利离开吗?”

    “别惹他?!?br />
    “可是他敢在我们的地盘猖狂……”拉各斯不忿。

    “我说了别动他??!”德洛暴躁拍桌,沉声怒吼,“出去!”

    拉各斯咬咬牙,带上门走出去,转头的瞬间,脸色骤然阴沉下来。

    ……

    天蒙蒙亮的时候,一阵骚乱吵醒了睡眠很浅的韩萧。

    从床上一跃而起,来到窗边往外看,只见奥弗梅拉的成员大呼小叫地往一个方向赶。

    “发生什么事了?”韩萧疑惑。

    脚步声迅速靠近,几十个士兵端着枪包围了房间。

    一名队长喝道:“黑幽灵,别乱动!”

    这群士兵任务是控制住他,神色紧张随时可能走火,韩萧看到外面更多人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看来出事了,不是针对我?!焙裘辛嗣醒?,静观其变。

    过了没多久,那名队长似乎得到指令,喝道:“跟我们走一趟!”

    韩萧也想知道发生什么事,跟着这群紧张的士兵,赫然来到了德洛的府邸。

    此时人群已经围得水泄不通,各个派系的高层都来了,表情惶惶,全都惊怒交加地看着韩萧,让他心里疑惑。

    走到府邸内部,韩萧才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

    办公室里,德洛仰头坐在椅子上,左眼一个深邃的弹孔鲜血模糊,后脑一个扩散的空腔,木质地板凝结了血泊,气味血腥刺鼻,尸体双手耷拉着,腿部撑着书桌下沿才没倒地,已经凉透了。

    奥弗梅拉的大当家,被刺杀了!

    “死亡原因,枪伤,子弹由眼睛射入,穿过大脑,打穿了后脑勺,当场死亡,从子弹口径上看,凶手使用的是大口径手枪,而大当家没有任何反抗痕迹,现场散落的线索,也没有显示凶手来过的痕?!?br />
    韩萧恍然,明白其他人为什么是那种眼神了。

    德洛死在昨晚,而他这个不请自来的杀手显然嫌疑最大,而且凶手使用的武器同样是大口径手枪,神不知鬼不觉的暗杀手段和他这个“幽灵”很像。

    一切都太巧了。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嫁祸!

    韩萧眨了眨眼,从口袋摸出一根烟,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迎着周围紧张无比的士兵吐出一个烟圈,喃喃道:“这下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