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击让韩萧看上去狼狈,有磁控铠甲的削减,实际只有五十点伤害左右,他的血量接近三千,在同级别的机械师里算是很肉的了。刘乘释放动能的攻击力不算强,但可以轻易造成击退、击飞效果,这是比较讨厌的地方。

    面板上刷出毒气的持续伤害,海姆弹奏效了,可刘乘的血量和抗性都不低,他还能爆发动能快速脱离毒气笼罩的区域,靠毒气对付刘乘不现实。高燃子弹效果会好一点,但也和海姆弹一样,无法作为制胜关键,韩萧没带补给,身上的弹药有限,只有三个弹夹的高燃子弹。

    他深吸一口气,提高血液含氧量,双腿猛地用力,停住后退的身形,双脚铲出一道土痕,收起双枪,双手架在身前,招架住狂奔而来的刘乘再一记铁拳,拳头凝聚的动能几乎砸开韩萧的招架。

    刘乘的动能可以增幅力量,韩萧在力量上处于弱势。

    一枚炮弹在不远处爆炸,强光亮起,两人手臂交缠,一攻一守的姿势宛如剪影画,一闪即逝。

    刘乘虎吼一声,挥拳劈砸在韩萧头上,爆发的动能让空气一震,韩萧被打得脑袋一歪,颈椎骨咔咔作响,他抓住刘乘的肩膀不让自己被打飞出去,另一只手启动电热切割手套,抠向刘乘的眼珠。

    “高温?!”刘乘警觉,急忙仰头,手套擦过脸颊留下一道皮肉翻卷的烧伤,灼烧感刺痛神经,千钧一发之际,刘乘爆发体内的动能,一股庞然巨力将韩萧推了出去。

    韩萧喘了一口气,抹掉脸上溅射的泥土,枪械没有作用,让他失去了一大杀手锏,只会让对方吸收更多动能,但他还有其他功能的机械,火焰、毒气,都能产生杀伤。

    “幸好他不是能量吸收,不然我拿他真没有多少办法?!?br />
    刘乘捂着脸上的烧伤,忌惮地看了一眼韩萧的手套,转身就跑。

    韩萧一愣,忽然脸色一变,急忙追了过去。

    一架战车上,操控机枪的士兵看见一个人影快速靠近,下意识调转枪口,密集的子弹尽数击中目标,然而他愕然发现,理应被打成筛子的目标,竟然毫发无损,弹头叮叮当当掉了一地!

    “别打他!”韩萧喝道。

    可提醒的太晚了,周围的战车对刘乘进行了一次集火,动能全部被吸收,刘乘双眼血丝密布,积蓄的动能几乎满溢,肌肉如同老鼠般鼓动,他转头一步踏出,地面被踏出爆炸般的大坑,整个人宛如出膛的炮弹疾射而出。

    这是上千发子弹凝聚的动能!

    “直线冲刺速度太快了!”韩萧眼前一花,来不及闪避,宛如撞上行驶中的火车,视线内的景物飞速倒退,像一个被全垒打的棒球一样飞出几十米外,数次落地又弹起,沿途摔出一道沟壑,身上沾满泥土,最后撞翻一辆战车才停了下来。

    头晕目眩,浑身挫痛。

    [磁控延展铠甲耐久度下降132点!]

    [你受到241点伤害!]

    敌人知道怎么发挥异能的优势,相当于草船借箭,反过来让他吃了个小亏。

    “刘乘……前世没听过他的名字,竟然这么难缠,卧虎藏龙啊,不能小看任何人……”韩萧眼神宛如冰块,进入战斗专注状态,呸出一口血痰,再度跃起与刘乘纠缠。

    四周炮火连天,两人在战场上激战,子弹呼啸着从耳边划过,火光一次次照亮视野,所过之处都形成子弹真空区域,士兵不敢再攻击刘乘,但刘乘可以自己撞上枪口。

    “这个战场对我很不利?!?br />
    韩萧目光一闪,抛下刘乘冲向绿谷镇,如同一闪即逝的黑影,躲开绿谷镇守卫的射击,几步滑上墙垛,双枪开火,大肆击杀卫兵。

    子弹穿透一具具**,血花四溅。

    刘乘大惊,急忙紧追过来。

    绿谷镇才是根本冲突,韩萧想明白了这一点,立即采取避实击虚的战术,不和刘乘硬碰硬,除非刘乘不要镇子,否则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在战斗专注状态下,韩萧已经有了一个战术!

    换了个弹夹,再度射杀几名卫兵,忽然身后风声大作,韩萧急忙扭身闪开,刘乘差之毫厘掠过,一拳打空,砸碎了一大片墙垛,碎砖、石灰洒了一地。

    刘乘身形一滞,仿佛耗尽了动能。

    “机会!”韩萧双手抠向刘乘的脑袋,电热切割手套的高温扭曲空气。

    刘乘的脸上却不见慌乱,反而露出一丝得逞的狰狞。

    “你上当了!”

    强劲的动能再度涌动,完全没有衰竭的迹象,都是伪装,这一击是刘乘蓄势已久的杀招,凝聚了百分之八十的动能,腾空而起,迅疾绝伦抬膝顶向韩萧的下巴,一旦击中,就能让黑幽灵的半张脸粉碎性骨折。

    韩萧后仰着飞出墙垛。

    “这触感不对!”刘乘心里一惊,他的膝盖没有击中实物的感觉。

    韩萧早有警惕,刚才电光石火间,他用电磁滑板鞋的推力后退,只是被膝盖蹭到了一下,几乎没有伤害。

    人在半空中,他抽出狂鹰砰然开火,射向刘乘的眼睛。

    蓄势的攻击落空,刘乘僵硬了一瞬,无法躲避,但他面不改色,子弹对他的异能是无效的。

    “嘭!”

    命中眼睛的瞬间,子弹一如既往失去动能,弹头却忽然迸发出耀眼的强光。

    刘乘捂着眼睛惨叫起来,视线一片白茫茫,双眼神经的刺痛影响到了大脑的平衡感。

    撼光弹!

    零距离生效,想想就酸爽!

    这一击他已经酝酿了很久!

    伸手一抓,借着墙壁的缝隙,韩萧再度攀上墙垛,趁着刘乘失去视力的绝佳机会,开启【超负荷】和【意志燃烧】,高温升腾的双手猛地按在刘乘脸上,这次实打实击中了!

    哪怕【意志燃烧】一如既往脸黑,第一下伤害也依然爆表!

    -423!

    别看伤害没有狙击枪多,电热切割手套以持续伤害为主,瞬间爆发力能达到这个水准,已经非??膳铝?,刘乘可不是他,血量只有两千多左右,一下就烧掉了近百分之二十,而且伤害还在不断刷屏出现!

    焦糊味弥漫,刘乘惨烈嘶吼起来,急忙爆发动能,推开韩萧,脸上已经重度烧伤,面目全非,满是焦黑混合血红的烧伤。

    刘乘视力受损,视线中光影错乱,他只能勉强分辨出一个方向,咬着牙踉跄逃跑。

    韩萧立马追了上去,刘乘的心顿时沉入谷底,他抱着万一的希望,黑幽灵顾及战场不会追上来,现在看来逃生无望了,他知道多半难逃一死,最后履行一个保镖的职责,拖住韩萧,如果他死了,奥弗梅拉会照顾好他的家人。

    两人迅速脱离战场,在树林间追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