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着帖子,罗死门发现自己被艾特了,点进帖子,内容赫然是狂刀怒剑与刀剑笑PK的录像,幸灾乐祸叫他出来解释一下。

    罗死门最近在各种帖子狂黑机械系,他的立场还在其次,到处刷贴的行为才是惹人厌烦的根源,怕别人不知道他的想法一样,强逼别人看,这就非常碍眼,容易让人讨厌。

    “@罗死门,一个机械系秒杀了异能系,出来解释一下?!?br />
    罗死门看完视频,立马措辞反驳,“这只是个例,那个刀剑笑根本不会玩!”

    “哈,你PK连败,人家怎么赢了?纯粹就是你菜好吧@罗死门?!?br />
    罗死门压着火气回复:“狂刀怒剑触发了隐藏剧情,等级压制,装备压制,根本没有什么好比的!”

    “NPC给的装备难道不算是实力?那你还做任务干嘛,拿奖励干嘛,打钱干嘛?菜就承认,挨骂站稳!”

    妈的!罗死门怒火中烧,直接开喷了,“我说机械系不行关你们屁事!”

    “那你还到处刷帖干嘛,说话前过过脑子行不行?!?br />
    罗死门气急败坏,“草拟吗,你吠个什么劲,是不是贱,非要跳出来被我骂!”

    “原形毕露了吧,你就是个喷子,装什么鸡毛。职业是你自己选的,说什么‘我被欺骗了’,笑死人,你以为你是谁啊,游戏公司专门骗你?还有脸到处BB,到处刷帖是找存在感吗?”

    “要不是被黑幽灵骗了,我会选机械系?!”

    “哦,不是我的错,是世界的错,没人用枪指着你的头,逼你选职业吧,把错推到一个NPC身上,你是不是傻???后悔就再开一个号呗,屁大的事刷个不停,闭嘴吧小屁孩!”

    罗死门气得脑袋发蒙,“老子是你爹,我¥@%¥……”

    这时,一则官方信息出现在罗死门的屏幕上。

    [检测到你频繁使用侮辱性词汇,论坛账号封禁三天。]

    罗死门懵了,“卧槽!”

    他无法回复,帖子里的玩家很快发现了这一点,幸灾乐祸。

    “哈哈,骂人被禁言了吧?!?br />
    “喜闻乐见?!?br />
    “散了散了,这就是个喷子?!?br />
    罗死门只能看无法回复,愤怒憋屈,恨不得砸东西。

    ……

    “这么有意思?”

    韩萧看完帖子的回复,颇有些手痒,可惜他不能发帖,想当年他在论坛上最喜欢看人撕逼和参加撕逼,这是一种不错的消遣方式。

    不过也有一些人撕着撕着就动了真怒,这种人就太天真了,在网上撕逼你拿别人没办法,要是理论不过那就直接开喷,想让别人认输还不如祈祷国足出线,把这个当成乐子看就行,网上的事大部分都是虚的,影响不到生活。韩萧曾经作为代练,也被人喷过,每天该吃吃该喝喝,闲着没事就和撕逼的人骂上两句,就当提神,点亮一整天。

    看玩家在论坛活跃,自己只能作为一个看客,韩萧颇有种寂寞如雪的感觉,怀念曾经舌战群儒的日子……虽然他一直觉得“舌战群儒”这个词污得不行。

    看了看时间,下午临近黄昏,战场打扫完了。

    韩萧听到引擎声远远传来,他抬眼望去,几辆越野车从远处的土路驶来,绿谷镇打开大门,巴沙斯站在门边,亲自恭迎这几辆车进去。

    “车上是奥弗梅拉的徽记?!焙裟钔芬簧?。

    ……

    越野车驶进镇子,武装护卫下车,拱卫着一个穿着精致的男人。

    萧睿,奥弗梅拉二头领萧金派出的使者,来到南洲,目的是寻找萌芽悬赏的零号。早在半年多之前,奥弗梅拉家族便发现悬赏零号的长相与失踪的萧寒一模一样,于是萧金派人出来寻找,但长久以来一直一无所获,萧睿就是搜查小队领队。

    巴沙斯对萧睿毕恭毕敬,引着众人走进主屋,桌子上布置了酒水,冒着腾腾热气的喷香烤肉,横切面肌理纹路如同波浪,很有层次感,肉质红褐色中带着一丝粉嫩,就算没下口也知道口感会很有嚼劲,这些是两个小时前才割下的灰魇狼肉,肉质鲜活。其他菜肴还有一些蔬菜、类似土豆的作物泥。

    在这种游荡者小镇,这一桌菜式花销不菲,萧睿很满意巴沙斯的接待。

    几人落座,风尘仆仆的萧睿大快朵颐,连吃了三块烤肉,才放慢速度,擦擦嘴,对等在一旁没有用餐的巴沙斯慢条斯理道:“我会在你的地盘休息几天,然后再继续找那个该死的混球?!?br />
    巴沙斯道:“我会让人准备好房间,有什么需求找我就行?!?br />
    萧睿在家族里的地位比他更高,所以巴沙斯姿态很低。

    “嗯?!毕纛B獍蜕乘沟奶?,他决定在绿谷镇多待几天,这半年他在南洲到处打听零号的消息,已经受够了漫无目的的寻找,简直是一种折磨。

    自从萧寒失踪,家族人都以为他死了,不放在心上,可发现他成了“零号”之后,所有人都大为吃惊。奥弗梅拉可不想惹上萌芽,为了弄清楚怎么回事,萧金派他把萧寒带回家族问话,可是半年都没找到目标。

    萧睿对韩萧满腹怨气,都是这个“死而复生”的家伙害他不能待在家族总部享福。

    他以前见过萧寒几次,软弱、一无是处,如果不是萧金的亲生儿子,早就被派去打扫厕所了。萧睿是被收养的战争孤儿,萧金麾下有很多这样的孤儿,一起长大互相竞争,为了提高地位费劲心机,所以他很妒忌萧寒一生下来就不用奋斗的运气。

    当初知道萧寒死了,他还在葬礼默哀的时候偷偷高兴了很久,他知道那些低头默哀一脸悲痛的其他收养兄弟的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先入为主的印象,让萧睿很难把韩萧和暗网流传的零号联系在一起。

    ‘乖乖去死不好吗,非要给我惹麻烦?!纛2恢挂淮握饷幢г?,他看了看巴沙斯,聊了几句,随口问道:“镇子最近有什么事吗?”

    “有,外面那群流民……”巴沙斯说出他的发现。

    萧睿神色惊奇,道:“竟然有这么古怪的人群,你得把观察的结果上报家族?!?br />
    “我知道……还有另外一件事,黑幽灵也在镇子外休息,原因不明,他自称是顺路?!?br />
    萧睿心头一跳,“黑幽灵也在这里?”

    最近暗网的杀手榜又更新了,黑幽灵排名上升到了第七,十分活跃,得知这个传奇杀手就在附近,萧睿有些不安。

    “我们最好别招惹他?!卑蜕乘沟?。

    萧睿不置可否,眉头紧皱,转头看到跟在身后面无表情的贴身保镖刘乘,他紧张的心情缓解了不少。

    刘乘察觉到萧睿的目光,淡淡道:“放心,就算面对黑幽灵,我也能?;つ纳踩?,他对付不了我?!?br />
    ……

    夕阳斜照。

    自从越野车进入镇子后,韩萧敏锐察觉到绿谷镇的变化,镇子上的瞭望手时刻监视他,似乎担心他活动,从这一个小细节,韩萧就有八成的把握猜测刚才进入镇子的车队上有重要人物。

    “奥弗梅拉家族,印象不深啊,好像在原剧情里没什么特别的表现……喔,我想起来了,好像在一条‘游荡者军阀争霸’的支线剧情里,这个家族是主要势力之一,是了,这条支线与本尼特的避难所主线有局部冲突,我和游荡者接触不多,应该没影响这条支线?!?br />
    本尼特的主线,韩萧盯了很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开始,以自己和本尼特的关系,再加上暗网组织的阵营好感,还有传说度的作用,很大几率会被本尼特邀请参与避难所计划,那就是海蓝星的第二条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