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雅琳目光一亮,她认定黑幽灵就是韩萧,非常好奇他离开十三局后发生了什么事,顾不上讨厌狄素素,忍不住问道:“你遇到他的时候他在做什么?”

    “那时候他的代号还是黑先生,一个蝎级杀手,在白鸥城参与一项防卫任务,与暗网首领有关?!?br />
    李雅琳急忙追问道:“你有没有打听到别的情报?”

    狄素素眉头一挑,“你这么上心干嘛?”

    “我对他很好奇?!崩钛帕罩缓谜饷唇馐?,他觉得韩萧成为黑幽灵,一定有苦衷,不能随意暴露身份。

    好奇?完蛋了,这一般是爱情开始的第一步,一定要把苗头扼杀在摇篮之中!

    狄素素眼神一凝,笑容却没变,缓缓道:

    “呵呵,我从一个代号金狐狸的女杀手口中,打听到了一些关于黑幽灵的情报……”

    五分钟后,众人目光呆滞,半天才消化了这个庞大的信息量。

    林鹞瑟瑟发抖,兰贝特擦刀的动作不知何时停下。

    李雅琳喃喃自语,“怪不得他摸我的时候,一点冲动也没有……”

    侯跃觉得喉咙有点干,暗暗想着以后要是韩萧归队,他可得躲远点。

    “下次如果见到他,你们记得小心点~”狄素素轻笑着扔下这句话,起身款款离开,徒留小队几人面面相觑。

    张伟咳嗽一声,“人家毕竟是我们的队友……不要歧视他?!?br />
    众人犹豫着点头。

    张伟咳嗽两声,继续写报告,却发现刚才的消息让他心绪不宁,怎样也无法静下心,硬着头皮写完报告,立马起身去找长官,递上报告之后,申请与部长交谈。

    经过几分钟的等待后,他的申请得到批准,通讯接通,屏幕上出现秘勤部长秃顶的头部影像,张伟开门见山道:“我们见到了韩萧?!?br />
    秘勤部长大吃一惊。

    自从上次透露情报,韩萧就人间蒸发,怎么也联系不上,十三局虽然停止了对韩萧的搜索,但依然很好奇韩萧的行踪。

    秘勤部长认真起来,“说?!?br />
    张伟措了措辞,把发现黑幽灵就是韩萧的过程说了出去。

    秘勤部长本以为是张伟亲眼见到韩萧,没想到只是毫无证据的臆测,愣了半晌,一脸古怪,忍着笑,说道:“你……认错人了?!?br />
    黑幽灵怎么可能是韩萧,一个是暗网的超级杀手,那可是很高级别的战力,韩萧虽然展现过实力,但和黑幽灵比起来差太多了,根本没得比,这个猜测也太离谱了!

    秘勤部长有些想笑,他本想把韩萧是零号的情报告诉张伟,想了想,却把话咽回了肚子。局里有保密条例,不向其他人透露零号的身份。

    虽然韩萧行踪飘忽,加上萌芽元气大伤,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但规定就是规定,韩萧毕竟挂着外出特工的名头,这么做可以降低风险、减少麻烦,所以就算萌芽知道零号与星龙合作,却一直找不到人。秘勤部长觉得没必要让张伟小队知道这个情报。

    张伟小队没见过韩萧的真容,一直不清楚他的真实身份是零号。

    “咳,关于韩萧的身份,他不可能是黑幽灵……”

    张伟一愣,会错了意,以为这是部长的潜台词,让他不要再关心这件事,所以说……韩萧八成被高层派去做特殊任务,需要保密身份。

    “我明白了?!闭盼笆沽烁鲅凵?。

    秘勤部长有点迷茫。

    你明白什么了?这小眼神咋那么奇怪呢。

    ……

    星龙十三局整理完所有报告与情报,结论资料交给了七席委员会。七席委员会召开一次会议,梳理完所有需要讨论决定的重要问题,最后只剩黑幽灵的事,古辉以外的六人都知道黑幽灵在暗网的名声,讨论的问题便是关于对黑幽灵的态度。

    “他提供了援手,不清楚是暗网的授意,还是他个人的行动?!?br />
    一位老者敲了敲桌,慢条斯理道:“暗网组织前段时间与我们通过气,他们准备启动避难所计划,申请我们的物资援助,所以这应该是暗网组织通过黑幽灵对我们的示好?!?br />
    众人点头,暗网组织一直保持中立,如果表现出对六国的倾向性,无疑是一件好事,七席委员会很快有了结论,支持暗网组织的避难所计划,批准物资援助,投桃报李,并且拉拢。

    散会后,古辉和高老头推开会议室的门,并肩从空无一人的幽静走廊离开,低声讨论另一件事。

    “没有韩萧的消息了吗?”

    “自从两个多月前提供情报后,他就销声匿迹了?!?br />
    古辉摇摇头,韩萧是情报的提供者,十三局很想与他再度联系,可是电话也不接、消息也不回,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知道做什么去了,想到韩萧那坑天坑地的作风,古辉就心情沉重。

    不会又整出什么幺蛾子吧……

    至于张伟的猜测,古辉只是听秘勤部长提了一句,无凭无据便没有在意,黑幽灵怎么可能是韩萧嘛,长相、战斗力没一个对的上。

    张伟小队不知道韩萧的真实身份所以瞎猜,但古辉知道韩萧就是零号,情报不对称,于是引起了误会。

    ……

    暗网上更新了情报,泰达米拉河战役的一些情报流传了出去,大部分人都对未来的局势有所忧虑,感觉战争的阴影再度笼罩这颗星球。

    情报里包含了黑幽灵参战的消息,对这个超级杀手,不少势力都很关注,情报里表明了黑幽灵是一名强大的机械师。说起来强大的异能者、武道家不少,但战斗力强的机械师就那么几个人,名单要多加上黑幽灵的名字了。

    “他还是搞出了很大动静?!?br />
    本尼特神色无奈,喝了一口抑制暗伤的药茶。

    王渊忽然接了一个电话,脸上洋溢起喜色,道:“星龙那边答应物资援助了?!?br />
    本尼特有些意外,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星龙竟然说给就给了,问道:“他们怎么说的?!?br />
    “额,他们很感谢我们的援手?!?br />
    本尼特一脸茫然,“援手?我们做什么了?”

    转念一想,本尼特才明白过来,星龙肯定误会黑幽灵是他们派过去的,黑幽灵是血契联合会的招牌,行动总会被人打上暗网的标签。

    本尼特哭笑不得,黑幽灵误打误撞帮了他一个忙,他自然不会去澄清这个美妙的误会,无奈道:“唉,算我欠他一个人情吧,对了,海夏怎么说?”

    王渊推了推黑框眼镜,镜片闪过一道诡异的光,“哼,他们还在推脱?!?br />
    本尼特摇头,他早知道海夏的作风,也只有星龙比较好说话,想从其他五国抠出一些物资,不经过一番扯皮,想都不要想。

    “我们得到星龙的援助,初步资源差不多够了,尽早开始避难所计划吧,战争随时会爆发,越早实施,就能庇护越多的人?!?br />
    ……

    明月长终三人完成了阵营任务【泰达米拉河战役】,评价自然很低,不过由于是超等级的任务,所以经验也很可观。

    本来应该挺开心,但三人想起狂刀怒剑的表现,顿时觉得这点任务奖励不够看了,有比较就会影响心情,落后于人的感觉很不好,更别说超过他们的人还是一同起步的玩家。江雨落倒没什么反应,主要是明月长终和闪光炒饭有些郁闷。

    思索再三,明月长终向狂刀怒剑发去了聊天请求。

    “狂刀?”

    “明月大神,你找我有什么事?”狂刀怒剑语气谦虚。

    “我想问问,你是不是触发了隐藏剧情?我们在战场上看到你了……”明月长终把录像发了过去。

    “你们也在啊?!笨竦队行┮馔?。

    这语气怎么感觉有点不爽……明月长终干咳一声,随口聊了几句,然后询问黑幽灵的事。录像也录下了黑幽灵的镜头,他自然认识这个出没大角山的高级人物,非常好奇狂刀怒剑的机遇。

    但狂刀怒剑东拉西扯,就是不说正题,明月长终便知道他不愿意分享隐藏剧情,只能郁闷道别,挂断通讯。

    “他没说吗?”闪光炒饭问。

    “没有?!泵髟鲁ぶ找⊥?,有些羡慕狂刀怒剑,但隐藏剧情可遇不可求……他忽然浮起一个想法。

    “要不我们也去找黑幽灵试试看?”

    ……

    天际泛起鱼肚白。

    直升机按照韩萧的要求,停在一处荒野的山丘,韩萧让驾驶员待命,走下飞机,深吸了一口气,清新的空气让他精神一振。

    飞了大半夜,远离泰达米拉河,他准备在这里进阶,正好狂刀怒剑下线了。

    玩家下线的表现,就是忽然消失,把驾驶员吓了一跳,见韩萧脸色如常,才压下了诧异。

    玩家处处都表现出特异之处,虽然这世界有各种异能,让人对反常的事有很大的接受能力,但久而久之,玩家群体的特殊,迟早会被发现,届时会发生一些有趣的变化,韩萧有些迫不及待看到这个事件发生,这能印证他的一些猜想。

    甩开这些思绪,韩萧把注意力放在面板上,进阶要求已达成,只要升级就是进阶。

    他看了眼两个月来积累的经验,刨除了提升技能、融合图纸的消耗,现在还有整整六百一十万经验!

    “终于到第二次进阶了!”韩萧暗暗一喜,他的升级速度就像是坐火箭一样,特别是玩家出现以后,自己有一个非常巨大的经验渠道!

    这次进阶后,他就能正式成为海蓝星等级上限的顶尖战斗力,这就是个开始,代表他能涉足之前觉得很危险的地方,获取那些稀有的专长、技能,触发危险的任务,专长、技能还有装备,这些对战斗力的影响非常大。

    要想成为本尼特、海拉那种一身模板专长的BOSS级任务,他已经有半条腿迈入了门槛。

    “升级!”

    韩萧投入经验。

    [【见习机械师】升级Lv5,气力+50、敏捷+1、耐力+1、智力+4、获得3点自由属性点、获得1点潜能点!]

    [你完成第二次进阶,耐力与生命值比例提升为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