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萧的狙击枪枪管伸出车窗,一发高燃子弹旋转出膛,精准命中玫瑰武装的一辆越野车,火焰爆燃,覆盖了车子。然而沙漠越野车都做了特别的耐高温处理,高燃子弹的杀伤力有限,韩萧看了看情况,便果断换成梭型穿透弹,一枪枪点射玫瑰武装车辆的防弹玻璃,打出一片片雪花状的裂缝。

    “围过去!”鬼狐小队立马转向,两辆车包围过来。

    “埋伏会在哪?”

    既然明知山有虎,偏向釜山行,韩萧自然把警惕性提得很高,忽然操控磁控铠甲覆盖脸部,挡住一发远远射向眉心的狙击弹。他抬眼望去,只见侧方向出现一辆新的敌方越野车,后座上有一个端着狙击枪的陌生敌人,能在高速行驶的载具上射出刚才这么精准的一枪,有百分三十的可能也是机械师,百分之六十的可能是狙击型杀手,最后百分之十是碰运气。

    刚才那一枪就是厄叁射的,见没有奏效,稍微吃了一惊,沉声道:“目标有特殊的防御手段,不确定是异能还是机械?!?br />
    估计埋伏不止如此,韩萧拍了拍前座的椅背,道:“赶紧跑,别慢下来,去预订的地点?!?br />
    安东诺夫熟练挂挡踩油门,车子一个飘移,朝着另一个方向逃跑。

    突然间,又有一辆越野车从他们逃跑的方向出现,仿佛早已等待多时,这次是厄五,手持火箭筒,一炮轰了过来。

    火箭弹拖着尾焰迅速逼近。

    安东诺夫脸色微变,猛打方向盘,车子横了九十度甩尾,火箭弹擦着车尾射在沙漠上。

    震耳欲聋,炸起漫天黄沙。

    冲击波撞在车屁股,车尾抬起了三十度然后重重落下,后座上的韩萧被颠得跳了一下,屁股生疼。

    “啧,躲过去了?!倍蛭宀镆煊谒净姆从ι袼?,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迅速装弹。

    四辆越野车占据了三个方向,形成一个包围圈,安东诺夫只能往最后一个方向跑,然而那里正好是韩萧布置了陷阱的方向。

    “他无路可逃了?!倍蛉辛嗣醒?,道:“厄九开着荆棘号在前面等着他?!?br />
    荆棘号是苏离改装的装甲战车,火力强悍、马力十足、装甲厚重,兼具了坦克的攻防与越野车的速度。

    昨晚,厄九监视到了韩萧的行踪,三名杀手以此布置了一个埋伏,厄九就是最后的保险,驾驶荆棘号游弋在韩萧当初布置陷阱的方向,甚至确认了那个陷阱的大致范围,根本不可能中计,故意等在韩萧前进的方向上,就是要在韩萧生出希望之际,给予他绝望!

    “他已经死了?!倍蛉档?。

    追逐战一路火花带爆炸,弹雨和火箭弹追着韩萧的车狂轰乱炸,韩萧频频开枪还击,勉强阻碍四辆越野车的追击。赤隼狙击枪加上梭型穿透弹的攻击力,也给玫瑰武装的人造成不小的威胁,但此时他的座驾正在狼狈逃窜,再加上厄叁、厄五在一旁牵制,瞄准精度大打折扣。

    “嗡——”

    与众不同的引擎咆哮声轰然响起,如同虎口怒咆。

    韩萧心脏一跳,猛地看向前方。

    一辆改装战车拦住了去路,外部装甲厚重,布满尖刺,仿佛一只刺猬。车头两侧各伸出数个炮管,看那口径应该是榴弹发射器和小型导弹发射器,车顶有一个转轮式四管重机枪,不对,那种口径应该叫做重机炮,用来当作航空机载武器都绰绰有余。

    荆棘号!

    这辆战车刚好挡住最后的方向,与另外四辆车形成严密的包围圈,无路可逃!

    “我们肯定扛不住那玩意的火力!”安东诺夫脸色微变。

    前有狼后有虎,四面八方被堵死,仿佛陷入了绝境。

    “往南边开,不用担心那辆车的火力,我来处理他?!焙舫辽?。

    南边的敌人是厄叁,只有一把狙击枪,威胁性最小。

    安东诺夫只能选择相信韩萧,急忙转向,撞向厄叁。

    “迟了?!?br />
    厄九脸色冷峻,就要操控荆棘号的机炮把韩萧的越野车炸上天,突然见到韩萧转头往他的方向来了一枪,子弹击中玻璃,忽然迸发强烈的闪光。

    厄九被刺激得双目流泪,下意识闭上眼。

    撼光弹!

    “轰轰轰——”荆棘号的重机炮管喷吐浓烈的火与烟,打偏了方向,打在韩萧越野车十几米外。

    “糟糕,老九怎么会打歪了?!”厄叁心里一惊,急忙招呼驾驶员拦住韩萧的车。

    安东诺夫凛然不惧,一脚油门到底,轰然撞上厄叁越野车的车头侧面。

    两辆车都是一震,最后还是安东诺夫撞击角度选的好,硬生生撞开了一条路,脱离包围圈。

    “追!”

    关键时刻功亏一篑,厄叁有些气恼,看了一眼局面,又放松下来。

    不要紧,现在局面依然占优,韩萧已经偏离了布置陷阱的方向,慌不择路,以荆棘号的动力和火力,迟早能追上去打爆他的车!

    韩萧透过车窗看向后方,玫瑰武装的车队紧追不舍,相隔不过两百米,双方现在的时速都飙到一百六以上,荆棘号还在不断开火,追着他的车屁股炸起连串的沙尘,撼光弹给厄九造成的影响没那么快消退,眼睛酸涩红肿,看东西一片模糊,几乎没有精准度可言。

    低头看了看坐标雷达,韩萧全然没有慌乱神色,沉声道:“安东诺夫,四十八秒后启动氮气加速!”

    “四十七……三十……十六……三、二、一!”

    时间一到,安东诺夫立马掀开档位旁的小盖子,露出氮气加速的按钮,狠狠按了下去。

    越野车的排气管喷出蓝色火焰,速度瞬间飙升,迅速拉开距离,推背感把车里两人压在椅背上动弹不得。

    “徒劳的垂死挣扎?!倍蛉灰晕?,氮气加速迟早结束,不过是强行续了一波命,迟早会被荆棘号追上,一通火力覆盖,就能将对方炸上天。

    距离很快拉开到四百米,氮气加速的效果消失了。

    “他们慢下来了?!?br />
    厄五装了一发新的火箭弹,从天窗站起身,远远瞄准。

    就在这时,他的车子猛地刹车,突如其来的动能让厄五摔在了后座上。

    “搞什么鬼?!”

    厄五怒吼,却看到司机满头大汗不停挂挡,车子却毫无反应,他心里一沉,转头看向车窗外,所有玫瑰武装的越野车全部都停了下来,荆棘号也一样,全部失去了动力。

    “车子都瘫痪了!”

    “怎么回事?”

    玫瑰武装众人大惊失色,车子失灵,他们在茫茫沙漠里成了待宰羔羊,韩萧的越野车在远处停了下来。

    鬼狐想要向据点求援,却发现通讯器失灵了,惊叫道:“这是EMP的效果!”

    “不可能!这根本不是他布置陷阱的方向!”厄九一脸骇然。

    想到多萝西死亡的场景,鬼狐内心冒出寒气。

    “快跑!”

    下一刻,一发高燃狙击弹从远处射来,目标赫然是厄叁脚下的一块沙地,埋在地下的地雷轰然引爆,这次不止毒爆燃烧雷,还有从法瑞安仓库里拿来的正经爆破地雷。

    轰鸣的爆炸声不绝于耳,耀眼的火光冲天而起,在韩萧的视网膜留下橘红白炽的色彩,玫瑰武装众人所在的直径一百米范围内,完全被火焰与爆炸填满,看不见人影。

    韩萧扛着狙击枪,嘿嘿一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