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萧渐渐勾勒出诺萨与卢高恩接头的过程。

    首先,卢高恩一个多小时前才离开,代表应该刚知道情报不久。

    两人分头行动,诺萨来刺杀自己,卢高恩选择上传情报,然后发现了关于零号的情报都被封锁,所以决定出城。

    卢高恩不知道韩萧清楚他的身份,所以应该并不急着出城,在这种情况下,他会选择最自然的出城方向,西北哨卡距离贫民窟最近,可能性最大。

    但是……如果卢高恩故意反其道而行,绕路选择另外两个较远的哨卡,也不是不可能的。

    线索不足,没有头绪。

    “哎,韩萧,我们来了,你找我们做什么?”

    李雅琳、张伟、兰贝特走了过来,外面停着一辆黄色敞篷跑车,这是李雅琳的座驾,速度飞快,所以才能及时赶到。

    韩萧早在杀死诺萨时,就戴上了口罩。

    “一个紧急任务,萌芽的接头人得知了重要情报,有可能从三个哨卡逃跑,现在可能还没出城?!?br />
    李雅琳顿时收起脸上的笑意,正色道:“你有他的长相吗?”

    韩萧目光一亮,随地找了三张废报纸,凭着久远的记忆刷刷刷画出了卢高恩的大致特征,是特征而不是长相,因为他也记不得,把那个可怜的流浪汉抓到跟前,喝道:“你看看,和卢高恩像不像?”

    流浪汉战战兢兢道:“眼窝再深一点,他的鼻子有点歪,还有头发是短寸……”

    根据流浪汉口述,很快把肖像大改了一遍,这次应该有七八成相似,韩萧标上重点特征,分给小队三人,道:“我们分头行动,找哨卡的军官查询监控找到这个人,我和李雅琳一路,坐她的跑车去最远的哨卡,你们两个自己选一个?!?br />
    张伟脸色抽搐,你下命令太自然了吧,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队长?

    虽然腹诽不已,张伟还是以大局为重,拿着肖像和兰贝特分头行动,一起不拘小节起来,当众抢车。

    韩萧一把跳上黄色跑车的驾驶位,李雅琳不满道:“喂,这是我的车,让我开?!?br />
    “你开的太慢了?!?br />
    “你居然怀疑特工的车技!”李雅琳气得柳眉倒竖,却想到不能浪费时间,只好忍了,闷闷不乐坐上副驾驶位。

    “绑紧安全带?!焙籼嵝训?。

    李雅琳斜了韩萧一眼,不屑道:“你开玩笑吗,我可是武道家,你开的再快我也没事?!?br />
    “你别后悔就行?!?br />
    韩萧点点头,挂挡,一脚油门。

    半小时后。

    黄色跑车一个猛龙甩尾,过热的轮胎在地上拉出四道黑色胎痕,稳稳停在最远南部哨卡门口。

    “呕————”

    “喂喂,你不是武道家吗?”

    “你……你别和我说话,呕——”

    李雅琳面露菜色,扶着车门呕吐不止。

    半小时横穿整个城市,造成二十七起车祸……还是二十八?脑子晕得天旋地转,根本数不清。

    “谁、谁教你开车的?”

    韩萧一脸诧异,“开车还需要人教吗?”

    “不、不用吗?”

    “第一个学会开车的人,可不是别人教出来的?!?br />
    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李雅琳目瞪口呆,想说什么,恶心感又涌了上来,转头吐了个稀里哗啦,胆汁都呕出来了。

    “至于吗,不就是开得快了点吗?”

    “快了点?只有一个词能形容你的车技,刹车失灵!”

    李雅琳像头愤怒的小狮子,张牙舞爪,可惜发青的嘴唇和苍白的脸色,让她看起来半点威慑力都没有。

    “别闹了,抓紧时间?!?br />
    李雅琳感觉脚下都是飘的,差点一头栽倒在呕吐物上,韩萧急忙扶住她,无奈摇了摇头,拖死猪一样拽着李雅琳前进。

    两人来到哨卡,站岗士兵喝道:“停步,出示证件!”

    韩萧掏了掏口袋,顿时一愣,自己忘带十三局证件了,他转头看向李雅琳,直接伸手摸向她的口袋。

    上衣……没有。

    裤子……没有。

    “你证件在哪?”韩萧问道。

    李雅琳一脸呆滞,任由韩萧在她劲爆的**上摸来摸去。

    我……我被揩油了?

    “哈,找到了?!?br />
    韩萧一喜,从李雅琳臀部口袋费劲抽出一本证件,展示给暗暗咽口水的站岗士兵。

    “原来是特工,请进吧?!?br />
    韩萧走了几步,却发现李雅琳站在原地,咬着嘴唇,死死盯着自己。

    韩萧诧异道:“愣着干什么,赶紧来啊?!?br />
    李雅琳深吸一口气,压抑住暴走的心情,生硬道:“把我的证件还给我?!?br />
    “你怎么这么麻烦?”韩萧神色不耐,回头把证件插回李雅琳的臀袋。

    李雅琳瞪大眼睛。

    我又被揩油了?

    韩萧大步走进哨卡,找到负责监视处的军官,直接展示了卢高恩的肖像。

    “请等一下,程序正在筛选人像?!?br />
    李雅琳咬着嘴唇跟了进来,她感觉韩萧摸她的时候就像在摸一块猪肉,这让她感觉非常怪异,甚至连怒火都升不起来,就是莫名觉得很不爽,恶狠狠盯着韩萧。

    ……

    人挤人的队伍里,卢高恩低调地跟着队伍前进,前方是哨卡的出口。

    卢高恩隶属一个名为风眼的情报组织,是潜伏在西都的情报线人,风眼组织是萌芽的附属势力,像这样依附萌芽的势力很多,不用打着萌芽的旗号,有些时候方便行事。

    风眼的组织结构是上下线,不同城市的情报网只有一个总负责人,被称为接头人,每过一段时间与组织接触,而接头人发展的下线人员专门负责搜集情报,只能与接头人书面交流。

    卢高恩也是偶然从线人的口中,得知一个外貌特征长得与零号相似的人出没于第七区,并不清楚具体位置,多方打量后,发现一个区域似乎暗中有人把守,外人无法进入,于是他断定那块区域是韩萧的藏身之地,受到了十三局的?;?。

    那块区域正是维修店附近,冯军暗中把守着。

    卢高恩发现网络上无法传出零号的消息时,便意识到了黑客封锁了城市的网络,谨慎起见,他立马断网,销毁了电脑,防止被黑客定位,立即前往哨卡准备出城。

    “以诺萨的本事,现在应该已经得手了吧?!?br />
    就在这时,前方的铁丝大门轰地合上,等着出城的人都被堵在哨卡里面。

    “怎么了?”

    “为什么不让出城?”

    士兵大声道:“上头有命令,暂时封城?!?br />
    众人顿时抱怨纷纷,卢高恩却感到一丝不妙。

    “怎么会封城,难道是诺萨失手了?”

    卢高恩有些震惊,脸色凝重,这是重要情报,一定要传达给组织,提高零号的威胁性。

    士兵在排查众人身份,卢高恩对自己的潜伏能力很有信心,他在西都待了两三年,从来没露出过马脚,不可能找到他。

    “就是他!”

    一声暴喝响起,卢高恩回过头去,只见一队士兵气势汹汹朝他走了过来,目标赫然是自己。

    “不可能!”

    卢高恩大惊失色,想要后退,然而前后左右都是人,看了看周围无处不在的军事设施与士兵,一阵绝望浮上心头,被士兵直接按倒在地,没有反抗。

    “赶上了?!?br />
    韩萧走了过来,舒了一口气。

    “还真被你追上了?!崩钛帕找涣尘?。

    卢高恩抬头,脸色颓然,道:“你们怎么知道是我?”

    韩萧一脸平静,此人是萌芽阵营的玩家在西都的联络人,印象太深了。

    卢高恩百思不得其解,心里一片绝望,便准备咬破后槽牙的毒囊,他对萌芽忠心耿耿,为了不泄露情报,他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韩萧忽然拔出手枪,一枪将卢高恩爆头,子弹穿破后脑,带出一标鲜血脑浆。

    [你杀死卢高恩·赛伯安(lv12),你获得3500经验。]

    韩萧吹了吹枪口,就算要死,你也给我贡献一点经验吧。

    “你怎么把他杀了?”

    李雅琳神色讶异,在她看来,明明可以把人交给局里审讯。

    “他的牙齿里有毒囊,指甲里有毒药,内裤里藏着毒针,如果他想死,谁也拦不住?!?br />
    韩萧摇头。

    卢高恩是死是活,对他来说都不重要,该知道的自己都知道。

    “看来计划得快点实施了?!焙粞凵裎⒊?,升起一阵压迫感。

    ps:今天睡了一天,一更是不存在的,三更也是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