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体后,凯利惊恐地大口喘息,脸颊一道被子弹犁出的伤痕皮肉翻卷,鲜血混合着汗液滴落。

    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步上队友的后尘死在了突如其来的弹雨之下。

    “那是什么怪物?!”

    长发男骇然大吼,脸色苍白,腹部一个枪伤汩汩流血。

    黑暗中,两点红光若隐若现,如同择人而噬的猛兽,在凯利和长发男惊骇的目光下,一代游骑兵露出全貌,十指枪管冒着硝烟,没脖子的造型傻萌傻萌的,难以和刚才那个杀戮机器联系在一起。

    “机器人?!”

    凯利瞪大眼睛。

    他万分后悔没相信直觉,大意的结果,就是队伍近乎覆灭。

    现在该怎么办?凯利生出撤退的意图,钱可以再赚,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长发男惊恐过后,便升起极度的愤怒,怒吼着向一代游骑兵倾泻子弹,“去死去死去死——”

    叮叮当当,一代游骑兵薄弱的装甲被冲锋枪射得变形,凯利和另一名队员见状,也加入反击。

    [你的机械造物【一代游骑兵(履带型)】损失14点装甲值……]

    [你的机械造物【一代游骑兵(履带型)】损失17点装甲值……]

    ……

    一代游骑兵的装甲材料很一般,吃不住伤害,装甲值水泄般下降,两条弹链也在一轮爆发后射空了,变成了毫无战斗力的铁疙瘩。

    没办法,毕竟资源吃紧,韩萧没有在一代游骑兵上装载更多的武器,配备两个小口径机枪已经是极限了,穷啊。

    “啧,十三局怎么还没出手?!?br />
    韩萧暗暗嘬牙花子,他不相信暗中观察的特工会容忍雇佣兵一直猖獗下去。

    果然没让他等太久,军靴踏地的脚步声迅速接近,光听声音就能联想出全副武装的军人移动的画面,沉稳而精准。

    “全部缴械!”有人在黑暗中喊话,语气肃杀铁血。

    “我们赶快撤退?!笨睦镆怀?。

    长发男余怒未消,把弹夹里最后几发子弹宣泄在快要报废的一代游骑兵上,才道:“好,我们走?!?br />
    正在这时,韩萧操控一代游骑兵动了起来,高速接近三名雇佣兵的掩体,游骑兵胸口忽然膨胀火光,轰然爆裂开来,发出振聋发聩的爆炸声。

    火浪与冲击波向四周扩散爆发,扬起狂风般的烟尘,周围瞬间形成一片火海。

    自爆!

    橘红色的火焰照亮了黑夜!

    几十米外,李徽等外勤组特工被爆炸吓了一跳。

    “糟糕了?!狈刖德?,上头的命令是不要引起太大轰动,现在隔着几公里都能看见火光,他已经能猜到明天报纸的头条了。

    从韩萧与狸猫交火的时候,事情就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掌控,枪声太明显,引起了很多平民注意,而当时刺蜂小队还没行动,李徽等人不得不遵从命令,焦急等待。

    等到刺蜂小队进入战场,特工们便迫不及待出手,想要减小影响,然而一代游骑兵的自爆,让他们的计划化为乌有。

    长发男和另一名成员被炸死,凯利也灰头土脸,他彻底被韩萧的手段吓得胆寒了,二话不说,转头就跑。

    韩萧甩了甩头发上沾到的沙土,一点也不心疼。

    机械系的战斗方式,本就是消耗各种机械,他掌握着图纸,有资源就能重新制造,只要获得制造经验就已经赚到了,更别说还杀了好几个人。

    李徽只能把怒气宣泄在凯利身上,隔着老远扫射,杀气森森。

    “想抢我的人头?”韩萧眉头一挑,杀死所有雇佣兵才能完成隐藏要求,若是凯利被其他人杀死,他就前功尽弃了。

    念及于此,韩萧行动起来,绕了一个弧度,避开李徽等人,在前方截住了凯利。

    凯利骇然停步,只觉韩萧身上的气势判若两人,带给他无比的危险感。

    “去死!”

    凯利咬牙举枪。

    就在手指即将扣动扳机的刹那,韩萧猛地弯腰,重心沉入双脚,晃动身体左右摇摆,犹如资深拳击手的步法走位,轻灵飘忽如鬼影,迅速拉近距离。

    凯利惊慌开火,然而子弹全被韩萧尽数躲开或用机械臂格挡。

    “一枪都打不中?!”

    凯利一脸不敢置信,韩萧的身体素质他看在眼里,也就和精锐雇佣兵差不多,远远没达到超能者的标准,不可能比子弹更快,这证明韩萧完全预测到了他的每一次开枪角度,只有身经百战的王牌战士,才有这种可怕的经验,即使在他的雇佣兵生涯,也只见过两三名王牌雇佣兵有这种水平!

    韩萧呵呵一笑,和当年操控机甲躲避万千浮游炮的天罗地网相比,眼前这种程度的预判是小菜一碟。

    子弹打空,凯利急忙后退,手忙脚乱换弹夹,却被韩萧直线冲刺瞬间逼近眼前,顿时面露惊恐之色。

    韩萧背脊一耸,筋骨噼啪作响,力量从双脚流窜,如雪崩般壮大,涌入左手,带动轻装动力臂划出一个饱满的弧线,轰出一击重摆拳!

    力量与钢铁完美结合!

    “超负荷!”

    气泵活塞声和齿轮咬合声骤然加快,咔嗒咔嗒——散热的管线喷出一股黑烟,功率瞬间加大30%,钢铁拳头砰然正中凯利的面门。

    暴击!

    力量碾压!

    凯利的脸登时被砸豁了,鲜红的汁液洒得到处都是。

    一击必杀!

    李徽等人终于赶到,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这样一幕:

    凯利的尸体软软倒地,像是被剪断了操线的木偶,韩萧脸上沾着溅射状的鲜血,火光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拖曳着斑驳的阴影,左手狰狞的外骨骼机械臂拳头上沾染着大片血肉,滴落滚烫的血珠。

    一干外勤特工饶是身经百战,也不禁心里一寒。

    [E级任务【追杀】已完成,获得10000经验]

    [已完成隐藏条件:击杀六名追杀者,获得技能升级卡(基?。?,是否领???]

    “否?!毕衷诓皇橇烊〉氖被?。

    “不许动!”李徽如梦初醒,急忙端起枪。

    韩萧面无表情,脱掉轻装动力臂,举起双手,两名特工快步上前,给他套上黑头套。

    视线变得一片漆黑,韩萧感到被人推搡着前进,心知是要被带去十三局。

    总算等到你们了!

    冯军看了眼战场,倒吸了一口凉气,“六个雇佣兵被他全杀了,他靠着这些机械战斗吗?”

    李徽神色严峻,道:“把他落下的零件都带走,通知警务部做好善后?!?br />
    说罢,这行人便押着韩萧上车,扬长而去,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感觉就像打了一波酱油,根本没发挥出作用,让外勤组特工很憋屈。

    韩萧坐在后座,被两个特工夹在中间,虽然看不见东西,但能感受到其他特工的注意力全在他身上。

    黑色头套后,扬起一个诡异的微笑。

    虽然有一点小小的偏差,但到目前为止,局面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车上谁也不说话,沉默而紧张的气氛在众人间蔓延,只有车子行驶的声音缭绕耳边。

    李徽等人被命令抵达目的地前,不允许和目标交谈,倒是韩萧的冷静,让他们频频侧目,仿佛早就猜到了他们会出现。

    ……

    狸猫看着死伤惨重的手下,脸色阴沉。

    “把电脑给我拿过来!”

    登陆暗网,进入悬赏栏,立马就看到了挂着韩萧头像的悬赏。

    “零号,悬赏一百万,发布者萌芽组织?!”

    狸猫脸色剧变,双手一颤,电脑摔在脚下。

    还真他妈是悬赏犯!而且还是地下世界龙头,萌芽组织的悬赏犯!

    要是早知道韩萧是这种级别的危险人物,他怎么敢动手!

    马杰和黄毛气喘吁吁赶来,目瞪口呆看着战场的痕迹,吓得浑身发抖。

    狸猫看到他们就来气,一脚把马杰踹翻在地,咆哮道:“他妈的,都是你干的好事!我饶不了你!”

    马杰一脸痛苦捂着肚子,瘫在地上像只鹌鹑似发抖,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忽然间,警铃大作,七八辆警车封锁废品场大门,穿着防弹衣的重装警察鱼涌而入。

    “哼,永远迟到的警察?!崩昝ㄕ苏路?,迎了上去,在他看来自己才是受害者,而且他在第七区上下打点,在警局有关系,所以并不慌。

    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重装警察就大步上前把他按倒,直接上了手铐。

    狸猫愣住了,挣扎着怒叫,“你们干什么,我才是受害人好吗?我认识你们部长秘书……”

    “别白费力气了?!卑醋∷闹刈熬斓溃骸笆值拿??!?br />
    狸猫双目圆瞪,十三局管的都是事关国家威胁的大事,怎么会来对付自己?一定是自己被卷入了什么事件,狸猫脑海闪过韩萧的身影,他想不到其他任何可能。

    十三局竟然为他撑腰?

    忽然,一条清晰的脉络在他心中浮现。

    萌芽叛徒……十三局……星龙……情报……

    狸猫恍然大悟。

    这是灭口!

    从韩萧故意在他面前脱下口罩的那一刻起,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天坑??!

    狸猫再也无法保持冷静,浑身筛糠般抖了起来,完全被恐惧和怒火占据了心房。

    “韩萧!我操你大爷??!”

    马杰直接被这阵仗吓晕了,口吐白沫,瘫软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