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倩打扫完房间便离开了。

    躺在床上,韩萧舒服地眯上了眼睛,放松身心,接下来就是等着十三局上门。

    “现在实力还是不够?!?br />
    韩萧很清楚,想要对付萌芽,借势只是捷径,真正依靠的还是自身实力,而且想让十三局另眼相看,也需要实力。

    目前来说,没什么机会做任务和打怪,那么只剩下技术工作。制造机械需要钱,出去找外快势在必行,西都有很多机遇,想要化成自己的实力,还任重而道远啊,有首经典歌曲唱得好,张果老,蹄朝西,驮着沙和尚跟着葫芦兄弟,西天取经上大路,一走就是几万里。

    离公测还有半年,在那之前,自己要做好准备。

    ……

    收拾好房间,韩萧回到一楼,吕倩正在车床前工作,修理某样家用电器,浑圆挺翘的臀部裹在热裤中,露出一双笔直的嫩白大长腿,让他不由自主多看了两眼。

    吕倩用毛巾擦了擦汗,道:“订单都在抽屉里?!?br />
    维修店生意冷清,订单大多都是积压的,韩萧随便选了个容易的,便在车床前忙活起来。

    工作到晚上七点,维修店就打烊了。

    吕倩换了一身白色长裙家居服,解开了盘着的头发,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披落双肩,更加亲切温婉,宛如姐姐般的气质,衣裙上有缝补的痕迹,能看出经济并不是很宽裕,韩萧不由猜测吕倩工作的时候穿的那么清凉,不知是不是为了省布料。

    到了晚饭时间,吕老头才出现,一整天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知道干什么。

    “开饭了?!?br />
    一头洒脱地中海长发的吕老头看着就不像做家务事的人,饭菜都是吕倩包办。

    夹了一块红烧肉塞进嘴里,肥而不腻,汁香满溢,韩萧目光一亮。

    “好吃吧?!甭蕾恍σ庥?。

    韩萧没时间回答,嘴完全没停过。

    这才叫食物啊,这半年来我吃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还有很多呢,慢慢吃?!甭蕾缓芨咝顺毡蝗贤?,不停给他夹菜。

    吃了一会,吕老头忽然开口了,“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韩萧夹菜的动作一顿,“我就是一个普通人?!?br />
    “这种拙劣的谎言,怎么骗得了我,小子,给我从实招来?!甭览贤泛哌筮罄湫?,手掌抚过秃顶梳理着长发,活脱脱像长了毛的卤蛋?!?br />
    韩萧一挑眉,“我要是不说呢?”

    “不说?”

    吕老头升高语调,猛地一甩头发,惊天动地,甩出了重金属乐队吉他手的肆意,甩出了将敬酒杯莫停的豪气,一大片孤寂与忧伤纷纷扬扬飘向韩萧。

    好凶险的祖国江山万里雪飘!韩萧眼神一凝,迅疾一个旋身,跳出五米之外,双臂交叉摆出格挡的架势,严阵以待。

    吕老头眯起眼,“好功夫,莫非是传说中的四老黑鹅芭蕾步法?”

    “有见识?!?br />
    “哼,不过尔尔,我还有一招白屑三千丈,沾者即死,触者断魂,你可敢吃我这一招?”吕老头两指微翘,拈着长发,宛如持着武器,渊渟岳峙,一派宗师气度。

    “世上竟有如此神功?”韩萧脸色一变。

    “老夫的境界,岂是你能明白的?!?br />
    吕老头哼哼一笑。

    吕倩面带平易近人的微笑,背后凝结出一团电闪雷鸣的黑云,宛如天地法相,用筷子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桌子,淡淡道:“坐下,吃饭?!?br />
    两人眨眼间回到原位,一脸风轻云淡,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

    西都面积辽阔,分为八个区,还有三个卫城,相互以军用铁路连接。

    一区是市中央的核心区域,所有政府办公大楼都坐落于此,不允许任何市民进入。

    六国之间暗流涌动,虽然萌芽组织是共同的敌人,但六国互相也是竞争关系,谁也没有绝对的盟友,针对各国高层的暗杀从来没停止过,虽然明面上都把刺杀事件归罪于萌芽组织和某些超级罪犯,但各国情报机构心知肚明,至少有百分之七十的暗杀,都是其他国家在捣鬼。

    各国情报机构、萌芽组织、游荡者军阀、军火贩子、情报贩子、超级罪犯、杀手组织、黑客等等亡命徒,构成了这颗星球的地下世界。

    龙角大楼是星龙的核心政府机构,最高层的领导们办公之处,理论上龙角大楼的外墙可以硬扛洲际导弹,所以星龙国的大佬们不用担心开着会的时候有一颗导弹砸到他们头上。

    而在龙角地下,则是机密部门的大本营。

    ……

    龙角大楼,地底,电梯上未被标识的楼层。

    星龙国土战略防卫局总部。

    几十个巨大的黑色屏幕悬挂在墙上,海量的矩阵数据闪过,敲击键盘的声音连成一片,无数情报人员来来往往、忙忙碌碌,就像机械上的一个个齿轮,维持着这个简称为“十三局”的情报机构运转,无数条或大或小的情报在这里汇聚被处理,然后再发往它们应该去的部门。

    十三局是星龙的耳目、藏在袖子里的尖刀。

    “报告部长,‘零号’的行踪已定位?!?br />
    戴眼镜的文静女秘书匆匆敲开情报部部长办公室,只见情报部长一脸严肃地坐在办公桌后面,嘴角沾着亮晶晶的水渍,沉声道:“说?!?br />
    “部长,你刚才是在偷懒打盹吧?”眼镜女秘书虚着眼。

    “啰嗦!”情报部长一瞪眼:“说正事?!?br />
    “零号目前藏在第七区的一间机械维修店?!?br />
    情报部长把椅子背过去,沉吟了一会,才重新转过身来,严肃道:“上面的意思是温和接触?!?br />
    “你刚才转过去是为了擦口水吧?!?br />
    “我真后悔给你升职……”

    眼镜女秘书推了推眼镜,镜片闪过一道亮光,“具体怎么实施?”

    “零号既然孤身来到西都,潜台词是寻求庇护,已经展示出了合作的意向……做好两手打算,采取线人?;こ绦?,不要让萌芽在西都的间谍得知他的存在。让黑客处拦截所有提到零号行踪的消息,别让任何情报从网络上走漏出去。同时派人暗中试探,看看他是不是萌芽故意派出的奸细,确认之前先不要贸然接触?!?br />
    “萌芽一百万的叛逃者,有两种可能,第一,他掌握了一些关键情报,第二,他具备强悍的实力,危险性难以评估,千万不能打草惊蛇,我可不想像上次抓捕黑蜘蛛的行动一样炸了两条街,而且还失败了,害我被局长臭骂两个小时?!?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