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锣湾。

    飞机社团堂口。

    “占米,让手下的兄弟们准备好,今晚开始行动,踩进去尖东?!狈苫闷鹱雷由弦黄靠笕?,扔给左侧一个皮肤黝黑的年轻人。

    “是,老大!”吉米语气淡然地答道,似乎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飞机的势力越来越大,投靠他的小混混越来越多,吉米便是投靠过来的人才之一,铜锣湾的舞台太小了。

    飞机手下的强兵悍将不少,听到老大让吉米这个鼓捣翻版光盘的名不见经传家伙,打尖东这么重要的地盘,心里不免有些不服气,只是这事是飞机亲自点名,这些人才不敢吱声。

    “恐龙,你负责看着我们地盘,防止我们行动的时候,被人踩进我们地盘了?!狈苫绦档?。

    浑身肌肉的恐龙无奈地点了点头,他也想外出抢地盘,奈何被飞机点名留守大本营。

    “我们这是的主要攻击目标是尖东,但是也不是说完全放弃其他地方,一切看占米的行动,如果行动顺利,就直下弥敦道,全面攻击尖沙咀,不然就先拿下尖东?!狈苫苊飨远哉飧鲂卸丫呋丫?,各个方面都考虑妥当。

    “耀哥,老规矩,你负责情报和搞定差佬,行动尽量低调,我们是求财,不要跟警方对着干?!狈苫蜃约鹤蟛嗟木Φ懔说阃?,这个家伙也是别的社团投靠过来的。

    那个叫耀哥的自然是没问题,这次的行动方案本来就是他和师爷苏一同商议向飞机提出的,不然凭飞机的脑袋哪里能想出这么细致的计划。

    “好了,剩下的兄弟就跟我一起养精蓄锐,看行动的进度再随机应变?!狈苫恼扑底?。

    “何生,还……还有一……一件事!”师爷苏提醒道。

    “哦!对,如果我们进入尖东,最终肯定会跟尖沙咀的倪家杠上,倪家在尖沙咀经营两代人了,势力非常深厚,倪家现在的话事人叫倪永孝,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家伙,我们的兄弟暗中查到,尖沙咀各方势力暗地里其实并不太服气倪家,只是倪永孝的手段非凡,才能压制住,我有一个斩首计划,干掉倪永孝,让倪家不战自溃?!狈苫孕诺鼗邮直然溃骸跋衷诎凑展婢爻樯狼??!?br />
    抽生死签,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抽到死签者,一步天王,一步死亡,要刺杀一个社团的老大,自然是把脑袋绑在腰上的,九死一生。这事飞机原本想自己干,这家伙有经验,洪兴龙头蒋天养便是飞机干掉的,然后有了今时今日的权势与地位。

    “老大,不用抽了,让我来吧!”飞机的话说完,手下没有分配的任务的家伙全部面面相觑的时候,一个桀骜的家伙激动地举手叫道。

    “你过来!”飞机向那个桀骜的家伙招手叫道:“你叫什么名字?我以前没见过你?!?br />
    “我知道他,这……这个家伙是……是跟高……高佬泉的?!笔σ战峤岚桶偷厮档?。

    “我叫东莞仔!”

    “东莞仔是吧!你以后跟我?!狈苫牧伺亩缸械募绨蛐郎偷厮档?。

    “抽不抽雪茄?”飞机笑道。

    “谢谢老大!”东莞仔识相地双手接过。

    “好了,散会了,东莞仔你留下?!狈苫邮稚⒒?。

    飞机:“知道倪永孝是谁吧?”

    东莞仔:“知道,我以前帮他们倪家运过几次货,他们有枪的?!?br />
    飞机惊讶地看了东莞仔一眼,知道人家有枪,这家伙还是一付面无表情的死人脸。

    “他们有枪,我们自然也有枪?!狈苫底糯踊衬诔槌鲆恢智狗旁谧雷由希骸懊挥屑锹?,干净的,如果没有必要,尽量不要用枪?!?br />
    “谢谢老大!”东莞仔点了点头,混黑道的都明白,用刀是江湖恩怨仇杀,用枪的性质就不一样了。

    “别的社团安家费是三十万,我们社团五十万,这次我给你双倍,一百万?!狈苫ё抛约航惴虻淖颂?,狠狠地吸了一口雪茄,霸气地竖起一根手指叫道:“等下自己找师爷苏拿支票?!?br />
    “谢谢老大,钱先放在社团,等我干完活再回来拿!”东莞仔看着飞机,认真地说道。

    飞机愣了一下,拍手笑道:“好好好,我欣赏你,干掉倪永孝,我保证,尖沙咀有你的一块地盘?!?br />
    东莞仔眼睛一亮,他要的就是这个,只要有势,就一定会有钱,飞机自己就是从一条光棍打起来,撑起现在的一片景象。

    “谢谢老大!”东莞仔压抑着心里的激动说道,野心这东西,每一个人都有,只有有些人有机会继续萌芽,有些人没有这个机会,只能成为空想。

    ……

    就在铜锣湾飞机要对付尖沙咀倪永孝的时候,倪永孝此时却忙着内斗,清理自己的内部威胁。

    公海。

    “倪四,陈永仁,你们两个什么意思?”

    “倪先生呢?我们要见倪先生?!?br />
    “我艹你妈,老子为你们倪家打拼了这么多年,你们竟然要杀我,叫倪永孝出来见我?!?br />
    “倪永孝,我艹你妈——!”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倪四开枪扫射,把船舱里面的六个人全部扫死。

    “阿仁,愣着干嘛!干活了?!蹦咚氖掌鹈白叛痰那怪?,推着陈永仁道。

    “噢噢!”陈永仁反应过来,跟倪四一起合力,把刚刚还有说有笑六名同伴的尸体抛下海,这六个打手,都是倪家忠心耿耿的手下,倪永孝要收拾他们,自然不能让任何外人知道,以免走漏风声让其他手下心寒。

    在倪永孝的心里,陈永仁和倪四自然是他们倪家自己人。

    倪家别墅。

    陈永仁和倪四回来的时候,倪永孝还没有睡觉,安静地坐在书房里,等待陈永仁和倪四。

    倪永孝没有说话,只平静地看着陈永仁和倪四。

    “阿孝,已经搞定了,没有手尾,不过他们六个至死都没有招供出谁是警方的卧底?!蹦咚谋ǜ娴?。

    倪永孝还是没有说话,只点了点头,对于这种情况,他自然是有预测的,毕竟是警方严格培训出来的卧底,哪里是那么容易就逼供暴露的。

    “四叔,安家费的事你来处理吧!一旦消息传回来,就开始做事,搞得好看一些,到时候我会到灵堂拜祭死者亡灵的?!蹦哂佬⒑廖薏ǘ厮底?,仿佛被杀害的六名手下不是他下的命令。

    倪四点了点头,出去了。

    倪永孝抬头,发现陈永仁还没有离开,惊愕地问道:“有事?”

    “没…没——!”陈永仁说道。

    看着陈永仁的表情,倪永孝心里了然,笑了笑道:“罪不及妻儿,我们出来混的,做事可以很毒,但是不能绝然,他们人都走了,事情就了结了,我会把他们当成咱们倪家的恩人对待,该给的安家费还是要给?!?br />
    “他们是为了我们倪家被泰国人杀害的?!蹦哂佬⒖隙ǖ厮档?,不知道是在说服陈永仁,还是想说服自己。

    “我明白了?!背掠廊仕底抛碜吡顺鋈?。

    “好,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倪家的人手都会不够用,你要多担着事务,不要老是拘谨什么,你也是倪家人,我们是一家人?!蹦哂佬⒊遄懦掠廊实谋澈笏档?。

    陈永仁脚步顿了一下,没有回头,又坚定地迈开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