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是洛天子、华相、南斗越恐惧。

    在场的所有天子人物,那些曾和洛天子在南斗王宫中开怀畅饮笑谈未来的天子,一个个感觉内心发凉。

    恰好此时叶伏天抬头,随意的扫了他们一眼,那一眼,带着冷漠、戏谑。

    叶伏天自然明白这些天子是什么用意,恐怕都等着看洛天子灭苍叶吧,还真是会顺应大势。

    可惜,他们走眼了。

    看到叶伏天的眼神,一行天子此刻恨透了洛天子,这混账东西,竟然对他们说过几日便诛杀叶伏天,发兵苍叶,他们都在等着分一杯羹。

    然而此刻,那冰封的六尊天子化作雕像矗立在那,这一幕,太具冲击力。

    目光转过,叶伏天看向洛天子以及洛君临,开口道:“还有四天时间,你可以准备后事了?!?br />
    说罢,他转身,道:“我们走?!?br />
    四天,距离他和洛君临约战之日仅剩四天时间,这四天,便让洛天子在忐忑中度过吧。

    鲲鹏腾空而起,朝着远处而去,南斗国王宫外,无数人望向展翅而飞鲲鹏,内心狠狠的颤动着,叶伏天强行闯入南斗国王宫,就这么安然无恙的离开了?

    悬王殿的强者,没有留下他们。

    “那是叶丹晨和叶苓汐?!庇腥丝诘?,他们看到鲲鹏背上有叶丹晨和叶苓汐的身影,两人是被楚天子他们送入南斗王宫的,如今被叶伏天直接带走,这意味着什么?

    叶伏天,来南斗国王宫要人,将人带离。

    王宫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有人知道,此时的王宫,一片死寂。

    六尊冰雕就那么矗立在那,咽喉处有着同样的伤口。

    洛天子和洛君临无言,叶伏天,让他们准备后事。

    悬王殿的人冷哼一声,随即离去,各天子再没有任何奉承的话语,如今他们只想着如何挽回这一切,叶伏天离开前的那道眼神究竟是何意,会找他们算账吗?

    “我要回去通知家主?!蹦隙吩叫闹猩鲆坏老敕?,叶伏天如此强势归来,一旦回东海,对于南斗世家而言,将是灾难。

    洛梦颜看着那消失的身影,她微微低头,眼睛红红的,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他回来了,老师是对的。

    转过身,洛梦颜离开这边,这一年多以来,她成熟了很多。

    “华相,对外宣布消息,四天之后,太子洛君临,将会在王宫之外和叶伏天决战,生死之战?!甭逄熳幽抗饪聪蛟斗?,冷漠开口:“此战,必斩叶伏天?!?br />
    他声音坚定,像是在给自己信心,这一战,洛君临败不起。

    败,就是死,他也要死。

    “是?!被嗟阃?,转身朝外走去,南斗越也跟着他一起离开,他已经没有心情恭贺洛天子了,而且,在这时候恭贺,找死吗?

    “诸位请自便吧?!甭逄熳拥乃档?,诸天子心中暗骂,恨透了洛天子,这混蛋。

    “洛兄,我等暂且告辞了?!庇刑熳庸笆炙档?,虽然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洛天子,但他们依旧尽可能的不去得罪,听他们的话,似乎洛君临和叶伏天有一场生死之战,若是洛君临胜了呢?

    各大天子人物纷纷破空离去,心情极为糟糕,洛天子冷笑着扫了他们一眼,又看向那六尊冰雕般的身体。

    所有的天子人物,都是自己找上门来,一群小人而已。

    洛梦颜又一次来到了那座破败的庭院,左相一如既往的坐在那,看着天空发呆。

    “老师?!甭迕窝盏屯?,像是做错事的少女般。

    “他回来了?!弊笙嗟蜕档?,像是在自言自语。

    “嗯,回来了?!甭迕窝仗鹜房醋抛笙?,老师的头发已白了不少,显得有些苍老,不知为何,此刻的她感觉很辛酸。

    “老师,您是对的,他不仅仅回来了,而且,悬王殿的人,无人敢动?!甭迕窝涨嵘溃骸暗背?,父王怀疑你有不轨之心,但如今看来,一国天子,又怎么会是他的极限,他的目标?!?br />
    她父亲洛天子,在悬王殿的人面前毕恭毕敬,叶伏天直接呵斥。

    天子,算什么?

    老师会因为想要扶持叶伏天为天子,背叛她父亲吗?

    “背叛?”左相自嘲一笑:“我曾想着挽回这一切,但你父王,却一步步走向深渊,王之命数?如若那天我没有见到她或许也会这么想,人生有时,便是如此,宿命中应当相遇的人,偏偏就会在某个时间遇见,那不是巧合,而是命数?!?br />
    “她?”洛梦颜不明白。

    左相想起那虚空中惊世身影,她姓氏东凰,他姓叶。

    而他们的相遇,是在叶青帝雕像前,两人的身上,有着相似的气质,仿佛是与生俱来。

    “梦颜,比起三年前,你已经成熟了太多,不再和当初那样任性,以后你的人生,依旧要好好走,不要活在这段阴影之下,忘记即将发生的那一切?!弊笙嗳暗?,洛梦颜不会死,她并非是短命之人。

    只是,她的命数,却注定一世孤独。

    他虽然这样说,然而,有些事情,不是三言两语便能够改变的。

    洛梦颜隐隐听明白了一些,她越发伤感,眼角有泪痕,轻声道:“老师,如果当初我不那么任性,如果当初我能够和他的关系更亲密一些,没有公主的架子,是否能改变这一切?”

    左相摇了摇头道:“傻丫头,这不怪你啊?!?br />
    洛梦颜美眸通红,不知为何,泪水竟不断滑落而下。

    …………

    苍穹之上,鲲鹏展翅。

    南斗国之行,叶天子也极不平静。

    洛君临归来为杀叶伏天?真是讽刺。

    “叶叔,云楚国六国,你来处置吧?!币斗炜诘?。

    “好?!币短熳拥阃?。

    “飞扬,你让鲲前辈随叶叔他们先回苍叶,我有事要回一趟东海城?!币斗於宰帕裳锏?。

    东海城有些事,也该处理了。

    “要不要我们陪你一起?”柳飞扬道。

    “不必了,我老师和师娘的一些家事,我会自己处理,银雪卫他们会跟着我一起?!币斗斓?。

    “好?!绷裳锏懔说阃?,随后双方分为两拨人马。

    叶天子、柳飞扬以及叶无尘等人回苍叶。

    叶伏天、花解语、余生、花风流、南斗文音以及伊相唐岚等人,去东海城。

    …………

    东海城地域偏僻,临东海,乃是东海府的府城。

    太子洛君临归来的消息自然也传到了东海,不过这里的气氛自然远没有王城那般强烈,距离太远,感受不到那里的氛围,只有一些大家族势力,才会更加关注南斗国的局势。

    对于东海城而言,最近最大的事情便是南斗世家的家主踏入了王侯境界。

    自消息传出之后,登门拜访以及送礼之人络绎不绝,都快要踏破南斗世家的门槛,还有许多大家族的人想要和南斗世家联姻,迎娶南斗世家的女子,或者将家族中的千金小姐下嫁。

    若是在以前这绝对不可能发生的,虽说以前南斗世家也同样很强,是东海城最强的世家,但他是旧王族,天子猜忌,必不会放任其做大,走的太近不一定是好事。

    然而如今,局面已经不同了,在南斗泰踏足王侯的那一刻,他们明白很多事情必将改变,洛天子,可能会倚仗借助他的力量。

    今日,南斗世家中便有一场盛宴东海城各方豪强都在,前来庆贺。

    南斗世家之内,宴会上,高朋满座,东海城最强大的那批势力全都到期了。

    譬如东海学宫之人,为首的自然是紫微宫宫主燕邵,以及画圣,紫微宫副宫主韩墨当初在追杀叶伏天的路途中神秘死亡,如今画圣接替了副宫主的位置。

    除东海学宫强者之外,洛王爷也到了,还有林家等大家族势力,林夕月便也在林家人群之中,跟随着她父亲坐在一块。

    花风流和叶伏天拜访过的沐鸿也在,他曾是花风流的好友,天位境强者,当年拒绝收叶伏天为弟子。

    总之,东海城有头有脸的人,今天基本到齐了,谁敢不给一位王侯面子?

    王侯,是能够成天子的人。

    所有人都落座,南斗泰才迟迟迈步走来,龙行虎步,王侯气派,威严的目光一扫人群,随后走到正前方唯一一个主位前坐下。

    “拜见南斗家主?!?br />
    诸人纷纷起身,拱手说到,显得极为恭敬,自踏足王侯的那一刻起,南斗泰的身份就已经不一样了。

    南斗泰锋锐的眼眸扫过人群,心中无比畅快,这一幕让他仿佛感受到了先祖昔日的荣光,受万众朝拜,这一天,不会远了。

    “诸位请坐?!蹦隙诽┗邮炙档?,尽显王侯气派,诸人道谢后落座。

    南斗泰面含笑容,天子便是如此,受万众朝拜,如今,他已是东海城名副其实的王,下一步,便是一国天子,他的境界已经到了,就差合适的时机。

    他目光扫了一眼低头的南斗文山,心中冷笑,王族直系后裔又如何?

    如今,他已经是真正的王,当年事情发生之后他一直没有处置南斗文山,因为他并未过线,他也不希望内部再动荡。

    然而今时今日,所谓王的后裔,已经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他就是王,只待洛天子解决叶伏天和苍叶国,南斗文山一脉,可以消失了!

    PS:周一,求几张推荐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