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志松躺在车里睡着了之后,也就没有再注意时间,只知道老胡从赌局上下来时,已经是半夜11点多了。

    “翁!”

    打了个哈欠,付志松启动了汽车,顺嘴问了一句:“小泽给你多少钱啊,玩这么长时间?”

    老胡听到这话一愣,非常守规矩的应道:“压的慢,所以玩的长?!?br />
    付志松一听老胡不想说出具体钱数,就一边将车开走,一边岔开话题问道:“今天带你上局的老张,他们走了么?”

    “还没走,还在玩呢?!崩虾皇侵耙邓G?,所以就没懂付志松话里的意思。

    “我说的不是这个?!备吨舅尚ψ呕赜Φ溃骸拔沂撬?,你看他们的状态,明天像是不玩了吗?”

    “没有?!崩虾⊥匪档溃骸八羌父鋈烁詹帕睦醋?,听话里的意思是,明天还接着玩,一会可能去城里洗浴中心睡觉,还叫我了,但让我给拒绝了?!?br />
    “明天我就不给老张打电话了,你自己联系他,就说还想玩就行。他们到了,自然会继续带你上局?!备吨舅苫坝锛蚪嗟姆愿赖溃骸八谴懔チ教?,你也就不用再给他们打电话了,局上的人认识你了,你就能进去了?!?br />
    “行,我知道了?!崩虾阃?。

    “呵呵,这边规矩挺繁琐的?!备吨舅上羞豚镜奈柿艘痪洌骸靶值?,老家是哪儿的???”

    老胡这类型的人,其实是会让所有人都好奇的,所以付志松瞎打听两句,也不是啥异常举动,但老胡却很谨慎的回应道:“外地的?!?br />
    “呵呵?!备吨舅稍俅我恍?,就没有继续追问。

    一路上,老胡都没有跟付志松深聊的兴趣,只呆愣愣的看着窗外,不时的抽根烟。

    回到赤f之后,老胡没有让付志松将自己送到旅馆,而是在半路就下了车,孤身一人打了车返回了住所。

    付志松干完活儿后,低头数了一下兜里的零钱加整钱,发现一共就有不到三千了,其中两千还是他昨天给一个金戒指卖了换来的钱。因为他知道这几天接送老胡得加油,得吃喝,更得抽个烟啥的,所以他才自己准备了一些。而沈天泽之前要给他车马费,可付志松要面子,死活没有接,硬着头皮才自己凑出来这点粮饷。

    回雯雯家的路上,付志松随便吃了个盒饭充饥,一直熬到半夜两点多,才困的眼珠子通红的回到了小区内。

    上了楼,拿着钥匙打开门后,付志松低头刚想换鞋,就看见之前一块跟他去韩东生局上拿假钱推牌九的老猫。

    客厅内,雯雯没在,只有老猫领着两个小孩正在抽着烟,看着电视,茶几桌上还摆放着两把明晃晃的大砍.刀。

    付志松一看到这景象就炸了,歪脖冲老猫问了一句:“你他妈啥意思?”

    “咣当!”

    雯雯一听是付志松回来了,顿时穿着拖鞋就从卧室跑了出来,一脸惊恐的说道:“他们说是你朋友,我不让进……他们拿……拿刀!”

    “你回去!”付志松冲雯雯摆了摆手。

    “你……!”

    “我让你进屋去!”付志松瞪着眼珠子吼道。

    话音落,雯雯才满脸担忧的返回卧室,并且推上了门,但还是留了一条缝隙,来观察客厅内的情况。

    “付志松,你差我点事儿吧?”老猫歪脖问了一句。

    “我差你什么事儿?”付志松咬牙反问道。

    “……你拿二十万假钱上局,最后骗来了二十万,对吧?”老猫站起身,脸上还带着未痊愈的疤瘌,声音沙哑的说道:“我想问,我的那份呢?”

    “没了?!备吨舅煞浅9夤鞯幕亓艘痪?。

    “没了?!你他妈说没了就没了???”老猫眼珠子通红:“局是我带你上的,钱拿到了之后,咱们得分一下吧?可你他妈转身就跑了,我让夏勇抓去活活打了一天?!?br />
    “钱已经返给夏勇了,你管我要不着?!?br />
    “要不着,我他妈凭啥要不着?”老猫直接拿起砍.刀,指着付志松骂道:“主意是你出的,也是你拿钱上局玩的,我就负责掩护了一下,所以这二十万,你拿大头我他妈一点意见都没有,但我的那份你必须给我,五万一分都不能少!”

    “没有?!备吨舅擅嫖薇砬榈幕亓艘痪?。

    “我艹你妈!”老猫嗷的一声炸了,手里攥着刀:“我拿你当朋友,你这么jb坑我?”

    “别扯什么朋友,你为了钱,我也是为了钱,一块干这活儿就是互相利用。现在这活儿没干明白,你他妈找我报销,那我找谁去???”付志松抬手指着门口骂道:“你赶紧给我滚,别说我现在手里没有钱,就是有钱,你这么跟我要,来我家吓唬我女人,我也一分都不给你!”

    “付志松,你妈了个b,今天你不把钱给我,我就整死你!”老猫是真急眼了,气的脸都红了。

    “你走不走???”

    “给钱!”

    “赶紧给钱,艹你妈的!”

    老猫找来的两个小孩,也是拎起了刀冲着付志松吼道,而屋里趴在门缝往外瞧的雯雯,也是吓的双腿直哆嗦。

    “不走是吧?行,那他妈的就都别走了?!备吨舅煽醋湃寺盍艘痪?,转身就冲进了厨房,一手拎起一把菜刀后,回身就冲向了老猫。

    老猫看着红眼的付志松,当场一愣。

    “妈了个b的,你不要整死我吗?来,我让你先砍,你们三个一块上,你们砍我三刀,我就一人还一刀,谁他妈的要往后躲一下,谁是婊.子养的!”付志松刀刃指着老猫喊道:“你先来,我就站这儿不动,你看哪儿好就砍哪儿!”

    ……

    深夜,赌局散去,几个青年正在屋里收拾着脏兮兮的桌子,还有满地的烟灰,烟头。

    里屋床上,一捆捆百元大钞铺满了半面床铺,一层层的摞了一掌多高。

    “大哥,点完了?!贝罅跄米诺缁八档?。

    “多少?”韩东生在电话另一头问了一句。

    “一百四十五万九?!贝罅跚嵘赜Φ溃骸坝惺嗤蚴钦庖恢艿乃?,剩下的一百三十多万,是咱们催账催回来的,利息我还没统计出来呢?!?br />
    “行,我知道了?!焙懔说阃?。

    “这钱明天给你送去?”大刘试探着问道。

    “不用,这月先不用送,钱给我锁好,东平出来了,我要给他拿一部分?!焙嫖薇砬榈挠Φ?。

    “好勒!”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手机。紧跟着大刘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旁诱人的钞票,摇头感叹了一句:“都他妈说久赌无赢家,这话真不假。就局上这么抽水,玩一天可能赢钱,玩一个月全他妈输钱!”

    “那可不呗,这大局干的好,真就跟抢钱差不多了?!迸员咭磺嗄晷ψ鸥胶土艘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