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天泽坐在长椅上等了大概不到十分钟,高翔就从公园内走了出来,扭头扫了一眼后坐在了小泽旁边。

    “东西呢?”高翔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沈天泽沉默数秒,低头就从怀里拿出牛皮档案袋放在了椅子上。

    “你挺有效率??!”高翔冷嘲热讽的回了一句,伸手打开档案袋瞧了几眼后说道:“我得确认一下这个东西的真假!”

    沈天泽低头插着手,没有吭声。

    话音落,高翔拿着资料走到了街边,背对着小泽就拨通了高宇的电话:“东西在我手里呢,我说几个数字,你让大哥的新关系核对一下!”

    “电话别挂,我现在就打!”高宇立即回应道。

    “好!”

    “……!”

    就这样,高翔等了几分钟后,就开始冲着电话随机报资料上的资金数字。

    “数字能对上,是真的!”高宇听了大概七八个数字后,就立即吩咐道:“把东西拿回来吧!”

    “好,我知道了!”

    “恩,就这样!”

    话音落,高翔挂断手机,拿着电话就走到了沈天泽旁边坐下。

    “资料是真的吧?”沈天泽面无表情的扭头问道。

    “呵呵,是真的!”高翔点头。

    “你能这么快就确定资料真假,那说明老涂已经跟这份资料里的人展开合作了?”沈天泽轻声问道。

    “……之前我就跟你说了,老九现在是寸步难行了!知道我为什么要管你要这个资料吗?”高翔略显得意的冲着小泽回应道:“因为小彭已经准备弃掉老九了,所以江北标牌厂的账目往来,放在老九那儿是绝对没必要的,明白吗?”

    沈天泽心里虽然已经知道小彭最近已经疏远九哥,但却没想到对方已经跟老涂彻底搭在了一块。

    “其实你挺幸运的,如果老贾不死,我们也没必要发展你!”高翔撇着大嘴,声音充满调侃的冲小泽说道:“而我们要是不找你,那再过一段时间,你跟着老九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呵呵!”沈天泽冷笑着没有吭声。

    “啪!”

    高翔回头打了个指响后,他的同伴就从公园内走了出来,随即直接就将右手上拎着的塑料袋扔在了小泽的旁边。

    “老涂在钱上是不会差你的,这里是五万块钱你先拿着,等事情全部办妥了,剩下的一分也不会少?!备呦枭舻统恋募绦档溃骸罢饧柑煳一够岣愦虻缁?,告诉你下一步怎么做!”

    说完,高翔站起身手里拿着资料迈步就要走,而沈天泽沉默半晌后,突然喊了一句:“站??!”

    “恩?”高翔皱眉回头。

    “资料是真的吗?”沈天泽坐在椅子上抬头问道。

    “……是??!”

    “老九会不会无缘无故的把资料给我呢?”沈天泽再次问道。

    “你什么意思?”高翔有些费解。

    “老九要知道我拿了这个东西,那是会要我命的!”沈天泽站起身回了一句:“对不起,我跟你们没有任何信任关系,所以不可能把自己的命交给你们!”

    “你想说啥?”

    “这份资料你已经确定是真的了,那么我也得确认一下,你们是不是可靠!”沈天泽指着高翔说道:“资料里一共涉及三个人,小彭,老九,还有老九的小舅子,你只能挑一部分拿走,剩下的得放在我这儿!”

    “呵呵,你他妈的开玩笑呢?”高翔愣了半天后,不可思议的问了一句。

    “你看我像跟你开玩笑吗?”沈天泽脸色阴沉。

    “他让我把东西还给他,你说可能吗?”高翔扭头就冲着同伴问了一句。

    话音落,同伴伸手就要奔着后腰摸去。

    “刷!”

    小泽抢先一步从裤兜内掏出手枪,枪口对准二人说道:“我他妈不是老贾,你们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真想谈事儿那就得拿出诚意,玩硬的,大家都难受,对吗?”

    高翔听着小泽的话,眉头紧皱。

    “我tm不是傻子,老贾死的这么惨,我就不信接他位置的人,敢随随便便就把脑袋漏出来!”沈天泽枪口指着高翔,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能见我,那说明你最多就是个跑腿的马仔,你背后还有人,我要跟他谈!”

    高翔双眼盯着沈天泽,内心有些犹豫,而他旁边的同伴则是右手背在后面,轻轻的就要抓向手枪。

    “要么你拿走一份东西,要么咱仨就在这儿对崩一下!”沈天泽右手攥着仿五四,声音稳健的再次回了一句。

    “妈的!”同伴伸手已经抓住了枪柄。

    “啪!”

    就在这时,高翔直接按住了同伴的胳膊,笑着冲沈天泽说了一句:“……你非得见我背后的人?”

    “我让你们放心,你们也得让我放心,对吗?”沈天泽声音沙哑的回应道。

    ……

    俩小时后,高翔回到了黑旅店见到了自己的大哥。

    “你只带回来老九的账目了?”高宇低头翻着账本喝问了一句。

    “对,沈天泽要见你!”高翔皱眉回应道:“因为他已经猜到我不是带队的!”

    “为什么他只给了你老九的?”高宇顿时怀疑了起来。

    “不是他非要给我老九的,而是我自己选的!”高翔轻声解释了一句:“他让我从三份资料里挑一份,而我觉得这种账本如果不是完整的,那只拿一份小彭的根本没啥用,因为咱也不知道沈天泽和老九那儿有没有备份!所以我只要拿了老九的,那即使老九手里有备份,他也不敢一急眼就把这东西捅给检察院。因为他的账本在我这儿有一份,真曝光出去,那就是两败俱伤!”

    高宇听到这话后,才略微有些放心的问道:“沈天泽非要见我,你怎么看?”

    “我不知道他是咋想的,但如果我是他的话,也会要求见一见背后带队的??!这他妈的自己跟谁合作都不知道,那谁能放心?”高翔只从自己的角度分析了一句。

    高宇闻声沉默。

    “但有一说一,我觉得沈天泽这小子办事儿有点让人摸不着路子,因为他跟老贾那种坐在办公室里的老阴b不一样,他是野路子出身,又能在老九身边混的如鱼得水,所以他想干啥,还真不好猜!”高翔再次补充了一句。

    “妈的,我到底见不见他呢!”高宇也有些拿不定主意,因为他接受这事儿比较晚,对九哥家里这帮人了解的都不是那么彻底,而且东北也不是浙j,老贾惨死的景象又历历在目,所以他心里是挺谨慎的。

    ……

    另外一头。

    沈天泽在见了高翔之后,也在准备第二步计划,因为他知道自己光给高翔一本老九的新账,那肯定不会让他背后的人对自己彻底信任!

    如果想救二胖,就必须再下一注筹码,能让高翔背后的人彻底相信自己,所以小泽当天晚上就又在周琦住所找到了沈烬南。

    “你他妈的要打t湾啊,要这玩应干啥?”沈烬南听了小泽的诉求,顿时满面惊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