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赌徒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这是常年锻炼之后身体形成的本能,田端顾问无疑是非常职业的赌徒,所以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然而,直觉不能作为证据,他作为荷官,不可能没有证据就叫停赌局,说李文偷牌,并且扬言搜查。

    这是不符合规矩的。

    在职业赌徒圈子里,能在荷官手里偷到牌,本身就证明赌徒的实力,田端顾问不能没有证据就开口,那不仅会得罪人还会丢脸。

    无论是否偷牌,他都会丢脸。

    他可是亚洲前五十的赌术高手,竟然有人从他手中偷到了牌,本身就说明对付实力比他强,就算证明了,也是田端顾问丢脸。

    而如果没有偷牌,或者说没有证据,没有搜查到扑克,那么田端顾问就是无事生非,更加丢人。

    所以,尽管内心有很强烈的直觉,但田端顾问并没有开口。

    他只是轻微的一顿,接着就若无其事的开始发牌。

    李文面容淡然,目光平淡的看着田端顾问,表面上并没有露出丝毫的破绽,就连其他玩家也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每个人身前都有一张暗牌,按照之前一样,李文并没有看。

    第二张牌发了下来,李文面前是一张小二,伊藤惠美面前是一张红Q,其余三人都没有花,伊藤惠美说话。

    “两百万!”伊藤惠美仍了一把筹码道。

    “跟!”

    “跟!”

    “……”

    所有人都跟注,桌面上瞬间多了一千万美金的筹码。

    很快,第三张扑克发下来,众人继续跟注。

    等五张扑克全部发下来之后,竟然没有人弃牌,反而全都跟注,三圈下来,赌桌上筹码超过了五千万美金。

    气氛开始紧张起来,因为大家似乎都对自己的牌型很自信。

    伊藤惠美的面前是三张Q和一张散牌,不是满堂红就是四条。

    小威廉的面前是8、9、10、J,不同花的顺子牌型。

    石原让的面前是三条K和一张散牌,和伊藤惠美的牌型相同。

    而石原久的面前,则是一对J和一对10。

    李文面前,则是2、3、4、5,众人中他的点数最小,但他不仅是顺子,还是同花。

    “我放弃!”石原久冷着脸,把牌仍了。

    他是一对J和一对10,桌面上已经有了一张J在小威廉手里,同样小威廉还有一张10,也就是说,他就算拿到J和10,他也比不过三条K和三条Q。

    当然,这种牌还是有可赌性的,抛开石原让的三条K,可以赌伊藤惠美的三张Q,拿不到第四张Q,以及拿的是一张散牌。

    也就是说,赌伊藤惠美是三条,那么石原久只要拿到J或者10,就成福尔豪斯,大于三条。

    梭哈的规则,同花和顺子都比三条大的。

    当然,拿到J或者10的几率很低,更何况他看了底牌,根本就不是这两张的一张,只能弃牌。

    就算拿到了两张中的一张,石原久也会弃牌,因为他根本不敢和伊藤惠美赌运,谁能赢伊藤惠美?尤其是在运气方面。

    他已经认定,伊藤惠美不是四条就是福尔豪斯。

    “威廉先生,您不弃牌吗?”石原让问道。

    小威廉脸皮抖动一下,默默的扔掉了手中的扑克,他只是一副顺子,看牌型只能赢三条,剩下三人中,伊藤惠美和石原让都有三条在手,有很大的希望成四条或者福尔豪斯。

    他自知赢不了,不过石原让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出来,还是让他心中不高兴,扔掉牌之后,他一言不发,看着赌局。

    “石原,你想和我斗嘛?”伊藤惠美抽着烟,轻声笑问。

    “我知道你的运气很好,”石原让开口道,“这把牌型,肯定不是福尔豪斯,而是四张Q,但那又怎么样?你又怎么确定我不是四条?”

    “也就是说,你还是要和我赌了!”伊藤惠美淡淡的说道。

    石原让笑而不语,随手退出了几千万的筹码。

    伊藤惠美轻笑一声,石原让既然这么胸有成竹,那么肯定就是四条K了,不过也不确定,或许石原让在偷鸡呢?

    在赌桌上,就是尔虞我诈,伪装吓唬,也许小牌也能走到最后,这完全取决于心里素质和自己的演技。

    “我弃牌!”伊藤惠美淡淡的说着,把手里的牌仍了出去。

    和其他人扣住牌不同,她把自己的底牌掀开了,果然是Q。

    四条Q都弃牌,看起来,这把似乎石原让稳赢。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李文。

    “石原先生,你猜我是什么牌?”李文轻笑道。

    他是2345同花顺的牌型,虽然点数很小,但只要来个同花A或者同花6,他都能稳赢石原让。

    “不信你是同花顺?!笔贸辽?。

    “不管你信不信,”李文轻笑道,“六千万!”

    哗啦!桌上的一小堆筹码被他推了出去。

    到此时,桌上的筹码再次过亿,众人的神经开始紧张起来。

    石原让眼中多了一抹阴鸷,李文的这一手让他措不及防,他也怀疑李文是在炸他,可关键是李文做的太好了,表现的太稳了。

    关键是李文突然提高了筹码,六千万这么一下,要么石原让跟注,要么就梭哈,跟注六千万,梭哈一个多亿。

    这么多钱……他又要写支票了,之前几把他有输有赢,写的一亿美金,也少了两三千万,根本不够??!

    “李先生就这么有信心?”石原让阴着脸道。

    “没信心,玩什么大局?”李文轻笑一声,“请说话!”

    “我跟!”石原让一咬牙,把桌面上仅剩的筹码全都推了出去,还从石原久那边拿了一千万。

    “梭哈!”李文轻笑一声,把桌面上的筹码全都推了出去。

    这一手,让人措不及防,所有人都非常意外的看着李文。

    难道,他真的是拿了同花顺,竟然这么有信心?

    所有人都看向石原让,李文这一手梭哈,让石原让骑虎难下,他不是没有钱,关键是否敢这么赌?

    他起码要拿一亿陆仟万美金出来,才能同时梭哈和李文开牌。

    万一,李文真的是同花顺,那么等于送了一亿陆仟万给对方??!

    他敢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