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的泥板乌漆嘛黑的,犹如石板一样,上边刻满了楔形文字。

    看着这个,邢杰就觉得自己这些年所知道的那些所谓泥板书应该都是假的。

    不是说泥板书都是河泥制成的的黄色板板吗?你阿齐兹拿出个黑不溜秋的家伙算是干什么?

    不过邢杰也就是随便吐槽了两句,倒也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现在觉得吧,还是这些文物比较有意思,虽然有时候觉得简单粗糙,但是还挺接地气。

    见多了那些史前遗迹文物的精细,只是那些都算不得数,一个个的搞得比现在都先进实在是没啥意思。除了一开始还有些新奇外,现在看着那些东西,说出去虽然会让人觉得很装逼,但是真的是有些腻歪了。

    长度三十厘米,宽度二十一厘米,厚度在两厘米。好像是经历过了火烧加固工艺,和1928年发现的屈家岭文化中的黑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通体黝黑,手感光滑细腻,触之犹如温玉。轻敲之下,会发出清脆的当当声。

    而那泥板之上,全被那些上宽下窄的楔形文字所布满。不仅如此,在这块泥板上还加上了一些装饰性的花纹。细观之下,在此泥板的右下角,竟然还有着细小的标识。

    看来这就是尼尼微皇家图书馆中鼎鼎大名的,传说中的页数标志啊。

    我嘞个去,要不要搞得这样专业?

    “一共发现了多少?”

    “完整的一套,二十六块,没有任何的缺失,连边边角角都完美无缺。不仅如此,每一块泥板都是放在一个特制的陶制的盒子中,并且在外边放置了一小块特制的泥板来说明这东西究竟是什么。所以说这样的发现真的是非常罕见,并且每一块板书都是一样大小,看样子应该是用模具制成的?!?br />
    邢杰拿着板书翻来调去的看了半天,惊叹于这玩意保存的完美后,最后才放到了桌子上。对于邢杰来说,这东西也就是瞧个稀罕,至于别的,他也看不懂啊。

    这楔形文字还不像甲骨文,那甲骨文你即便是不知道这个字念什么,但是起码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毕竟都是象形文嘛。但是这楔形文字,你不系统的学上个几年,鬼才知道这犹如天书一般的东西究竟讲了个啥!

    打开背囊,拿出叶援朝送给自己的雪茄,每人分了一支后,几个人就坐在那里,品着红酒,吞咽吐雾起来。

    “阿齐兹,我有个疑问。几年前我见过那个青铜的死海古卷,上边都是用希伯来文记载的。而死海古卷的年限应该是公元前一百到两百年之间制成的,而希伯来文的历史也算是比较久远的古老语言。

    并且同时期这一代的大Boss所罗门虽然被人灭掉了,但是犹太文明并没有断绝,所以这个希伯来文的使用率依然很高?;褂幸坏?,你说这里的城市遗址疑似尼尼微,但是据我所知,这一带分明是南支犹太王国的地盘儿,那么为什么这约拿书会用楔形文字而不是用识别率更高的希伯来文呢?”

    “很简单,因为这部约拿书并不是由约拿本人所书写的。从记录上来看的话,因该是约拿的一位跟随者在得到了允许之后,特意制作而成的。这在这批泥板的最后一章中有着明确的记录。至于为什么一贯讨厌亚述的约拿为什么会同意制作这么一批风格迥异的泥板书,我也觉得很好奇。所以……”

    “所以就把我叫来,看看能不能当做吉祥物是吧?我猜就是!”

    “酬金五百万美刀,巴桑是一百万。最初发现者可以添上你的名字,但是你没有研究权和使用权?!?br />
    “你看你,大家都是朋友,何必这样生分呢?我们之间谈钱就太伤感情了。这是我瑞士银行的账号,请务必收好?!?br />
    阿齐兹和克林特考教授相视一笑,又同时摇了摇头。

    真不愧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时的邢杰和他小舅魔术手对于钱的反应简直就是如出一辙!一点都没有寻常中国人的那种含蓄和婉拒,生怕慢上一点,这钱就会飞走了似的。

    手机中传出的钱到账的声音是那么的悦耳,犹如仙乐一般令人醉迷。在确认收到钱之后,邢杰的脸色一正说道:“大家都吃饱喝足了,那么我们就开始吧!对了,霍尔呢?”

    “前天就回纽约了,他的姐姐要嫁人,那是他唯一的亲人。所以,这一次就不跟我们一起玩了?!?br />
    “这混蛋也不说声,我也好准备个礼物。算了,等到这次干完,我们就去纽约浪一圈,绝对要把这混蛋给灌趴下不可!”

    ……

    苍茫的约旦大戈壁滩,在这原本应该是春风拂面的美妙季节里,肆虐的狂风四起,沙尘漫天!

    头戴风镜和口罩的邢杰看着刚才还平静无比,现在犹如魔鬼在哭泣的戈壁滩,一时间说不出什么划来。

    妈蛋啊,这鬼地方这么和小孩子的脸一样?刚才还好好的,这才多大点功夫,一转眼说变就变?

    砺石与黄沙共舞,戈壁与苍天一色。

    “就在前边,噢,法克,快点挖!搭建的棚子飞吹的飞走了,再不加紧,整个入口就会被沙子堵死!”阿齐兹在那里狂吼道。

    邢杰根本就顾不得阿齐兹的声音从面罩里传出来有多搞笑,和巴桑,阿齐兹每人操起一把兵工铲就一下子就扑到了正在渐渐隆起的沙堆之上疯狂的挖掘起来。

    “阿齐兹!风力依旧在加大,就凭我们三个人根本就挖不完这些沙子!只能先把入口挖出来然后再躲进去,等到风停了之后在从里边挖出去!”

    “好,就按你的办!”

    等到克林特考教授被邢杰他们连拉带拽的扯进入口后,狂风卷着大量的沙子,不多一会后,就把入口给盖了一个严丝合缝!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我们一开始也是打算来这里参观。你们不是把这里都给翻了个底朝天嘛,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这地方也不过是被风沙给遮起来来,过不了多久风一停。我们几个挖出去,那还不是超简单的一件事儿?”邢杰耸耸肩膀,无所谓的说道。

    这是一处地下宫殿,规?;顾悴恍?。

    除了墙壁上的那些宣扬神灵伟大,慈爱的壁画外,剩下的就是战争了。

    当然,这种人类的大规模群殴事件,一般都会有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圣战!比如说公元十一世纪发动的十字军东征,又比如说公元十六世纪的奥斯曼帝国攻打维也纳。

    提着矿灯的克林特考教授指着壁画讲的是吐沫横飞,把神灵的博爱宣扬的是淋漓尽致。

    这时候的克林特考很难相信是一名大学教授,换上御神袍的话,活脱脱就是一名被洗了脑的神职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