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手的乃是金仙,如果不是在八阶仙阵之内,一拳一脚都能排山倒海,甚至能将小号的星球,譬如月亮那样的卫星打爆!

    可是周围还在仙阵笼罩之内,而这个级别的仙阵就算是仙王来了,也会感觉比较费力,更别说眼前这三位中阶金仙了!

    三人一逃两追,风驰电掣一般,向着仙阵之外飞去!

    原先众人小心翼翼的走了两三个时辰,也不过走出数十里,这么短短的距离,在三人飞速急奔下,只是几个呼吸,就已经跨越过去,接近最外面那一层天道法网了!

    正在这时,桑味追了上来,将手臂化成一道长长的桑枝,其实是一口凌厉的木剑,带着尖锐的啸音,凌空抽了下来!

    金无忌身形连闪,一边躲避,一边寻找出去的路。

    因为仙阵始终都在变化之中,而外面的一层法网已经在过去的两三个时辰内发生了变化,所以金无忌想要按照先前的路径出去,已经做不到了!

    他自己并不是仙阵师,所以只能选择相对薄弱的地方,强行冲出去。

    而这时,另外一位金仙雪河也已经追了上来!

    两人围住金无忌,愤而出手,毫不留情。

    雪河施展的是甲木剑阵,桑味施展出乙木仙剑,剑光一明一暗,明的能亮瞎人的眼睛,暗的又让人看不见!两人配合起来,飞?;惶跆跚嗔?,放出万道霞光,向着金无忌杀过去!

    金无忌只有一个人,显然不是两人的对手,所以只能祭起仙剑左右抵挡,同时瞪大眼睛,想要寻找仙阵薄弱之处,好赶紧冲出去!

    一时间天地摇动,电闪雷鸣,周围的仙阵丝网都跟着摇晃!外围地带破损的地方就更多了。

    仙阵外的人看得眼花缭乱,很多人大呼过瘾!

    “哈哈,从未见过金仙出手!这一次总算看见了!”

    “快快!赶紧拿留影石记录下来!”

    “桑长老好生厉害!他这套桑木仙剑,据说修炼了五百万年,竟然能一?;砭盘跚嗔?,每一条都有八百里长!”

    “雪长老也很厉害,他手里八口仙剑,合在一起,组成青帝伏羲八卦剑阵,果然是威力无穷??!”

    “快看,金无忌受伤了!左肩被砍了一剑!”

    “这个金无忌实力不弱,他出自哪个门派?”

    “听说出自‘千剑神霄门’,乃是凌霄殿下属宗门……”

    众人看着厮杀,议论纷纷,一个个兴高采烈,就像过年一样。

    这些人大都是天仙,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祖仙,能有机会见到这种等级的厮杀,而且被限制在仙阵之内,实在是非常难得的观摩机会。

    就连处于陷阵之中的秦笛,也赶紧停住脚步,回头看着这一幕。

    他因为带着天魂眼镜,看到的法则攻击更加清晰。

    这三位天仙发出的攻击,已经不再局限于一招一式,而是强行扭转天道法则,形成一个个场域,场域之中自带天条**,每一道天条就像一口旋转的仙剑,众多的仙剑合在一起,形成一系列巨大的法象。

    桑味展现出来的是九条苍青色巨龙,每一条都活灵活现,身长千里,体型巨大无比。

    雪河展现出来的是八条银白色龙影,白色之中带着一点儿鲜绿,就像玻璃种的翡翠一样,偏又张牙舞爪,十分犀利。

    而金无忌释放出来的是十八只白色猛虎,这些猛虎竟然能口吐雷电,所以才有电闪雷鸣的景象。

    “原来出自千剑神霄门??!怪不得剑中带着雷光……”

    “竟然有十八只白虎,难道说他的功力比桑长老还要高?”

    “都是中阶金仙,应该说差不太多,有人说,一条龙等于两只虎……”

    “胡说,你以为这是凡间的龙虎???青龙和白虎都是仙界四灵,实力没有高下之分。要说有区别的话,金无忌施展的白虎,还是不如白帝宫的厉害!虽然有十八只,也未必是桑长老的对手,要不然他能受伤?”

    “不一定,你没看他受到两位金仙围攻吗?”

    金无忌自知不敌,所以口中发出阵阵长啸,忽然之间,趁着一道罡风吹拂,雾气变得散乱的时候,他“嗖”的一声飞了出去!

    可是他即便飞得再快,身上还是被天道法网切割了七八下,所幸他功力极高,见势不好避开了要害,所以虽然从外面看着遍体鳞伤,却没有像别人那样缺胳膊少腿。

    后面紧追的桑味奋不顾身冲了出去!身上同样留下五六道伤痕!

    雪河咬了咬牙,也紧跟着冲了出来,身上只有两三道伤痕了!

    “姓金的,你给我站??!还我天魂镜来!”

    “哈哈,有本事就就追上我再说!”

    三道人影仿佛闪电,倏忽之间掠过好几座山峰,无数的树木被罡风吹倒,巨大的山岩就像鹅卵石一样都踢向四方!

    桑味眼看对方就在前方,只要再加一把劲就能追上了,禁不住开心的叫道:“姓金的,你逃不掉了!青帝宫已经封闭了星门,除非你能在天幕上钻个孔,才能逃出东咸星!我告诉你,这东咸星虽然是三等星,却有很厚额天幕,不是你一口气能打破的!”

    话音未落,他的身侧,从巨大的山岩后面,忽然飞出一位面色枯黄的金仙!

    这位金仙抖手抛出一个大钟,对着着桑味当头罩下!

    “哈哈,休要猖狂,我黄殇等你好久了!”

    桑味猝不及防,差点儿被大钟砸在头上,他心中骇异,口里大喝:“黄殇,你这狗娘养的,身为六阶金仙!竟然在这儿埋伏着!”

    他停下脚步,放出手里的桑木剑,向着对方杀去!

    而这时,金无忌也不再奔跑,转过身来,嘿嘿冷笑道:“桑味、雪河,你二人功力太差,压根儿没将青帝的神木剑诀修炼到极致!既然碰上了,咱们就好好打一场,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谁再跑谁是孙子!”

    于是乎,四人在仙阵之外大打出手!

    这一打不要紧,周围那些原本还在开开心心观战的人,可就惨了!这附近的宗门就更加雪上加霜,变得凄惨无比!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金仙每一剑落下,都在地上留下一千里长的沟壑,不管是山峦,还是参天大树,亭台楼阁,全部化为虚无!

    山崩地裂,日月无光!飞沙走石,一人多高的石头,漫天乱飞!

    那些围观的人惨叫着逃走!那些宗门中的弟子挣扎着逃走,也有人钻入地下仙宫躲避。

    “哎呀,要死了!”

    “快走!最少要逃出十万里之外!”

    “逃不出去了呀!这可怎么办?”

    “大哥,大哥,我的两条腿都断了!”

    “啊……”

    四位金仙辗转厮杀,每到一地,沙尘暴铺天盖地,就像有几百颗原子弹爆炸一样,要不是东咸星很大,至少是太阳的十几倍,如果像地球那样的话,说不定就被四位金仙拆的七零八落了!

    原先围观的足有五六千位金仙,这一役至少死了一半!

    剩下的人中,只有不到一成,逃到十万里外,另外大部分都主动跳进仙阵中!哪怕被仙阵困死,也比被金仙打死强??!

    而那些附近的宗门,状况更是不忍目睹。所有宫殿全部倾倒,所有弟子都不见了!当然,有很多人躲在地下,但是即便如此,被仙剑劈下来,地下仙宫同样被摧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