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1章吓人的年轻人

    “好好好!”白衣白发的赵炎一摊手,带着自己的金毛犼,跟着那名特种兵一样的男子走向后舱。

    在后舱的某一处,有一个安静的小船舱,短暂的提供给赵炎,在里边可以洗澡休息,甚至还送来了面包和热咖啡。

    “这个小姑娘船长,倒也还是不错!”赵炎换上了一身笔挺的西服,翘着腿喝着咖啡。

    现在他只是一个正在化凡,也就是一个凡人,所以只能如同一个凡人一般的生活。

    虽然他闭上眼睛就能放出精神力,让这艘船上每个人在说什么话,在做什么事,全部看一个清楚。

    但他根本没有这样做,因为他只是一个凡人。

    在船长室,那个中年副船长还在唐媛的耳边喋喋不休,说救上来的这个年轻人狂妄无知,不懂礼貌,连一点修为都没有,凭什么资格狂妄?居然还要说帮唐媛在短期之内筑基,这牛吹的可太大了!

    听见这些说法,唐媛点点头。

    虽然她坚信自己救人这件事没有做错,但是这个白衣白发的年轻人,说话确实很狂妄,而且有点自以为是。

    自己和小樱姑妈说一点事情,这家伙听见了竟然还主动上来插嘴,说明这个人不但狂妄,自以为是,而且还不懂礼貌!

    所以想到这里,她开口道,“唐寅,等到傍晚的时候,你派小艇把他送上嘉西亚岛,咱们也算是功德圆满?!?br />
    叫做唐寅的这个年轻男子,这是穿着一身特种兵部队衣服去救赵炎的。他并不是真正的特种兵,只是唐家的一名庶出后代,经过简单的修炼和军事方面的训练而已。

    他点点头,道,“可是我隐隐感觉到,这个人有些眼熟?!?br />
    唐寅这一说,唐媛也点头道,“我看他第一眼也有点眼熟,但是再仔细看就想不起来?!?br />
    副船长笑道,“八成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富二代,你们都是公子少爷,说不定在哪次聚会上看到这人!不过,现在地球已经逐渐走向修炼文明,一个不能修炼的人,永远都是废物!说话狂妄有什么用?就算他的家族有些本事,一个没有修炼能力的人在家族之中也会被淘汰!”

    副船长的这些话,都是说赵炎;不过听在唐媛和唐寅的耳中,就有些不是滋味。

    因为这两个人修炼资质也不高,在家族之中,也是早晚被淘汰的货色!

    “好啦,别说了?!碧奇掳媚盏刈讼吕?。

    副船长也感觉自己说错了话,不再多数,顿时船舱里陷入了一片安静,唐寅道,“我去看着那小子,防止那小子搞出什么事情?!?br />
    不久之后,唐寅端着枪来到了后舱,示意守门的手下让开,他这才走进了小舱之中。

    空间局促的小船舱,赵炎看见来人了,这才放下了腿,点点头道,“好久没有喝过这么正宗的拿铁了?!?br />
    赵炎离开地球十年,前往神霄大陆更是达到50多年,中途没有喝过咖啡,今天第一次喝到,感觉颇有回味。

    唐寅却是感觉到有些可笑,这船上的咖啡都是一些超市里采购来的,根本谈不到什么正宗。

    本来,唐寅还以为这个小子是什么大家族的世家子,现在这句话就看出这小子根本什么都不是!

    “是吗?”唐寅嘲讽的笑了笑,坐下道,“谢青,这船到傍晚的时候,就会经过嘉西亚岛。到时候我们会派小艇,把你送到岛上!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嘉西亚岛属于南拉丹国家企业私人所有,你如果不认识上边的人,很可能会被拒绝入岛!而且更重要的是,南拉丹国家企业最近正在闹内部分裂,甚至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你上岛后有可能遇到危险……”

    “什么?”赵炎的脸色一变。

    虽然他已经从那名白发老者的记忆之中得到一些情况,说南拉丹国家企业内部分裂,但是他没想到这么严重,竟然还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

    “跟我说说到底是什么情况?”赵炎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无论是南拉丹这个国家,还是南拉丹这个企业,都是赵炎一手缔造!甚至南拉丹这个国家的国王,都是他安排自己的徒弟小石头!所以现在听说南拉丹的局势演变到这种地步,他心中有些生出了怒火!

    “……”唐寅也感觉到了这股怒火。

    在那一瞬间,唐寅感觉到自己的背后,无数芒刺在背,屁股下边坐如针毡,仿佛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年轻人,而是一个随时把自己撕成碎片的远古猛兽!

    在几秒钟的时间之内,唐寅感觉自己的心智都不够用了,脑袋都死机了,等他回过神来,背后已经全部是一片汗湿!

    “我刚才怎么了?”唐寅一脸莫名其妙,他在重新观看赵炎的脸色和眼睛,又发现一切正常。

    “什么情况?刚才到底什么情况?”唐寅感觉自己懵了,刚才的几秒钟的时间,让他第一次如此的恐惧,对于眼前这个年轻人,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敬畏。

    可是转眼几秒钟的时间,面前的年轻人又恢复了正常,仿佛自己刚才做了一场噩梦。

    把这小孩子吓到了。赵炎淡淡一笑,虽然他现在是一个凡人,根本不能动用任何的修为和灵力,但是他在神霄大陆修炼50多年,修为达到元婴大圆满的强者;

    他只要意念一动,就可以用心念将眼前这个小家伙深深镇压死,所以他刚才不知不觉产生的怒火,其中带有的气势,就已经把唐寅给吓得魂不附体了!

    “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小哥,你是不是身体有???”赵炎淡淡一笑,又倒了一杯咖啡,递了过去。

    “好吧?!碧埔膊恢婪⑸耸裁?,接过热咖啡,喝了一口,这才定下心来。

    赵炎才又笑道,“好像你对南拉丹的情况有点清楚,给我说说吧!南拉丹到底什么情况?”

    唐寅这才思索说道,“其实详细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们唐家几年前和南拉丹的铜矿有些业务,把我派到那里做过一段时间的守卫!所以我多少知道一些情况,南拉丹首先发生分裂的是这个国家的皇室,然后才是南拉丹国家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