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看着贾德道,一副绝不放过的样子。

    贾德道很尴尬。

    不回应,又不可能。

    一张老脸憋得面色发紫,支支吾吾的回应:“哈哈,燕公子若是不提,我还没有发现这里面的逻辑错误呢,燕公子有心了。本府尹必须要虚心改正,人无完人嘛!犯了错误不怕,重要的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br />
    “各位才子,各位教习,本府尹就是你们的榜样,你们也要吸取教训,不要犯了逻辑疏忽还不自知,一日,要三省吾身,万万不可自我陶醉,懈怠放纵……”

    这厮口才是真的棒。

    不明明是自己该要检讨一番的窘事,竟然让他引经据典,生生的来了一场思想政.治课。

    好像他是故意犯错误,让大家引以为戒一般。

    听着贾德道东拉西扯,越扯越远,燕七摆摆手,打断了贾德道的话。

    “府尹大人,在我这里犯了逻辑漏洞,那不过是小事,不过,你身为一方父母官,施政之时,若是犯了逻辑漏洞,那可就是关乎民生的大事了。贾府尹,请你以后一定要多加注意,这种错误,不可再犯?!?br />
    日!

    这小子教训我?

    你一个小家丁,地位卑微,竟然敢教训我一方府尹?

    反了。

    真是反了。

    贾德道心头震怒,偏偏无法反驳,还得赔上笑脸,点头称赞:“燕公子忠言告诫,本府尹记住了,绝不敢忘,绝不敢忘?!?br />
    心里,恨得要死。

    燕七,我若不把你整的身败名裂,我就不是贾德道。

    现在,只要能把燕七干掉,付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

    燕七望着贾德道,虽然知道他坏的流脓,手上有人命案子,但也佩服他的忍耐力。

    这厮简直就是忍者神龟啊。

    原本,他想要激怒贾德道,让他胡搅蛮缠,暴露出虚伪、说谎、极端的本性。

    现场众人,在金陵都是有地位,有头有脸的角色,尤其是那些才子,都是金陵未来的‘花朵’。

    这些读书人,能量特别大。

    若是这些人憎

    (本章未完,请翻页)

    恶贾德道,那贾德道未来的日子,一定难熬。

    但是,贾德道就这么生生忍了下来。

    不佩服都不行。

    这个对手,真心可怕。

    贾德道又对大家说:“虽然犯了逻辑问题,但不可朝令夕改。刚才,本府尹断言,丁院长和燕公子打成了平手,我现在依然会遵循这个结果。大家若有异议,那是容后之事,结果却不可更改?!?br />
    嘘!

    现场嘘声一片。

    丁松提心吊胆,听了贾德道的话,总算是松了一口浊气。

    这种结果,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冷幽雪翘着诱人小嘴,一甩袖子,风风火火大叫:“坏人,他们欺负你,我不依,我才不能忍这口恶气。丁松明明输了,贾德道偏偏帮丁松说话,好一个狼狈为奸呢?;等?,你稍安勿躁,待我去揭穿他们虚伪的嘴脸?!?br />
    “瞧你这火爆脾气,就不能改一改吗?”

    燕七一把拉住冷幽雪柔软无骨的小手,轻轻一带,就把她拉了回来。

    “坏人,你占我便宜,我……我不依?!?br />
    冷幽雪本来大吼大叫,但被燕七抓着小手,弄的心肝发颤,似小猫一般,轻叫了一声,那种温柔,像是发了情,与刚才那火爆脾气的样子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燕七道:“不用你去辩白了,要说强行判平,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论艺术成就,《月半图》和《旭日东升图》本就在同一水平线,你去辩白,也无法斗过贾德道。你再厉害,那是武力方面,跑去与贾德道斗嘴,那不是明摆着吃亏吗?”

    冷幽雪气呼呼撅嘴:“那怎么办?坏人,你去和贾德道斗嘴?”

    燕七看着冷幽雪诱人的红唇:“我才懒得和贾德道斗嘴,就算是斗嘴,我也喜欢和小雪斗嘴,斗一个小时,我都不嫌累?!?br />
    冷幽雪好奇的问:“和我斗嘴?一个时辰不累?我……我也不擅长斗嘴啊?!?br />
    燕七狡黠一笑:“你不擅长,但是我擅长啊,我的舌头很厉害的,不仅长,且很灵巧,还有弹性,小雪,你只需要张开小口,乖乖的配合就好。放心,在我的引导下,你很快就能学会

    (本章未完,请翻页)

    如何斗嘴……”

    “嘻嘻!”

    安晴在一边听了,脸颊潮红,似弱柳扶风,笑不可支。

    冷幽雪听了安晴的笑声,纵然再后知后觉,也听出了燕七的弦外之音。

    什么斗嘴???

    分明是亲嘴儿的意思。

    冷幽雪一把推开燕七,红着脸啐道:“坏人,你果然是防不胜防,竟然占我的便宜,想和我斗嘴?这辈子别想了,气死我了?!?br />
    “哈哈!”

    逗弄了冷幽雪一阵,燕七心情大好。

    丁松十分担心,大声道:“现在已经过了中午,我先请大家吃饭,吃过之后,咱们再接着比试,可好?”

    “不好,一点也不好?!?br />
    燕七一步站了出来:“吃饭着什么急???咱们做事要斩立决,快狠准,拖着干嘛?时间就是金钱,浪费就是犯罪?!?br />
    丁松咬咬牙:“燕七,本院长是想给你充分的准备时间,你也好想出绝妙之题?!?br />
    燕七哈哈一笑:“多谢丁院长费心了,不过,绝妙之题张口就来,何须准备?”

    “???这……”丁松非常紧张。

    “丁院长,你接招吧?!?br />
    燕七不给丁松任何借口,一步窜上了高台,站在了《月半图》面前。

    丁松有些慌张:“你……你要干什么?”

    燕七道:“干什么?出题呗?!?br />
    丁松非常紧张:“出……出什么题?你盯着《月半图》干什么?”

    燕七呵呵一笑:“丁院长,我再问一遍,《月半图》真是你画的?”

    “???这……”

    丁松心里发虚,但也只好硬着头皮说:“是……是我画的,不容置疑?!?br />
    “那就好办了?!毖嗥咝σ獍蝗坏牡阃?。

    丁松被燕七弄得特别紧张:“你管是不是我画的干什么?这和出题有关系吗?”

    “有关系,大大的有关系?!?br />
    燕七突然一指《月半图》,铿锵有力道:“丁院长,我的题目,就是让你在众人面前,再画一副《月半图》?!?br />
    此言一出,丁松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