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残垣断壁的前方,在那尘埃的尽头,此刻有一根石柱屹立在那里,这是整个城堡唯一还保持着的建筑,而在那石柱之上则是有着圆形的托盘。

    这个托盘朝上,虽然看不到托盘里有什么,然而方铭神情依然是有些激动,因为他此刻可以感受的到从那托盘处所散发出来的精纯能量气息。

    一步一步,越是靠近这托盘,对于这股能量的感受也就越深,离着那托盘还有十米距离的时候,方铭整个人的毛孔全都舒展开来,这不是他自己所控制的,而是他的身体在感受到愉悦的时候自动舒展开的。

    这是人身体的一种本能反应,就好像是一个贪婪的婴儿在遇到母乳的时候,会凭借本能去吮吸一样。

    仅仅只是这么一段路,方铭便是感觉到自己整个人神魂清爽,那种舒服感无以言表,哪怕这种能量不能给他实力带来提升,不像星辉之力,但方铭可以确定一点的是,这种能量如果被他给吸收,效果不亚于星辉之力。

    当走到托盘前的那一刻,看到在那石质托盘上一团拳头大小闪烁着橘黄色光芒的能量球体的时候,方铭的眼瞳收缩了一下。

    这就是龙晶,龙脉之气最精华的部分凝聚而成。

    龙晶,指甲片之大的龙晶在修炼界便是无价之宝了,可以引起无数强者哄抢,而眼前这一团龙晶,方铭相信如果这个消息透露出去,就算是大势力常年闭关的老妖怪恐怕都要坐不住。

    价值太大了。

    甚至方铭可以确定,就算是邱晨子恐怕也想不到这一条龙脉离开之后会留下这么多的龙晶,如果他想得到的大,估计这六十多年都不会离开村子,而是会一直在村子里守候,等待着龙晶的结成。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

    方铭回头看了眼倒在地上的王国栋和闲云,这两人为了得到这龙晶,处心积虑计划了这么多年,可最后没有想到龙晶却落在了自己的手上。

    更别说那位邱晨子了,为了龙晶不惜害死几百位灾民,更是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可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天地之宝,有缘者得之?!?br />
    方铭的脑海中冒出了当初他师父所告诉他的一句话,按照他师父所说,这世上有些珍贵的宝物,不是靠不折手段的争夺就可以得到的,福分不够也只能是为他人添作嫁衣罢了。

    当初方铭曾经好奇的询问自己师父,“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一些天材地宝大家也就不要争了,等待这类宝物自己选择主人就可以了啊?!?br />
    “福分不够自然是白费心机,但这不代表着我们不可以增加福分,所谓福分便是气运,气运够了,就算是不主动去找,有时候天材地宝也会从天而降?!?br />
    当时的方铭不理解自己师父这话的意思,不过现在他的心里却是突然有了些明悟了。

    不管是那邱晨子还是闲云和王国栋,他们的气运都不足以承受这龙晶之福,所以最后才便宜了自己。

    不过如何增加自己的气运,方铭到现在也没有摸索出来个所以然,但是他现在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成为四大公子,对于气运的增加会有巨大的帮助。

    气运,到了此刻方铭更加的确定气运对于修炼者来说有多么的重要了。

    伸手放在龙晶之上,一股纯净的气息透过手掌传入全身,让得方铭舒服的差点呻吟出声,就连体内的巫师之珠也是开始跳动了起来,最关键的是那第三颗太阳光辉所凝聚出来的星辉之珠竟然在短短的瞬间增大了那么几分。

    “不愧是号称时间最纯净的能量?!?br />
    方铭脸上带着感慨之色,不过他并没有多吸收龙晶的力量,而是拿起了托盘下面的玉盒,龙晶是龙脉之气的凝聚,要向让龙脉之气不消散,必须要借助玉盒,普通之物无法封住龙脉之气的泄露。

    ……

    崇阳岛码头。

    “淑琪,我就不送你们了,村子里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我去解决?!?br />
    在码头处,王天的情绪有些低沉,对于他来说,这两天的时光就好像是一辈子那么漫长,所有的一切都变了,他所崇拜的父亲竟然是一个为了一己私利要毁掉整个村子的恶魔。

    两天前,王国栋诱骗全村人喝下药水,但王天并没有,而是被王国栋给关了起来,所以王天也是知道整个事情的真相。

    至于那些村民,方铭将他们给带了回去,并没有告诉这些村民真相,而对于这些村民来说,那晚上的经历就是睡了一觉罢了。

    城堡,对于村民们来说依然是一个秘密,只是这个秘密将彻底的消散。

    “王天,那以后你到京城了可以找我来玩?!?br />
    张淑琪脸上有些不忍,倒是王天笑着点了点头,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家庭巨变让得他瞬间成熟,此刻面对暗恋的女孩心中也是没有了那份追求。

    “按照我说的方法,那城堡的怨气就会彻底的消散?!?br />
    方铭也是走到了王天的跟前,而王天看向方铭的表情很复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方铭算是他的仇人,毕竟是方铭破坏了他父亲的计划,害的他父亲最终丧命。

    “我只希望,以后再也不要见到你了?!?br />
    听到王天这话,方铭莞尔一笑,什么都没有再说,拍了拍王天的肩膀后,迈步走上了轮船。

    轮船启动,方铭一行人的身影离着崇阳岛越来越远,直到最后是彻底看不到岛屿的身影。

    “方铭,你说我们那天大家都中毒被控制住了,那为什么她没有事情啊?!?br />
    船上,华明明指了指站在甲板上吹着海风的凌瑶,有些疑惑的问道。

    顺着华明明的手指,方铭目光望向凌瑶的倩影,眼中也是有着思索之色。

    那一晚,华明明他们最后也都是跟着喝了那药水,凌瑶还在华明明之前喝的,如果凌瑶没有喝下去的话,瞒不住王国栋和闲云的。

    可凌瑶喝了那药水之后却没有被控制住心神,这确实是一件古怪的事情。

    “难道是和那东西有关系?”

    方铭轻声自语,他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而一旁的华明明没有听清楚他的话语,连忙问道:“你说什么东西?”

    “没什么,也许是她的体质有些不同吧?!?br />
    关于巫师种子的事情,方铭没有打算告诉华明明,毕竟这关系到他和凌丰之间的约定。

    ……

    轮船在魔都港口停下,叶子瑜一行人跟着华明明去东台古玩城了,不过方铭并没有跟去,他要先回家一趟,要将龙晶给安放好。

    “那我们在古玩城等你,方铭你快点?!?br />
    目送叶子瑜几女上车后,方铭也是打了一辆车回到别墅,而此刻别墅内老黄正无聊的趴在院子里的大树下纳凉,看到方铭回来,立刻摇着尾巴走了过来。

    汪汪汪。

    老黄的狗头在方铭的裤脚上蹭了蹭后,眼珠子突然死死的盯着方铭的胸口处,同时前脚一抬,直接是趴在了方铭的身上。

    “老黄你这狗鼻子真灵啊?!?br />
    方铭推开了老黄凑到胸口处的狗头,他知道老黄是闻到了他放在了胸口处的龙晶了,只要有好东西,这家伙的鼻子就从来没有失灵过。

    叽叽!

    不过也就在这时候,那大树之下突然飞下来了一道影子,快速的朝着方铭的胸口而去,一双爪子直接是要抓破方铭的衣服,想要抓走里面的东西。

    啪!

    方铭伸手直接是抓住了这道黑影,脸上露出了无语的表情,“小黑,你这家伙也是这个德兴?!?br />
    看着地上伸着舌头流着口水的老王,在看到被自己握在手里一双爪子还拼命的朝着自己胸口抓来的小黑,方铭嘴角抽出了一下,摊上了这两个活宝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别闹,这东西很珍贵,我只能给你们一人一点,多了绝对不行?!?br />
    “汪汪?!?br />
    “叽叽?!?br />
    老黄和小黑听到方铭的话后,一个连忙点着狗头,一个则是煽动着翅膀。

    “好了,进屋子再说?!?br />
    放开小黑,方铭走进了大厅,刚一停下脚步,老黄的狗头便是撞了上来,而小黑也是落在他的肩膀上,目光死死盯着他的胸口不离开。

    “得了,我现在就给你们,不然的话,不怕贼头也怕你们两个贼惦记?!?br />
    方铭将手伸进盒里,从里面拿出了那玉盒,当他将玉盒给打开的刹那,老黄和小黑再次暴动了,一个又一次趴在了他的身上,一个再次朝着玉盒飞去。

    “都给我安静点?!?br />
    方铭右手一挥直接是将小黑给拍飞,看着玉盒中的龙晶,最后想了下走进自己的房间拿起了一块玉片,从玉片替代刀片从龙晶上面切下来了两小块,大概百分之二的模样。

    不是方铭小气,而是因为龙晶太珍贵了,另外也是他了解这两个家伙的德兴,老黄和小黑绝对不是一次就可以满足的,所以一次给一小点就可以了。

    就在方铭将这两份龙晶分给老黄和小黑后,他的电话在这时候也是响了起来。

    “方铭,你快过来吧,后宫着火了,我也帮不了你了?!?br />
    PS:抱歉更新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