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聪明的人,竟然可以猜到是我引你过来的?!?br />
    然而,让方铭眼瞳收缩了一下的是,老者竟然真的承认了。

    沉吟了那么片刻,方铭才开口问道:“那我倒是不理解了,你把我引到这里来,然后有阻止我进入城堡,岂不是互相矛盾?”

    老人目光看着方铭,“我引你到这里来自然是有我的用意,而我阻止你进城堡也是为你好,让你过来,只是为了提醒你一句,有些时候你看到的听到的不一定是真相,看起来老实敦厚的人不一定就是好人,看起来奸诈狡猾的人也不一定就是坏人?!?br />
    “阁下指的是?”

    方铭眸子一凝,老人这话明显是意有所指,不过就在这时候,后方迷雾当中突然传出来喊声。

    “方铭,你在哪里?”

    “方铭!”

    是陈泽和华明明他们的声音,方铭回头看了一眼,在迷雾中隐约可以看到几道身影,而等到他回头的时候,却发现那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方铭,你是不是在这里,听到的话喊一声?!?br />
    华明明的声音再次传来,没几秒,陈泽的身影显露出来,看到方铭站在前方,更是疑惑问道:“方铭你搞什么,听到我们的喊声为什么不回话?!?br />
    “大家别找了,方铭就在这里?!?br />
    陈泽一声高喊,没多久又有几道身影出现,华明明和王国栋父子,除此之外还有一位五十来岁的道士。

    “小兄弟,你说你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干什么,还好闲云道长猜到你可能在这里,带我们到这里来找你,快点离开吧?!?br />
    王国栋有些不满,目光看着这四周的迷雾,眼神中带着一缕害怕,没有人比他这个村长更清楚在这城堡外面葬了村子里多少人,他们现在就跟在乱葬岗没区别,更何况,在那城堡内还有那么多的尸骨。

    “闲云道长?”

    方铭目光落在那位中年道士的身上,这中年道士带着是日月星辰袍,腰间别着一柄长剑,一脸的山羊胡子,整个人给人一种极其严肃的感觉。

    “先离开这里吧,这里阴气太重,普通人待得久了会影响到你们的身躯,轻则大病一场,重则魂魄缺失?!?br />
    闲云道长看了方铭一眼后开口说道,听到道长这话,王国栋更是忙不迭的点头,催促着方铭快点离去。

    方铭没有说什么,跟在众人的后头,而那闲云道长手上拿着一个铃铛,一边晃动铃铛在前面领路一边念道:“道家仙音,诸邪避让,置若罔闻,灭尔魂魄?!?br />
    “这道士什么来头?”

    方铭突然拉了边上的华明明一下,华明明一脸疑惑正要开口,不过看到方铭的手势后,立刻压低声音,目光看着走在前面的王国栋等人,小声说道:“这道士是王叔叔他们请来的?!?br />
    “我也是刚刚听王叔叔和这道士聊天的内容判断出来的,这闲云道士是当年来到村子里,设计这城堡镇压灾民怨气的那位高人的徒弟?!?br />
    从华明明的解释中,方铭算是知道了前面那位闲云道长的来历了。

    当初城堡建好后,那位高人指挥村民将灾民的尸骸给安置到城堡内后,他并没有继续待在这村子里,在第二年便是离开了,不过在离开之前给村民们留下了一个联系方式,说如果日后要是这城堡有什么异样可以按照他说给的地址邮寄信件过去,到时候自然就会有人过来解决。

    不过那位高人当年就已经是古稀之年了,六十年过去,已经是离开尘世了,而闲云道长则是那位高人的徒弟,在接到王国栋所寄送的求助信件后,便是赶了过来,恰好在今晚赶到。

    “这么巧?”

    方铭眼睛微微眯起,看着那闲云道长的背影。

    “是啊,据这位闲云道士自己说,他是披星赶月一刻也没有停留,接到信件后第一时间便是来了,只不过因为路途遥远,所以才花费了三天的时间?!?br />
    “三天的时间?”

    听到华明明这话,方铭眼中有着精光闪过,目光从那闲云道长的身上移开,落在了一侧的王国栋的身上。

    “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华明明疑惑看向方铭,方铭摇了摇头,没有当场回答,而是说道:“等离开这里再说?!?br />
    十多分钟后,方铭一行人走出了迷雾,出现在了山脚下,而在那里,叶子瑜几女正站在迷雾的边界处等候。

    “方铭,你怎么一个人到这里来,这城堡那么邪门,你要是出点什么事情,你让子瑜怎么办?”

    方铭刚走出迷雾,唐艳的训斥声便是传来,一脸不满的盯着方铭,“你这人怎么这么喜欢逞强?”

    “艳艳?”

    随后走出来的陈泽听到唐艳的话一脸的疑惑,他们都是知道方铭不是普通人的,如果说谁走进这城堡不会有危险,那肯定是非方铭莫属,艳艳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陈泽傻眼,华明明傻眼,方铭嘴角也是抽搐了一下,尤其是他看到叶子瑜此刻眼眶微红,如水般的纯净眸子有着雾气在飘动,更是充满了自责。

    “子瑜,我……”

    “你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的性格就是喜欢冒险,但请你也多为我考虑一下,我真的每次都好担心你,从我们认识起,你就是这样?!?br />
    说完这话,叶子瑜转身便是跑开,一开始叶子瑜开口的时候,方铭还愣了一下,然而当叶子瑜转身跑开的那一刻,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子瑜,我错了,你等等我,我给你道歉?!?br />
    方铭快步朝着叶子瑜追去,现场陈泽和华明明面面相觑,华明明还要开口,凌瑶突然冷声笑道:“你们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只顾着自己,根本不会顾及女朋友的感受?!?br />
    “哎,你这话就不对了,什么叫不顾及女朋友的感受,方铭他的本……”

    陈泽不服,然而他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唐艳直接是一把拽住了他的耳朵,“凌瑶说的没错,你们男人就是太自私了,你以后会和方铭一样,也抛下我一个人去冒险吗?”

    “不,不敢?!?br />
    陈泽连忙服软,而一侧的华明明看着几女的表情,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最后选择了沉默。

    “行了,都别闹了,咱们也去看看子瑜和方铭吧?!?br />
    张淑琪开口,看向王国栋,“王叔叔,我们先去劝劝我的朋友,免得他们吵架?!?br />
    “去吧,不过你那朋友也是要说他一下,他的行为确实是太鲁莽了?!?br />
    张淑琪点了点头,一行人也是快速朝着方铭和叶子瑜离去的方向追去。

    翻过山坡,叶子瑜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下方铭,俏脸上哪里还有半年的生气和哭泣模样,俏皮的眼睛眨动了几下,一脸期待的问道:“方铭,我演的好不好?”

    “演的很好,差点连我都骗过去了?!?br />
    是的,一开始方铭还真的以为叶子瑜是生气了,但是听到叶子瑜话语中的最后一句,他就知道叶子瑜并没有生气。

    因为,他和叶子瑜再次重逢不过个把月的事情,所以叶子瑜所说的从认识他那一刻起,他就经常这么做明显是不成立。

    很显然,这是叶子瑜给他的提示,所以他才会追上来,而且还追的那么慢,不然的话,以他的速度早就追上叶子瑜呢,哪里还能让叶子瑜跑这么远。

    “嘿嘿?!?br />
    叶子瑜难的小女儿姿态的嘿嘿笑了几声,“方铭哥哥,我不是故意这么演戏的,我只是想让你和王叔叔他们分开,因为我发现了一件事情,但不能被王叔叔他们知道?!?br />
    “所以你就和唐艳他们一起合伙演了这么一出戏?”

    方铭微微一笑,很显然这是在王国栋几人进去找他的时候,几女想出来的办法,不过他倒是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发现,让得子瑜要避开王国栋。

    “刚刚那个道长你见到了吧,王叔叔说那个道长是第一次来到这村子,但是我发现并不是,因为今天下午在王家的时候,王婶拿出相册给我们看王天小时候的照片的时候,里面也有王叔叔的一些照片,其中有一张就是王叔叔和他人的合照?!?br />
    “当时我也没有在意,但是看到那位闲云道长的时候,我一眼便是认出那闲云道长就是和王叔叔合照的那个人,所以王叔叔以前就和这位闲云道长很熟,根本就不是他所说的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闲云道长?!?br />
    “而且这位闲云道长也不是第一次来到崇阳岛,因为他们合照的背景就是在崇阳岛的沙滩上?!?br />
    叶子瑜的观察很仔细,而且她是一个冰雪聪慧的女子,虽然不知道王国栋和那闲云道长为什么要说谎,但她并没有当面揭穿。

    刚刚王国栋等人进去找方铭的时候,她将这发现告了了唐艳几女,最后大家经过分析,觉得这事情并不简单,所以这才配合演这么一出戏,让叶子瑜找到机会单独和方铭相处,告诉方铭这一个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