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老到来,简直是让我这公司蓬荜生辉?!?br />
    公司前台,陈建军一脸笑容迎了上去,然而齐国佐只是笑了笑,倒是齐国佐身边的老者目光朝着四处打量。

    “齐老,这位是?”

    “这是我师弟钱嘉理?!?br />
    “原来是钱老,两位快请进?!?br />
    “那个,这位老总,请问方大师在这里吗?”

    钱嘉理直接是开口询问,他之所以会到陈建军这公司来,就是因为刚刚他给方铭打电话的时候,刚好方铭告诉他就在魔都大厦,如此凑巧,钱嘉理再问了方铭所在的楼层单元后,直接是在保安的带领下上来了。

    “方大师?”

    陈建军愣住了,他公司姓方的好像是有不少,财务部副经理便是姓方,可应该不能称为什么大师吧。

    难道这是对精算师的称呼?

    “爸,人家是来找方铭的?!?br />
    陈泽的身影出现,从休息室走了出来,用戏谑的目光盯着自己的父亲,实际上先前方铭接电话的时候他和陈海泉都在场,所以知道人家齐老为什么会过来。

    这也是先前陈建军最后得意说话的时候,一旁的陈海泉表情会变得古怪的原因。

    “找……找方铭的?!?br />
    “爸,亏你还自诩自己眼力好,看人很准,可惜一尊真佛放在你面前你都见不到?!?br />
    后半句话陈泽就没有说了,说出来就等于是得罪眼前的这两位了。

    陈建军呆立在原地,看着自己儿子带着齐老两人朝着休息室走去,哪怕他在商场上见多识广,可一时之间也是反应不过来。

    齐老是来找自己儿子那位朋友的?

    那位叫方铭的年轻人?被齐老称为大师?

    半响后,陈建军才摇了摇头,一脸苦笑的朝着休息室走去,不管那位年轻人到底有什么本事,但自己儿子有一句话说对了,这一次自己是真的看走眼了。

    “方大师?!?br />
    钱嘉理走进休息室,便是见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方铭,连忙是打招呼介绍起来,“方大师,这位是我师兄齐国佐?!?br />
    “齐师傅好?!?br />
    方铭站起身,含笑和齐国佐握手,而齐国佐此刻也是蒙圈状态,老眼带着疑惑之色打量方铭,更是朝着钱嘉理使眼色询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先前在电梯的时候,钱嘉理只是说了他认识一位很厉害的大师,但却没有提到方铭的年纪,而齐国佐先入为主这位方大师应该年纪不小,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他自己孙子年纪差不多大的小年轻。

    “齐师兄,不要看方大师年轻,方大师的本事可是厉害着?!?br />
    钱嘉理怕自己师兄因为方铭的年纪而小觑方铭,用极其严肃的话语说道。

    齐国佐愣了一下,看到自己师弟这么严肃的表情,心里的小觑之心倒是收敛了许多,当然怀疑依然是存在的。

    “方大师,这一次我们来是因为……”

    “因为这座大厦的风水问题是吧?!?br />
    方铭直接是接过了钱嘉理的话,而听到方铭的回答,钱嘉理眼睛一亮,“方大师真是厉害,这也能猜得到?!?br />
    “老钱,不用给我戴高帽,我刚进大厦的时候便是看到了齐师傅,而且也从陈伯伯的口中知道了齐师傅的身份,魔都大厦的总设计师?!?br />
    “原来是这样啊?!?br />
    钱嘉理恍然大悟,方铭莞尔一笑,老钱是把他给神话了。

    “齐师傅,魔都大厦现在的磁场很混乱想来你也知道,如果可以的话,不妨说说当初为何设计这么一座大厦?!?br />
    方铭朝着齐国佐开口询问,齐国佐点了点头,倒是没有想隐瞒,而此刻随后进来的陈建军亲自端茶倒水,并且吩咐助理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打扰。

    “方师傅,不知道你对魔都的风水怎么看?”

    齐国佐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朝着方铭问道,很显然,他这是在考量方铭是不是有真本事。

    方铭笑了笑,答道:“一国无山,不全;一城无山,不坚;一地无山,不厚;魔都海拔很低,可以说是无山可靠,正常来说并不符合风水宝地,但魔都有一个很特殊的地方,那就是水脉远超任何地方?!?br />
    听到方铭的话,齐国佐的表情变得正色起来,“洗耳恭听?!?br />
    “平原无山便论水,以水来补山之不足,从地图上可以清楚的看到,从东海之水分流出来的两条支流,一条通向长江,一条伸向黄浦江,将好像一位母亲张开了双臂,而魔都正好是被环抱在当中?!?br />
    “水抱则有情,而魔都不只是这么一点,黄浦江贯穿整个魔都,弯弯曲曲,如果从卫星地图是上刚好是九个曲点,九为至尊之数,这九曲之水也是风水中的极致?!?br />
    “再以这陆家口来说,整个正好被黄埔将所环抱,与外面的东海之水形成一个合拢之势,可以说得天独厚?!?br />
    “魔都无山脉,但却有着水龙脉,而且还是非同一般的水龙脉,足以弥补无山的缺陷,”

    说道这里的时候,方铭目光看向齐国佐,而齐国佐此刻心中再也不敢对方铭有一点小觑之色,因为方铭所说的正是当初他所遇到的那位高人告诉过他的。

    在齐国佐所认识的众多风水师当中,都觉得魔都有山脉,那些十来米高的山也能算是山?

    甚至,这些风水师还将附近的山脉也跟魔都给扯上关系,说什么这些山脉最后在魔都结穴,这种说法简直就是牵强附会,强行给魔都贴金。

    “方师傅厉害?!?br />
    齐国佐向方铭翘起了大拇指,到了这时候他也不隐瞒了,“我和方师傅是一样的看法,魔都之风水在于水,所以我才会如此设计魔都大厦?!?br />
    “要说魔都大厦,那就必须得从环球金融中心大厦说起,这座大厦是日本人所建造,而日本人狼子野心,建造这一座大厦的目的就是为了斩断我魔都水龙之脉?!?br />
    “当时日本人建设环球金融大厦的时候,许多风水师并没有看出日本人的目的,再他们看来,就是一座大厦没有什么问题,可直到这大厦修建完成后,大家才知道上当了?!?br />
    齐国佐开始讲述起来当年的事情,而这事情听得陈泽等人脸上露出了匪夷所思之色,原来一座大厦竟然还能牵扯到这么多。

    十几年前,魔都的第一高楼还是金茂大厦,然而当环球金融中心大厦修建好之后,居住在这两栋大厦附近的居民便是发现了不对劲,因为这些居民经?;嵩馐芤馔?,有的遭受车祸,有的则是事业下滑,还有的家庭不合。

    而当时有魔都的风水师便是发现了这两座大厦之间的煞气极其严重,而且如此下去恐怕整个陆家口的风水都要被破坏掉。

    “仅仅是环球金融大厦竣工的那一年,根据调查,附近有十位居民意外丧生,还有十多家中国公司倒闭,至于一些破财遭灾的那就更多了,所以当时大家便是察觉出来,小日本的这环球金融大厦恐怕没有那么的简单?!?br />
    “当时很多同行认为是因为环球金融大厦的外形,形式两把军刀,形成了刀煞,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br />
    听到这里,方铭沉吟了一下,轻语道:“环球金融中心大厦位于陆家口的东方,东方属木,而金融本身就是属金的,风水有云:青云刀刃入,金枯水止,这才是小日本的真正目的?!?br />
    齐国佐这一次是真正变色了,因为这一点他也是在研究了足足有好几个月才得出的结论,而当时许多同行都只是从这大厦的外形来找原因,却是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

    “另外,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环球金融中心大厦的刀锋虽然没有对准黄浦江,但是每当太阳升起的时候,阳光照射在其表层的玻璃上,其反射的光线应该是落在了黄浦江?!?br />
    “方师傅,老朽佩服?!?br />
    齐国佐竖起了大拇指,这些都是他花费了一段时间才研究出来的,可眼前这位年轻人竟然一丝不差的就说出来了。

    “老朽我当初就是发现了这些问题,日本人的最终目标就是冲着黄浦江龙脉而去的,所谓水龙之脉,那是源源不断的,而这环球金融大厦每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正好是形成反光煞,这反光煞才是一把真正的刀,劈在了黄浦江龙脉之上,想要彻底斩断这条龙脉?!?br />
    “至于和金茂大厦所产生的冲突煞气,那不过是小日本故意弄出来的,就是想要咱们风水师把重心放在这上面,而忽略了黄浦江龙脉?!?br />
    四百多米的高楼,所产生的反光煞是多么的恐怖,如果小日本的阴谋没有被发现,恐怕不出半年,黄浦江龙脉便是会被彻底斩断。

    “小日本真是太阴险了?!?br />
    陈泽听到这里忍不住骂了一句,其他人的脸色也都差不多。

    “是啊,日本人狼子野心,可大厦已经建成了,就算是知道日本人的阴谋,总不可能将大厦给拆掉,所以,当我和一些同行研究出来破解的办法之后,便是立刻开始修建魔都大厦?!?br />
    许多魔都市民当年有一个很大的疑惑,为何在环球金融中心大厦刚刚竣工不到几个月,政府便又立刻修建一座大厦,而且高度还要超过环球金融中心大厦。

    而这其中的内幕,便是为了破掉小日本的阴谋。

    PS:两章先送上,睡个觉去,下午起来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