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陈建军的话语中,方铭便是可以肯定,这位齐老应该是一位风水师。

    “我想,这位齐老到来……”

    “好了,先不说了,我要去陪着齐老了,希望一会可以请齐老到公司来看看风水?!?br />
    陈建军都没有听完方铭的话,便是转身朝着人群走去,对于他来说,齐老可不是每次都能遇到的,得抓紧机会看看能不能说动齐老到他公司看一下。

    “我爸这人就是这样,方铭,咱们上去?!?br />
    陈泽解释了一句,方铭莞尔,看着被众人众星捧月围着的齐老,最终还是没有上前,跟随着陈泽朝着电梯走去。

    在方铭上了电梯,此刻大厅一角,齐国佐手中拿着一个罗盘,面色极其凝重,轻语道:“怎么会这么的乱?”

    “齐老,找到问题根源了吗?”

    围在齐国佐身边的众人一个个脸上露出关心之色。

    “我刚刚仔细看了一遍,明明风水没有问题的,为何磁场会这么的混乱,这样的磁场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啊?!?br />
    齐国佐摇了摇头,魔都大厦是他设计的,并且是他一辈子的骄傲,因为这魔都大厦可以说是将他毕生所学都融汇其中了,哪怕是他也不敢保证可以再次设计出来这么一栋大厦。

    “师傅,会不会是小日本搞鬼了?”

    齐国佐身边跟着一位中年男子,这位是齐国佐的徒弟,听到自己徒弟的话,齐国佐摇了摇头,“我先前在环球中心看过,那里的气场很平稳,和当年一样,没有什么变化?!?br />
    “齐老,你可要想办法解决一下啊,这一个月我公司的业绩下降了百分之三十?!?br />
    “我公司也是?!?br />
    “你们还算好的,这一个季度我公司亏损了三个亿?!?br />
    在场的不少老总纷纷开口,如果只是一两家业绩突然下滑还没有什么,可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发现,这栋大厦的公司只有那么四五家业绩没有下滑,其他全都是亏损。

    最惨的两三家公子直接破产,而有的也是临近破产了,而且他们发现这一切都是从今年开始。

    像他们这大型企业,一般来说除非是投资上或者战略上的巨大错误,否则的话是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更何况有些公司根本就没什么改变,业绩突然下滑的好没有道理。

    魔都大厦和一般的大厦不同,这里的物业也会搜集各个公司的数据,再发现这一情况之后,立刻是向齐国佐反应了,于是才有了今天齐国佐之行。

    “我刚查看了这大厦的财位,也没有任何的问题……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的?!?br />
    齐国佐心里充满了疑惑,只是在这么多外人面前又不能表露出来,因为他不能乱了军心,如果让这些老板知道他也不知道大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恐怕这些公司老总会选择搬离大厦。

    “师傅,有你的电话?!?br />
    齐国佐接过自己徒弟递过来的手机,看了眼号码,说道:“老钱,有什么事情吗?”

    “对,我人是在魔都,我现在在魔都大厦,吃饭啊……可能不行,这边遇到了一点事情……什么,你也在,那行,我在这里等你?!?br />
    挂掉电话之后,齐国佐目光看向了大厦门口处,没一会,那里出现了一位老者,如果方铭在这里的话,就会认出这位老者正是对风水已经入迷的钱嘉理。

    “齐师兄,你来到魔都都不跟我打个招呼?!?br />
    钱嘉理嘴上埋怨着,脸上却是带着笑容朝着这边走来,他和齐国佐当初上大学的时候都是跟着同一位导师读的博士,只不过齐国佐比钱嘉理要早两届罢了,所以一直是以师兄弟相称。

    “老钱,我这次来是有事情?!?br />
    齐国佐苦笑,钱嘉理听到这话,再看到这里一群人围着,脸上也是露出疑惑之色,“怎么回事?”

    “有些复杂,老钱你对这方面是不相信的,还是不要了解了?!?br />
    钱嘉理老脸变化了一下,他知道自己这位师哥当初之所以可以成为魔都大厦的设计者,好像有着某些其他因素在内。

    “齐师兄,你不会是说的这大厦的风水出问题了吧?!?br />
    齐国佐脸色变化了一下,有些意外的看向钱嘉理,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他这位师弟对风水是从来不相信的,所以他也从来不跟自己师弟讨论风水问题。

    齐国佐以前不是没有和一些师兄弟讨论风水,可最后的结果就是闹得不欢而散,久而久之他也就不提这个了。

    “师兄,以前是我坐井观天,不过这段时间我遇到一位高人,这位高人让我明白这世上确实是有着风水的存在?!?br />
    钱嘉理苦笑,而齐国佐脸上倒是露出了感同神色之色,因为他当年也是因为遇到了一位高人,所以才走上了风水这一行。

    “既然老钱你也信这个,那我也就不隐瞒了,这大厦的风水目前确实是出现了一些问题,我也是因为这个才回来了?!?br />
    “师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当钱嘉理从齐国佐嘴里了解到具体的情况后,也是惊讶不已,整个大厦超过九成之多的企业竟然出现了诡异的业绩下滑和亏损,这确实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那师兄有没有什么发现?我虽然现在相信风水,但到底接触的晚,看不出什么名堂来?!?br />
    齐国佐摇头苦笑,“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头绪,说实话我已经是观察了三天了,始终看不出端倪?!?br />
    “那怎么办?”

    钱嘉理也是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这样的情况下,整个魔都大厦的公司都将会搬离,作为国内第一大厦,如果落得一个人走楼空,那将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整个国家都会因此成为世界的笑柄。

    “实在没辙只能是看看圈内有没有高人了,请他们来帮忙看下?!?br />
    说这话的时候,齐国佐却是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因为他知道国内风水行的情况,良莠不齐,他已经算是顶尖的那一簇了,连他都看不出问题,就他所认识的恐怕没有人能够解决。

    除非,能够遇到当初那位他所见到的高人,只是那位高人当初连个名讳都没有留下,根本就无处可找。

    “要说高人的话……”

    钱嘉理沉吟了片刻,“我认识一位高人,而且他也在魔都,也许他有办法解决,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br />
    “行吧,那老钱你试试?!?br />
    齐国佐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在他看来老钱虽然相信风水了,但遇到的应该只是一位普通风水师罢了,真正的高人哪里是那么好遇的。

    钱嘉理这边打电话,齐国佐则是走回了人群当中,开口说道:“诸位,这大厦风水的问题这几天我会仔细研究,大家先各自回到公司吧?!?br />
    听到齐国佐这么说,这些老总们纷纷散去,不过有几位却是留在了原地,其中就有陈建军。

    “齐老,要不到我公司去坐坐吧,我那里有上好的龙井茶叶?!?br />
    “我那也有,而且还是来自于武夷山那株母树上的大红袍?!?br />
    陈建军刚开口,其他几位也是跟着,他们都和陈建军抱着同样的目的,那就是希望齐国佐能够去给他们看看公司风水。

    “你们都别和我争了,我爸说了你喜欢瓷器,刚好我最近收了一对瓷器,齐叔叔帮忙去掌掌眼?!?br />
    说话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很显然这位家里长辈和齐国佐是认识的熟人。

    “行,那就去小曾你那看看?!逼牍舻阃反鹩α讼吕?,同时朝着陈建军几人说道:“几位老板的盛情老朽我心领了,下次有空再登门拜访?!?br />
    听到齐国佐这话,陈建军几人虽然心里有些失落,但也没有再说什么,当下各自离去。

    “不好意思,耽搁了点时间?!?br />
    陈泽在休息室看到自己父亲一个人回来,戏谑道:“老爸,你不是说要把那位齐老给公司来的吗?怎么,失败了?”

    “你个混小子知道什么,齐老是这么好请的吗,不过齐老也是答应我下次有空就会到公司坐坐,这第一次也就算是混个脸熟?!?br />
    当着自己儿子的面,陈建军还是要给自己一点面子的,虽然知道人家齐老说的只是客气话罢了。

    “切?!背略笫遣恍诺?。

    “怎么,不相信你老爸我的话,我告诉你……”

    陈建军正要说话,助理敲门走了进来,“董事长,有位叫齐国佐的老先生来公司,说是找……”

    “齐老来了,快快,请齐老进来,不不不,我亲自去迎接?!?br />
    陈建军听到秘书的话,脸上露出欣喜之色,当然他心里也是充满了意外,这齐老不是被另外一位老板给请去了,怎么又来到自己公司了?

    当然了,虽然心里疑惑但他脸上是不会表现出来的,略带得意的看向陈泽,“怎么样,你老爸我没有吹牛吧?!?br />
    陈泽撇了撇嘴,而一旁的陈海泉表情也是变得有些古怪,不过陈建军这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留下这句话后便是连忙走出了休息室,朝着公司前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