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码头!

    “小心点,嗯,都抬到车上去?!?br />
    码头处,一些工人正在从船上下载货物下来,而方铭和陈泽则是站在岸边看着,除此之外还有一位中年男子也是陪同着,不时吆喝叮嘱那些搬运师傅几句。

    “方铭,这是我叔陈海泉?!?br />
    “方先生好?!?br />
    陈海泉笑呵呵的跟方铭握手,他虽然是陈泽的叔叔,但并不是亲叔叔,而是远房叔叔,但也正是靠着陈家的关系,建了一个海运公司,赚了不少钱。

    “这次多谢陈叔了,这一次的运费多少钱?”

    “提什么钱不钱的,你是阿泽的朋友,那就是自家人,我也货轮也不是就带这么点货,钱就算了?!?br />
    陈海泉说的当然是假的,他货轮上虽然有其他货物,但是这一次打捞还有运输,让得货轮没有按照原来的航线走,光是跟各地的水运部门打交道就花了不少钱。

    当然了,这点钱相比他攀上陈家所带来的收益是不成正比的,所以陈海泉自然是不会收钱。

    “方先生,按照阿泽跟我说的,打捞上来的那两家伙,我直接是给装到专门的箱子里面,那些工人也我也交代过,绝对不会泄露出去的?!?br />
    想到那天从水下打捞出来的那两口铜棺,陈海泉当场也是震惊不已,虽然他早就在电话里知道了打捞的是什么东西,可铜棺还是第一次看到。

    在他看来,这两具铜棺肯定是古董,而这位方先生估计家里从事的是某些方面的生意,说实话要是换做其他人找他这生意他绝对不做,但是陈家未来唯一的接班人找上门,他不可能拒绝。

    反正以陈家的关系,就算真的出事了也是可以解决的,这年头生意做到一定规模的,哪个背后没有一些官方背景。

    “嗯,谢谢了?!?br />
    方铭点了点头,他现在在考虑把这两口镇水龙棺给放在哪里,店铺肯定是不行的,唯一的藏放之处似乎也就只有居住的别墅了。

    “方铭,要不要去我家公司坐坐,就在那栋大厦里面,离着也不是很远?!?br />
    方铭的目光顺着陈泽所指的方向看去,这栋建筑他当然不陌生,魔都的地标性建筑之一,也是上海目前最高的建筑。

    码头离着陆家口的这座魔都中心大厦并不远,方铭想了下也就答应了,毕竟这一次陈泽算是帮了他一个大忙,不然的话凭借他自己还真的不能把这镇水龙棺给运过来。

    铜棺暂时存在放码头仓库区,因为要等待工作人员过来查验,不过这只是走个过程,一切陈海泉都打点好了,当下一行人乘车朝着魔都中心大厦而去。

    陆家口,可以说这里是整个魔都的金融中心,也是整个世界的金融中心之一,在这里汇聚了许多跨国金融企业和大公司的分机构,可以说能够在这里上班的,工资都是位于魔都前列的,也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白领。

    同样的,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能够进入这里的某家公司工作,也是他们追求的目标,可以说,许多年轻人正是来到过这里,才留下了想要在魔都发展的想法。

    站在高楼,透过落地窗将半个魔都收入眼底,这种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这也是高楼的魅力,是无数传业者和企业家努力的动力之一。

    车子在大厦门口停下,方铭一行三人从车上下来,不过下车的第一时间,方铭便是目光便是打量起了这整座大厦,最后目光落在了边上另外一座稍微矮点的大厦。

    虽然矮点,但那时和魔都大厦相比,和其他大厦相比,依然是一座高不可攀。

    “这座是环球金融中心,是小日本投资建造的,好像魔都大厦之所以会修建的这么高,就是因为大家觉得在自己国土,让得小日本建造的建筑成为第一高楼面子上有些不好看?!?br />
    陈泽看到方铭目光看向了边上那座大厦,在一旁笑着解释了一句,他不是魔都人,这些也只是听别人说的。

    “不止是这个原因,我听说,之所以修建的那么高还有其他的原因,好像是涉及到了风水之争,有人说小日本修建这栋大厦,是为了破坏掉魔都的龙脉,而我们国家修建魔都中心大厦,也正是为了破解小日本的阴谋?!?br />
    一旁的陈海泉跟着开口,他是魔都人,所以关于这些大厦之间的传闻知道的要比陈泽多的多。

    “你们看那环球金融大厦的外形,像不像两把尖刀,而当时魔都大厦还没有动工,只有一座金茂大厦,而金茂大厦没有环球金融大厦那么高,所以挡不住这刀的煞气,如果任由小日本的阴谋得逞,咱们整个魔都的龙脉都将会断掉,所以后面才会修建魔都中心大厦?!?br />
    “海泉叔,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些道理,这环球金融中心大厦看起来确实向两把军刀,而且最上面的那个方形孔看着也有些不顺眼?!?br />
    “我听人说,原本小日本是想把那里设置成一个圆孔的,就好像日本的狗皮膏药国旗一样,不过咱们百姓自然不会答应啊,所以最后就改成这个了?!?br />
    在陈海泉和陈泽这对叔侄交谈的时候,方铭一言不发,只是目光来回在这三栋超高大厦上面来回打量。

    “方铭,怎么了?”

    陈泽注意到方铭的模样,好奇问道。

    “没事,我们进去吧?!?br />
    方铭摇了摇头,而后和陈泽走进了大厦,不过在几人走进大厦的时候,在大厦的大厅则是有着一群人正簇拥着一位老者,像极了某位领导来检查工作一样。

    “不会吧,碰巧遇到了某位领导来视察工作?”

    陈泽有些诧异,不过他怎么没有看到安保人员,一般有领导到来,都会有安保的,不允许外人进入的。

    “我家老头子也在?!?br />
    在这群人当中,陈泽看到了自己父亲,也是跟在了这位老者的身后。

    “不行我们先撤吧,从地下室停车场上去?!?br />
    陈泽有些怵,不过他这刚要转身,就听到了自己父亲的声音。

    “阿泽,你怎么来了?”

    陈建军看着出现在门口的自家儿子,自己儿子不是在京城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是领导?!?br />
    听到自己父亲的话,陈泽心里有数了,如果那老者是领导的话,自己父亲这时候不可能喊自己的,可不是领导,怎么能够让自己父亲还有其他这些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的人给簇拥着?

    “爸,我带我朋友到咱家公司看看?!?br />
    陈泽走上前,而陈建军则是眉头皱了一下,“你的朋友,你除了狗肉朋友之外还能结交到什么好的?!?br />
    “爸,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告诉你,我这位朋友可是有着大本事的,你一会说话可别阴阳怪气的啊?!?br />
    陈泽不怎么怕自己父亲,这也和他家教有关系,陈建军对于子女的要求很简单,那就是只要不做犯法的事情就好,至于望子成龙啥的,培养自己儿子成为自己的接班人,陈建军倒是没有想这么多。

    对于陈建军来说,只要自己儿子过的快乐就好了,至于赚钱这种事情,他这个做老子给自己儿子已经赚了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了。

    听到自己儿子的话,陈建军用怀疑的目光盯着自己儿子打量了片刻,随即才将目光落在了方铭身上,脸上露出了笑容,“你是我儿子的朋友吧,叫我陈伯伯就好?!?br />
    “陈伯伯好,我叫方铭?!狈矫衩泊蛘泻?。

    “海泉,我们可是有大半年没见了啊?!?br />
    “你是大忙人,要见你一面可不容易啊,上次我来魔都你出国考察了,再上次过来你又去外地开会了?!?br />
    “哈哈,你现在也搞得不差啊,晚上一起喝一杯?!?br />
    陈建军打完招呼后看向陈泽,“海泉,陈泽你带上方铭先到公司去,我这边还有点事情?!?br />
    “爸,那位什么来头啊,看起来不像当官的,怎么你们这么多人都下来陪着他啊?!?br />
    陈泽有些好奇的瞄了眼那老者,此刻那老者嘴里嘀咕念叨着什么,走向了大厦的另外一边。

    “那位是齐老,是这栋大厦的总设计师之一?!?br />
    “一位设计是啊,可就算这位回来欣赏自己设计的杰作,也不用这么多人陪着吧?!?br />
    “你懂什么,齐老可不是一般的设计师,虽然对外散步的消息这大厦的总设计师是一位外国人,是那位外国人提供的设计方案,但那位外国人的方案之所以会审核通过,是因为齐老点头了?!?br />
    陈建军明显是知道一些内幕,“其实,设计方案早就已经有了,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假借了外国人之手罢了?!?br />
    “什么意思?”陈泽表示不懂,一个设计方案,为何还要这么藏着掖着,这不是为国争光的事情吗?

    “你懂什么,还不是因为日本人的那栋环球金融大厦的原因,这里面涉及到的东西太多了,你就别那么八卦了?!?br />
    陈泽撇了撇嘴,然而一旁的方铭听到陈建军的话后,目光看向那老者,眼中有着一缕精光闪过。

    PS;明天会爆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