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祖先为了自救,在当初洪水泛滥的情况下来到了一个庙宇,而这庙被当地人称为河神庙,因为庙里祭拜的是龙神,是村民们用来祈求风调雨顺的。

    陈家祖先到庙前跪拜,希望龙神能够庇护他们陈家,然而让陈家祖先所没有想到的是,那一次,龙神真的显灵了,告诉了陈家一个解决之法。

    要想让洪水退去,陈家人要去一个地方,因为那里存着一样东西,这东西可以操控河水,让得河水退去。

    对于当时的陈家祖先来说他们已经是无路可退了,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们也得去闯一闯。

    根据龙神显灵的指引,那东西就藏在于某个山洞当中,而这山洞原本是被巨石给挡住的,正是这一场洪水将巨石给推走了,露出了山洞的真貌。

    陈家祖先应言来到这山洞之中,而接下来的遭遇也很简单,陈家祖先意外进入了这古墓当中,只不过陈家祖先并没有那么幸运见到石台,而是掉入了深渊之中。

    等到陈家祖先醒来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的耳中响起,这声音问陈家祖先愿不愿意做守墓人,如果愿意的话,陈家不但会成为守墓人,更重要的还将成为镇河者,也就是这片河流的掌控者。

    对于那时候的陈家祖先来说,这道声音不亚于是久旱时候的甘霖,想都没想便是答应了下来,所以,陈家得到的便是那个黑色盒子。

    有这黑色盒子在,陈家终于是让河水退去,不过从那以后,陈家也是被绑在了这古墓中,每隔一代陈家人就必须要进入古墓。

    陈家祖先去世后,后代陈家弟子曾经有像违背诺言的,然而,违背的下场就是那一代的陈家人几乎是死绝了,只剩下了一个,而且都是诡异的死在了江里。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陈家人才成为了单传,陈家人也不敢再有什么违背诺言的念头,因为他们害怕再一次违背,陈家就真的灭绝了。

    听着陈潜父亲的话,方铭想到了船上的那个龙头,很显然那龙头就是当初陈家祖先所找的河神了。

    “古墓的守护者,你们的任务是什么?”方铭看向陈潜父亲,询问道。

    “我们陈家的任务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看守那口青铜棺材,那口青铜棺材便是这古墓的主人,但它并不是一直在那里的,而是每隔十年才会出现一次,我们陈家要做的就在它出现的时候,?;に陌踩??!?br />
    方铭陷入了思考,那青铜棺材给他一种很诡异的感觉,直觉告诉他,这青铜棺还是不要靠近的好。

    “这古墓的来历你们陈家也不清楚?”

    “不知道?!?br />
    “虽说是守墓者,但我们对古墓的了解还不如一些闯入者?!背虑备盖姿档秸饫锏氖焙?,脸上带着苦笑,“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我们陈家这么多代进来过这么多人,但我们的活动范围只有这么一块,不能离开这片区域?!?br />
    “不过,按照我们的猜测,这古墓的年代很久远了,因为我们从那些猿猴身上发现了一个特点,这些猿猴大概每百年身上的毛发会长那么一寸,而这些猿猴当中毛发最长的那头差不多是有一米多长了,可想而知这古墓存在有多久了?!?br />
    百年一寸,一米的长度那就是接近三千年。

    方铭知道陈潜父亲的意思,这还只是陈家祖先进来后的发现,谁知道在陈家祖先进来前,是不是有更老的猿猴已经是去世了。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一般一个古墓建成之后,开始的一段时间是不会有人闯进来,毕竟能够建造一个如此规模庞大的古墓,这古墓主人生前的实力可想而知。

    这样的强者就算是死了,也会威慑到一个漫长的岁月,如果来说的话,这古墓保守估计都是在四千年以前了。

    “这些年来,你们陈家就没有想过离开?”

    方铭笑着看向陈潜父亲,而陈潜父亲点了点头,“你既然是潜儿的朋友,那我也就不隐瞒了,我陈家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些年来也是研究出来了一点端倪,实际上要想让我陈家脱困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毁掉那青铜棺,只有这样我陈家才能够脱困?!?br />
    “毁掉青铜棺?灭掉这古墓的主人?”

    “没错,只有这样这诺言才不会有效,毕竟古墓主人都没了,那这古墓再守着也就没有意义了,我陈家自然也就是可以脱困了?!?br />
    “不过,我陈家身为守护者,无法对这青铜棺材动心思,否则的话就会遭到反噬,还没有等我们靠近这青铜棺材就会受到责罚?!?br />
    说到这里的时候,陈潜父亲突然朝着方铭深深一鞠躬,“你是潜儿的朋友,希望能够帮忙救我陈家,我这条命是无所谓了,但我不想看到我陈家代代子弟都死在这古墓中?!?br />
    陈潜父亲脸上带着诚恳之意,方铭连忙躲开,“陈叔,你言重了,如果可以帮的话我肯定会帮,不过那青铜棺材有些邪门,我也没有把握?!?br />
    “如果是危险的话,我自然是不会让你帮忙的,不能为了我陈家将你置于危险之地,不过你来的正是时候,再过一个时辰,这青铜棺材将会自动打开,而那时候也是青铜棺防御最差的时候,我们陈家的使命就是在那个时候守护住青铜棺材?!?br />
    方铭明白陈潜父亲的意思了,陈潜父亲是守护者,无法对青铜棺材内的存在动手,而在青铜棺材打开的时候,让自己出手,而他作为守护者到时候不守护这青铜棺材就是。

    “我可以试试?!?br />
    沉默了片刻,方铭最终是答应了下来。

    “谢谢,真的谢谢你?!?br />
    陈潜父亲一脸激动表示感谢,方铭摆了摆手,他出手不仅仅只是为了帮助陈家,而是因为这青铜棺给他一种极其邪门的感觉,这青铜棺内的存在似乎是在以某种方式延续着自己的生命,如果真的等到他复活的那一刻,恐怕整个世界都将大乱。

    接下来的时间,陈潜父亲跟方铭详细讲述了一个时辰后的情况,而方铭也是开始闭目养神。

    一个时辰的时间说快也快,说慢也慢,当方铭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道钟声又是响起。

    “来了?!?br />
    陈潜父亲的表情变得激动起来,他的手上端着一碗血,“这是我陈家历代守墓者的心血,一会你将这心血给涂在身上,这样的话你才能靠近那口青铜棺材?!?br />
    看着眼前的这碗血,方铭心里也是明白,恐怕陈家的人在很早的时候就在预想着这一幕了,否则的话也不会有这一碗心血了。

    心血,正常人也不过才是那么几口,而且心血这东西是很难补回来的,所以这一碗心血是陈家每代人留下的,这就说明陈家人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做准备了。

    将这碗血给抹在了自己的额头,方铭便是走出了这洞口,朝着那青铜棺走去。

    此刻,那些白猿已经是趴伏在了地上,连头都不敢抬一下,而那锁着青铜棺的锁链也是开始了晃动,一阵金属摇曳声之后,铜棺的棺盖开始被这些锁链给缓缓拉动,最后,整个铜棺彻底的被打开。

    就是这个时候!

    方铭眼中有着一道精光闪过,一个跃起,握住其中的一条锁链,朝着那铜棺给划去,而至始至终那些白猿都没有任何的举动,丝毫不知道方铭的靠近。

    五米,四米,三米……

    离着铜棺越来越近,方铭越是能够感受到那股邪恶的气息,体内的巫师之力也是开始运转起来,不过就在方铭的身躯离着铜棺只有一米的距离的时候,从那铜棺之内突然传来了一股恐怖吸力,这吸力直接是将方铭给吸进了铜棺。

    离着不远处,陈潜父亲看到方铭被吸入铜棺之内,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着笑着泪水都留下来了。

    “天见可怜,我陈家终于是解放了?!?br />
    如此放肆的笑声,让得那些白猿纷纷站起,只是这些白猿看向陈潜父亲的目光充满了畏惧。

    “一群扁毛畜生,给我滚?!?br />
    一声呵斥,那些白猿竟然纷纷逃离这里,仿佛这陈潜父亲对他们来说是多么可怕的魔鬼。

    “别怪我欺骗你,如果不把你给骗入棺材内,我陈家就无法解脱,只能是牺牲你了?!?br />
    陈潜父亲望向青铜棺,话虽如此,但言语间没有半点的愧疚,这一天他已经是等待了许久了,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他们陈家已经是谋划了许久。

    “终于是可以离开这该死的古墓了,不过在这之前,我陈家要把这些年所失去的全都拿回来?!?br />
    陈潜父亲神情激动,没有再看这铜棺一眼,手在石壁上按了几下,一个暗门出现,他的身影走进其中消失不见。

    至于那口青铜棺材,再将方铭给吸入进去之后,铁链晃动,那棺材盖再一次慢慢拉回,最后轰鸣一声彻底的盖上。

    ……

    铜棺之内,方铭虽然心中着急,但却没有乱了方寸,在被吸入铜棺的第一时间,便是开始打量起这铜棺。

    铜棺大概三米长,而整个铜棺内空无一物,等到棺材盖给合上之后,更是变成了一片漆黑。

    “你可愿意追随于我?”

    就在这时候,一道清冽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方铭的耳边,方铭竖起耳朵,却是无法发现声音的来源,就好像这声音是直接从他的脑海中响起的一样。

    “你可愿意追随于我?”

    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方铭没有再去探寻声音的来源,直接答道:“不追随?!?br />
    沉寂,十几秒后声音才再次响起,“不追随,唯有死?!?br />
    “你要是能杀死我还会说这么多的话?”

    方铭脸上带着冷笑,“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应该是这古墓的最后一关了,从一开始,这里的机关都只能是靠诱惑来对付闯进来之人,圆台如此,你这里也是,但只要能够保住本心,你就奈何不了我任何?!?br />
    这一刻的方铭想起了那位牛人所说的话,眼见未必是真,耳听未必是实。

    而且从头到尾他所遭遇到的都是诱惑,都是将人给引入陷进当中,可这青铜棺却没有诱惑,所以这已经是很能说明一个问题了。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应该是古墓的最后一关了,那陈家人却不知道这一点,以为他们已经是摸透了这个古墓?!?br />
    方铭冷笑,陈潜父亲自以为他中计了,却不知道他先前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首先,陈家如果是古墓的守护者的话,他们逃离就会遭受到惩罚,那么在自己靠近这青铜棺材的时候,陈家人不阻止,也应该是会受到反噬的,以古墓的能力做到这一点并不难。

    守墓者会背叛,这一点古墓的建造者不会没有想到过,必然是会有防备的。

    就好像方铭曾经听他师傅说过,古代某位王侯死后,给留下了一个族群当自己的守墓者,为了怕这族群的人背叛,特意给这族群的人施下诅咒,只有守墓族群和后人对古墓有不轨之心,便是会遭受万

    蚁噬心之痛。

    一个王侯都能够做到这一点,更何况是这么一个古墓。

    陈家人不明白,但是方铭却是明白,陈家人自以为他们了解了这个古墓,但不过是一直被蒙在股里罢了,真正对这古墓了解的,大概就是那位牛人了。

    青铜棺恢复了平静,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方铭突然感觉到眼前一亮,在他上方棺材盖处突然出现了光芒,再然后整个棺材便是传来了晃动声。

    青铜棺在移动!

    这是方铭的判断,而随着青铜棺的移动,整个棺材变得极其的不稳,极其颠簸,这种颠簸持续了大概有几分钟,紧随着便是恢复了平静。

    “年轻人,恭喜你,通过了前面的考验?!?br />
    光亮再次出现,方铭的视线又恢复了正常,棺材盖落下,方铭站起,目光第一时间便是被前方一道身影给吸引住了。

    那是一位老者的身影,只不过是背对着方铭,无法看清楚他的脸。

    “前辈是?”方铭有些疑惑,看向老者,问道。

    “山河之殿,通天之墓,老朽乃是守殿者?!?br />
    老人没有回头,而他的话让得方铭一震,看来那位牛人说的果然没错。

    “前辈在这里待了多久了?”

    方铭有些好奇,按道理来说,这古墓存在了数千年了,这老者难不成也有几千年的寿命?

    “山中无岁月,老夫也不知道在这里多久了?!?br />
    老者没能给方铭一个确定的答案,这让方铭确定,这位绝对可以称为老妖怪了。

    “不对,前辈这里不是一个古墓吗,为何您不是守墓者,而是守殿人?”方铭突然发现一个疑惑的地方,开口问道。

    “一墓一殿,才是真正的格局,或者更正确的说法是,我所守护的山河之殿在建造的时候,并不知道下方还有一座古墓?!?br />
    方铭凛然,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古墓未免也太久远了。

    “关于古墓的来历,没有人可以说得清,甚至有传言这是一座通天之墓,因为有一位风水宗师曾经在此地进行过一番推演,最后得出结论,这一方天地被人给颠倒过,地就是天,天就是地?!?br />
    “只不过就算是那位风水宗师,也只能是推演到这里,按照他所说,这里的天地之势非人力所能揣摩,除非是风水圣师层次的,但那个层次的风水师别说不存在,就算是真的存在,那也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又岂会透露这些讯息?!?br />
    “当时宫殿修建到一半的时候才发现下方的古墓,那时候想要再换地方也不行了,而且山河之殿也不是说换就换了,于是便有了老夫这种守殿人的存在,不仅仅是为了守护宫殿,也是为了监察这座古墓?!?br />
    老人依然是没有回头,“老夫受殿主之托,那就是替这古墓寻找守护者,而守护者的职责便是守护这古墓,不让外人进入?!?br />
    在老者的讲述中。

    当初大殿修建到一半的时候发现古墓,当时许多强者都涌入,想要进入古墓,可最终的结果却是这些强者全都丧生在了古墓入口,没有一位可以进去。

    可以说,那是修炼界的一场灾难,无数的强者前仆后继,只是因为天机门的一位强者推断,这古墓是一位史前强者的古墓,里面很有可能有史前强者的传承。

    史前强者,那是一段被封印的岁月,但所有修炼界都公认的,那个时间段必然是有强者存在,而现在的修炼界就是在那个时候传承下来的。

    “整个修炼界都陷入了疯狂,直到有近千强者丧命之后,修炼界才冷静下来,而这时候天机老人舍弃了自己的性命又推演了一卦,结果得出另外一个结局,这古墓是凶墓,里面葬着的是不世出的凶人,一旦古墓出世,整个修炼界都将生灵涂炭?!?br />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时修炼界的几位强者联合殿主共同布置下阵法,将这古墓给封印住了?!?br />
    “除此之外,这些强者们还共同设置了一个考验,只要有通过考验的,便是可以成为古墓的守护者,将会得到这些强者所留下的馈赠,此后守护古墓不被外界干扰?!?br />
    听到这里,方铭总算是明白了,感情这古墓守护者并不是古墓主人所选定的,而是那些封印了古墓的人弄出来的,说白了就等于是看守封印的。

    “前辈,这么多年来,难道就没有古墓守护者吗?”方铭有些疑惑问道。

    “漫长岁月以来,能够拒绝的了前面那么多诱惑的,最后还能选择牺牲自己而投身于青铜棺材的,除了你之外只有一人?!?br />
    听到老者的回答,方铭愣了一下,牺牲自己投身青铜棺材?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初殿主和那些强者们为了考验来人的心性,设置了三关,第一关是考验来人的智慧,如果找不到机关直接从铁链过去,那就会被淘汰?!?br />
    “第二关是面对金钱、权力还有实力的众多诱惑,如果选择了其中一样,依然也是被淘汰?!?br />
    “第三关便是这青铜棺了,踏入青铜棺舍弃自己而换来那些被淘汰的人重生,只有这种心肠的人才算合格?!?br />
    方铭是彻底懵了,什么舍弃自己救他人,他可没有这么伟大,不过这个时候他是不会解释的,这也算是误打误撞了。

    “前辈说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人,不知道那一位是?”

    虽然看不到老者的脸上表情,但是说出这一句话后,方铭明显是感受到老者的身躯一颤,显然提到那个人,对老者的刺激很大。

    “别提那人,那就是一个浑人?!?br />
    老者的话第一次有了情绪变化,这让方铭好奇,那位叫方正的牛人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得这位老者竟然有这么大的怨念。

    “年轻人,问你一次,是否愿意成为古墓的守护者?”老者情绪恢复平静,背对着方铭问道。

    方铭没有直接作出选择,而是询问道:“成为守护者后,是不是有什么限制?”

    “有,那就是要留在这里,除非你可以修炼到元神和**分离的境界,到那时候两者只要留一个在这里就可以了?!?br />
    呃……

    方铭沉默了片刻,“前辈,真是不好意思,我不可能留在这里,我觉得我不适合守墓者这个角色?!?br />
    开玩笑,修炼到元神和**分离,那不是简单的元神出窍那么的简单,就算他天赋再高,再辅佐各种旷世奇药,恐怕也得要几十年的时间。

    “年轻人,你可知道成为守墓者意味着什么?几十年的束缚算得了什么,到那之后你会发现这个机会是多少人梦寐以求不到的?!?br />
    “前辈,不管这机缘多好,可惜我是真的不适合,我外面还有老婆孩子呢?!?br />
    老者沉默了,半响后幽幽说道:“童子身都还在,哪来的老婆孩子,年轻人要诚实?!?br />
    呃……

    方铭嘴角抽搐了一下,“前辈……”

    “行了,别说了,先跟我来?!?br />
    老者不容方铭拒绝,右手一挥,方铭便是发现自己的身躯不受控制的朝着前面飘去,而在他的前方则是有着一扇布满了符文的门。

    随着他的靠近,这扇青铜门缓缓打开,光亮射出,刺着方铭睁不开眼睛,而后便是感受到身后一股推力,整个人跌进门中。

    在跌进门中的那一刻,方铭隐约中听到身后老者的狂笑声。

    “混小子,当初那混蛋让他跑了,还能让你小子跑掉,嘿嘿,还好老夫早有准备?!?br />
    是自己产生幻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