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船!

    在已经快要到目的地的时候,陈潜说出这样的话来,那夫妻自然是不干的。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人家又没有违背规则,凭什么让人家下船啊?!?br />
    “就是,而且就算有皮划艇,想到先前的那些死鱼,人家敢下去吗?”

    一些游客纷纷给这对夫妻打抱不平,想到先前遇到的死鱼,就算是给他们双倍的赔偿,他们都不敢坐皮划艇顺着水流回去。

    谁知道,到时候那里会不会又出现一片死鱼?

    陈潜脸色也是有些难看,看着这些议论的游客一言不发,倒是一位船员看不下去了,“你们懂什么,陈哥这是为我们大家好,如果让她跟着我们进入这隧道,所有人都要出事?!?br />
    “出事,带个孕妇能够出什么事情?”

    “就是,人家就算怀孕了,但现在也还早,不还是和正常人一样吗?”

    这些游客表示不相信,船员还要解释,但却是被陈潜给打断了。

    “行了,都别说了?!?br />
    陈潜目光看向那妇女,“你们要继续留在船上也可以,但不能留在甲板上了,你两跟我来?!?br />
    带着这对父亲走到了甲板下方的船舱,没一会游客们都听到了下面传来的争吵声,不过很快这争吵声便是消失了,而陈潜则是回到了甲板上。

    “挂灯,继续开船?!?br />
    在陈潜的这声命令下,船再次启动,而与此同时的是两位船员从船舱内拿出了两个红灯笼,这两个红灯笼一前一后分别是挂在了船首和船尾上。

    与此同时的是,船上的灯光在这一刻全都是关掉了,而所有游客的手机也是得到船员的叮嘱,在隧道口内绝对不能拿出来,更不能发出亮光。

    “好冷啊?!?br />
    在船驶入隧道的那一刻,唐艳她们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虽然知道一些山洞的温度会要比外面低很多,很也不该低这么的多。

    就好像,进的不是山洞而是冰洞一样。

    没有灯光,只有两盏散发着橘红色柔光的灯笼,可这样的光芒根本就无法照亮周围,游客们甚至都无法看到一米外的景象。

    “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件事情?!?br />
    叶子瑜突然压低了声音,“这船的发动机停了?!?br />
    叶子瑜这一提醒下,凌瑶她们才注意到,那发动机的轰鸣声消失了,整个周围一片寂静。

    “这发动机停了,那船不就是停在了这里了吗?”

    “怎么搞的,好像跟做贼似的,不敢开灯,现在连发动机都给关掉了,难不成这山洞里面还有吃人的东西在沉睡啊?!?br />
    陈泽嘀咕了一句,而方铭在陈泽说这话的时候,耳朵却是微微竖起。

    “船没有停下来,只不过采用最原始的办法行驶而已?!?br />
    方铭可以清楚的听到船桨在水里划动的声音,很显然,这艘船改造的绝对不像外面的人所看到的那么简单,不然的话,光靠那些船员手动来划桨,这艘船肯定是动不了的。

    而且,方铭没有告诉陈泽,虽然他只是无心言语,但还真的是被他给说对了,这些船员之所以如此小心翼翼,就是怕惊扰到这山洞内的一些存在。

    “记住,不要离开我周围一米的距离?!狈矫俅慰谔嵝?。

    几分钟后,一股冷风吹来,这风吹的游客们瑟瑟发抖,与此同时的是,挂在船尾的红灯笼突然熄灭了。

    红灯笼一灭,亮光更是少的可怜,船上的游客纷纷惊叫出声。

    “怎么回事,灯笼怎么灭了?!?br />
    “快点点着啊,这没光怪吓人的?!?br />
    三层之上,陈潜面色变得极其难看,怒吼道:“该死的,到底是谁带了东西上来?!?br />
    呜呜~

    与此同时的是,在这阴风之中,似乎是有着某种特殊的声音传来,就好像是有个女子在哭泣一样。

    “陈哥,怎么办?”

    那些船员此刻神情也是有些慌乱,因为他们比这些游客更知道红灯笼灭掉意味着什么。

    “船尾灯笼灭,这是不给我们退路,开灯点火?!?br />
    陈潜一咬牙,吩咐了下去,而与此同时的是,这些船员也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火把,纷纷点亮起来。

    火把照亮,所有游客这才看的清楚四周的情况,可正是因为看清楚了,一个个倒吸着凉气,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

    因为,此刻在他们的头顶上方不足三米的高度,在那石壁之上,不断的有红色的爬虫落在江面上,抬头一样,头顶上方密密麻麻的全都是这些红色的爬虫,极其的恶心。

    不过好在的是,这船仿佛是有防护罩一样,这些红色爬虫只是落在船边上的江面上,至于船上方的红色爬虫依然是在那里蠕动,并没有掉下来。

    可即便如此,当你抬头看到无数条红色爬虫在那里蠕动,内心依然是充满了恐惧,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爬虫就落了下来。

    而这份恐惧和担心,很快便是变成了事实。

    “船尾有虫子掉落下来了?!?br />
    有游客眼尖看到了靠着船尾那边,不断的有虫子落下来,这些虫子落在船上,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依然是趴伏在那里。

    “动手?!?br />
    陈潜一声令下,那些船员纷纷举着火把朝着船尾走去,最后,将火把放低,烧在了那些虫子身上。

    一股股肉焦味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陈泽喉咙咽了一下,嘀咕道:“还挺香的?!?br />
    火,是大部分生物的克星,这些虫子也是一样,不过就在这时候,船身再次传来了晃动,有游客更是惊喊出声。

    “那些虫子怎么变得这么大了,我的天,这……这都比得上蛇了?!?br />
    在那船下,那边掉落在江水中的原本不过一寸多长的红色爬虫竟然变成了一尺多长,而且看样子体积还在增大。

    “这是水龙蝗,我曾经在一本描述天下奇物的书籍中看到过,水龙蝗是蚂蝗的一种,但却是蚂蝗中最恐怖的?!?br />
    船上,一位四十多岁带着眼镜,一身文气气息的中年男子面上带着惊恐,“水龙蝗虽然带一个水字,但它不能遇水,一旦遇水,生命就剩下不到一个小时?!?br />
    听到男子的话,不少游客心中微微安稳了一些,只有一个小时,那他们倒是不怕了。

    “别觉得它们寿命短,知道为什么叫水龙吗?因为它们一旦遇到水,身体就会膨胀,在水下待的时间越长,身体就越大,就如同龙一样,而且性格极其暴虐,会毁掉一切活物,包括同伴?!?br />
    男子的话让得所有游客都变得慌乱起来,而且他们也觉得男子没有说谎,因为此刻水下那些红色爬虫真的在不断的变大,只是现在因为相互之间在互相厮杀,所以还没有把目标给放在船上。

    一旦等到这些水龙蝗内部厮杀结束,那就会将目标给对向船了,到那时候他们就要遭殃了。

    “你们这些人分明是知道这里有这些危险的东西的,为何还要载着我们到这里来?”

    有游客发现了端倪,那就是陈潜他们肯定是知道这山洞里的水龙蝗,不然的话先前也不会那么的小心翼翼。

    “闭嘴?!?br />
    陈潜直接怒吼了一句,目光凝视着在场的每一位游客,“不要让我知道是哪位搞的鬼?!?br />
    在场的游客都因为陈潜的话而愣住了,这什么意思?是他们这些游玩的人搞鬼?

    “这山洞我们走了几百趟,平日里只要按照规矩开船,是不会惊动这些水龙蝗的,分明是你们谁身上带了不该带的东西?!?br />
    有船员也是怒视着方铭等人,水龙蝗有多恐怖他们最清楚不过了,一个不小心恐怕所有人都要交代在这里。

    “不管你是什么来历,有什么心思,在这里都给我收起你的小心思?!?br />
    陈潜朝着众人说了一句,转身走到了那供奉龙头的地方,拜祭了三下,而后,从那龙头当中抽出了一把红色的鞭子。

    这根鞭子抽出来的时候,船员神情全都一震,一个个目光充满了敬畏,因为他们知道这鞭子代表着什么。

    游客当中,一位老者和一位年轻男子在看到这红色鞭子的时候,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眼中有着得意之色闪过。

    “龙神祖师爷在上,今弟子借镇水鞭一用,望祖师赐福?!?br />
    恭敬的说完之后,陈潜提着红色鞭子朝着船尾走去,一鞭子拍下去,那些水龙蝗直接是化作了一滩血水。

    解决完船尾的这些水龙蝗,陈潜直接是一鞭子朝着水面挥去。

    说来奇怪,这一鞭子拍下去,竟然响起一道如同惊雷般的声音,震得不少游客耳朵嗡嗡作响。

    “一鞭落下溪水流!”

    “二鞭落下江河静!”

    “三鞭落下四海平!”

    “四鞭落下水怪灭!”

    陈潜不断挥舞着鞭子,每一次鞭子落水都带着惊雷声,而与此同时的是那些水中的水龙蝗通通炸裂开来化作了一团团的血水。

    整个江面被血水所染红,赤红红的一片,看的人触目惊心。

    不过,看到这些水龙蝗被消灭掉,游客们还是纷纷松了一口气,唯独方铭在这一刻面色突然一变,抓住了子瑜的手,同时右脚也是抬起凌空画了一个符文,而后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