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瑶突然沉默了起来,只是看着波叔并不答话。

    “瑶瑶,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要有什么线索绝对不能再藏着了,李海亮已经是为了?;つ闵ッ?,如果再不找到你父亲,就连波叔也?;げ涣四惆??!?br />
    波叔看到凌瑶沉默,神色变得非常的着急,凌瑶突然开口问道:“波叔,你去过我教室了吗?”

    “啊,我……我肯定是去过你教室的啊?!?br />
    “那你没有拿到那本地理杂志吗?”凌瑶继续追问道。

    “教室门锁了我没进去,所以我就没拿了,不会那线索真的是在那本国家地理杂志里面吧?!?br />
    波叔脸上露出狐疑之色,凌瑶点了点头,“没错,线索就在那地理杂志里面,我爸失踪前跟我说过,如果想他了就看看那本地理杂志,我当时还不懂这话的意思,现在想想这应该就是我爸给我的提示?!?br />
    听到凌瑶这么说,波叔脸上有着激动之色一闪而过,从沙发上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后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先回到学校把你那本国家地理杂志给拿出来,你们就待在这地下室不要离开,这里目前还是安全的?!?br />
    “好,那波叔你要注意安全?!?br />
    凌瑶小心提醒,波叔点了点头,朝着门口走去,“记住,我没有回来一定不要离开这地下室?!?br />
    “放心吧波叔,我们不会乱走的?!?br />
    “外面很危险,许多人都在找你,绝对不能出去?!?br />
    再三叮嘱之后,波叔才打开了房门,先是小心的朝着外面窥探了几眼,确定没有危险之后这才走出去,反手将门给关上。

    凌瑶在波叔走后,整个人正襟危坐,一双耳朵更是紧紧的竖起,直到几分钟过去之后,立刻在沙发上站起,朝着方铭说道:“我们快点离开这里?!?br />
    “不是要等那位波叔回来吗?”方铭脸上含着深意的笑容,问道。

    “我先前那么说就是故意将他给引走的,波叔肯定不是来帮我的,他只是想要找到我父亲罢了?!?br />
    凌瑶神色有些着急,“一开始我脑子有些混乱没有认真思考,不过先前你咳嗽的时候,给了我时间思考,我发现波叔在说谎?!?br />
    “哦,他哪里说谎了?”方铭含笑继续问道。

    “我问他有没有去我教室,他说有,但是波叔根本就不知道我在哪个教室上的课,要知道大学里不同课程都是在不同教室的,除非他知道我下午在哪个教室上课,可波叔怎么可能会知道,所以他撒谎,他并没有去过我的教室?!?br />
    凌瑶眼中有着智慧的光泽在闪烁,“他没有去过我教室,而刚刚也没有问我教室在哪里,这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真的知道我教室在哪,一种是他压根不需要知道我教室在哪?!?br />
    “如果是前者的话,那就说明他一直在监视着我,而如果是后者的话,说明他有同伙,他的同伙可以找到我的教室?!?br />
    “不管是哪一种,都说明波叔绝对没有他说的那么的好,所以我们现在要趁着他离开的时候逃走掉?!?br />
    凌瑶一边说,一边朝着地下室的门口走去,然而,还没有等到她将门给打开,门被反推开了,门外,波叔脸上带着阴森的笑容站在那里。

    “瑶瑶,你这是要去哪啊,波叔不是告诉过你外面危险,让你不要出去吗?”

    波叔的声音和先前不同,多了一份沙哑和低沉,凌瑶在愣了那么一秒之后,立刻说道:“没有,我就是想要出去找地方上个厕所?!?br />
    “是嘛,只是想要上个厕所吗?不是因为波叔有同伙吗?不是想要逃走吗?”

    波叔这话一出,凌瑶整个人浑身冷不住打冷颤,她先前的话对方全听见了,这说明波叔根本就没有走,而是就站在门口偷听。

    “瑶瑶,你很聪明,那么聪明的人就该知道现在要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才对自己有利?!?br />
    波叔的手朝着凌瑶头上摸去,凌瑶一个机灵连忙朝着后面撤退,只是很快便是被波叔给逼入了死角。

    “咳咳,波叔,你是不是忘了我的存在吗,就这么无视我真的好吗?”

    方铭不得不咳嗽出声提醒波叔,自己还在这地下室内。

    “小子,怪只怪你为何要这么重的好奇心,原本你是有机会离开的,不过你自己不走想要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下辈子投胎的时候,记得不要这么重的好奇心?!?br />
    波叔看向方铭的目光就跟看一个死人差不多。

    “我这人好奇心确实不小,不过眼下的情况好像对你来说不算有利吧,毕竟你上了年纪了,而我可是正当年啊,正要打起来,就怕你的老胳膊老腿闪了?!?br />
    听到方铭的话,凌瑶的心里的寒意要稍微减少一点,对啊,她和方铭都是年轻人,就算波叔有阴谋,自己这边人数还是占优势的。

    “还真是天真?!?br />
    波叔眼神中带着怜悯,“也罢,瑶瑶你没有见识到波叔的手段,估计也是不会和波叔合作的,那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br />
    波叔双手一拍,一道阴影出现在了地下室的门口,那是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巨大身影,足足有着三米多高,正是当初追击凌瑶的那道黑影。

    “师兄是被你杀死的!”

    看到这道黑影,凌瑶脸上露出仇恨的光芒,不过波叔只是笑笑不回答,随着他的手势变化,这道巨大的身影慢慢的变小,但最后变成了正常人的高度。

    “杀了他!”

    伯叔手指向方铭,下达了命令,黑影朝着方铭慢慢走来,每一步走出,都带着房间的轻微震动。

    “波叔,他和这事情没有关系,你放他走,我就把我父亲留下的线索告诉你?!?br />
    凌瑶在一旁开口,然后波叔只是冷笑,“瑶瑶,你恐怕还不明白情况,我根本不需要你给我线索,只要你在我手上,你父亲就会主动出现?!?br />
    “叫你不要跟着我,你偏偏不听?!?br />
    凌瑶神情有些着急,目光看向方铭,不过让她觉得诧异的是,从头到尾方铭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都这个时候还笑的出来,真的是脑子有坑?!?br />
    方铭不知道凌瑶心里的想法,就算是知道他也不会在意,目光看着朝着自己走来的这道身影,直到这身影离着自己有着一米的距离的时候,他才动了。

    轻飘飘的一掌拍出,波叔看到方铭的举动,脸上带着嘲讽的不屑之色,然而下一刻,他的眼瞳便是瞪大,脸上的表情变成了浓浓的不可思议之色。

    一掌排在了这黑影的胸前,这黑影就如同柳絮一般竟然直接是飘飞了起来,而后,撞倒在了地下室的墙壁上才停了下来。

    巨大的撞击声让得整个地下室都颤动了起来,波叔和凌瑶两人都呆滞在原地,一时之间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早就说过了,不要无视掉我,为什么就不听呢?”

    方铭拍了拍手,微微摇头,目光看向波叔,“你说放我离去多好,为何要将我留在这里呢?”

    波叔表情变得难看起来,“你是凌丰的人?”

    在波叔看来,方铭应该是凌瑶父亲所安排的人,就是过来?;ち柩?。

    方铭笑笑没有回答。

    “你认识我爸?”凌瑶也是朝着方铭问道。

    “不管你是什么来历,我现在给你机会离去,别以为你现在占据了上风,我背后的人不是你可以得罪的起的?!?br />
    “哎,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你说你先前要是好言好语请我离开,也许我就答应了,至于现在吗?”

    也不见方铭有什么举动,波叔的脸色突然出现了潮红色,再然后整个人便是浮空了起来,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现在,我想应该是我问你了?!?br />
    方铭走到波叔的跟前,没有理会一旁凌瑶已经是看傻的表情,直接是俯视着波叔。

    然而,波叔只是用怨恨的目光盯着方铭,一言不发。

    “嘴还挺硬,不过我想应该不是谁的嘴都像你这么硬?!?br />
    说完这句话后,方铭突然朝着门口看去,“进来吧,不必再躲藏了?!?br />
    门外没有回应,不过下一刻却是响起了急骤的脚步声,方铭眼角一挑,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便是消失在门口,等到再出现的时候,手上像拎小鸡一样拎着一个人。

    “师兄!”

    看到方铭手上拎着的人,凌瑶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师兄,你不是……我明白了,你们两是一起的,先前是演戏?!?br />
    凌瑶不傻,看到李海亮被方铭给抓进来的时候,一下子便是明白了。

    方铭将李海亮直接是仍在了地上,凌瑶是刚刚才看出来,但他早就是看出来了,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在街角的时候,他没有出手相助的原因。

    “你们谁愿意说呢,你们两个只有一人可以活下去?!?br />
    方铭目光看向波叔和李海亮,而李海亮和波叔两人因为角度的原因,眼神无法对视,沉默了三秒之后,李海亮开口了。

    “我说,不要杀我,我什么都说?!?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