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木大学校门口处!

    走出校门之后,凌瑶微微松了一口气,将自己的手从上方的手臂上拿下来,正要抬手叫一辆出租车,不过当她看到马路上的情况的时候,整个人又一次变得紧张起来。

    方铭的眼睛也是微微眯起,看着对面马路所出现了一顶轿子,一顶大红色的轿子就这么慢慢的朝着这边悬浮而来。

    “这……怎么会有轿子出现的?”

    凌瑶无法理解,一顶轿子是如何做到悬空漂浮的,最关键的是这轿子是如此的鲜艳,那抹红色看的人心悸,而且这轿子明显是冲着她来的。

    “该死的,竟然在门口也设了埋伏?!?br />
    凌瑶轻声骂了一句,不过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在她和方铭的耳边响起。

    “不用怕,这是幻象,闭上眼睛三秒再睁开?!?br />
    听到这声音,凌瑶犹豫了一下,随即闭上了眼睛,而等到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因为她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在校门口,还是在校园内,而且离着校门口还有一段距离。

    “这是怎么回事?”

    凌瑶疑惑不解,不过这时候,从旁边的林荫小道中突然走出了一道身影,那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波叔?”

    看到这位,凌瑶有些诧异开口,“波叔你怎么会在这里?”

    “什么都别说,有人想要把你抓走,我先带着你离开?!?br />
    被称为波叔的男子神色有些着急,“先前你着了他们的道,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其实就和鬼遮眼一样,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再详细跟你解释?!?br />
    “哦,好?!?br />
    凌瑶点了点头,跟着那波叔朝着校园内的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不过走了几步之后,凌瑶突然停下了脚步,目光看向身侧的方铭,“你可以走了?!?br />
    “怎么,利用完我了就要把我甩掉啊,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狈矫ψ趴聪蛄柩?,说道。

    “你这人有没有眼色,我这是为你好,刚你没看到吗,这事情不是你可以参与的,除非你不想活了?!?br />
    凌瑶没好气的白了方铭一眼,她先前是没有办法,想接方铭来脱身,而现在她是不想把方铭给牵扯进去,只是眼前这男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我这人就喜欢一些新鲜有趣的东西,你越是这么说我越是不走,除非你给我补偿,否则我就跟定你了?!?br />
    方铭也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凌瑶被方铭的表情给气笑了,“你要跟着就跟着吧,到时候倒霉了不要怪我?!?br />
    走在最前面的波叔很紧张,目光不时的望向四周,对于凌瑶和方铭之间的对话仿佛是没有听到,最后,带着凌瑶和方铭来到了校园的西大门前。

    “出了这里就安全了?!笨吹叫C磐庖黄?,波叔松了一口气,不过随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向凌瑶,问道。

    “瑶瑶,你父亲之所以会突然失踪是因为他所研究的项目得到了重大的突破,而项目的突破引起了许多人的觊觎,所以你父亲选择了失踪,因为他不能让这个科研成果落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手上?!?br />
    听到波叔的话,凌瑶脸上露出恍然大悟之色,“怪不得我爸会不告而别,原来是这样,那波叔你现在知道我爸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br />
    波叔摇了摇头,“你父亲离开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想一来是他不放心,二来他是怕连累到我们这些老朋友,因为一旦我们知道你父亲的下落的话,那些想要找到你父亲的人肯定是会找到我们的?!?br />
    “只是,你父亲却是低估了这些人的手段,他以为他不告诉任何人去向就可以了,但这些人丧心病狂至极,肯定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我估测他们会抓走你来威胁你父亲,现在果然是如我想的一样?!?br />
    “那怎么办,那我爸会不会有危险?”凌瑶神色有些着急,问道。

    “目前来看你父亲应该是没有被他们抓住,否则的话他们也就不会来找你了,不过你父亲只是一个搞科研的,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我们还是要尽快找到你父亲?!?br />
    凌瑶也是连忙点头,“可是,该去哪里找我爸呢?”

    这是一个难题,因为她父亲消失的时候没有留下一点讯息,而且因为她父亲是一个工作狂,有时候大半月都会睡在实验室而不回家,所以她知道自己父亲失踪的消息还是在学校来通知她的时候。

    “瑶瑶,你仔细想想,你父亲真的没有给你留下什么线索吗?”波叔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向凌瑶,“你父亲这次消失的无影无踪,很明显是经过了周密的计划的,绝对不是临时起意,按道理来说他应该会给你留下一点讯息的,好好想想?!?br />
    凌瑶陷入了沉吟,片刻之后眼睛一亮,说道:“我想起来了,我爸在失踪前送给了我一本书,一本国家地理杂志?!?br />
    “国家地理杂志?”波叔眼中也是有着亮光,“你父亲很有可能就是把线索留在了那本书内,那书放在了哪里?”

    “放在了教室里,因为今天下午和明天早上是在同一个教室上课,我直接是把书给留在了教室了?!绷柩鸬?。

    “教室是吧?!?br />
    波叔思考了片刻,“瑶瑶,你在这里等我,我现在去你的教室把那书给拿出来,然后我们一起去找你父亲?!?br />
    “好,那我在这里等波叔?!?br />
    凌瑶点了点头,而波叔立刻是朝着教学楼那边走去,看到波叔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凌瑶神情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快走,我们快点离开?!?br />
    “为什么,不是要等你那位波叔吗?”

    方铭有些诧异的看向凌瑶,凌瑶则是白了方铭一眼,“虽然我爸没有留下消失的线索,但是在我爸消失前一个礼拜,我爸跟我说过一句话?!?br />
    “什么话?”方铭好奇。

    “跟你有什么关系?”凌瑶瞪了方铭一眼,“我劝你现在还是自己离开,不然的话要是遇到什么危险可不别怪我没有提前跟你打招呼?!?br />
    “巧了,我这人最不怕的就是危险,而且我这人好奇心还特别的重?!?br />
    方铭微微一笑,已经是摆明了他的态度,那就是对这事情很感兴趣,不可能就这么离开的。

    “你不会是想打我的主意吧?”

    凌瑶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盯着方铭,似乎要看透方铭心里的想法,方铭莞尔一笑,反问道:“你觉得你比子瑜漂亮吗?”

    “你!”

    凌瑶眉毛一挑,很想对着方铭那讨厌的笑脸一巴掌拍下去,不过她心里也是有自知之明的,自己虽然长得也很不错,但是比起叶子瑜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谁知道呢,有的人就是喜欢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这不是你们男人的德性吗?”

    方铭没有回答,但他的态度已经是摆明了,他不会这么轻易离开。

    “随便你了?!?br />
    凌瑶没有再纠缠于这个问题,现在的她要快点逃离这学校,当下是朝着西大门跑去。

    方铭跟在凌瑶的身后,看着凌瑶的背影,眼中有着一抹精光闪过,下一刻也是抬脚跟上凌瑶的脚步。

    出了校园大门,凌瑶拦了一辆出租车,而方铭也是跟着后脚上了车。

    “师傅,快点走!”

    凌瑶催促司机开车,等到车子远离了校园,她才重重松了一口气。

    “到底去哪???”

    司机开了一段路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往左边开?!?br />
    凌瑶还没有开口,方铭突然朝着司机说道。

    “往左边开?”

    司机没有再说什么,将车子拐进了左边的街道,凌瑶瞪了方铭一眼,但却没有再开口,因为她现在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接着右转?!?br />
    方铭指挥着司机开车,司机也好说话,因为这附近都是繁华地段,他倒是不用担心什么,而且京城的治安也要远远超过其他地方。

    指挥着司机开了四五条街道,方铭的眸子突然眯了起来,目光凝视着前面,而那司机此刻也是一脚猛地踩下了刹车。

    “找死啊?!?br />
    司机破口大骂起来,凌瑶先前一直在思考着问题,没有注意车外的情况,此刻透过前面挡风玻璃看到车前的情况,俏眼瞪得老大。

    “是他!”

    在车子前,一位青年男子此刻正挥舞着双手示意车子停下,而后快速的朝着车门走来。

    “瑶瑶,快点开车门!”

    凌瑶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是将车门打开给走了下去,至于车钱,自然是要方铭来付了。

    “师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凌瑶看着眼前的青年男子,她几乎都有些认不出来了,这还是自己父亲的得意弟子吗,满脸络腮胡子,头发更是卷成一团,跟以往总是把自己打扮的一丝不苟的形象是天差地别。

    “你生日的时候老师不是送了你一个手机吗,那手机里面有一个特制的定位系统,我就是靠着这定位系统找到你的?!?br />
    男子回答,不过当他看到了随后下车的方铭,眼中出现了戒备之色,“这人是谁?”

    “路人甲?!绷柩戳朔矫谎?,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