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园内,二公子带着裘长老几人离开了。

    “看来我先前是多余的了?!?br />
    念瑶冰朝着方铭走去,迈着优雅的步伐,精致的容颜上挂着浅笑。

    “多谢念仙子?!?br />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不管这位念仙子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对方先前确实是想要帮自己一把。

    “我又没做什么,谢我干什么,如果真要谢我的话,那不如告诉我你的来历吧?!?br />
    念瑶冰看到方铭愣住了,抿嘴轻笑,“我跟你开玩笑的,不过让我知道你的名字总该可以了吧?!?br />
    “方铭?!?br />
    报出自己名字之后,方铭发现念瑶冰的神色微微一变,他这心里也是有些无奈,他很清楚,这位念仙子估计也是把他当成那修炼界方家的人了。

    在场的人都以为自己有背景,毕竟连那穆武都选择收手离开,而在修炼界方家又是那么的出名,怎么会不惹人遐想。

    “好名字,我叫念瑶冰,你可以称呼我为瑶瑶?!?br />
    念瑶冰在愣了一下之后也是回过神来,“看来你也是来参加那大会的了,不如我们一起结伴?”

    “不了?!?br />
    方铭直接是拒绝了,这又让围观的众人心里一阵发狂,这位竟然拒绝了念仙子的结伴邀请,这比拒绝二公子的招徕还让他们嫉妒。

    只是,嫉妒归嫉妒,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连二公子最终都选择了收手,可想而知眼前这位身后背景来历有多恐怖,绝对不是他们可以招惹的起的。

    念瑶冰也是有刹那的失神,显然没有想到方铭竟然会拒绝她,半响后才莞尔一笑,“那真是可惜了,到时候大会开始的时候再见?!?br />
    方铭没有说话,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大会,也不知道在哪里举办。

    “泽明兄,这里有一颗丹药,服下去应该对泽明兄的伤势有所帮助?!?br />
    念瑶冰又转身走向了邵泽明,拿出了一个玉瓶,从里面倒出了一颗药丸,一颗碧绿色散发着清香的药丸。

    “回春丹?!?br />
    “用十几种一甲子年份以上的珍贵药材炼制而成的丹药,可以说是疗伤圣药了,真正的有价无市,就是想买都买不到?!?br />
    围观的人群看到念瑶冰拿出的药丸一个个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如此珍贵的药材,念仙子说给就给了,实在是太大气了。

    “怪不得有人说,十大仙子当中,念仙子不是实力最强的,但绝对是最不能招惹的仙子之一,以念仙子的行事风格,不知道多少人受了她的恩惠,平日里感觉不出来,一旦念仙子遇到什么危险,或者振臂一呼,这些人肯定是会前来响应的?!?br />
    “是啊,广结缘,这样的人是谁也不愿意得罪的?!?br />
    邵泽明没有拒绝,因为他的伤势确实是需要这药丸,因为他要为不久的大会做准备。

    “多谢念仙子,此恩日后必有回报?!?br />
    接过药丸,邵泽明直接是服了下去,念瑶冰却是微微一笑,“泽明兄言重了,以泽明兄的天赋未来不可限量,我只是不想看到一位超级天才落下病根而已?!?br />
    念瑶冰送出了药丸之后,没有再久待,迈着莲花碎步袅袅离开。

    念瑶冰这一走,其他围观的人也没有热闹可看纷纷离开了,至于邵泽明在服用下药丸之后也是提着长剑离开。

    此刻,整个庄园擂台这里就剩下了方铭和陈家的人,以及吕智辰和张蔓。

    “前辈,稍等?!?br />
    不过方铭暂时没有心思理会陈家这边,而是喊住了迈着步伐朝着院门外走去的那位邋遢老者。

    “我再前院等你,解决完这里的事情先吧?!?br />
    邋遢老者似乎早就知道方铭会喊住他,朝着方铭一笑,而后转身朝着前院走去。

    得到了邋遢老者的肯定答复,方铭也没有急着追过去了,目光落在了擂台另外一边的吕智辰身上。

    灭门书,吕智辰拿自己的魂魄做的赌约,现在他输了,只要契约双方确定,那么吕智辰就将魂飞魄散。

    “陈师兄,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陈师兄能否答应?”方铭朝着陈汉生说道。

    陈汉生愣了一下,随即连忙答道:“方师弟,这一次你救了我们陈家,是我们整个陈家的救命恩人,不管是什么请求我都答应?!?br />
    对于陈汉生来说,方铭是他们陈家的救命恩人,别说是一个请求了,所有的请求他都答应。

    “我希望陈师兄可以放弃灭门书?!?br />
    听到方铭这个请求,陈汉生怔住,而另外一面的吕智辰也是抬起了头,用诧异的目光看向方铭。

    “冤冤相报何时了,既然陈家没有损失,那这一次的灭门书就此放弃?!?br />
    灭门书有一个很奇特的规则,那就是被挑战者如果胜出的话,可以选择放弃灭门书上的契约,当然这种情况很少存在,因为灭门书是生死之战,都涉及到了整个家门的生死,被挑战者赢了又怎么会放弃。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灭门书的这个特殊的规则很少有人知道,然而方铭却是清楚,而实际上在他代替陈家出战的时候他就已经是想好了这个结果。

    吕智辰,说白了也只是一个可怜人罢了,而且对方的行事风格都光明磊落,这样一个在风水上有着天赋的天才,方铭不忍心看到对方就这么魂飞魄散。

    陈汉生目光看了眼吕智辰,眼中有着复杂之色,而张蔓则是神情紧张的盯着陈汉生,生怕陈汉生说出拒绝的话来。

    至于吕智辰,则是嘴唇紧抿,一言不发。

    “既然方师弟开口了,我自然是答应的,只要他不再找我陈家麻烦?!背潞荷钪栈故谴鹩α?。

    方铭点头,目光看向了吕智辰,“吕兄,当年的恩怨我也是听说了,你父亲是因为在杀师日出去堪舆而遭受的反噬,实际上这怪不得陈师兄的身上,你的执念也该放下了?!?br />
    看到吕智辰依然是沉默不语,方铭微微叹了一口气,“吕兄,你我之前有过一面之缘,说实话我对吕兄你挺欣赏的,可这不代表我就能接受你的固执,我想,你的父亲在阴间也不想看到你为了他而搭上自己的魂魄?!?br />
    “想想你身边的这位女士吧,至少,你现在还有关心在乎你的人?!?br />
    方铭目光看向了张蔓,这个女人虽然自己不喜欢,但是她对吕智辰是真正的关心,先前穆武放弃吕智辰的时候,这女人脸上流露出来的着急之色不是假装的。

    “智辰哥,我们就答应他吧,你已经是尽力了,我相信吕伯伯在天之灵也不会怪你的?!?br />
    张蔓也是在一旁劝着,她是真的爱吕智辰,从小时候吕智辰来到她家的时候,她就爱上了这个只比她大三岁却沉默少言的男孩。

    吕智辰的表情变幻不定,许久之后,才抬头看向了方铭,“好,我答应你,从此以后我与陈家的恩怨一笔勾销?!?br />
    “吕兄想通了就好?!?br />
    方铭脸上也是露出了笑容,只要吕智辰放弃了,那事情就好办了。

    接下来的程序很简单,陈汉生和吕智辰各自滴血在一个碗内,而后陈汉生许诺放弃灭门书的惩罚,这灭门书便算是无效了。

    解决了灭门书的事情,吕智辰没有再待,带着张蔓直接是离开了。

    “陈师兄,你们就先回去吧,我这边还有点事情?!?br />
    听到方铭的话,陈汉生点了点头,因为他先前听到过方铭和那邋遢老者的对话,知道两人一会还要见面谈论一些事情,当下再三叮嘱方铭一定要到陈家一趟之后,带着陈家人便是离开了。

    庄园前院,当方铭来到这里的时候,邋遢老者正躺在椅子上悠闲着品茗,在老者的身侧,一位中年男子恭敬的站在那里。

    看到方铭走过来,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了笑容,“方少来了,鄙人是这庄园的主人郝建仁?!?br />
    “郝建仁?”

    听到这名字,方铭表情有些古怪,郝建仁也似乎是知道方铭在想什么,开着玩笑说道,“没办法,这名字是我爸取的,我也不想的?!?br />
    “郝先生,我可没这说……”

    “虚伪,心里这么想的说出来就是了,你师傅他老人家就是快人快语的人,怎么到你这里就变得这么虚伪了?!?br />
    邋遢老者突然开口打断了方铭的话,这让方铭表情变得有些尴尬,而郝建仁倒是习以为常,“师叔,方少,那我就不打扰你们谈话了,我先离开?!?br />
    听到郝建仁这话,方铭才知道原来这邋遢老者和郝建仁还有这样的关系。

    “前辈认识我师傅?”

    等到郝建仁走远,方铭开口问道。

    “废话,不认识你师傅我会出手帮你吗?而且这不是我第一次帮你了,当初在腾城要不是我老人家,你早就被人给下黑手了?!?br />
    腾城?

    方铭皱眉,不过很快便是想明白了什么,“前辈说的是黄家的事情?”

    “那黄鹏潜是四大公子中的三公子所培养的人,你废掉了黄鹏潜的气运,那三公子手下的人自然要找你报复,只不过被老夫给挡下罢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