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

    人群中央,吕智辰看到出现在门口的那道身影,眼瞳收缩了一下。

    同样的,门口处,方铭也是第一时间看到了吕智辰,他的表情和吕智辰一样,脸上都有着惊讶之色,很显然两人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相遇。

    “原来我的预感没有错,这么看来,陈师兄所说的那位风水师的儿子就是他了?!?br />
    方铭心里已经是有数了,目光转向陈汉生身上,脸上露出笑容,“陈师兄,我没来晚吧?!?br />
    陈汉生看着方铭,眼中有着意外,因为他没有想到方铭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说实话,他压根就没有想过方铭会出现,毕竟,他们陈家和方铭算不上有多大的关系。

    虽然师兄弟称呼,但是陈汉生自认换做他的话,恐怕不会过来,因为这一次的对手后面是站着一位可以契约灭门书的强者。

    “方师弟,你这……”

    陈汉生很想说你不该来的,不过人都来了他再说这话就有些矫情了,不过这一次对方的目标是他们陈家,这位方师弟倒也不会受到生命危险。

    “我说过了,等到这一天的时候我会来的?!?br />
    方铭微微一笑,朝着中央走去,目光落在了吕智辰身上,“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br />
    “是啊,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你和他竟然是师兄弟,只是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吕智辰看着方铭,对于陈家他调查的很清楚,陈家并不算一个真正的修炼家族,整个家族只有陈汉生算是修炼界的人,而关于陈汉生的师门来历也是模糊不清,按照他的推测,最大可能是陈汉生运气好得到了某位风水大师前辈留下来的笔记心得,而后自学成才。

    这种情况在修炼界并不少见,许多散修就是这样出现的,不过因为没有人教,哪怕是有前人留下的笔记心得,也会走不少的弯路,这就是为什么散修实力普遍不高的原因。

    也正是做出了这样的判断,所以当听到方铭是陈汉生的师弟的时候,吕智辰微微有些愣神,而同样愣神的还有在场其他对陈汉生了解的人。

    “我和陈师兄并不是一个师门的,只是师门长辈之间关系很好?!狈矫挥幸?,如实回答。

    “原来是这样,那这次你来是打算帮他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可以放下这恩怨,要是不行的话,我想说我会站在陈师兄那边?!?br />
    方铭摊了摊双手,他对吕智辰挺欣赏的,虽然两人之间只有一面之缘而且也没有说过几句话,但感观这东西就是这么的奇妙。

    “你觉得可能吗?”

    听到吕智辰的反问,方铭笑了,他知道吕智辰是不可能放弃的,当下没有在说话,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中间的茶桌。

    “狮子舞球,确实是一块风水宝地啊?!?br />
    方铭感叹了一句,听到他的话,在场的其他人都纷纷翻了一个白眼,这还用得着你来说,可以排进风水榜前百的地能差吗?

    “陈师兄,你这边可选好了风水地?”方铭看向陈汉生,开口询问道。

    “这……方师弟,这第一轮我陈家认输?!?br />
    “为什么要认输?”方铭疑惑追问。

    然而,方铭这话一出,在场的人却是用看白痴的目光看向方铭,尤其是颜海更是忍不住嘲讽开口,“为什么认输,那还不是因为没有找到比这风水更好的地?!?br />
    陈汉生老脸略红,不过方铭却是微微一笑,“如果陈师兄是没有找到风水地的话,我这里倒是有一块风水地,可以借陈师兄一用?!?br />
    听到方铭的话,陈汉生愣了一下,围观众人也同样如此,唯独吕智辰在听到方铭的话后,眼神中有着精光闪过。

    “哈哈哈!”

    一道刺耳的笑声突然传出,颜海放声大笑起来,“你有一块好的风水地,这是给陈家挑的墓地吗?”

    方铭脸上的笑容收敛,神情变得冰冷,眸子扫过,颜海被方铭的眼神看的呆滞了那么几秒,不过随即高昂着头,毫不示弱的顶了回去。

    “我有说错吗,你以为风水宝地是菜场的大白菜那么好找吗?还是你觉得你找到的风水地可以和狮子舞球相提并论?”

    陈汉生也是微微摇头,“方师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br />
    方铭没有回答陈汉生,而是朝着颜???,“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要不要打个赌,如果我拿出来的风水地赢了这一轮的比试,你该怎么办?”

    “你要是赢了,那我就从这里爬出去,但你要是没赢,你就从我胯下钻过去?!?br />
    “好?!?br />
    就在颜?;案账低甑南乱豢?,方铭便是直接答应了下来,速度之快让得颜海都愣住了。

    “有这么多同仁在这里,大家都可以作证,我相信你也不敢耍赖?!?br />
    方铭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而颜海身边的颜洪涛一双老眼深深看了方铭一眼,淡淡说道:“年轻人说话做事最好是有点分寸?!?br />
    “分寸吗?我这人还真有?!狈矫聪蜓蘸樘?,丝毫不在意对方的眼神压力,“这样吧,我给他一次机会,他现在可以选择不跟我赌,毕竟到时候他要是输了,丢的可是你们整个颜家的脸?!?br />
    “爷爷,让我和他赌,他是在虚张声势的?!?br />
    颜??聪蜃约旱囊?,而颜洪涛却是皱了下眉头,正常情况下他是不会答应的,因为一旦输了的话,那当着这么多的人他们颜家丢脸就丢大了。

    只是自己这孙子都已经这么说了,他要是不答应颜家同样也是丢脸,而且最关键的是,他这心中也不认为对方可以拿出比狮子舞球更好的风水地。

    “好,我颜家人就从来没有怕过,海儿好样的?!?br />
    颜洪涛最终还是答应了,听到他的话,人群又是一阵夸赞。

    “不愧是颜家,果然是霸气?!?br />
    “不过换做我也会答应,颜家那年轻人的话有道理,风水宝地又不是菜市场上的大白菜,哪里是那么好找的?!?br />
    在场的人都不觉得方铭可以拿出好的风水地,甚至也包括陈家人。

    “爸,咱们就让他代表……”

    “闭嘴?!?br />
    陈汉生瞪了自己儿子一眼,虽然他心中也不抱希望,但他手上确实是没有更好的风水地,而且这方师弟也是好意,那就由着他来吧。

    方铭没有再理会其他人,目光又落在了吕智辰的身上,直接是开口说道:“吕兄,我找的地,便是那朱雀盘卧之地?!?br />
    吕智辰听到方铭这话,神情愣了一下,如果说一开始他心里确实是有些担忧,那么现在他彻底放下心来了。

    “朱雀盘卧之地,如果你指的是山上湖泊那块地,那么这一次你输了?!?br />
    方铭嘴角上扬,“那可不一定?!?br />
    说完之后,方铭也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文件夹,只不过他没有把这照片给公示出来,而是将文件夹递给了吕智辰。

    吕智辰带着疑惑之色接过文件夹,打开之后从里面拿出了几张照片,一开始他的神情还算正常,脸上一直挂着笑容,然而,当看到第十五张照片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便是凝固住了,看到第三十张的时候,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一共四十五张照片,看完之后吕智辰没有开口,而是闭上了眼睛,眉头不时皱起,似乎是在思考什么问题。

    看到吕智辰的表情变化,在场的人心里全都充满了好奇,他们好想知道这些照片都拍的是什么,竟然可以让找出了狮子舞球这种风水地的人都皱眉。

    “爷爷,也许他真的能赢?!?br />
    陈心怡攥起了粉拳,脸上有着期待之色,而陈汉生此刻神情也是有些紧张,如果说一开始他不报任何希望,倒是看到吕智辰这表情变化,他心中也是升起了一缕希望。

    相反的,颜家那边众人的表情便是变得紧张起来,尤其是颜海,因为这将关系到他的赌约。

    方铭带着淡淡笑意看着吕智辰,许久之后,吕智辰睁开了双眼,目光凝视着方铭,“以奇门遁甲之方位我可以理解,但是那圈是怎么个说法?”

    “天下飞禽尽出凤凰,凤凰为飞禽之祖,而火凤有涅槃重生之说,九死而涅槃,朱雀次之,六次盘卧?!?br />
    “如何激发?”

    “以寅水为引,配合东南之火,修建一条风水桥,十倍催发……”

    吕智辰没有再询问,显然是在消化方铭的答案,半响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落寞,抬头看向方铭,“你赢了?!?br />
    你赢了!

    吕智辰这句话说出口,现场一片哗然,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可思议之色,他们没有想到最后竟然结局竟然真的翻转了。

    陈家人的表情变得激动不已,哪怕是陈汉生身躯也是微微颤栗,原本他都做好了认输的准备了,却没有想到最后这位方师弟竟然真的给赢了。

    “这不可能的,你们两是串通好的吧,你们两个说的那么神秘,我不信?!?br />
    颜??诹?,这个结果他无法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