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茶楼!

    一片冷清,因为早在两天前,茶楼的所有服务员便是离开了,虽然他们不明白老板为什么要关掉茶楼,但是拿着三倍的薪水离开,这些服务员也都没有什么怨言。

    陈家茶楼关门了三天,然而今天一大早,茶楼的大门又一次打开了,而且,陈家人全都出现在了茶楼内。

    陈家所有人的表情都非常凝重,因为他们知道今天对他们陈家来说意味着什么,将关系到他们整个陈家的生死存亡。

    “都干什么,这么垂头丧气的,我们陈家还没有输,再说就算是输了,那我们陈家也认命,就算是死也要死的有尊严?!?br />
    陈汉生看着自己的子女后代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模样,脸上有着恨铁不成钢之色,唯独最后落在孙女陈心怡的身上的时候,老眼之中才有欣慰神色。

    自己这些后代当中,就唯独心怡最有天赋,而且各方面都是极佳,培养下去假以时日必然会超过自己。

    只是……

    陈汉生脸上露出遗憾和愧疚之色,如果说陈家人这一次真的难逃一劫,那么他最觉得遗憾和对不起的就是自己这孙女。

    “爸,江叔说他今天有事情来不了了?!?br />
    “李伯伯说他身体不舒服,今天去医院检查了?!?br />
    ……

    “这些混蛋,以前遇到麻烦的时候都找咱们陈家帮忙,哪一次我们不是尽心尽力的帮助他们,可现在咱们陈家有难了,竟然一个个袖手旁观?!?br />
    陈大钊破口大骂,不过陈汉生表情没有多少变化,夫妻本身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连夫妻都如此,更何况是所谓的朋友。

    这一次陈家遭此大劫,这些所谓的朋友全都选择袖手旁观或者是直接闭门不见,一点也不出乎他的意料。

    当然他也可以理解,如果换做是他的朋友面对着这一次这么强大的敌人,为了自己的家族,他也会选择明哲保身。

    半个小时过去,茶楼没有一个人踏入进来。

    上午九点,几辆豪车突然停在了茶楼门口,看到这几辆豪车出现,陈家人一个个脸上带着愤怒之色,因为他们知道敌人到来了。

    第一辆车子上,下来了两位老者和一男一女两位年轻人,年轻男子穿着一身白衣,从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丧服一样,简单而又朴实。

    在这四人下来之后,后面的车子也是下来了十几位,男男女女,不过大部分都是中年年纪。

    “开门,迎客!”

    陈汉生的目光落在白衣青年男子身上,老眼收缩了一下,下一刻沉声吩咐道。

    输人不输阵,他们陈家就算是要被灭门,那也要输的有尊严有气魄。

    陈家人将茶楼大门给彻底推开,陈汉生当先站在了门口,“陈汉生代表陈家欢迎各位同仁的到来?!?br />
    来的人,都是修炼界之人。

    这些人,有一半陈汉生以往都见过,甚至不少以前都对他一口一个陈前辈、陈前辈的喊着,然而现在却是站在了对立面。

    看着陈汉生的目光扫过来,这些人当中不少人都低下了头,眼神闪烁不敢跟陈汉生对视,不过他们这心里也是无奈,这一次陈家的对手来头太大了,他们不得不跟着来捧场。

    “蔓蔓?!?br />
    白衣青年男子朝着身边的女子喊了一声,女子点了点头,从车厢内捧出了一个盒子,一个骨灰盒。

    看到这骨灰盒,陈汉生脸上也是露出复杂之色,但却一句话没说,只是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白衣青年男子一马当先走进了茶楼内,其他人也就跟着鱼贯而入。

    茶楼大厅很大,白衣青年进来之后,直接是将骨灰盒给放在了最上方摆放神位的地方,那里原来供奉着一尊观音菩萨。

    “太过分了,搞的这里是他家一样?!?br />
    陈家人怒视着白衣青年男子,就要开口但却被陈汉生给阻止住了,“死者为大?!?br />
    骨灰盒放好,白衣青年男子还点了三支禅香,不过陈汉生此刻也是走上前,“我也给吕兄上支香?!?br />
    吕智辰看了眼陈汉生,冷冷说道:“不用了?!?br />
    “不需要你在这里假惺惺,这一次我们就是来报仇的?!?br />
    被称作蔓蔓的年轻女子怒视着陈汉生,如果当初吕伯伯没有死,智辰哥这些年来又怎么会吃那么多年的苦,想到智辰哥这些年所承受的痛苦,她便是恨死了陈家人。

    陈汉生没有强求,而此刻,茶楼门口不断有人走进来,这些人穿着打扮都是以中式为主,短短一个小时,茶楼大厅便是汇聚了接近百人。

    “感谢诸位同仁的到来,如果我陈家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大家见谅?!?br />
    陈汉生抱拳看向人群,他的态度和气量也是让得前来的人露出钦佩之色,面对着灭门之难还能保持这样的气度,这些人自认不如。

    “可惜了,如果陈家这一次的对上的后面不是有哪位撑腰,我还真想站在陈家这边?!?br />
    “是啊,陈老爷子为人不错,只能说天命弄人?!?br />
    ……

    人群有人小声议论,不过当站在吕智辰身边的一位老者轻哼了一声,这些声音便是集体消失。

    这位老者身份不一般,乃是人级后期的强者,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得罪的起的。

    “好热闹,看来老夫等人没来晚?!?br />
    门外,传来动静,众人回头,当看到出现在门口之人胸口处所绣的梅花图案,一个个脸上露出惊容,纷纷让开了道路。

    “梅花派的人来了?!?br />
    有人认出了这几位的身份,梅花派的人,而且领头的那位老者还是梅花派的长老。

    梅花派是修炼界中的一个中等门派,在整个修炼界实力算是不差了,至少在场的大部分都是家族散修,所以对于他们来说,门派就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裘兄,风采依旧啊?!?br />
    “哈哈,钱兄别来无恙?!?br />
    梅花派的这位裘长老和吕智辰身边的老者打着招呼,至于其他人他只是随便扫了一眼。

    “这位就是二公子所看中的那位吧,果然是不错?!?br />
    最终,这位裘长老目光落在吕智辰身上,吕智辰朝着对方微微点头,一位门派长老能够前来站台,他心里很清楚,这不是他的面子,而是二公子的面子。

    “这么热闹的事情怎么能少了我呢?”

    又一道爽朗的声音从门口出来,一位驼背老者出现在了那里,不过看到这老者,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没有一个人敢因为对方驼背而面带嘲讽。

    “老驼子,你竟然也来了?”

    吕智辰身边的老者和梅花派的裘长老看到驼背老者的时候眼中也都有着惊讶之色,最后,开口的是这位裘长老。

    “老头子我刚好路过这里,就过来看个热闹,你们不会不欢迎吧?!?br />
    “老驼子你这话说的,早知道你要来,我先前就该把孙兄也喊上,他可是很想念你?!?br />
    这几位老者互相交谈着,在场其他人没有一位敢开口打断,因为他们知道这三位和他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家可是人级后期的强者,他们只能是乖乖听着。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不敢打断的。

    “几位前辈,今天是我陈家灭门书之战,你们不觉得这样有些喧宾夺主了?!?br />
    陈心怡开口了,她这话一说出口,在场所有人目光都看向了她,一个个脸上带着惊讶之色,这小女娃胆子不小,竟然敢打断这三位大佬的交谈。

    “呵,老夫活这么久,还没有人敢打断老夫的谈话?!?br />
    被称为老驼子的驼背老者目光如电射向陈心怡,不过陈心怡毫不畏惧与对方对视。

    在陈心怡的心中,委曲求全也是改变不了陈家的结局,那她们陈家还有什么可怕的?最坏不过一死罢了。

    “没大没小,前辈们说话,有你插嘴的地方吗,你们陈家人果然是没有教养?!?br />
    张蔓开口,在看到陈心怡的时候,她的眼中有着嫉妒之色,陈心怡的容貌要在她之上,这让她心里极其的不服气,所以才特意这么挑拨,就是想要这几位前辈能够出手惩治下陈心怡。

    “教养,那也要看对谁了?!背滦拟苯邮嵌チ嘶厝?。

    “你……”

    “蔓蔓?!?br />
    吕智辰开口喝止住了张蔓,眸子盯着陈心怡看了一眼,随后朝着驼背老者等人说道:“感谢几位前辈能够前来,这一次是我吕家和陈家之间的恩怨,还希望几位前辈能够在一旁观看?!?br />
    驼背老者略带深意看了吕智辰一眼,他刚确实是有出手的想法,一来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威望,二来也是打击下陈家,顺便卖二公子一个人情。

    说实话,他之所以会过来,就是看在二公子的面子上,否则的话,一个陈家那么小的家族哪里能够引起他的兴趣。

    然而吕智辰这话开口,让得他想要出手都找不到理由,当下冷哼了一声便是没再说什么。

    “按照生死书的约定,开始第一场吧?!?br />
    吕智辰没有再废话,陈汉生同样点头,两个人同时拿出了生死书,一白一红两份文书,吕智辰拿的是红色的,陈汉生是拿着白色的,两人同时将文书给放到了一个火盆内,而后点燃烧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