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的夜晚。

    方铭和韩乔乔两人走在夜灯之下,在两人的身后,老黄不紧不慢的跟着,不时的窜入旁边的草丛,而后提起后腿,留下风骚的痕迹。

    “方铭,杀狗会遭到报应,那我记得有一个地方还有狗肉节,每天都要杀死那么多的狗,是不是也会遭到报应啊?!?br />
    韩乔乔刚刚接到秦素素的电话,电话里秦素素说她的二哥在医院接受治疗,虽然没有再抽搐和吐白沫了,不过整个人变得癫狂,医生说很可能是得了狂犬病了。

    “报应,多少会有一点,但不能和秦松的情况相提并论?!狈矫篮乔腔袄锏囊馑?,实际上他也在网上看到过关于某地狗肉节的讨论。

    “有些地方那是民俗,传承了许多年了,而且那里大部分养的狗都是肉狗,这些肉狗本来就是拿来食用的,倒是不会遭到什么报应?!?br />
    “为了维持生活而杀生本来就符合天道规则,这是不可避免的?!?br />
    方铭微微一笑,他想起了一则新闻,说一个爱狗人士跑到那地方买下来了要被宰杀的一千多条狗,许多人赞扬这是一个大的善举。

    可后面,这一千多条狗全都变成了流浪狗,因为要养一千条狗需要一个非常大的狗场,除此之外光是狗粮也都是一笔巨大的开销,那位爱狗人士最后将这些狗给抛弃了。

    “不要为了口舌之欲而过度的杀生就可以了,但我们人也要活着也要生存,也不能矫枉过正?!?br />
    “有句诗叫做:劝君莫食三月鲫,万千鱼仔在腹中。劝君莫打三春鸟,子在巢中待母归。劝君莫食三春蛙,百千生命在腹中?!?br />
    听到方铭的话,韩乔乔点了点小脑袋,表示明白了。

    “咯叽?!?br />
    一只黑鸟突然出现在了方铭的头顶上空,咯叽咯叽的不停拍打着翅膀。

    “好丑的鸟,方铭你小心被鸟屎给落中?!?br />
    韩乔乔嫌弃的看了眼头顶上方的黑鸟,黑不溜秋的确实不受女孩子喜欢。

    “呃……”

    方铭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因为他知道小黑这时候飞来是干什么,这是喊他回家修炼了。

    因为只有自己修炼,小黑才能够吸收星辰之力。

    自从上次带小黑来到魔都之后,白天方铭都不知道小黑去哪里了,可只要每天晚上修炼的时候,小黑就会来到自己身边,然后吸收自己周身散发出来的星辉之力。

    正常情况这是到了自己修炼的时候了,所以小黑看到自己没有回去才会出来找自己,不过对于小黑怎么会找得到自己,方铭也是有些好奇,难道小黑在自己身上留了记号?

    似乎,也只有这种可能能够解释了,想到这点方铭就觉得有些亏了,因为他根本找不到小黑。

    当然了,也只是心里开个玩笑,小黑和他签订契约这本身就是他赚了,因为他可以吸收大地之气,这是什么都换不来的。

    “咳咳,这是我的朋友,它叫小黑?!?br />
    方铭解释了一句,韩乔乔看着头上盘旋的小黑,脸上露出无语的表情,“方铭,你竟然还养鸟,你这才多大啊,就染上了八旗子弟老京城那一批人的习性?!?br />
    韩乔乔作为一个明星,被许多有钱的公子哥追过,其中不乏京城中那些满清遗族,这类公子哥为了显摆,带她去看他们所养的一些鸟啊、鹰啊之类的宠物,看的她是一个劲的翻白眼,这就是玩物丧志的典型。

    所以听到方铭说小黑是他的朋友,韩乔乔便是想当然的以为这是方铭养的鸟了。

    “方铭,不是我说你,你现在还年轻,虽然有些本事,但依然是要奋进,不然的话你到时候那什么去娶子瑜,玩物丧志是要不得的?!?br />
    方铭哑然,只得跟着答道:“乔乔姐说的对,是我错了,强国目标还没有实现,我应该努力奋进,为祖国的现代化建设作出贡献,为强国梦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为提高民族精神文化建设而努力,多宣传正能量?!?br />
    “贫?!焙乔前琢朔矫谎?。

    “这还真不是贫,这是我心中的梦想?!?br />
    “你的梦想,为什么?”

    “因为红眼病的人太多,必须要表示自己出自己的态度,免得哪天遇到和谐神兽出手?!?br />
    “和谐神兽是什么东西?”

    “一种很厉害的神兽,传闻是华夏第一神兽,一旦出手,普天之下无人可敌?!?br />
    ……

    最终,方铭送韩乔乔到了小区门口,而他自己没有打车,而是慢慢的朝着回家的路走去。

    小黑似乎是飞累了,落在了方铭的肩膀上,老黄在后面跟着,一人、一鸟、一狗的影子在灯光下被拖的老长。

    ……

    接下来的几天,方铭又回到了清门山,因为清门山的施工已经完成了,一切都按照他所设计的施工,毕竟,这关系到胡家人的未来,胡符等人是一直都盯着。

    此刻的清门山顶的湖泊已经是彻底改样了,在湖泊之外有着一个椭圆形的石柱平台,这个平台将中间的小山林给包围着。

    当然,这平台是镂空的,一共是有六圈,一圈比一圈小,每一圈之间都是隔空的,有着三米左右的宽度。

    当然,这六圈之间也有着一条两米多长的石板给连接着,只不过每一圈链接的石板位置都不一样,所以从远远看去错综复杂,就好像一个八卦一样。

    同样的,山林也是出现了变化,所有树木都被休整过,原本茂密的山林变成了整齐有序,有一半的树木都被拔掉了,没错,是连根拔掉。

    而这些拔掉了树木的坑也没浪费,每一个坑都雕刻了一只鸟的雕像,从雕到麻雀,一共是雕刻了八十一个雕塑。

    就好像,这八十一鸟全都在这坑里做了一个鸟窝一样。

    在树林的中间位置,则是有一个已经挖好的墓穴,这墓穴的位置便是胡家五爷爷准备下葬的地方。

    一切都准备好了,现在只等下葬的时刻了。

    不过,方铭并没有打算现在就下葬,因为他要等到一个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