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场前面,几位工匠继续施工,没一会这面菱形镜子便是被固定了起来。

    “方铭,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秦素素看到菱形镜子固定好,开口询问,因为此刻她父亲还有她二哥都在边上开着,这时候可不能出现差错。

    “等?!?br />
    方铭给了秦素素一个回答。

    然而,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

    当半个小时过去之后,一旁的秦松忍不住了,“爸,这小子就是个骗子,你看我们站在这里都半个小时了,他没有一点动静?!?br />
    “无计可施了,拖延时间罢了?!?br />
    赵康也是在一旁跟着开口,两人的话让得秦老爷子老脸皱了一下,半个小时,也是他的养气极限了。

    秦素素看到自己父亲皱眉心里一紧,因为她知道自己父亲这表情说明耐心已经是到了极限了。

    “方铭……”

    看到方铭只是静静站在那里,秦素素刚开口,可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爸,咱们不能就这么在这里耗吧?!鼻厮煽聪蚯乩弦游实?。

    “可以了,这场闹剧也该结束了?!?br />
    秦老爷子开口了,他这话一出口,秦松脸上露出喜色,老爷子以闹剧来形容,那就说明老爷子对妹妹已经是失望了,这一的继承权非她莫属了。

    “爸,再等等吧,方铭他……”秦素素不甘心。

    “妹妹,你怎么还看不明白,你完全就是被骗了,说实话你这么容易被骗,如果到时候让你掌管整个公司,那公司离着倒闭就不远了?!?br />
    秦松面带嘲讽,秦素素正要反驳,然而就在这时候,迎面马路却是有着一阵风吹了过来。

    这风不大,不过,一直静静站立的方铭在感受到这股风的眼神,眼神却是微微一亮,而后,几步走到了那菱形镜子前。

    方铭站在菱形镜子前,右脚微微抖动,以一种不断加快的频率在跺脚,只不过因为有镜子挡住了视线,所以那边秦松几人并不能看到。

    那边,秦素素和秦松也是停了了争吵,看到方铭终于动了,秦素素脸上露出喜色,而秦松在怔住几秒之后,目光看向赵康,看到赵康给他的安慰眼神,这才放下心来。

    方铭目光注视着菱形镜子,他让秦素素等,并不是故意拖延时间,因为他确实是在等,等这一阵风到来。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这风并不是真风,而是来自于对面的路冲煞气。

    方铭跺脚的速度越来越快,犹如骤雨般一样,而随着方铭的跺脚,这风是越来越大,吹得附近广告牌都哗哗作响。

    “怎么回事,起大风要下雨了?爸,咱们先进去吧?!?br />
    秦松感受到狂风,一脸的纳闷,明明现在还是开着太阳,怎么就突然刮起这么大的风了,也没见变天啊。

    几人当中,唯独赵康脸色变了,因为赵康是一个风水师,而且是有真本事的风水师,所以在这一刻他明白这风是怎么来的。

    “路冲煞气,他是疯了,竟然引路冲煞气?!?br />
    赵康呢喃自语,风水煞气大家都是避之不及的,没有哪个风水师会引动煞气过来,不过这样也好,反正这商场的风水好不好对他来说什么,他只是拿钱办事而已。

    而且,按照他的预计,这商场经过他的布局日后也是会倒闭,现在煞气引来,也不过是加快了倒闭的时间罢了。

    呼!

    狂风越来越大,到后面秦老爷子等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

    “爸,咱们先进入商场?!?br />
    秦素素连忙扶着秦老爷子,就要朝着商场走去,在场的众人当中,唯一还能够睁开眼睛的只有那赵大师。

    “他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赵康眼中有着浓浓的震撼之色,整个路冲煞气被提升了十倍不止,这种煞气之恐怖,可以直接将这商场的气场给完全毁掉。

    最关键的是赵康不得不承认,就算是他也无法在短短的时间将煞气给增加十倍,否则的话他又何必这么麻烦要借用狗血来催阴符来激发阴气的报复。

    到了这一刻,赵康已经是不敢小觑方铭了,而且直觉告诉他,这一次他可能是错了。

    “还不够!”

    感受着路冲煞气,方铭轻语了一句,他要做的其实和赵康的布置差不多,赵康是利用阴气的报复来毁掉这商场的风水,而他要做的就是利用路冲煞气来毁掉现在的商场气场。

    既然这商场的风水已经是坏掉了,那就彻底的毁掉它。

    不破不立,破后重生。

    这才是方铭真正的计划。

    砰!

    方铭右脚重重一跺,不要小看他这跺脚,他这每一脚都是跟在了路冲煞气的频率上,这一脚的作用可以不断的提升煞气。

    频率,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因为这世上所有的东西都存在一个频率,就比如当声音达到某个频率之后可以震碎玻璃杯。

    频率,是通过震动产生的,而对于方铭来说,他通过震动来影响到路冲煞气,因为煞气也是一种气场,也同样是存在着频率。

    实际上声音达到一定的频率可以震碎玻璃杯,靠的就是震动来影响到气场,而这气场发生改变压碎了玻璃杯。

    古代有轻功水上漂,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实际上这就是那些轻功高手找到了水的频率,出脚的速度达到了水的频率,从而激发了水的气场与自身的气场达到了平衡,就不会掉落下去。

    当然方铭曾经听自己师傅说过,有强大的风水师一脚跺下,海浪丛生,巨浪滔天,同样也是因为如此。

    十倍,十二倍,十三倍……

    当路冲煞气达到了十五倍的时候,方铭的表情也是变得微微有些吃力起来,十五倍的频率超不多是他所能够达到的极限了,再往下去,每一次跺脚都要耗费他大量的巫力。

    “十五倍还不够,不过好在我还有后手?!?br />
    方铭没有再继续跺脚,煞气被他激发到了十五倍已经是到了极限了,不过,十五倍已经是极其恐怖了,至少此刻商场大门前除了方铭之外是没有任何人了,就连韩乔乔也是在方铭提前叮嘱下进入到了商场里面。

    那赵康一开始还凭仗着自己是风水师站在外面,不过当十五倍煞气来袭的时候,他也是扛不住了,胡子都被吹飞了一半,身上的衣服直接是裂开了,露出了个干瘪瘪的上半身,疼的捂住自己的下巴慌乱的跑入商场。

    “赵大师,你没事吧?!?br />
    秦老爷子看到赵康的惨样,嘴角抽搐了一下,赵康此刻羞愧的想要找一个地缝给钻下去,堂堂风水师竟然裸着上身,这简直就是耻辱。

    “阿松,还不把你的衣服脱下来给大师披上?!?br />
    秦老爷子看了眼秦松,秦松“啊”了一声,这大夏天的他就穿了一件短袖,让他把衣服给赵大师,那不就是意味着他自己要裸着上身吗?

    “啊什么,还不快!”

    看到自家老爷子瞪眼,秦松只得悻悻的脱下上衣,不过好在的是,商场里面有服装店,他示意工作人员给他买一件过来。

    “赵大师,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会起这么大的风?”等到赵康穿上衣服,秦老爷子好奇问道。

    “这人疯了,他竟然调动路冲煞气,而且还将煞气提升了十几倍,这是想要毁掉这商场,秦老板赶快阻止他?!?br />
    赵康一脸怒气的回答,不过秦老爷子并没有立刻表态,而是老眼看向了门外,此刻在商场大门外,只有方铭一人站立在那里,外面狂风呼啸,然而方铭连衣袂都没有飘动。

    “爸,方铭不可能毁掉商场的,他是我很好的朋友,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鼻厮厮亓Ρ缃獾?。

    秦老爷子什么都没说,半响后突然朝着赵康问道:“赵大师,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

    “做到什么?”赵康没有反应过来,问道。

    “就是像那位一样,调动这么多倍的煞气?!?br />
    听到秦老爷子这话,赵康愣住了,半响后才沉着脸答道:“老夫才不会去做这种事情?!?br />
    秦老爷子笑了,没有再问了,实际上再问出这个问题之前他心中已经是有了答案了,作为一位沉浮商场几十年的人,他心中有着自己的判断。

    狂风之中,赵康连衣服都没保住,而那位年轻人却岿然不动,这本身就已经是能够说明问题了。

    这个时候的秦老爷子是不可能阻止方铭的,因为在他的心中已经是笃定了,那位年轻人虽然年纪轻,但本事应该在这位赵大师之上。

    实际上,秦素素兄妹三人并不知道,秦老爷子立下这个考核,不是真的要看他们的经商天赋,企业做到了眼下这程度,掌舵人需要的不是经商天赋,要的是人脉和手段。

    他就是想要看看自己的三个子女的人脉和手段,至于经商天赋,只要有钱,什么样的精英挖不过来,职业经理人太多了。

    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人才,秦老爷子要看的是自己儿女对于人才的维护和管理。

    PS:看到章节名后面的第一更了吗,你们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