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湖泊离开,然而当方铭和胡符来到清门山脚下的时候,却是发现这里汇聚了不少人,拦住了想要进山的挖掘机。

    “发生什么事情了?”

    胡符诧异,就朝着那边走去,方铭跟在后面,他的听力要比胡符好上许多,所以听到了那边的争吵,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告诉你们,不管你们的老板是谁,这山你们都不能动?!?br />
    “没错,这是我们清河村的山,祖祖辈辈这山就没有人动过,谁要动这山我们就和谁急!”

    在几辆挖机前,许多村民围住了挖机的去路,其中一位中年男子一脸怒气的喊道。

    “他们搞定了政府,但我们不答应,这山关系到我们清河村的风水龙脉,要是被破坏了,咱们整个清河村都要遭殃?!?br />
    听到这话,许多村民脸上都露出了愤怒之色。

    “说什么呢!”

    胡符走近,听到这话后,眉头一皱,“你们这是干什么,清门山的开发是市里和区里乃至于你们镇上都同意的?!?br />
    “那些当官的同意了,我们可以没有同意?!敝心昴凶右换邮?,怒视着胡符。

    “你们……这清门山的开发弄好了,你们也是跟着收益的啊,到时候有游客过来,你们也可以搞个农家乐招待,不比现在好吗?”

    胡符有些无奈了,这些村民还真是短见啊,一个旅游景点可以给他们带来多少的收入,不说别的,来这里旅游的人总要吃的吧,到时候这些村民搞个农家乐,价格比上面便宜一点不还是有些收入。

    就算这个不算,项目开发需要工人,如果村子里的人不想出去打工,可以来打短工,另外项目开发后需要人维护和清扫卫生,这些工作自然是村子里的人优先的。

    虽然钱不是很多,但是对于那些四五十岁的村里妇女来说,他们不会出去打工,总比守着一亩三分地赚的多。

    “大家不要听他乱说,商人都是黑心的,现在说的好,到时候真的开发好了,他什么都不会兑现的,什么工作什么农家乐,这些都是假的,但我们的山被破坏了是真的?!?br />
    胡符被气乐了,他也看明白了,这些人是故意的,也就是所谓的村霸了。

    村霸,一般是一个村子里势力最大的一个家族,因为人多拳头大,所以平日里在村子里横行霸道惯了,而且对于村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想要沾点便宜。

    村霸,存在于国内任何一个山村,在山村,有时候法律真的不是很适用,靠的就是拳头,谁家男丁多,谁家拳头大,谁就是一霸。

    原因很简单,村里乡邻之间打个架,就算是派出所也不好管,抓进去,关个一两天又放出来了,根本就不算什么,而对于被打的村民来说,他就会成为村子里的笑料,很长时间都抬不起头来。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农村乡下重男轻女的现象很严重,许多贫困的人更是要拼命的想要生儿子,为的就是在村子里以后不用受气。

    “那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胡符直接问道,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些人会怎么个狮子大开口。

    “很简单,开发的工程要给我们村子里的人承包,另外还要补偿村子里一笔钱,只有这样我们才让你开发?!?br />
    葛老七终于是说出了目的,作为一个村霸,他还是有自己的消息来源的,知道清门山开发权被人给买去了,而且他也打听了一下买主,同市另外一个镇的胡家,实力不算多么的强大,所以他便是萌生了敲诈一笔的念头。

    一个旅游景点开发项目,工程最起码也是几千万的,他要是承包下来,然后再分包出去,或者是把承包权给卖掉,少说也可以赚个几十上百万的。

    所以,他这才带着家族里的人过来闹事,至于说要补偿款,那是为了煽动其他村民一起加入进来,只要整个村子都团结到一起,就算是政府来了,也只能是来跟他们谈判。

    普通人怕政府,但是他们这些村霸可不怕,因为他们很了解政府的办事风格,那就是求稳。

    “给你们承包?”

    胡符冷笑,要真是答应的话,那就是一个豆腐渣工程了,要知道,这一次他们胡家可是把所有身家都投进来了,而且这还关系到他们五爷爷的风水,怎么可能会答应。

    “想都不要想,我们有政府的签订的协议,你们拦在这里属于违法行为,信不信我报警抓你们!”

    “哎呦,听到没有,这就是资本家的话,人家根本就没有打算给我们村子补偿,我倒是不信了,我看警察怎么来抓我们?”

    葛老七振臂一呼,他身后一个年轻人直接是挥舞起一根铁棒朝着前面的挖掘机给砸了下去。

    “打死这些黑心的资本家,让他们滚出我们村子?!?br />
    许多村民被煽动起来,大部分都是葛家人,但也有其他家的村民,这些村民也不全是傻子,但他们甘愿给葛家当枪使,因为他们也想着沾点便宜。

    对于村民们来说,他们没读过多少书,不知道一个旅游景点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只看到眼前,那就是想要得到补偿。

    “你们!”

    胡符被葛家这些人给围着,心里也是有些发颤,要是这些人真的冲动起来揍他一顿,他都没处说理去,就算警察来了也没有啥办法。

    “还真是一群愚民啊?!?br />
    一道声音传来,声音不大但却清楚的传到每一个村民的耳中,这些村民纷纷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结果便是看到方铭一步一步朝着这边走来。

    “方先生,这些村民愚昧无知,您先离开?”

    有太多外人在,胡符没有称呼方铭为大师,他怕方铭被这些村民给围攻,所以开口提醒道。

    “走,哪里都不能走,今天不给个交代,我们就砸车!”

    葛老七眼珠子转动,从胡符的话让得他听出眼前这年轻人的身份似乎更加的尊贵,那他就更不让放走了。

    “没事?!?br />
    方铭给了胡符一个放心的眼神,目光落在葛老七的身上,而葛老七毫不畏惧的瞪视回去,“看什么,告诉你,我们虽然穷,命贱,但你们的命也只有一条,你们要是敢强上项目,我们就敢和你们拼老命?!?br />
    听到葛老七这话,方铭笑了,笑的很开心,下一刻,没有任何预料的,一脚突然踹出,葛老七措不及防,整个人被方铭给踹出去了三米外,撞倒了好几位村民这才停了下来。

    “打人了,有人打人了,大家上!”

    葛老七被打,葛家人群雄激愤,只是,除了葛家人之外,其他人村民反倒是不闹了,因为他们被方铭给震住了。

    这些村民本来胆子就不大,平日里就是老实巴交的人,这一次会来闹事也是跟着葛老七来的,看到葛老七被打自然一瞬间就胆子小了。

    葛家其他人想要冲上来,然而,当他们被方铭的眼神扫过之后,一个个都停下来动作,因为方铭的眼神让得他们感到恐惧,那眼神让他们心里发寒。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葛老七发现自己家人都不动,一边捂着肚子站起来,脸上带着疑惑之色,正要开口说话,然而当他的目光和方铭对视之后,眼神颤动了一下,嘴里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一段话。

    “我是想敲诈开发商,拿到工程然后转包出去赚钱,至于赔偿款,只要开发商答应给我承包权,我可以帮他搞定村民,这些村民不知道多好忽悠,要是不听话,直接打一顿就是了,清河村可是我们葛家的天下?!?br />
    哗然。

    葛老七的话让得现场一片哗然,那些非葛家村民全都用愤怒的目光看向葛老七,原来他们是被葛老七给利用了。

    “这……这不是我说的?!?br />
    葛老七先是捂住嘴,随后连忙辩解,他这心里都要哭了,怎么就突然把心里的话给说了出来。

    “葛老七,亏我们大家还真的以为你是为了村子谋福利,没有想到你原来是抱着这样的目的?!?br />
    “没错,葛老七你想把我们当枪使,我们不干了,大家都走?!?br />
    清河村的村民们散开了,此刻现场就剩下葛家十几号人,这些人全都将目光看向葛老七,接下来该怎么办?

    “走就走,没了张屠户也不吃混毛猪?!?br />
    葛老七破罐子破摔了了,看向方铭,“总之,不给钱你们别想开发这个项目,就算是政府来了也没用?!?br />
    葛老七有这个自信,作为村霸他和镇上的关系可不差,而且派出所里也有不少朋友,大不了警察来的时候他们不闹事,警察走了又开始闹事,总不可能警察一直守着的。

    就在葛老七这话说完没多久,警车的鸣笛声便是响了起来,而后,在葛家人傻眼的目光中,十来辆警车出现在了村子口。

    “这……这好像不是派出所的车吧,貌似是县局的?”

    葛家有人认出了车牌,不是镇上派出所的那几辆他们所熟悉的警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