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楼,不仅是方铭和秦磊在,罗锦城也是好奇跟了上来,因为他直觉告诉他,一会方铭要做的事情将会无比的匪夷所思,他绝对不能错过。

    罗锦城跟着上了二楼,方铭也是没有阻拦,任凭罗锦城上楼。

    甚至,店铺的门在这时候也已经是关上了,不过大柱并没有上来,因为他出去办一件事情。

    “不要紧张,放松心情?!?br />
    方铭洗了手,在香炉内插上了三支香,回头看到秦磊有些紧张的神色,宽慰了一句。

    “方先生,只要您开口,我能做的一定全力以赴,不过您能不能先给我交个底,需要我做什么?”

    秦磊有些忐忑,因为方铭太郑重了,不但洗手,还换上一件白色的长袍大褂,至于面前的案桌更是擦拭了三四遍,确保一尘不染。

    “没什么,就是叫你一会帮忙招呼个人喝点酒?!?br />
    方铭没有直接回答,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大概半个小时后,大柱回来了,手上提着一大堆的东西,除了大柱之外还多了一个人,那就是华明明。

    华明明是在自己店门口看到大柱提着大袋子小袋子,所以好奇之下才跟过来的。

    “兄弟,你就是死亡龙套的那位作者?有没有那么牛逼啊,我给你几个人的名字,你给我把他们写进书里,死的越惨越好的那种?!?br />
    华明明用好奇目光打量起秦磊,秦磊的事情他前两天过来玩的时候,从大柱口中知道一些,所以这也是他会跟来的原因之一。

    秦磊回了华明明一个尴尬的笑容,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好。

    不过,有了华明明这一打岔,至少他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点。

    “方铭,你要我买来的东西我都买了?!?br />
    大柱将袋子给放在地上,从里面拿出的竟然是酒菜,很是丰盛的一桌饭菜,这是他刚刚去外面一家酒店叫厨师给弄来的。

    猪、羊、鸡、鸭、鹅五牲熟菜,外加另外两个小菜一共是七个菜,除此之外还有两盘水果,三个酒杯,六双筷子。

    “挺丰盛的,这是要吃一顿吗?”华明明咽了一下口水,问道。

    “嗯,你可以坐下来?!?br />
    方铭笑着看向华明明,然而华明明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我才不上当,你会那么好心请我吃饭?每一次都是挖坑给我跳?!?br />
    华明明已经学聪明了,那就是不要想从方铭这里占到什么便宜,除非大柱坐下他才会跟着坐下,因为他知道方铭不会坑大柱。

    听到华明明的话,方铭也是莞尔一笑,也不强求,只是给三个酒杯都倒上了酒,随后,不知道从那里拿出了一张红纸,放在了其中一个酒杯的上面。

    现场众人当中,唯独罗锦城看到方铭这个动作,眼中有着亮光一闪,因为他隐约猜到了什么。

    “方铭,你这是要祭拜?”

    罗锦城开口,而听到罗锦城的话,大柱也是想了起来,他就觉得方铭的举动有些眼熟,这不就是以前村里大家逢年过节祭拜祖先时候弄的饭菜吗?

    “不算祭拜,只不过是招待一位客人罢了?!?br />
    方铭笑了笑,又点了一对红烛放在了桌子的主位上,而那杯放了红纸的酒杯正是放在主位上的。

    “我明白了,你是要请神!”

    看到这里,罗锦城便是明白方铭真正要干什么了,只不过正是因为明白了方铭的目的,他反而是更疑惑了。

    请神,并不算什么!

    很多人做好事的时候,都会有摆上饭菜来请神的环节,不过这更多的只是一个礼仪,然而找一位先生念念经文和一些祝福语便算是完事了。

    原因很简单,请神的成功率太低了。

    说句不好听的,神就那么几位,要是家家户户摆个祭品,念个经文,就能请神成功的话,那这些神不得是忙死了。

    就连罗锦城自己也没有把握可以请神成功,尤其是这种礼仪式的形式,要是借助术法的话还有那么一点可能,不过看方铭的样子,似乎是没有打算动用术法符箓。

    “秦磊,你坐在这里?!?br />
    方铭看向了秦磊,示意秦磊就在桌子的右侧坐下,而他自己则是在秦磊的对面坐了下来,整个桌子就剩下了两个空位。

    至于罗锦城三人,则是被方铭给叫到了屏风后面,只能是远远看着。

    将酒杯上的红纸给翻过来,在另外一面上出现了一行字:敬请酆都大帝座下曹化十街阴司。

    如果罗锦城看到这红纸上的字的话,他就会明白,方铭请的不是神而是鬼。

    酆都大帝,这是阴间最高统治者的称谓,而曹化十街,则是阴间的十条街道,传闻所有阴间鬼差的府邸便是在那里。

    阴间有鬼差和鬼魂,鬼差就相当于是阳间的公务人员,住的地方也是和普通鬼魂分开。

    方铭,要请的是管辖着阴阳书的阴差。

    红纸凭空燃烧,吓了秦磊一跳,不过想到坐在自己对面的是方大神,手段不能以常人的目光来看待,他也就可以接受了。

    一分钟,三分钟……

    当过去了一刻钟之后,感受到饭菜温度都已经是要凉了,方铭的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为啥没有一点动静?”

    屏风后面,华明明也是忍不住了,他站着盯着那边一刻钟了,脚都快站麻了。

    “应该是请神没有成功?!甭藿醭窍肓讼麓鸬?。

    方铭拿起身前的酒杯,然后示意秦磊跟着自己的动作,举起酒杯对着主位方向。

    只是,三分钟过去,当秦磊举得手臂都有些酸麻的时候,方铭放下了酒杯,面色也是冷了下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br />
    轻语了一句,方铭直接是将酒杯里的酒朝着地下泼去,随后站起身,回到了案桌之前。

    在那案桌之上,放着三份红色的文书,类似于古代的奏折模样,实际上很多人如果看过道士做法事的话,就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地方。

    道士的许多东西都和古代的官家很像。

    道士用朱笔写字,而古代皇帝也是用朱笔来批阅奏折,而且历史之中,有不少皇帝都给自己封过道教的官职,就拿宋徽宗来说,就直接是给自己封了一个教主道君皇帝,意为道教教主。

    也正是因为这些官家加入的原因,导致道教的文化慢慢的也是出现了变化,开始变得等级森严,许多行事风格和官家一样。

    当然,方铭不是道士,他不需要穿上道袍,而他的这几份文书上面的内容也很简单。

    第一封文书,封面上写着一行字:敬四方大帝阳人秦磊遭遇书。

    文书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将秦磊身上的事情给写了进去,后面,还有一个按手印的地方。

    示意秦磊过来按下手印,方铭直接是将这文书给投入一个火盆当中,接着文书燃烧,等到火焰熄灭之后,一阵风吹来,火盆内的纸灰消散不见。

    烧完这第一封文书,方铭又拿起来了第二封文书,这封文书的封面写着:敬酆都大帝座下阴间执法阴司阅。

    第二封文书,是方铭用自己口吻写的,里面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讲述他成为了阴阳书的受害者。

    第二封文书同样是被方铭给丢进了火盆中烧掉,不同的是,这本文书烧掉之后直接是没有任何的纸灰,加上先前那本文书,两本文书烧掉之后,火盆内还是空空如也。

    “这是要打官司,阳人状告阴差?”

    罗锦城看到了方铭两封文书封面上的字,脸上带着动容之色,因为他没有想到方铭竟然敢做这么大胆而且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阳人告阴间鬼差的状,这种事情他从来没有听过,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告状?你是说方铭在告状?可是他状告谁啊,又是给谁告状???”华明明一脸疑惑,听不懂罗锦城的话。

    “方老板烧掉的第一封文书是烧给四方大帝,所谓四方大帝就是我们阳间镇守四方的四位天神大帝,可以说他们是阳间的守护者,也是掌权者,方铭这是把秦磊的遭遇告诉这四位?!?br />
    “至于第二封文书,则是烧给阴间冥司的,里面的内容应该是讲述被阴阳书所带来的伤害?!?br />
    罗锦城猜测,而他也大概是明白了方铭的计划了。

    第一,向阳间的神仙大佬们告状;第二,向阴间告状,可是这样真的有效果吗?

    罗锦城会怀疑,那是因为他对阴间没有太多的了解,毕竟阴间很神秘,不过对于方铭来说,因为有巫师传承中的记载,他对阴间的了解要远远超过罗锦城。

    是的,罗锦城猜对了他的计划,他确实是在告状,分别跟阴间和阳间告状,打一个简单的例子,一个人在国外受到了伤害,那么他要做的就是两件事情,一件是通知当地的自家大使馆,一件就是给当地的警察局报案。

    第一封文书的目的很简单:告诉阳间的那些大帝们,他和秦磊遭受到了阴间的阴阳书的伤害,希望大佬们出面。

    第二封文书就是直接送到阴间的鬼差衙门,讲述自己因为你们阴间阴阳书的缘故而在阳间受到的伤害,希望你们能够处理,最后,在文章末尾提了一下,这事情他已经是通知了阳间大佬了。

    阴间,和阳间一样,都存在着一个管理机构,所以方铭就是在赌,赌阴间那些鬼差不敢无视他的这封告状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