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抽死你们两个兔崽子?!?br />
    陈老爷子的脾气那是相当火爆,年轻时候便是如此,虽然这些年随着年纪增长修心养性了许多,但暴脾气依然是没有改变。

    铁尺挥舞,陈大良两兄弟自然是要躲闪,只是他们这一躲,老爷子就更不开心了。

    老爷子更是拼命的追,这两位也是拼命的躲,也没人敢去拦,陈家人是知道老爷子的脾气,而服务员又怎么敢插手老板的家事。

    “老子白养你们两个兔崽子了,竟然还敢躲!”

    老爷子好气!

    “我们都一大把年纪了,难道还要当着那么多人面被揍??!”

    陈大良兄弟两人脸上带着委屈之色,好气哦,他们不要面子的啊。

    “老爷子,咱有话好好说,先放下铁尺可好?”陈大良试着想要让自己父亲放弃揍人的想法。

    “不行?!?br />
    “老爷子,你这都一大把年纪了,要是伤着了,或者不小心扭到腰了那可就不好了,君子动嘴不动手?!背麓箢韧敬拥形倚问粕辖蟹治?,妄图威胁老爷子放弃。

    “我扭到腰了?我就算是扭到腰,那也要先将你们两个给打成残废?!?br />
    老爷子气炸了,不过这时候包厢内,颜海走了出来,靠在墙上看着大厅内的一幕,脸上带着嘲讽之色,“陈爷爷,你这又是何必呢?陈家还有别的路可以选吗?”

    颜海的话终于是让老爷子冷静了下来,老眼看向颜海,“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你特么还不知道在哪里,给我滚他娘的蛋?!?br />
    老爷子的脾气很火爆,怒目一瞪,颜海脸上露出一缕惊惧之色,人的名、树的影,陈家老爷子年轻时候的事迹他也是听说过一些,那是一个标准的猛人,火爆的一塌糊涂。

    “哼,我不跟你们争,反正留给你们陈家的日子不多了,走着瞧吧?!?br />
    颜海对于陈家老爷子有些发怵,最后用挑衅目光看了眼陈心怡之后,直接是朝着大门外走去了。

    “什么玩意,就这鳖孙样也想娶我的孙女,简直就是做梦?!?br />
    老爷子朝着颜海方向唾了一口唾沫,随即看到方铭和钱嘉理,皱了下眉,“不好意思,今天我们茶楼关门了,两位请走吧?!?br />
    钱嘉理点了点头,既然人家老板有家事,那他们离开就是了,只是他刚迈了几步,却是发现方铭并没有跟上来,而是站在原地。

    “方先生?”

    钱嘉理有些疑惑,随即又看了看陈心怡,不会这位方先生真的看上了这位陈小姐吧,但方先生好像有女朋友了吧,那位大明星韩乔乔。

    这位陈小姐,长得也不错,虽然没有那位大明星漂亮,但多了一份小家碧玉的感觉,要说方先生会喜欢也很正常。

    男人嘛,谁不爱美,想他年轻的时候也是学校有名的男神和情圣,不知道多少女神被他给俘虏了。

    方铭的目光没有落在陈心怡的身上,而是看向了陈老爷子,直到看的陈老爷子都忍受不住,不得不咳嗽几声,问道:“你个小年轻,这么一直盯着我干什么?”

    “四十年前,有一位青年路过荒山,正逢暴雨,为了躲雨,青年男子跑进了不远处的一座寺庙,而恰好当时庙里有一位和尚和一位道士在煮茶参禅论道?!?br />
    方铭的声音缓缓传出,陈老叶子老脸上的表情也是从一开始的疑惑到后面的震惊,老眼中流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说的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快点走?!?br />
    陈大钊一脸的不耐烦,就要赶人,然而陈老爷子却是猛地将铁尺朝着一旁的桌子一拍,“兔崽子,给我闭嘴?!?br />
    老爷子怒目瞪视仿佛是要吃人,陈大钊吓的脖子一缩,噤声不敢再说话。

    “年轻人,继续说?!泵娑苑矫?,老爷子的语气变了,变得很平和。

    方铭微微一笑,“青年原本只是避雨,然而那一次他见识到了这一位和尚和道士的神奇本事,那种打破他所认知的神奇能力,让得他知道,这世上原来还真的有类似于神仙一样的高人?!?br />
    “青年男子激动无比,他觉得这就是上天给他的缘分,所以他请求这两位高人收他为徒,传他本事?!?br />
    “然而,那道士没有什么收徒之心,至于那位和尚则是给青年出了一个题目,那就是让青年将寺庙门口的上联给对出下联来?!?br />
    “青年苦思冥想了半个月,却始终无法对出合适的下联,最后无奈选择了放弃,不过那和尚看到青年毅力不错,便是将青年给收为记门弟子,传了一些本领给青年后,让得青年下山离去了?!?br />
    听到这里,陈老爷子终于是忍不住了,“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陈老爷子真的是被震惊到了,因为方铭话语中的那位青年就是他,也正是那一次庙中躲雨,改变了他的一生。

    虽然只是成为自己师傅的记名弟子,但是凭借着自己师傅所传授的一些本事,让得他后来在俗世混的风生水起,这才有了现在陈家的辉煌。

    然而这事情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整个陈家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个世上知道这些事情的也只有三个人,一个是自己的师傅,一个是自己,另外还有一个就是那位道士前辈。

    “因为我就是当年那位道士的徒弟?!狈矫夯捍鸬?。

    先前看着陈老爷子震惊的表情,方铭就知道他猜测的没错了,实际上,在茶楼门口看到这对联的时候,他就联想到了当初他师傅所跟他讲的这件事情。

    关于这上联,实际上并不是一直在寺庙上的,而是当初自己师傅入过这寺庙的时候,见到寺庙里的和尚在煮茶,所以就写了个上联。

    可就是这一个上联却是害苦了那位和尚,那和尚花费了十来年时间一直是在苦思合适的下联,差点产生了心魔。

    自己师傅十几年后再次来到那寺庙,知道自己当时的举动给这和尚带来这么大的痛苦,心里也是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就在那寺庙待了一个月,与那位和尚坐禅论道,最终是让那位和尚放下了执念。

    坐禅论道的具体内容方铭不知道,自己师傅也就是提了一口那位青年,只不过方铭记忆好,当看到那对联的时候就联想到了这事情。

    而且,陈家明显不是普通的富人家庭,不然的话陈心怡不会懂风水,颜海也不会说出陈家要被灭的话来。

    也就是这几点联系起来,让得方铭猜测陈老爷子很有可能就是当初那位青年。

    如果说先前只是怀疑,那么现在从陈老爷子的话语中他便是可以确定这一点了,陈老爷子就是当年的那位青年。

    “你是那位道士前辈的徒弟?”

    陈汉生带着诧异之色打量着方铭,虽然自己只是师傅的记名弟子,但自己师傅曾经说过,他这一生所见过最厉害的人当中,那位道士前辈可以排的上前三。

    当时陈汉生听到这话后好奇询问,“师傅,那你和那位道士前辈谁厉害?”

    “萤火与皓月的差距?!?br />
    这是一个让得陈汉生震惊的回答,而也就是在那时候,陈汉生才知道,那位看起来很年轻的道士,竟然是一位如此恐怖的强者。

    在场的人,对于陈汉生和方铭之间的对话多少也是听懂了一些,陈心怡更是轻语道:“爷爷是那位和尚的记名弟子,这人是那位道士的徒弟,也就是说两人辈分相同?!?br />
    “敢问小兄弟高姓大名?”

    “方铭?!?br />
    “原来是方师弟,原谅师兄我先前的无礼,没有认出师弟来?!?br />
    对于陈汉生的称呼,方铭没有拒绝,当初自己师傅与那位和尚坐禅论道,双方相互交流,关系就如同良师益友,从这点上来看,陈汉生称呼他为师弟也没有什么不妥。

    “方师弟到来,本应该隆重招待,不过现在我陈家这边恰逢一点事情,这样吧,方师弟不妨留下联系方式,等到我陈家事情了解后,到时候师兄再给方师弟赔罪?!?br />
    在短暂的震惊之后,陈汉生恢复了正常,他知道陈家将会面临什么样的灾难,所以他不想把方铭给卷进来。

    毕竟,这是陈家的家事。

    “陈师兄,我先前听到一点信息,似乎陈家会有什么强大的敌人,不知道师兄能否详细说说?!?br />
    方铭开口了,因为他记得当初他师傅对他说的话,自己师傅当初的原话是:那秃驴慧根是有的,而且是大慧根,但就是太执着太倔了,搞得我当初每次和他论道的时候都想拿着棒子敲晕他,以后你要是有机会见到他的坟墓,就帮我给他上几柱香。

    虽然自己师傅语气中没有好话,但是方铭知道自己师傅是真的把陈汉生的师傅当成朋友了,因为除了这位之外,自己师傅还没有交代过自己给帮忙上香的话。

    就冲着这一点,陈家遇到麻烦了,自己要是能帮的话那肯定是要帮一把的。

    “方师弟,我是不想把你给牵扯进来……”

    陈汉生有些犹豫,不过当看到方铭脸上坚定的笑容后,最终还是妥协了,同时也是目光看向了陈心怡,“心怡,到了这地步了,爷爷也就不瞒你了?!?br />
    PS:感谢凝眸盟主和匿名江盟主的打赏,今天白天整个家族去爬山了,回到家腰酸背痛,嗯,月票看来也是要加更了,这样吧,九灯先去大?!热プ龈鲅炕だ?,然后回来码字,明天应该是保底四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