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房间,表面是强刀煞,但实际上还含藏了许多种其他煞气,经过刚刚的一轮测试,这房间内另外有着七种隐形煞气存在?!?br />
    测试完后,方铭开口了,他也终于是理解车文俊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这煞气就开始作用在车文俊的身上了。

    平常人遭遇到一种煞气就够恐怖的了,而车文俊一下子遭遇到八种,说实话,车文俊现在还能活着方铭都觉得是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方先生,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有什么办法能够化解?”

    知道自己被八种煞气给缠上,哪怕都不知道煞气具体意味着什么,但是车文俊从罗锦城的表情中也是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方铭没有说话,如果只是化解煞气的话那并不难,反正车文俊已经是搬离这里了,只要给他弄个化煞之类的灵器给戴在身上,时间久了自然也就消散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房子,方铭心里隐约有一种有什么细节被他给漏掉的感觉。

    似乎他忘记了某件很重要的事情。

    正当方铭思考这些的时候,房门口处却是传来可一到尖锐的骂声。

    “车文俊,你还有脸到我这房子来,你给老娘赔偿损失费?!?br />
    出现在门口的是这房子的房东张素芬,张素芬看到车文俊,立刻张牙舞爪化身为一个泼妇,“我把房子租给你,赚你一个月那么几千块钱,可现在这房子死了人,你叫我以后怎么租?”

    “你家那个天杀的女的,她要寻死为什么不在你们自己家去寻死,而要死在我这里?!?br />
    张素芬是一脸的愤怒,车文俊的老婆到这里来找赵倩的时候就已经是做好了自杀的准备,包里是放着农药的,所以在将赵倩给推下了楼梯之后,直接是在这房间内服农药自杀了。

    “蔡大姐,我老婆已经死了,你嘴巴能不能干净点?!?br />
    车文俊面色也是一沉,然而蔡素芳却是不管了,“干净,你要我说话干净也可以啊,你把我这房子买去啊,我保证一句话都不说,我还可以花钱请道士来这里给你老婆做个法事超度超度她,免得她做鬼来找你?!?br />
    “什么东西,找小三的时候也没见你想到你老婆,现在倒是知道维护你老婆了。总之,今天不给钱你就别想走了?!?br />
    听到张素芬的话,车文俊脸上露出苦涩的神情,因为他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反驳张素芬的话。

    而一旁的方铭没有理会张素芬对车文俊的嘲讽和奚落,他的眼睛为之一亮,因为他终于是知道什么细节被他给忽视了。

    车文俊的老婆是在这里服农药自杀的。

    “咦,你不是上次想要租房的那个小年轻吗?”

    张素芬这时候也看到了方铭,一下子便是认了出来,“你来我房子干嘛?”

    “如果你还想你这房子以后租的出去的话,那就闭上你的嘴?!?br />
    对于张素芬这妇女方铭是一点没有好感,典型的一个视钱如命的女人,就算车文俊再不对,但车文俊的老婆是无辜的,而且已经死了,对于一个死人都没有半点口德的人,其素质可想而知。

    “你什么意思?”张素芬不干了,“我告诉你,我这房子还就租的出去?!?br />
    只是,在说这话的时候,张素芬的眼神有些慌乱。

    “你确定吗?那每晚响起的诡异声音,真的能让那些房客还敢住在这里?”方铭冷笑看着张素芬。

    “你……你胡说什么!”

    张素芬说这话的时候,眼神躲闪不敢和方铭对视,这让方铭确定了心里的判断,而他刚刚说这话的时候也是存了试探之心。

    “我说什么你心里有数?!狈矫湫α?,“车文俊的老婆死在了这里,她的魂魄无法离开,你在这个房子骂她,就不怕她晚上找上你吗?”

    “行了,罗兄,我们走吧,就让这房子闹鬼,到时候看她怎么办?!?br />
    说完,方铭便是踏步朝着门外走去,罗锦城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配合的跟着离去,边走的时候还边啧啧叹气,“这么重的煞气,人死在这里,鬼魂的怨气凝聚不散,不出一个月必然成为厉鬼?!?br />
    张素芬看到方铭和罗锦城要走,眼珠子转动了几下,尤其是罗锦城的话更是让得她浑身一颤,连忙用肥胖的身躯堵住了门口。

    “你们不许走!”

    “这是你的房子,你可以不让我们待在这里,但好像你没权让我们不走?!狈矫嫖薇砬榭醋耪潘胤?。

    “你……你们要走那也要把他老婆的鬼魂给带走了之后才能走?!?br />
    听到张素芬这话,方铭笑了,放声大笑起来,半响后才问道:“凭什么?”

    “总……总之你们不许走?!?br />
    “无理取闹?!?br />
    方铭没有再理会张素芬,直接朝着门口走去,至于张素芬想要阻拦,一个闪身轻松躲开了。

    走出门口之后,方铭还回头说道:“你要是不信的话,现在可以在东南角点一支蜡烛之类的东西,看看火苗会不会熄灭,毕竟鬼最喜欢吹东南角的火了?!?br />
    方铭一走,罗锦城自然跟着走,而且以罗锦城满脸胡须的模样,一瞪眼张素芬就萎了,车文俊虽然满脸疑惑,但这两位走了他留着也没用,当下也是甩开张素芬跟了进去。

    进了电梯,车文俊才忍不住问道:“方先生,我们真的就这样离开?”

    “等着吧,一会某人就会哭着求我们回去的?!?br />
    方铭脸上露出笃定的笑容,而还没有等到他们走出小区门口的时候,后面,传来了张素芬着急的喊声。

    “停下,快停下!”

    车文俊回头,便是看到张素芬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脸上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泼辣之色,有的只是惶恐和害怕。

    “火苗,火苗真……真的灭了?!?br />
    张素芬的声音带着惊恐,因为就在刚刚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拿了一张纸用厨房的煤气给点着后放在了大厅的东南角,结果原本烧的好好的纸张瞬间熄灭,而且那一瞬间张素芬还感觉到了一股冷气袭来,就好像有什么人在她的背后吹灭了这火。

    想到先前方铭所说的话,再想到最近一段时间,有楼上楼下的邻居反应,晚上这房子里有诡异的声音发出来,张素芬瞬间吓的冷汗都出来了,什么都不管不顾,直接是朝着楼梯冲去的。

    没错,她都不敢坐电梯,因为选择坐电梯要在楼层等候电梯到来,可她是一刻都不敢站住,生怕就那么一小会身后就会出现可怕的存在,所以选择了从楼梯奔跑。

    方铭似笑非笑的看着张素芬,“怎么,这回相信我说的话了?”

    “信了,信了?!?br />
    张素芬忙不迭的点头,能不信吗,那么旺的火都灭了,要说没鬼才怪了。

    “信了啊,那就好?!?br />
    方铭点了点头,然而下一刻迈步再次朝着小区门口走去,留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张素芬。

    “别走,求求你先别走?!?br />
    “奇怪,我为什么不走,你这房子里有鬼又跟我没关系?”

    “你能不能帮我把那鬼给抓了再走啊,我可以给你钱,给你钱的?!闭潘胤宜底哦伎煲蘖?,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要花钱的原因。

    “钱,你能给我多少?”

    “一千,一千够不够,不够我再加两千?!闭潘胤铱吹椒矫Ы啪鸵肟?,连忙加价。

    “你这房子值多少钱?”方铭笑着反问道。

    “四……四百多万?!闭潘胤矣行┙岚偷幕卮?,不过她不明白方铭为何要这么问。

    “四百多万啊,那行吧,拿出十分之一的钱,鬼魂的事情我帮你解决了?!?br />
    “四十万,你怎么不去抢!”

    张素芬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出价三千她都觉得有些高了,四十万,那比杀了她都难受。

    方铭没有再说话,迈步直接离开,这一次张素芬没有阻止,因为在她想来,反正这世上能抓鬼的人很多,那些道士和尚不就是专门干这个的吗,她去花几千块钱请几个道士和尚过来做法就是了。

    想到这里,她这心又踏实了许多,看着方铭离去的背影,骂道:“想讹诈老娘,门都没有?!?br />
    小区门口,车文俊脸上有着忧郁之色,但最后还是开口问道:“方先生,我老婆的鬼魂真的在那房子里吗?”

    “不在?!?br />
    方铭直接是摇头,他先前那话不过是吓唬张素芬的,至于为什么那纸的火会灭掉,原因很简单,东南角正是那房间内其中一种煞气凝聚的地方,因为煞气弥漫,所以火焰根本不可能保持燃烧。

    当然了,等到车文俊一离开,那里又会恢复宁静的。

    “其实,要说你老婆的鬼魂在那房子里也没错,只不过是另外一种形式的鬼魂?!?br />
    看到车文俊依然疑惑的表情,方铭没有过多的去解释,只是说了一句,“放心,她会回来找你的,到时候你再联系我就是了?!?br />
    “方老板,你这么笃定?要知道这位不在的话,那房子就跟普通房子一样,不存在风水上的煞气?!币慌缘穆藿醭怯行┎唤馑档?。

    “原来是这样,但是从现在开始,这房子的风水可就不一样了?!狈矫馕渡畛さ幕卮鹆艘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