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方铭从二楼走下来的时候,看到一幅黑社会模样的流月也是愣住了。

    黑蛇组织的流月天王竟然会出现在他的店铺里。

    “方铭,这人你认识?”

    大柱不相信流月说的砸场子的话,他觉得这位比女人还好看的男人应该是方铭的熟人,先前的话是开玩笑的。

    方铭眸子凝视着流月,对方会出现在这里,很显然在那天晚上之后对自己进行了调查。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你这不是开店吗,那上门就是客,有怎么对待客人的吗?连茶水都没有一杯吗?”

    “你觉得你是客人吗?”方铭反问道。

    “我当然不是客人,我是来砸场子的?!?br />
    流月右手一挥,刀刃再次出现在手上,而看到流月手上出现刀刃,大柱脸色大变,罗锦城也是顺手抄起了放在一旁的扫把,至于华明明直接是躲在了柜子后面。

    “知道一个刀客什么时候最可怕吗?”

    “不知道?!被髅飨乱馐兜幕卮?。

    “一个刀客最可怕的时候不是出刀的时候,而是刀在手的时候?!绷髟峦蝗挥沂忠谎?,刀刃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射去。

    “因为,当刀出手的瞬间,敌人就已经是倒了,一个死人是不知道害怕和恐惧的?!?br />
    方铭一个偏头,刀刃直接是射在了他后面的楼梯木板上。

    楼梯上,老黄眯着眼睛躺在那里,流月的这把刀刚好是插在了它的面前,那劲风更是让得它的狗毛又掉落了几根。

    “流月飞刀,刀无虚发?!?br />
    流月很是得意,然而下一刻,他就傻眼了。

    老黄站了起来,一双狗眼以不满的眼神盯着流月,狗爪直接是将那刀刃给彻底拍入了木板下面,而后迈着狗爪朝着流月走去。

    “我靠,方铭快点拦住你家的狗!”

    看到老黄站起来的那瞬间,流月便是炸毛了,他这一生什么都不怕,唯一怕的就是狗。

    看到流月着急的神情和都有些颤抖的身躯,方铭心中惊讶,堂堂黑蛇组织的四大天王之一竟然会怕狗?

    “知道一条狗什么时候最可怕吗?“

    “什么时候?”

    “被人打扰睡觉的时候?!?br />
    此刻的流月再也保持不住先前的潇洒模样,身躯甚至都有些瑟瑟发抖,随着老黄一步一步的靠近,在离着他还有三米的时候。

    “方铭,这一次算你运气好,我下次再来砸场子?!?br />
    连刀都顾不得取回,流月直接是一个转身化作飞毛腿朝着店铺门外跑去。

    只是,他不跑还好,他这一跑老黄低吼一声,身躯也是化作一道黄影飞快的追了出去。

    “这个?方铭你确定这人不是来搞笑的?”

    华明明从柜台站起来,而方铭也是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门外老黄追出去的身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几分钟后,老黄回来了,嘴里咬着一块布料,方铭一眼便是认出,这是流月的裤脚的料子。

    “汪汪汪?!?br />
    老黄回到了楼梯处,而后一屁股坐在了这布料上,大有一种带着战利品胜利而归的凯旋姿态。

    古玩城的一个角落。

    流月面色苍白,看着被撕扯掉一大片的裤角,欲哭无泪。

    “该死的狗,竟然敢咬破我的裤子,真的是太可恨了,我……”

    “没有想到,堂堂的流月天王竟然会怕一条狗?!?br />
    清冷的声音传出,冷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巷子里,看着流月狼狈的模样,脸上带着冷笑。

    “哎,你不懂,我的刀,只杀人而不杀生?!?br />
    几乎是在刹那,流月又恢复了潇洒的模样,撩了撩刘海,夕阳投在他的身上,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

    “我是不懂,但是别忘了,那枚戒指必须要拿回来?!崩湓旅挥性谝饬髟碌幕坝?,因为流月本来就和她们三人不同。

    “戒指,会拿回来的,但不是现在?!?br />
    流月没有再说话,迈着脚朝着巷子深处走去,一高一低的裤脚是如此的搞笑,冷月看着流月消失的背影,目光又望向巫道馆的方向,神色变化不定,半响后才转身跟着流月消失的方向离开。

    ……

    梦想家园,魔都首屈一指的高档别墅小区,凌慕梅在魔都买的一套别墅就在这里。

    “方铭你们来了啊,快坐吧?!?br />
    当凌楚楚打开大门的时候,方铭的表情便是怪异起来,厨房内传来了凌慕梅的声音,因为除了这声音,还有一股焦味也是从里面飘了出来。

    “我姑姑正在里面炒菜,只是那个厨艺确实不怎么样?!?br />
    凌楚楚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一直是盯着方铭,不是说一个女人要抓住一个男的首先要抓住一个男人的胃吗,自己姑姑根本就不会做菜,这一点就应该让方铭不喜欢吧。

    方铭笑了笑,实际上这在他的意料当中,一位大公司的总裁,每天公务那么忙,经常国内外飞来飞去,就算原来学过厨艺恐怕也是忘记的差不多了。

    “方铭,你们先看会电视,菜一会就好了,桌子上有刚买来的新鲜水果?!?br />
    凌慕梅朝着门外喊了一声,此刻她的心里也是无比的郁闷,本来是想自己亲自下厨给丢失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做一顿饭菜,可一个小时过去了,她就做出来了三道菜,而且品相也不怎么样。

    鱼,被她烧糊了七条,菜也被烧焦了好几个,如果不是这一次买的菜确实很多,恐怕早就没有材料了。

    “凌阿姨,我来帮你吧,我也学过一点厨艺?!?br />
    感受到厨房内的阵阵奇特的味道,方铭也知道不能这么下去,哪怕是为了一会几人的肚子着想,也不能让凌阿姨继续待在厨房了。

    “不……不用了吧,我能弄好的?!?br />
    凌慕梅看着走进厨房的方铭,说这话的时候底气有些不足,尤其是垃圾桶里那些刚被他倒掉的糊了焦了的菜就那么明晃晃的摆在那里。

    “没事的,刚好我小时候也学过一点厨艺,要不凌阿姨你帮我把这些青菜洗一下就好了?!?br />
    听到方铭这话,凌慕梅也没有再坚持了,相反的喜笑颜开站在一旁洗菜去了。

    因为她突然想开了,既然自己不能给自己儿子做一顿饭菜,但让儿子给自己亲手做一顿饭菜也是一样的。

    鱼、肉……各类食物在方铭的手里处理的很快,因为他确实是学过一段时间厨艺。

    那还是十来年前的事情,当时道观请的那位大妈因为家里出了事所以回去了,而村子里当时也没有什么闲人,最后做饭的活计就落在了方铭身上。

    方铭很了解自己师傅,那胃是很叼的,一般的饭菜根本满足不了他,所以那几个月的时间,方铭将道观那本某位御厨所留下的菜谱看了个遍,慢慢的厨艺也就提升上去了。

    然而,方铭娴熟的技巧却是让得一旁的凌慕梅看的心里一酸,因为她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在没有结婚前没有几个会做菜的,尤其是男孩子。

    可自己儿子却有这么娴熟的厨艺,这说明自己儿子以前的生活很艰苦,想到自己儿子小时候可能吃苦,她这眼泪就快要忍不住流下来了。

    “姑姑,你怎么了?”

    厨房外,凌楚楚觉得不能给自己姑姑和方铭单独相处的机会,可她刚走到厨房门口,就看到自己姑姑用一种脉脉含情的目光看向方铭。

    是的,在凌楚楚眼中,自己姑姑那种眼神就是脉脉含情,连眼角都湿润了,这得有多爱啊。

    “刚刚洗辣椒的时候不小心辣到眼睛了?!?br />
    凌慕梅连忙找了一个借口搪塞过去,自己这侄女是人精,不能被她看出什么来。

    “凌阿姨,要不你去外面吧,这里也没什么好帮忙的了,差不多就要开饭了?!?br />
    将最后一个青菜放进锅里炒之后,方铭朝着凌慕梅建议道。

    “行,那我们就在外面等候方铭你的美味佳肴了?!?br />
    凌慕梅没有坚持,厨房确实是不适合她,还是坐在饭桌上等待自己儿子香喷喷的饭菜吧。

    开饭,吃饭……

    饭桌上,凌慕梅一个劲的给方铭夹菜。

    “多吃点,男孩子不能这么瘦?!?br />
    “这个不错,降火,大夏天的时候要多吃?!?br />
    凌慕梅在饭桌上的举动这一次不仅是凌楚楚看出了不对劲,就连大柱都感觉到了,这位凌女士对方铭似乎有些关心过头了。

    看着堆满了菜的碗,方铭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整条鱼有一半都被凌阿姨给夹到了他的碗里。

    说实话,他不是那种能够接受别人这么热情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凌阿姨夹菜,面对着对方的期待眼神他总是说不出拒绝的话。

    “方铭你小时候在山村里生活,日子应该过的很苦吧,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你的厨艺这么好,肯定是小时候没少受苦?!?br />
    听到凌慕梅的话,大柱难得的翻了一个白眼,山村小孩日子确实是没法和城里孩子比,但方铭绝对是个例外啊。

    老神仙有钱啊,所以方铭从小大鱼大肉就不用说了,野味也是没少吃,就连他小时候也是经常跟着方铭在道观里蹭吃,平常人家吃不起的燕窝,老神仙和方铭都是拿来漱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