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这样,那一会我揍你也就没有任何的负罪感了?!?br />
    方铭的声音很平静,就好像是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一样,然而落在杨修等人耳中,让得他们错愕的嘴巴张的老大。

    开什么玩笑,一个冒牌的方家弟子,竟然说要要揍来自于前十大龙虎门的袁公子,这就跟一个百万富翁说要拿钱砸死马云一样可笑。

    袁绍华也是愣了一下,随即怒极反笑,“好,真是好的很,这是我今年听过最狂妄的话,马上你就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的?!?br />
    方铭不置可否,在知道袁绍华是杀死张福的凶手后,他的心中也是有着怒意。

    张福,虽然偷盗了陵园死者的骨灰,但罪不至死,更何况还是以这种残忍手段杀害。作为名门正派弟子,行径和黑蛇组织又有什么区别?

    “你们都让开?!?br />
    袁邵华呵斥了一句,杨仓等人连忙后退,而方铭这边,罗锦城却是没有退离。

    “罗兄,你也先退后吧?!?br />
    看到罗锦城不走,方铭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面对着前十大门派的弟子,罗锦城这时候还站在他这边,确实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说实话,他和罗锦城之间并没有多深厚的感情,虽然他收留了罗锦城,但以罗锦城的本事只要肯放下一些规矩,依然是可以在俗世活的好好的,更重要的是罗锦城反倒是因为陈乐儿的事情损失了一件灵器,从这一点来说倒是自己亏欠了罗锦城。

    “方老板,一会揍他的时候狠一点?!?br />
    罗锦城小声说了一句,他压根不在意什么前十大弟子,因为他对方铭充满了信心。

    一个能将灵器拿出来卖的人,一个可以打开鬼门关的人,一个会失传了许久的百兽送阴术法的人,是所谓的前十大门派的弟子可以比得上的吗?

    方铭莞尔一笑,看着罗锦城退到一边,这才将目光投向了袁绍华,前十大门派的弟子吗,他倒是也想见识下,这前十大门派有多么的不凡。

    “井底之蛙,今天让你见识一下,为什么前十大可以在修炼界有那么高的地位!”

    袁绍华双手开始掐诀,随着他的手印变化,所有人都可以明显感受到周围气流的变化,有着压迫感出现。

    “龙虎变!”

    一声怒吼,袁绍华手印打出,整个气流突然汇聚成一团。

    “聚气成形,这是人级后期才能够做到的,但就算是人级后期,如果没有掌握相应的术法,所能凝聚出来的形体也是寥寥无几?!?br />
    一旁,杨仓在给杨修等晚辈讲述。

    “杨兄说的没错,而龙虎门最擅长的就是聚气之术,传闻龙虎门的镇派术法龙虎变一共有九层,一旦修炼到第九层,就连神龙之形也可以凝聚出来,一招之下不说移山倒海,但百米之内碾为平地还是可以做到的?!币髟鹿哪俏恢心旮九彩歉潘档?。

    “龙虎变这种术法哪怕在龙虎门也都是顶级的,不是每一位弟子都有资格修炼的,这位袁公子在龙虎门的身份恐怕不一般?!?br />
    这些人在边上议论,而此刻方铭目光却是盯着袁绍华的手印,因为袁邵华的手印给他一种熟悉感,在巫师传承中有一个和这种类似的手印。

    化形诀!

    这是记载在巫师传承中的一门法术,然而化形诀一共是有十二层,第九层根本不是什么凝聚龙形,第九层是神蚕。

    神蚕九变,真正的神龙是要修炼到第十二层才有可能凝聚出来。

    “龙虎变第一层,虎爪降妖?!?br />
    袁邵华眼中有着精光,一出手就是绝学,也是因为他存了心要在杨仓等人面前卖弄,龙虎变以他的实力也就掌握了两层,不过他自认对付方铭只要一层就够了。

    周围气流开始凝聚,最后化作了一只一丈长的爪子,直接是朝着方铭拍去。

    “那就看看谁的爪子犀利吧?!?br />
    方铭同样也是掐诀,化形诀的手印出现,同样的气流凝聚,而且凝聚速度要比袁绍华还要快上那么几秒。

    半空之中,同样也是一只爪子出现,不同的是,这只爪子要比袁绍华所凝聚出来的那爪子要小了一倍。

    “化形之术,整个修炼界无人在我龙虎门之上,就凭你这爪子也敢与神虎之爪抗衡,简直是痴人说梦?!?br />
    袁绍华看到方铭也凝聚出来一只爪子,眼中有着不屑之色,在他看来方铭这是对他的挑衅,以为同样凝聚出来一只爪子就可以对付的了吗?

    要知道,龙虎变是他们龙虎门的镇派绝学,每一变的形态都是历代祖师高人无数次专研出来的,是每一个境界所能凝聚出来的化形之物当中最强大的。

    然而,袁绍华脸上的不屑和自信之色还没能维持几秒钟便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不可置信之色。

    两只爪子碰撞,方铭所凝聚出来的那只较小的爪子,直接是击穿了袁绍华所凝聚出来的虎爪。

    四两拨千斤,这一幕让得杨仓等人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这句话。

    “这怎么可能的?”

    袁绍华无法接受这结果,同样是凝聚出来一只爪子,他龙虎门的镇派法诀龙虎变所凝聚出来竟然干不过一只小爪子。

    “这……”

    杨仓面色有些尴尬,他这边刚和晚辈吹嘘龙虎门的龙虎变多么多么的厉害,可眼前的结果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

    “龙虎变算什么?百兽送阴这种失传的神通的法诀方老板都会,对付一个个区区龙虎变自然不在话下?!?br />
    现场众人当中唯独罗锦城是一点也不吃惊,因为这个结果在他的预料当中。

    “龙虎变之虎啸!”

    袁绍华感觉脸面挂不住了,再次掐诀,而这一次并没有凝聚出来任何物体,只是一道虎啸之声突然响彻。

    这是气场凝聚而成的虎啸,就好像飞机速度过快的时候会产生音爆一样,当这声虎啸传出的时候,杨仓等人还好,杨修几位年轻点的一个个感觉气血上涌,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这还是因为他们离着远,可想而知在中心处的方铭将会承受多大的压力。

    层层气流被挤压而后爆裂开来,这种威力比起音爆还要恐怖,不过方铭却是怡然不惧,虎啸吗,他也有。

    化形诀本乃是上古巫师所创,那个时代百兽可要比现在强大的多,上古巫师根据那时候的百兽所创造出来的化形诀,又岂是龙虎变可以相比的。

    吼!

    一道啸声传出,这啸声和比起袁绍华所凝聚出来的那道虎啸之声更加的雄厚,最关键的是,这声音出现的刹那,袁绍华整个人直接是倒飞了出去。

    “这是什么声音?”

    杨仓脸色苍白,“这是虎啸吗,我怎么感觉和这声音相比,先前那道虎啸之声就犹如小猫的叫声?!?br />
    陈雪和杨修等人再也忍不住,一个个捂住了耳朵,因为再听下去,他们的耳孔就要出血了,整个人的气血翻涌差点就要喷出。

    虎啸声持续了三秒,当虎啸声结束之后,方铭的神色也是微微有些苍白,化形诀虽然强大但同样对于施法者的要求也很高,以他现在的实力也只能是施展前面两层。

    不过,对付袁绍华足够了。

    袁绍华的身影飞出去足足有十米,撞倒了一侧的铁架才停下,整个人并没有昏厥,然而他的脸色极其的难看,尤其是此刻杨仓等人那怪异的目光看过来,让得几乎是想要找个地缝钻下去。

    堂堂前十大弟子,竟然被一个冒牌的方家弟子给打败了。

    “难道他真的是方家弟子?”

    这一刻袁绍华对自己先前的判断有些动摇,可随即却又否定了,方家规矩未到地级层次不得踏入俗世,这是铁律,没有一个方家人敢违背。

    “现在,还能保持高高在上的姿态吗?”

    方铭一步一步朝着袁绍华走去,看着方铭脸上的笑容,袁绍华心里突然一寒,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方铭,我承认我小觑了你,但我先前不过是因为你冒充方家弟子而替方家教训你罢了,你我之间并无仇怨,这事情我也不再管了?!?br />
    听到袁绍华的话,方铭冷笑,这就是前十大弟子,到现在他还以为自己动手是因为方家。

    “方家的事情你不再管了,但是张福的死谁来负责呢?”

    袁绍华愣了一下,随即吼道:“那张福本来就是一个废人,而且帮助黑蛇组织助纣为虐,被我杀了也不算什么,你难道还想因为张福的事情找我报仇,莫不是你也是黑蛇组织的人不成?”

    居高临下,方铭站在袁绍华的面前,没有回答,下一刻突然一脚狠狠的踩在了袁绍华的右手上。

    “??!”

    手指断裂带来的痛苦让得袁绍华凄惨的叫出声,一旁的杨仓等人也是面色大变,因为他们没有想到方铭竟然真的敢对前十大的弟子下手。

    纵然袁绍华败了,可袁绍华身后可是站着龙虎门,对袁绍华出手龙虎门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方……”

    杨仓开口,然而当看到方铭冷冷的眼神扫过之后立刻噤声,他感受到方铭的杀意,要是再开口帮袁绍华求情的话,没准连自己也得搭进去。

    “身为修炼者,自以为高高在上,你杀死了张福,我也不要你偿命?!?br />
    听到方铭的话,袁绍华眼中有着一缕惊喜,然而下一刻,他的整个脸就僵硬住了,丹田之处传来巨大的痛楚,方铭一脚踏在了他的丹田上,直接是破掉了他的丹田。

    丹田被破,与废人一样。

    “从此以后你就做一个被你所看不起的普通人吧?!?br />
    抬起脚,没有理会袁绍华那怨恨的目光,方铭直接是朝着厂房外走去,而现场一片噤声,杨仓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至于罗锦城再楞了一会后,也是快步跟上离开。

    而在那黑暗之中,在那厂房围墙的一侧,一道身影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一道倩影则是站立在那里,两人将先前的战斗都看在了眼里。

    “竟然废了龙虎门的弟子,他就不怕龙虎门找上他算账,虽然他的实力在年轻一辈算是不错,但想要抗衡龙虎门还差着许多?!?br />
    “这样才有趣,我突然有些欣赏这家伙了?!?br />
    流月撩了撩刘海,露出一个风情万种的笑容。

    “流月我告诉你别乱来,咱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崩湓驴戳搜凵砼悦徽蔚牧髟?,她很了解流月,这家伙有时候就跟个小孩子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流月没有说话,身子从围墙上跳下去,而后消失在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