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道歉。

    方铭这话说出口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当然了,韩乔乔是压根就没有打算道歉,她本来就是我行我素的主,对于媒体的报道根本就不在意。

    “方先生,你是不知道这一次的?;绻唤饩?,对于乔乔来说意味着什么,很有可能乔乔会因此事业遭受重大挫折,至少会成为一个黑点?!?br />
    一个黑点,对于普通人来说都很难接受,更别说是明星了。

    方铭看向蔡芬,“现在的问题就是主办方因为那卓凡集团的缘故,取消了原本由乔乔穿戴亮相的珠宝,是吧?!?br />
    “对?!?br />
    “那很简单,只要找一家珠宝商,让其将他们公司设计的珠宝给乔乔佩戴就可以了,相信只要珠宝商要求,就算是主办方也无法拒绝吧?!?br />
    蔡芬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向方铭,心里则是郁闷乔乔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这说的不都是废话吗,事情要是这么容易解决,她也就不会这么担忧了。

    “方先生,你可能不知道,卓凡珠宝在珠宝一行的地位,虽然说同行是冤家,但如果卓凡珠宝放出话来,恐怕也没有其他珠宝商会为了乔乔而跟卓凡珠宝对上的,除非……”

    后面半句话蔡芬没有出来,除非乔乔愿意虚与委蛇,可要是这样的话,那先前干嘛还要得罪杨公子,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卓凡珠宝还不能一手遮天吧?!?br />
    “是不能一手遮天,但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巨头了?!辈谭矣行┎荒头沉?,“是,国内是有几家珠宝公司要比卓凡集团强大,可关键是那些公司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人家也不可能会为了我们而和卓凡集团结怨?!?br />
    方铭笑笑,他知道这位蔡姐之所以不耐烦也是出自于对乔乔的关心,所以倒不是怎么生气。不过他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好像陈家也有一家珠宝公司吧。

    正当方铭准备继续开口的时候,房间的门又一次被推开了,一位穿着白色公主裙,长相甜美可爱的女孩走了进来。

    “乔乔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br />
    女孩一进来便是一脸的歉意,那精致的容颜更是露出委屈之色,“乔乔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想到主办方会突然找到我,要让我一会去穿戴那些珠宝”

    女孩就是许清,就是蔡芬口中所提到的那位女明星。

    “许清,这事情和你没关系,是我得罪人而已?!焙乔强吹暮芸?,相反的还开口安慰起来。

    “乔乔姐,你真不怪我吗,我拒绝过的,可主办方说如果我拒绝的话,那就要按照合同对他们进行赔偿,要赔好多钱?!?br />
    许清用无辜眼神看向韩乔乔,韩乔乔一连安慰了好几次并且表示她没有放在心上,最后许清才离开了。

    从头到尾,蔡芬都在一旁冷眼看着,脸上带着冷笑之色一言不发。

    等到许清离开之后,蔡芬才开口,“乔乔,你可被这白莲花给骗了,这许清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外表看起来清纯无比,但实际上心眼比谁都多,我先前追出去想要给杨少道歉的时候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我看到许清主动找上了杨少,整个身子都贴在了杨少身上?!?br />
    “要我看,没准这主意就是她出的,你还是对她防备着点?!?br />
    蔡芬在娱乐圈混迹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角色没有见过,不少明星表面上看起来融洽,但私下底可都有着自己的心思。

    尤其是那些二线或者三线的小明星,哪个不想红?

    可问题是,前面的位置就那么多,那些一线的当红明星在,有好的电视剧电影人家投资商也都是找一线当红明星的多,哪里会轮到他们。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那些三线类的小明星为了走红,不得不利用其他办法,潜规则也就由此诞生了。

    “这女的表里不一,确实是该防备?!狈矫部诹?。

    对于蔡芬的话,韩乔乔不置可否,她觉得蔡姐是想多了,然而方铭这么一说,她这脸色就有些难看了,因为她知道方铭的表示,看人是很准的。

    “感情这狐狸精是故意跑到我这里来耀武扬威的,早知道刚刚就应该一巴掌扇过去?!?br />
    韩乔乔精致的俏脸露出怒色,作为狐狸精中的女王,她竟然被一只小狐狸给骗了。

    “乔乔,其实圈子这一行有时候真的讲究气运这东西,你走到现在这一步不容易,有时候一次机会丢了就被人给超过了?!?br />
    蔡芬还是希望韩乔乔能够和杨少修复关系,以乔乔的容貌足以秒杀那许清,只要乔乔愿意低头,许清就没有可能翻身。

    “我相信珠宝商不是卓凡一家,换一家珠宝商就是了?!?br />
    方铭继续开口,不过这一次蔡芬再也忍受不住了,“方先生,我不知道你和乔乔之间是什么关系,但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下自己的身份,是,珠宝商是不止卓凡一家,这一次展会上比卓凡珠宝更厉害的珠宝商也是有的,但你能给乔乔介绍吗,能够让那些珠宝商答应将自己的珠宝给乔乔佩戴去展示吗?”

    “应该能吧?!?br />
    方铭不在意蔡芬的语气,他之所以没确定,是因为他不知道陈家的珠宝公司和卓凡珠宝相比到底谁的规模更大。

    “什么叫应该能,方先生,请你在这个时候不要开玩笑,我知道你想要在乔乔面前表现一下,实际上很多男生都想在乔乔面前表现她的优异,但最终还是要靠实力来说话的?!?br />
    蔡芬带着教育的口吻,方铭揉了揉鼻子,而韩乔乔只是在一旁偷笑,丝毫没有解围的意思。

    “我打个电话问问先?!?br />
    方铭掏出了手机,然而蔡芬还是有些意犹未尽,目光转向了乔乔,“乔乔,我是为你好,你要相信姐,毕竟我在这一行混了这么久,见过太多当红明星因为一两件事情而最后黯然离去?!?br />
    “蔡姐,方铭不是说了他有办法吗?”

    韩乔乔拿着桌子上摆着的苹果,轻咬了一口笑着说道。

    “他能有什么办法,他要是能够找到比卓凡珠宝更好的珠宝商,算了,也不要比卓凡珠更强了,只要是一线的珠宝商让乔乔你负责穿戴亮相,我就……我就……”

    “就什么?”韩乔乔俏眼有着狡黠之色流过,追问道。

    “我就以后再也不管乔乔你,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br />
    蔡芬会说出这句话是因为她认定了方铭是在吹牛,她的眼睛很毒,方铭身上的衣服加起来不会超过两千块,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是不算差了,但是离着富豪却还有很大的差距。

    也许对方是认识一些大的珠宝商里面的工作人员,甚至有可能是管理层次的,但这样的事情是一个小小的管理层可以决定的吗,必然是要高层拍板的。

    “好,有蔡姐这句话就可以了?!?br />
    韩乔乔一拍掌,而后目光看向方铭,“现在看你的了?!?br />
    方铭失笑,韩乔乔这是故意在套话啊,可惜这位蔡姐看不出来。

    电话接通,里面传来了陈百万的声音。

    “方小友,有什么事情吗?”

    “陈会长,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嗯,还是个明星,是来参加这一次瑞丽举办的珠宝展的,不过因为得罪了卓凡珠宝,原定的珠宝展示环节被人给顶替了,嗯,陈家有一家珠宝公司的是吧,叫韩乔乔,那行……我就在这里等吧?!?br />
    方铭挂掉了电话,然而蔡芬的脑子里却是飞快的开始转动起来。

    陈会长,这个称呼说明对方应该是某个协会的头头,只是这个年头最不值钱的就是协会了,光是带“国”字号的全国都有不下数十家协会,还有那些起着高大上名称的什么“中华”之类的协会更是多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而且,姓陈的珠宝商,她印象中还没有这么一家珠宝商,估计是小珠宝公司吧。

    “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br />
    方铭给了韩乔乔一个笃定的眼神,因为刚刚在电话里他提到卓凡卓宝的时候,陈百万回了他一句:卓凡珠宝,没听过。

    老爷子这句没听过的潜意思就是表明,卓凡珠宝不算什么,都入不了他的耳。

    “方先生,如果是小的珠宝公司的话,对于乔乔来说意义不大,相反的,戴这类珠宝去展示,反而是会掉了乔乔的身价?!?br />
    蔡芬不全是为了赌约才说这样的话,试想一下,连二线的许清都带着大珠宝商的珠宝展示,而一流当红明星韩乔乔却带着三流珠宝商的珠宝展示,这本身就是一种掉价的行为。

    “嗯,这个我自然知道?!?br />
    看到方铭点头,蔡芬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反正她在这里监督着,绝对不能让乔乔做出会被媒体大肆渲染的事情来。

    一刻钟后,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请问,韩乔乔小姐在里面吗?”一道温文尔雅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听到这声音,蔡芬将门打开,结果发现门口站着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位年轻人,中年男子手上提着一个保险柜,而年轻男子脸上带着谦逊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