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走,打牌去?!?br />
    “不打了,我今天还有一篇报道要整理一下,明天要发布?!?br />
    某报社,一位油腻的中年男子正伏案电脑前,飞快在文档上打字,虽然此刻已经是到了下班时间了,但男子神情依然是很振奋,因为他相信他的这篇报道一定会引起轰动的。

    “瑞丽某村庄种植的‘红玉香’柚子一夜之间结出果实,果实硕大无比,每一颗都有篮球般巨大?!?br />
    “隔壁村庄几亩稻田水稻突然拔高,最高达到三米,稻穗颗粒饱满……”

    除了文字之外,油腻中年男子开始导入图片,不过就在他操作到一半的时候,大门口突然传来了动静。

    “是瑞地晚报的年记者吗?”

    中年男子回头,却是看到两个青年人笑着走了进来,其中一位刚好看到他电脑上的桌面和编写的内容,眼瞳收缩了一下。

    “对,我姓年,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我们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年记者可以将这份稿子给删除掉,你所采访到的这两个村庄发生的事情也不要宣扬出去?!?br />
    “凭什么?”大年脸一板,作为一位记者,报不报道是他的事情,而且这可是他争取本月奖金的唯一机会了。

    两位青年男子笑了笑,其中一位将手上公文包给提了起来,大年脸上露出防备之色,不过下一刻他的眼睛就是直了。

    一捆捆鲜红的毛爷爷被青年男子从公文包拿出,一共五捆,崭新的封条,告诉大年,这里是五万块。

    “这片文章删掉,这五万块就是你的,同时把照片给我们?!鼻嗄昴凶涌聪虼竽?,说道。

    大年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是答应了下来,开什么玩笑,他这篇文章发出去虽然可以博得不少流量,但按照报社的奖励制度,能给个一千多块钱的奖金就不错了。

    再说了,这文章也不是什么重要性的文章,纯粹就是当做惊奇事件来报道,不发表他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拿钱,换了照片,两位青年男子便是离开了。

    这样的事情,同样也是发生在好几个报社和当地的一些微媒体上,同时,也有那么一批人出现在了瑞丽的各个乡镇,对于那些变异的各种庄稼包括水果蔬菜全都以高额的价格收购过来,哪怕那些村民再跟人讲述这些奇怪的情况,也没有了任何证据。

    稻谷长到三米高,五十斤重的红薯,谁信啊,没图你说个J8。

    ……

    “方铭,咱们还要在这里待多久啊,太无聊了?!?br />
    陈家院子内,方铭悠闲着晒着太阳,他之所以留在瑞丽不走,是怕被日本人追查到蛛丝马迹,所以在这里留守观察。

    毕竟当时陈百万是给日本人说了自己的名字的,要是日本人怀疑起来,没准就会顺着这条线索追查过来。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三天过去了,日本人没有一点动静,他让陈家人帮忙盯着出入境和入城的各种通道,都没有发现可疑人员。

    “要是没什么意外的话,明天就回去吧?!?br />
    方铭已经是决定明天起身返回魔都,不过就在他和华明明聊天的时候,他的手机却是响了。

    看了眼来电号码,方铭嘴角微微上扬,“乔乔姐有什么吩咐?”

    因为从日本人手中抢夺来了龙脉,方铭心情也是大好,难得的在电话里和韩乔乔开了句玩笑。

    “你没吃错药吧?”

    听到电话那端韩乔乔的话,方铭选择了沉默。

    “问你个事,你是在云南那边吗?”

    “对,你怎么知道的?”方铭有些好奇,自己到云南的事情韩乔乔怎么会知道,“你去过我店铺?”

    “是啊,大柱告诉我说你去云南了,在云南哪座城市?”

    “瑞丽?!?br />
    “我靠……”

    电话那端传来了一句粗口,“我也在瑞丽,公司安排参加一个珠宝展,怎么样,带你看看眼界?”

    方铭摇头刚想说不用了,然而韩乔乔那边似乎是有什么事情,韩乔乔压低了声音,“行了,不跟你说了,我把地址发给你,你到了之后就直接来找我吧?!?br />
    叮咚。

    方铭的通讯软件传来了消息,打开一看果然是韩乔乔发来的,上面有着一个地址定位。

    “是韩乔乔大明星的消息,她也在瑞丽?”一旁的华明明凑过头来,笑的贱兮兮的,“那还犹豫什么,我们赶紧出发吧?!?br />
    对于华明明来说,韩乔乔这样的大明星已经是属于方铭的了,他是没戏的,但是大明星身边肯定有其他的漂亮女明星啊,他可以借此机会勾搭上。

    “我有说要去吗?”方铭看了华明明一眼,淡然说道。

    “韩乔乔大明星邀请你竟然都不去,你这种行为是会被天打雷劈的?!?br />
    华明明一脸夸张表情,看到方铭不为所动的模样,又露出可怜兮兮的神色,“你看我陪你到云南这边来,都没有好好玩过,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br />
    “陈家送给你的那几块顶级翡翠吊坠,怎么,你是代我收的,要给我?”

    方铭看了华明明一眼,这一次陈百万为了表示对他的感谢,不但将那株雪莲花给了他,还支付了一笔可观的费用。

    作为方铭的同伴,虽然没有任何出任何的力气,但华明明也是沾了光,陈百万赠送给了他几件顶级翡翠吊坠,市场价估摸在五百万左右。

    “那个……我们兄弟之间何必那么见外?!?br />
    华明明脸上露出悻悻表情,开什么玩笑,这几件吊坠可就是他以后把妹的利器了,而且也可以用来换取私房钱,毕竟家里老头子这段时间将他的钱财卡的很死。

    虽然他一直认为自己泡妞是靠颜值的,但钱总还是要有点的嘛,吃饭唱歌嗨皮不都得要钱啊。

    “行了,别在这里贫嘴了?!?br />
    方铭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只是逗弄华明明玩,既然碰巧韩乔乔也来到了瑞丽,那肯定是要见个面的。

    ……

    瑞丽,虽然只是西南边陲的一座城市,但因为靠近缅甸盛产翡翠的缘故,这里每年都会有珠宝展,当然,重头还是翡翠。

    每一年的瑞丽珠宝展都会有来自各大珠宝商的珠宝展出,而同样的,那些靓丽的模特明星也是这珠宝展的一大特点。

    许多女星本来就代言了一些珠宝产品,有的大型珠宝商更是有好几位代言女星,甚至一位女星只代言那么几款款式。

    下午三点,方铭和华明明出现在了展会的门口,只不过,两人都没有入场卷,直接是被门口保安给拦了下来。

    这种珠宝展和车展不同,车展对进来人员没有要求,但珠宝展考虑到明星,考虑到珠宝的珍贵和价值,一般都是需要入场卷的。

    入场卷分为三种,一种是那些参加展会的珠宝商所提供,一种则是主办方所赠予,一种便是花钱购买。

    不过方铭并没有花钱,因为在他给韩乔乔发了消息之后,张燕便是从展厅里面走了出来,带着两张通行证领着方铭两人进去了。

    “方先生,乔乔姐现在正在后台化妆,我带你们过去?!?br />
    对于方铭,张燕的印象很深刻,就是这位方先生在那一次危急的时候救了她和乔乔姐,而且最重要的是,乔乔姐对这位方先生的态度很不一般,她跟在乔乔姐身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到过乔乔姐对一个男人这么上心的。

    作为当红明星,韩乔乔自然是那些珠宝商眼中的宠儿,当然,她并没有代言什么珠宝产品,这一次是公司和一家珠宝公司合作,出场费也是达到了一百五十万。

    展会的后台是不对外开放的,而且有着保安把守,不过有张燕在,方铭和华明明还是很轻松的混进去了。

    咚咚咚。

    张燕在一间化妆室前敲门,里面传来了一道优雅的声音。

    “进来?!?br />
    推门而来,方铭第一眼便是看到了坐在镜子前,穿着一身隆重晚礼服的韩乔乔,哪怕是他眼中都有着惊艳之色闪过,一旁的华明明更是整个眼睛都看直了。

    黑色连衣修身晚礼服,将韩乔乔凹凸有致的身材展露的淋漓尽致,性感的吊带抹胸露出白里透明的雪白肌肤,蝴蝶系结的吊带,更是平添了几分少女的气息。

    性感而又清纯,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但却在韩乔乔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看到是方铭两人,下一刻韩乔乔的举动便是将她所营造的美丽瞬间打破,二郎腿直接是翘在了桌子上,露出一双雪白的大腿,纤纤玉手更是拿起桌子上的女士香烟,动作优雅的掏出一支点燃,美美的吸了一口,而后站起身,在走到方铭跟前的时候,红唇小嘴吐出烟雾喷在了方铭的脸上。

    “方铭,我好看不?”

    如此近的距离,方铭几乎是可以看到韩乔乔脸庞上的每一个毛孔,这妖精又来了,当下皱了下眉,说道:“女孩子还是少抽点烟的好?!?br />
    “无趣?!?br />
    韩乔乔撇了撇嘴,一个优雅转身回到了椅子上,不过也就在这时候,房间的门又一次被人给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