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铭的房间内,除了方铭和华明明之外,凌楚楚几人表情全都一脸凝重,因为他们广年堂被药王爷所不待见,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也许药王爷无法下令让得那些药材商人不得将药材卖给广年堂,但如果有药王爷说让这些药材商人倾斜一下,优先其他药房,比如回春堂。

    光是这一点对于他们广年堂来说就是巨大的打击。

    一个药房立足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信誉还有品牌,可信誉和品牌是怎么堆积起来的,还不是因为药材。

    如果广年堂没有好的药材没有足够的药材,怎么能够吸引的了顾客,吸引的了那些回头客和优质顾客?

    对于这些药材商人来说,药材卖谁不是卖?

    只要回春堂给的起价格,他们自然愿意卖药王爷这个面子。

    人,在不损害自己利益的前提下,对于所敬重的人提出的请求都是会答应的,更何况看那些药材商人对药王爷的狂热崇拜,恐怕不少药材商人就是宁愿少赚点也会优先其他药房。

    这才是凌楚楚和孙利民他们着急的原因。

    华明明不着急,那是因为他不是广年堂的人,而方铭不着急,咳咳……自然是有着他的原因。

    “现在要确定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回春堂准备针对我们的阴谋是不是和广年堂有关系,第二件事情就是一定要打探出,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药王爷对我们广年堂如此没待见?!?br />
    方铭看着凌楚楚,眼神之中有着异样,虽然凌楚楚的性格不怎么样,但是从她刚有条不紊的分析和安排来看,凌楚楚倒也颇有智慧。

    “药王爷那边私下再找人约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当面问清楚?!绷璩抗饪聪蛩锢?,问道:“孙经理、两位专家你们身边有认识药王爷或者能够和药王爷搭得上线的人不?”

    孙利民摇了摇头,他不是药材圈子的,只是加入广年堂之后才正式进入药材行业,虽然认识一些药材商人,但那时候药王爷已经是隐退了,估计也都没啥交集。

    凌楚楚将目光转向于海洋两人,脸上带着期待之色,在她想来这两位药材圈子的专家,应该有熟悉的朋友会认识药王爷。

    然而于海洋和张江波脸上露出尴尬表情,作为广年堂的药材专家,他们平日里姿态都摆的很高,都是那些药材商巴结他们,因为只有他们检查通过了,广年堂才会收购这批药材。

    所以于海洋两人和药材商的关系并不算多么的熟络,不说他们没有多少药材商人的电话,就少数那几个,打电话过去人家就算真的认识也不一定会给他们搭桥牵线。

    “我说你们用得着这么麻烦吗,那药王爷不是也参加了开幕式吗,那肯定也是住在这个酒店,找前台打听下房间号,直接找上门去不就是了?!?br />
    一旁的华明明有些看不下去了,不过他的话却是遭到了凌楚楚一个冷眼,“说起来简单,药王爷对我们广年堂不待见,这贸然找上门去,人家肯定不会见,而且以药王爷的声望,估计这时候肯定是和一些老熟人叙旧,如果再一次被许多人看到我们广年堂在药王爷面前吃了闭门羹,那性质就更恶劣了?!?br />
    凌楚楚有她的考虑,这个时候的她终于是表现出来一个大公司高管的智慧。

    “实在不行只能是给姑姑打电话,看看能不能动用其他关系联系到主办方,让主办方这边给搭桥牵线了?!?br />
    这是凌楚楚最后的无奈之举,自己和姑姑是凌家人,以自己家族的地位要想通过主办方联系上药王爷肯定是没问题的。

    但凌楚楚也知道自己姑姑一直忌讳将公司和家族扯上关系,因为按照姑姑说的,在商言商,这是商业上的规则,也是广年堂日后可以无所畏惧的根本。

    虽然她和姑姑身后有着凌家的背景,那些知道的人可能会给予方便,这是不可避免的,但公司本身不去动用凌家的关系,就不会给任何人留下把柄。

    “如果你们是想要见药王爷的话,我应该可以给你们牵桥搭线?!?br />
    听到这声音,凌楚楚和孙利民几人突然愣了,虽然才注意到是站在一旁的方铭说的这话。

    只是,凌楚楚四人都没有什么激动的表情。

    “方铭你别闹了,我们这里在说正经事呢?!?br />
    半响后,凌楚楚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方铭揉了揉鼻子,自己这话有这么不可信吗?

    “你还认识药王爷?你出生的时候药王爷就已经隐退了,吹牛不是这么吹的?!?br />
    于海洋也是一脸嘲讽,凌楚楚蹙眉打断了他的话“行了,我先去给姑姑打个电话,孙经理你继续调查清楚这其中的缘由,至于两位专家好好休息,明天还要去看一批药材?!?br />
    凌楚楚不给方铭继续说话的机会,从沙发上站起身就朝着门外走去,看着凌楚楚走出去的背影,方铭不知道该说啥,自己第一次主动想要帮人竟然还被人给怀疑鄙视了。

    “那方专家,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也先离开了?!?br />
    凌楚楚一走,孙利民三人也是跟着离开了,房间内只剩下了方铭和华明明。

    “真是无聊,方铭,晚上我们出去逛逛,这酒店太蛋疼了,昨晚想去做个SPA打个电话竟然告诉我酒店没有这项服务,没有你干嘛还在座机上面留下一个SPA号码?”

    华明明一脸的郁闷,然而方铭却是失笑,因为他很清楚这其中的原因。

    不是酒店没有,而只是这一次活动期间没有罢了。

    很显然,酒店所提供的SPA并不怎么正规,带有某种不可说的含义,而这一次市里包下了酒店,全国各地那么多知名人士和记者都在这里,这酒店哪里还敢继续这一项业务,除非是不想再营业了。

    “行,出去走走也好?!?br />
    到一个地方,欣赏当地的风土民情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一来可以开阔眼界,二来也是可以对各地风俗民情多加了解。

    方铭的记得他师傅曾经跟他说过一句话:“无论是修道还是修佛,都讲究一个云游,原因就是因为走的路多了,见识的多了,才不会如井底之蛙一般,不会被一叶障目?!?br />
    方铭和华明明两人出了酒店直接是打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你们这里有什么热闹好玩的地方?!?br />
    “两位老板是来参加这一次的药材交流大会的吧?!彼净Ω得挥邢然卮鸲茄实?。

    “对啊,师傅你怎么知道?”华明明好奇问道。

    “看你们的位置应该是从腾冲大酒店出来的,我们当地人谁不知道这一次住这酒店的都是来参加这一次大会的嘉宾,都是有钱人?!?br />
    司机是一个中年男子,他之所以会这么询问是有原因的。

    早在半个月前,他们这些司机便是接到了出租车公司的通知,在全国药材交流大会期间,所有司机绝对不能载客去一些特殊的地方。

    这里所谓的特殊地方并不是指的那方面,而是不能坑乘客。

    原因很简单,腾冲是一个旅游城市,每年都有很多游客过来,所以这些出租车司机都和一些消费场所之间有协议,那就是他们拉几个乘客过来,最后乘客在那消费了多少他们都有提成,或者直接按人头算人。

    这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消费场所之所以会给司机回扣,就是因为他们有着宰客的办法,甚至有些地方就是专门宰客,坑的就是你外地过来的游客不敢闹事。

    但是对于这一次来参加交流大会的人,这些司机可不敢了,甚至不止是他们,就是那些专门宰客的场所也都得到了通知。

    这一次的药材交流大会,是当地领导为了将腾冲打造成全国药材产业基地的大项目,所以必须要给那些来的嘉宾一个好的印象。

    更何况这个当头有那么多的媒体记者,一旦被坑到的是某位记者,一篇报道出去,对于腾冲造成的负面影响将不可估量。

    当然,当地领导做的不仅仅是这些,在大会开始前的一个月就进行了全县严打,一些混混头头也都得到了警告。

    其实这也是国内各地政府的惯例了,一般有什么大的会议或者大的活动的时候,也是治安最好的时候,不说夜不闭户,至少打架抢劫之类的事情绝对不会出现。

    确认了方铭和华明明的身份后,司机心里便是有数了,热情的介绍道:“我们腾冲好玩的地方很多,景点也有许多,不过晚上嘛最热闹的地方就是棕包街了,那里都是古建筑,有许多酒吧,除此之外还有我们云南很有名的赌石?!?br />
    提到云南,就绕不开赌石。

    原因很简单,云南和缅甸交界,而缅甸那边盛产翡翠,随着这些年翡翠的价格持续走高,赌石也是越来越盛行,甚至到后面更是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

    “师傅,那就去棕包街?!?br />
    华明明直接决定了,他当然不是冲着赌石去的,作为华宝楼的少东家他也不是没见过赌石,这东西在他眼中没啥稀奇的,他是因为司机话里的另外一句:棕包街有许多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