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幕式很盛大也很无聊。

    先是主办方,腾冲市的一把手上台讲话,正如华明明所猜测的那样,陪同药王爷进来的那位便是腾冲的一把手。

    紧接着是药监部门、工商部门、以及和中医还有中药材扯得上关系的各大协会的领导纷纷上台,秀了一把存在。

    当然了,下面的掌声很热烈,但不少人都已经是看的昏昏欲睡了,大夏天的本来就容易瞌睡,更何况到来的人都不是冲着这些领导演讲而来的。

    场面直到药王爷的出现在改变。

    当药王爷站上去的时候,现场一片掌声,不少人的神情也是变得振奋起来,哪怕是主持人示意大家安静依然是无法阻止众人的热情。

    “这太恐怖了,感觉这些人都得了盲目崇拜一样,至于吗?”

    华明明听着周围人的高呼还有疯狂的掌声有些不可理解,只是他这话刚一出口便是被旁边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给喷了。

    “你知道个什么,药王爷对于我们这些药材种植的人来说有着救命再造之恩,如果当初不是药王爷的药方,我家种植的草药几乎都要烂掉了,一家人除了自杀没有任何选择?!?br />
    男子很激动,很显然他就是在那二十个药方中的受益者,药王爷对于他家来说那就是救命恩人,现在听到华明明的话他如何不生气。

    华明明缩了缩脖子没敢反驳,因为他看到这男子激动的已经撸起袖子了,要是他再说点什么,没准这男的就会一拳揍过来了。

    沉默保身的好。

    药王爷的演讲很简单,就是那么几句话,然而却引得了满堂喝彩,尤其是那句祝福中药材市场越来越好,祝福大家生活越来越好。

    腾冲一把手说这话,所有人都知道那是政绩,那些部门、协会领导也是如此,但惟独药王爷,所有人都知道他没有私心,他是真正的希望中药材市场越来越好。

    开幕式持续了一个小时,最后在这些领导还有药王爷的剪彩下宣布这一次的交流大会正式开始。

    大佬们都散去了,不过对于很多来参加的药材商来说,接下来他们才是主角。

    早就提前到来的药材供货商和种植商们已经是在各自的展厅放满了药材,整个展览城充斥着浓浓的中药味道。

    “走吧,咱们去各大展厅看看?!?br />
    开幕会结束了,一行人也都散了,纷纷展览城的各个展厅,整个展厅很大,有着七八十个展厅,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冬虫夏草,灵芝,极品鹿茸,啧啧啧都是好货色啊?!?br />
    方铭和华明明也是在人群中游荡,不同的是方铭只看不买,虽然这些药材都是他药浴所需要的药材,但并不是找不到,这些药材可以通过广年堂购买得到。

    “其实前面三天也大多是针对的一些散客,本地人或者是当地的游客过来购买,像我们广年堂这样的大量采购商都是约定好的,后面几天才会看货成交?!?br />
    孙利民在一旁介绍,不过方铭的注意力却是被展厅左侧走廊外面所吸引了,因为许多人都朝着走廊外边走去,似乎那边有什么更热闹的场所。

    “方先生对那边感兴趣,那是盲药区域,其实说白了就是类似于古玩城的那些地摊一样,里面有好的药材但也有以次充好的药材,说白了全靠眼力,而且买卖双方一旦交易离手后就不能再退还了?!?br />
    孙利民看了眼走廊左侧那边,这种交易形式实际上也是最近几年新兴起来的,是这些药材商人仿照古玩城的模式弄的。

    “一般人其实很难理解,为什么药材也会有这种交易方式,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很多药材就连卖家自己都分不清年限,有的是运气好在山上挖到,有的是祖上留下来的,所以索性就摆在这里卖,卖贵了是赚了,卖便宜了也就认了?!?br />
    “当然了,这种交易方式一开始还是很受欢迎的,因为大家都享受于类似古玩捡漏的乐趣,而且不管怎么说这些药材始终还是药材,最多就是药效上面有差距罢了,不像古玩一样买一件毫无价值的假货回去?!?br />
    听到孙利民的介绍,方铭脸上倒是露出了感兴趣之色,一旁的华明明更是跃跃欲动,他没有想到除了古玩竟然中药材市场也有这种交易方式。

    “方铭,我们过去看看,没准能捡漏买到几百年的人参、灵芝啥的那就发了?!?br />
    方铭莞尔一笑,在中药材市场上捡漏买到百年人参的概率比起在古玩城捡漏买到乾隆御用青花瓷的概率还要低。

    毕竟中药材随着年限的增长,形体上面多少是有一些基本特征的,不过说实话他倒是有些兴趣,看看到是无妨。

    孙利民领着方铭和华明明两人朝着展厅外面走去,而凌楚楚和于海洋三人则是去那些熟悉的药材供货商的展厅去了。

    “来来来,刚刚出土没多久的野生山人参,二十年以上年份的,不要错过了?!?br />
    “祖上留下来的灵芝,起码五十年,虽然只剩下一半了,但药效也是惊人,想要买的来看看?!?br />
    一来到这片区域,方铭便是感觉跟来到了菜市场没有什么区别,各种吆喝声,每个人都是在地上铺着一层布,然后上面摆满了药材。

    当然这里也有一些小的药材种植商,里面的展厅他们买不起展位,只能是在这里摆摊,而有些采购商也是会到这里来采购,因为价格会便宜不少。

    “我靠,这人参的须好多,起码得有上百年了吧?!被髅髦缸乓患姨磺吧厦娴囊桓瞬我涣痴鹁乃档?。

    “老板好眼力,一看就是懂行的,不过这根人参并没有上百年,也就是八十年的年限?!?br />
    听到商家的回答,华明明愣住了,这年头竟然还有这么诚实的商家,现在哪个卖东西的不是拼命夸赞自己的货物,怎么还有贬低的?

    “嗯,八十年那也差不多了,你这人参多少钱啊?!?br />
    “百年以上的起码要一百多万,我这根八十年的,怎么也得要个六十万吧,如果诚心买的话就六十万这个价格?!?br />
    “八十年份的六十万,这个价格倒是还公道,方铭……你走了干啥?”

    华明明突然发现身侧的方铭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一旁的孙利民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向华明明。

    他很想告诉眼前这位华先生,不是人家老板实诚,而是你这突然给这根人参凭白添加了十倍的年限,人家老板都觉得吹不下去了。

    一根不过七八年份的圆参被你给说成百年以上的,换做他是老板也都不敢应承下来啊,脸皮还没有厚到这个程度。

    只要对人参稍微有些了解的人便是可以看出来,这跟人参根本就不是什么野山参,而是栽种的园参,只有园参的根须才会有那么多,野山参的根须是疏朗修长。

    另外人参也不是须越多就说明年份越久的,人参是靠着参须吸收养分的,年份越久那些参须在地下就会腐烂,虽然会再长出来,但那也是在原有的参须上面生长,那里会有一个类似于珍珠一样的点,所以年份越久的人参的参须只会越来越少。

    方铭独自走开了,因为他觉得再跟华明明待下去智商可能会下降,人家那老板估计最多也就是将这人参多说几年多卖那么几百上千块钱,可华明明倒好,直接把人家老板都给整懵了,相比起人参,他才更适合棒槌这个名字。

    不过有孙利民在,方铭也不怕华明明上当吃亏,孙利民作为广年堂在这边的经理,在药材辨识上面还是有点眼力的。

    目光在两边的摊位搜寻,方铭脸上露出失望之色,虽然这些摊位上有不少药材还算不错,但价格同样也是可观的很,丝毫没有捡漏的可能。

    方铭脸上露出自嘲之色,想想也是,买的从来没有卖的精,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漏可捡。

    就当方铭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目光突然被一个摊位给吸引了,那是一个中年男子摆的摊位,摊位上有着几截木头和一些药草,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药材枝干,粗一看和其他地摊上摆的没有任何的区别。

    当然这地摊上没有什么珍贵的药材,所以根本没有什么人上前仔细观看,大多都是扫一眼就走。

    “大叔,这些药材都是你自己采摘的?”方铭蹲下身子,笑着问道。

    “是啊,都是我采摘的,有的是我以前摘的,有的这一个礼拜在山上摘的,听说这边有一个药材展会,所以就过来了?!?br />
    男子没有什么隐瞒,很显然并不是专门从事药材生意的,只是靠近山里,所谓靠山吃山,认识一些草药,摘了下来带过来卖。

    “小血藤,黑血藤,金毛狗,买麻藤,梅花藤,牛蹄子,扁藤,过江龙,金刚藤,红丹参……”

    方铭一边和男子聊天一边翻弄着这些药材,这些药材都不是名贵药材,价格也就是几块钱到几十近百块一斤而已,整个摊位上的药材就算是全部卖掉都只是几千块钱罢了。

    “老板,我们那还有很多这样的药材,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可以预订的?!?br />
    很显然,这才是这位男子到这里来卖药材的原因,想要找到药材收购商来大量收购。

    方铭微微一笑,他不是药材收购商,不过广年堂倒是需要,如果可以的话他可以给搭条线,但前提是他得得到他想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