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天空晴朗,一如既往的炎热。

    “妈,我出去找同学逛逛,中午不回家吃饭了?!?br />
    叶家,梁琼看到自己的打扮,整个人愣神了一下,因为她好像从来没有看到过女儿这么打扮过,或者说是这么漂亮过。

    自己女儿自己知道,不但优秀而且主要遗传了自己的基因,长得也是标致漂亮,可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女儿可以美到这个程度。

    赛雪的肌肤、姣好的脸蛋可以看出静心打扮过,身上穿着一件及膝公主裙,露出修长大腿,脚上是一双白色高跟鞋,站在那里亭亭玉立标致动人。

    “妈,我出去了?!?br />
    “哦……好?!?br />
    隔了半响梁琼才反应过来,看着自己女儿走出房子,心里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对劲,自己女儿今天这装扮有些反常。

    以往女儿可是很少化妆的,就算是化妆那也最多只是略施一些淡妆,而不是像今天这样明显经过静心打扮过。

    这让梁琼想到了当初她和老叶初次约会时候的场景,那时候的她不也是花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梳妆打扮吗,虽然那时候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化妆品,可她光是头发就打理了半个小时,一根发丝乱了都要重新弄好。

    “难道真的和我猜测的一样,女儿谈恋爱了?”

    梁琼心里一咯噔,她不反对自己女儿谈恋爱,但她也要知道自己女儿是和谁谈恋爱。

    “老叶你快出来?!?br />
    “怎么了,这大早上的,子瑜呢?”

    叶明从房间走出来,看到自己妻子一脸凝重的表情又扫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女儿的身影,有些疑惑的问道。

    “子瑜出去找同学玩了?!?br />
    “找同学玩啊,那很正常啊,子瑜有许多同学,这次回来和同学之间聚聚也是应该的,对了,你给子瑜钱了吗,现在的学生聚会都是AA的,别和同学聚会到时候钱不够,不能让子瑜在同学面前丢人?!?br />
    听到自己老公的话,梁琼心里有些抓狂,碰到这么一个宠女狂魔的老公她也是没有任何办法了。

    自己老公每个月都偷偷给女儿卡里打一笔钱这事情还真以为她不知道吗?

    毫不夸张的说,就自己女儿的私人小金库起码有超过六位数的存款,只是因为自己女儿不是那种胡乱花钱的人,所以她才假装不知道。

    “你难道没发现这一次子瑜突然回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梁琼不死心的再次提醒道。

    “哪有什么不对劲,女儿想家了呗,我昨天还跟子瑜说,以后可以每周都回来,反正飞机票也要不了几个钱?!?br />
    “叶明!”

    梁琼绝望了,对于自己老公这智商她已经是不报希望了,直接是怒吼了一声,叉腰说道:“我告诉你,子瑜昨天回来的时候在房间一个人对着手机傻笑,看到我进去之后连忙关掉手机一脸惊慌表情就好像是做了什么错事被发现了一样?!?br />
    “还有刚刚子瑜出去,明显是经过了精心打扮,我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子瑜这么打扮过,肯定是有问题?!?br />
    叶明听到自己老婆的话也是不知道嘀咕了一句,“能有什么问题,女孩子爱美不是很正常的吗?我那些朋友的女儿家里化妆品一个桌子都放不下,子瑜的化妆品还是太少了,过几天再带她去商场买一些?!?br />
    “叶明,把你那宠女的德性给我收一收,我现在很认真的在跟你说话,我怀疑子瑜应该是和异性朋友交往谈恋爱了?!?br />
    “哈哈,交往谈恋爱不是很正?!币睹餍Φ揭话朊嫔布浔淞?,声音也是猛然提高了一倍,“交往谈恋爱,哪个臭小子敢骗我家子瑜?!?br />
    叶明极其宠爱自己女儿,可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生怕自己女儿受到一点伤害,想到现在社会年轻人的不靠谱,叶明便是急了。

    “行了,别在这里囔囔了,子瑜没有走多远,你在后面偷偷跟踪看看,看看那男生长什么样子,毕竟这是女儿长这么大第一次谈恋爱,得注意分寸?!?br />
    听到自己老婆的话,叶明脸上有着为难之色,跟踪自己女儿,这要是被女儿知道了可不得怪死他。

    “老叶,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女儿好,再说了也没让你干什么,只是悄悄去看下女儿谈恋爱的对象长什么样子,如果小伙子看起来不错的话,那就和子瑜明说,让她带那男孩到家里坐坐?!?br />
    “行,但要是子瑜发现了我可说这是你让我这么做的?!?br />
    叶明点头应承了下来,当下也顾不得吃早餐了,拿着钱包便是追了出去。

    巫道馆。

    “胡老板,多谢了?!?br />
    “哪里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那方老板您先忙,到时候回聊?!?br />
    “行?!?br />
    次日一早,方铭便是乘坐胡荣的车子回来,胡荣开车到古玩街而后又亲自送方铭到巫道馆门口这才告别离开。

    “大柱,今天我要出去……”

    方铭走进巫道馆,话刚说到一半便是戛然而止,因为他发现店里除了大壮之外还有一位中年女子,一位气质高雅的中年女子。

    “方铭你回来了,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凌小姐的姑姑?!?br />
    大柱看到方铭进来,连忙上前跟方铭介绍了一下凌慕梅的身份,而此刻的凌慕梅再看到方铭那一刻,整个身躯有着抑制不住的颤栗。

    只不过,凌慕梅到底不愧是一位大型上市集团的老总,情绪隐藏的很快,几乎是在短短的一两秒钟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脸上露出了笑容。

    “是方老板吧?!?br />
    “你好,你就是凌女士吧,镇江那边的事情还要谢谢你?!?br />
    方铭和凌慕梅握手,结果却是发现对方竟然握住自己的手不松开,而且他总感觉对方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古怪。

    “凌女士?”

    “真是不好意思,没有想到方老板这么年轻,实在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br />
    凌慕梅也是察觉出自己失态了,连忙找了一个借口掩饰过去,到了现在她几乎可以确定,眼前这男孩就是她二十多年前丢失的孩子。

    像,太像了。

    那眉宇还有那轮廓和他丈夫年轻时候有着七分相像。

    如果说出生日期和名字还能有巧合,那么再加上相貌,这三者结合在一起,那这巧合就不存在。

    凌慕梅很想就这么抱着自己的孩子相认,但是理智告诉她现在还不是时候,虽然当年她是没有办法才不得不抛下孩子的,但是她不知道孩子心中是否会嫉恨自己。

    如果说出自己的身份,要是孩子无法接受甚至从此对自己避而不见,那么还不如先不说出自己的身份,先这么相处着。

    方铭虽然觉得这位凌女士有些古怪,但还是没有多想,毕竟他和对方是第一次见面。

    “凌女士,电话里我听你说过,是想要找一个是吧,不过今天我恐怕是没空了,一会要出去了,要不你明天再来?!?br />
    方铭有些不好意思,今天他约好了和子瑜见面,自然不能在这里耽搁太多时间。

    凌慕梅微微一笑,只要是看到方铭她就满足了,至于找人那就不需要了,不过心里这么想,她嘴上却是有些遗憾的说道:“是这样啊,可我可能过一两天就要走了,方老板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已经确定方铭是自己的儿子了,对于自己儿子的任何事情,做母亲的都有着极其强烈的好奇,更何况凌慕梅还缺失了对儿子二十多年的关爱。

    方铭微微一笑,如实说道:“一个很多年没见过的小时候的朋友约了今天见面?!?br />
    如果是换做其他人问,方铭不会回答具体有什么事情,但是面对着眼前这位凌女士,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着一种亲切感,相信对方对自己没有恶意。

    “看来这位老朋友应该是一位女孩子了,难道是方老板的青梅竹马?!?br />
    方铭难得脸色一红,而凌慕梅见状心里更是有数了,不过随即心情也是变得激动起来,自己儿子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她这个做妈的当然要帮忙看看把把关。

    “方老板,如果这是你和这位女孩子许多年后的第一次见面,我觉得你这样的打扮恐怕不行,女孩子嘛,都喜欢男孩子能够重视她,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换一套衣服?!?br />
    听到凌慕梅这话,方铭觉得很有道理,可随即有些犯难了,让他抓鬼降妖还可以,可是和女孩子约会,他这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方老板,我一看你就觉得有些投缘,所以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可以给你一点参考,那就是去商场重新买一套衣服?!?br />
    “方铭,我也觉得凌女士说的对,你和子瑜这么多年没见面了,这第一次见面还是正式点好?!?br />
    一旁的大柱也是跟着开口,叶子瑜他也有印象,当初在妙河村整天跟在方铭后面的那个粉嘟嘟的小女孩。

    为此自己妹妹当时还没少哭鼻子,说方铭哥哥不喜欢她了。

    “这……”

    方铭有些为难,主要是他怕时间上有些来不及,不过凌慕梅似乎是知道方铭担心什么,开口说道:“第一次约女孩子,地点一般都是在咖啡厅的多,我知道一个商场那里就有家咖啡厅环境不错,可以把女孩子约到那里见面,然后顺便在商场买衣服?!?br />
    方铭沉吟了片刻,最终还是采纳了凌慕梅的建议。

    “那麻烦凌女士告诉我那商场的名字?!?br />
    “不用,我可以带你去,刚好我也要去那边有些事情,而且让我司机送你也快点,和女孩子约会最不能迟到?!?br />
    凌慕梅表现的很上心,不过方铭并没有多想,只是觉得这位凌女士是为了和自己处好关系,好让自己到时候可以尽心尽力给她找人。

    “那先谢谢凌女士了?!?br />
    最终,方铭还是答应了下来。

    Ps;好惨啊,不知道是过年流量低的原因,还是平台发了许多红包赠币,订阅比过山车还掉的快,心里是拔凉拔凉的,来几个打赏告诉我,是大家忙着过年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