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渐黑,然而当狂风出来的那一刻,房间内,床上的张德龙身躯抖动了几下,方铭瞥了一眼,沉声道:“它来了?!?br />
    它来了。

    方铭的这一句话让得华明明脸色变得蜡白,手脚有些止不住的哆嗦,而一旁的胡荣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尤其是此刻张德龙身躯在抖动,更是让得他害怕,生怕张德龙突然暴起发狂对着他一顿撕咬。

    三人当中,唯独张泉根这老汉脸上带着愤怒之色,想到就是那精怪害的自己几乎是家破人亡,心中的仇恨瞬间便是湮没了恐惧,提着手中的柴刀便是望向门口。

    吱吱呀呀!

    狂风越来越大,门板更是咯吱作响,然而方铭却是没有理会这些,而是心无旁骛的画起了符箓。

    “我是来索命的……”

    一道苍老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处,虽然灯光昏暗无法看清楚来人的脸部轮廓,然而那张脸上空洞的眼眶正在不断的血液滴落下来,这是一个被挖掉了眼珠子的老妇女。

    “神婆?”

    张泉根浑身一个颤栗,而不用他开口华明明和胡荣也是猜到了这突然出现在门口的这道恐怖身影是谁了。

    “不是说来的是精怪吗?怎么会是那神婆,难不成是神婆的鬼魂?”

    华明明一个颤栗,面对着一个恐怖的死人,尤其是此刻那神婆那张阴森恐怖的脸,还有不断滴落的血液都让他恐惧。

    “是你害死了我,我要找你索命?!?br />
    神婆举起了双手,也不见她有什么举动,张泉根整个人便是凭空漂浮了起来,同时脸上也是出现赤红之色,直接是从脖子红到了额头。

    就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卡住了张泉根,生生的将他给掐的双脚离地无法呼吸。

    离着张泉根不远的华明明目光带着求助之色看向方铭,不过方铭只是低着头在黄纸上画着,根本就没有看这边一眼。

    “吗的,人死**朝天?!?br />
    华明明想到方铭先前的交代,举着沾染了竹叶汁的竹条朝着门口神婆狠狠的抽下去。

    啪!

    竹条并没有拍打到那神婆身上,而是拍了个空打在了地面,那神婆速度很快,往后退了几步直接是躲了过去。

    也正是因为华明明的这一拍,让得张泉根得到了解脱,双脚再一次落在地上,在那里忍不住咳嗽起来。

    “你别看我,我告诉你,本少爷是神仙转世,再不离开本少爷就灭了你?!?br />
    看到神婆目光转向自己,尤其是那一双空洞的眼眶望过来,华明明差点就想转身就跑,不过想到自己手里握着竹条,倒是给了他一点勇气。

    “我抽死你去!”

    华明明手中竹条一举,他可以明显感受到那神婆对他手中竹条的忌惮,竟然往后退了几步。

    “哈哈,原来你真的怕我手上的竹条?!?br />
    发现了这一点后,华明明恐惧情绪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得意之色,举着竹条佯装就要打下去的动作,而每一次那神婆都往后面后退几步。

    “哈哈,什么妖魔鬼怪,在本少爷面前全都是弱鸡,有本事你站住别退啊?!?br />
    华明明用挑衅的目光看向神婆,神婆的表情也是变得扭曲起来,片刻之后突然朝着华明明扑来,动作之快丝毫看不出是一个行动迟缓的老人。

    “我打!”

    华明明竹条抽了过去,一声非人的痛苦叫声从神婆的嘴中发出,那声音不像人的叫声,更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的吼叫。

    只是,虽然痛叫但这一次神婆没有后退,显然也是被华明明给挑起了怒火,带着一股恶臭味直接是扑到了华明明的身前。

    不管是任何长武器,都有着一寸长一寸强之说,但同样也有着一个弊端,那就是一但被近身了就无用武之地了。

    华明明显然也是没有想到神婆这一次会没有退缩,被近身之后只感觉一股恶味袭来,再然后整个人便被甩了出去,狠狠的撞击在了墙上。

    “哎呦,痛死老子了?!?br />
    华明明痛苦嚎叫,好在这时候张泉根已经是恢复过来,提着柴刀便是朝着神婆砍去。

    砰!

    柴刀砍在神婆的身上,竟然溅起了一团黑雾,这黑雾散发着浓浓的臭味,不过神婆却是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哭叫,很显然张泉根的这一刀比华明明的竹条抽到她身上更痛。

    一刀砍下去,张泉根是真的劈红了眼,想到自己儿子这些年所受的苦后,又是一道接着劈下去。

    一连三刀,那神婆直接是倒在了地上,身影消失,只留下了一滩黑色的液体。

    “这就解决了?”

    一直盯着的胡荣松了一口气,只是就在他刚刚放下心来的刹那,坐在床上的张德龙的身躯再一次颤动起来,而这一次颤动的频率比起嫌弃要快了许多,最关键的是还抖动个不停。

    想到方大师对自己的交代,胡荣也是顾不得害怕,一把上前将张德龙给抱住。

    “你们敢破坏本仙的大事,全都要死!”

    一个阴森的声音突兀的在房间内响起,华明明三人目光看向四周却始终是发现不到这声音的来源。

    “少他娘的废话,有本事你就出来,别藏头露尾的?!?br />
    也许是刚刚被摔疼了,这一刻的华明明怒气也是上来了,脸上没有一点害怕之色,举着手中的竹条吼道:“你要是敢出现,本少我就抽死你?!?br />
    “愚蠢的凡人也敢挑衅本大仙,你将会给你的族人带来灾难?!?br />
    声音再次响起,与此同时的是,床上抱着张德龙的胡荣突然哎呦一声,整个人也是跌下了床。

    张德龙发狂了,如同一只野兽一般朝着床下的胡荣便是扑过去,嘴巴张开便是朝着胡荣的脖子咬去。

    “我靠,精怪上身了啊?!?br />
    华明明看到这一幕立刻举起手中的竹条朝着张德龙身上抽打下去,只是这竹条打在张德龙身上,除了引起对方的怒吼之外并无任何作用。

    “我说老头你还站着干什么,过来帮忙啊?!?br />
    竹条没用,华明明也是发狠一把扑在了张德龙的身上,双手死死的扳住张德龙的脸,不让他咬下去。

    然而华明明这个在城里温室长大的人哪里有多少力气,更何况张德龙发狂之下就算是成年男子都制服不住,不让的话张泉根也不会有锁链锁住他了。

    听到华明明的话,张泉根这才反应过来,将手中的柴刀扔下便是过来和华明明合力将自己儿子给慢慢的拖开。

    “快点用铁链绑住他?!?br />
    胡荣从地上爬起就去那锁链,不过这时候的张德龙突然爆发出来一阵桀桀笑声,那声音笑的人头皮发麻。

    再然后,华明明便是一脸呆滞的看到张德龙一口咬在了他自己的手臂上,瞬间鲜血淋漓。

    “这么狠,自残?”

    华明明吓了一跳,手上一下子松了开口,张德龙便是趁着这机会猛地挣扎甩开了。

    甩开了的张德龙这一次并没有再攻击华明明三人,而是将地上的柴刀给捡了起来,下一刻直接是朝着自己手臂一割。

    血液直流,张德龙却是将手臂上的伤口给送到了嘴边,而后张开嘴开始允吸起来,血液顺着嘴角流下,明明是极其血腥的画面,然而张德龙的脸上却是带着笑。

    “张泉根,你不是心疼你儿子吗,为了你儿子死都不怕吗,好,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要想你儿子活命,那就给我杀了你边上这两个人,不然我就让你儿子自己去死?!?br />
    阴森的声音传出,张德龙将手中的柴刀放在了自己脖子处,锋利的柴刀甚至在他的皮肤留下了血痕,不过张德龙毫不在意,脸上洋溢着诡异的笑容。

    “我说张老头,你可不能上当!”

    华明明猛地离着张泉根远了几步的距离,他可是知道这张德龙就是张泉根的全部,没准这老头还真的会为了儿子愿意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然而让华明明和胡荣没有想到的是,张泉根脸上的神色先是复杂随后却恢复了平静。

    “也许我是错的,我不该坚持的,正如我那些亲戚所说的那样,让小龙活着对他来说就是受罪?!闭湃纳舯涞煤芾渚?,“你杀了小龙吧,杀了小龙之后我会下去陪伴小龙,都说有阴间,那我就在阴间照顾小龙?!?br />
    “混蛋!”

    阴森的声音带着愤怒,他没有想到张泉根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张德龙是他看上的肉身绝对不能死,他不过是以此来威胁张泉根罢了。

    “既然如此,那我只有自己动手杀死你们了?!?br />
    张德龙的身体突然抖动了一下,下一刻一双眼睛竟然放射出不属于人类的绿光,手中的柴刀提着便是朝着张泉根第一个劈过去。

    “张老头,躲开啊?!?br />
    看到张泉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华明明急了,虽然他对张泉根没有特别大的好感,但也不想看到张泉根被自己儿子被砍伤的画面出现。

    只是,张泉根恍若未闻,直直的站在那里,目光凝视着张德龙,那眼神中有着说不尽的宠爱之色。

    华明明和胡荣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着急之色,两人就要上前拉走张根全,不过就在这时候,方铭冰冷的声音在这屋子响起。

    “生为精怪,不思功德,作孽人间,当永镇轮回!”

    PS:情人节许多人都快快乐乐的过节,在家里相依在父母怀中,不过还有那些一些女孩子,大过年的却在异地漂泊不能回家过年,九灯我于心不忍,哎,去慰问一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