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内!

    胡家人护着方铭,而在二楼的一个单独的房间内,庞善生脸色变得阴沉,朝着身边的庞老四说道:“老四,按照亿开始设计好的弄,无论如何都得给我将他留在所里?!?br />
    “放心吧,二哥,在三山这一亩三分地,就算是胡家都不够格跟怎么扳手腕的?!?br />
    庞老四点了点头,不过随即又问道:“这事情通知大哥了吗?”

    “没有?!?br />
    庞善生神色变得严肃,“老四你给我记住一点,无论最后这件事情是什么走向,但都和大哥无关?!?br />
    大哥,是他们庞家的定海神针。

    很多事情并不需要大哥来出面,因为一笔写不出两个庞字。所以庞善生对于庞家子弟都有过一个交代,那就是在外面做任何事情都不允许打着大哥的旗号,但那些政府部门和机关单位的人也不是傻子,即使不打着大哥的旗号,也会该知道怎么做。

    之所以这么安排,那是为了预防出现极端严重的情况下可以弃车保帅,到时候大哥推脱一下说一个不知情就可以了,不至于为此丢掉官职。

    只要官职不掉,那就始终有东山再起的时候,更何况还有那风水相助。

    “那我明白了?!?br />
    庞老四走出去了,而庞善生脸色变得阴冷起来,对于方铭不识好歹的举动让得他很是生气,他要让这个所谓的方大师知道三山镇这地方到底是谁说了算。

    派出所大厅,胡家人熙熙囔囔,不过没一会庞老四便是带着两位男子走了出来。

    “好了,这就是报案人?!?br />
    方铭的目光也是看向了这两位男子,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和一位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

    “庞警官,就是这个骗子,你可得替我家大伯做主啊,这骗子骗了我家大伯整整十万块血汗钱,说是可以给我家大伯看风水,保管我大伯一家人风调雨顺,可最后呢……我大哥还躺在医院里没有出去?!?br />
    青年男子看到人群中的方铭立刻便是喊道,声音充满了愤怒,相比之下那位六十多岁的老人表情反倒是有些平静。

    “我大伯没读过书,大哥出事了心里着急,可就是因为这样才被你们这些骗子给钻了空子,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骗子,庞警官,你可要为我家大伯做主啊?!?br />
    “放心吧,人民警察为人民,所有犯罪分子都别想逃脱?!?br />
    庞老四一脸的公正,同时还整了整自己身上的制服,不过胡家人听到这话却是不干了,尤其是胡符,因为他很清楚方大师一直都是在魔都,如果不是他的邀请根本不会到这里来。

    “方大师……”

    “别急?!?br />
    方铭制止住了胡家人,朝着庞老四那边走去,他的目光先是从青年男子身上扫过,而青年那字则是毫不畏惧的回瞪过来。

    最后,方铭的视线看向了那位老人,“老人家,你确定我骗了你十万块钱?”

    老人抬头,目光有些闪烁,不过这时候青年男子却是一把挡在了老人的身前,“怎么,你们想以人多来吓唬我大伯啊,大伯,这里有人民警察做主,有庞警官在,你就大胆的说出来?!?br />
    “是,他是骗了我十万块?!?br />
    老人开口了,只不过声音不大。

    “老人家,我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遍?”方铭却是沉声继续问道。

    “你……你骗了我十万?!崩先颂纺抗饪戳朔矫谎?,随即马上低下头说道。

    “老人家,你可要知道,诬陷是犯法的行为,如果被查出来了,等待你的将是牢狱之灾,别一大把年纪了到时候晚节不保?!?br />
    方铭突然厉声起来,吓的老人一个哆嗦,不过这时候庞老四却是站了出来,“咳咳,你干什么,只是想要恐吓当事人吗?”

    “大伯,你不要怕,想想在医院的大哥?!?br />
    青年男子此刻也是提醒老人,而老人在听到他的话后,嘴唇抿了下,最终还是一脸坚决说道:“庞警官,我就是举报他,他是个骗子,说我儿子生病是因为祖坟风水不好,说只要改了祖坟风水我儿子的病就会痊愈了,然后让我给他十万块钱,可他拿了钱就跑了?!?br />
    听到老人的话,所里大厅除了胡家人,其他过来办事情的人全都一片哗然,一个个看向方铭的目光带着愤怒和鄙夷,连老人家的钱都要骗,而且这钱没准还是老人给儿子的救命钱。

    “这年头骗子真是太猖狂了?!?br />
    “是啊,就占着老人病急乱投医的心理来骗钱,这种人真该好好抓进去关上几年?!?br />
    “几年,要我看这种人就该打一顿?!?br />
    听到周围人的议论,胡家人立刻反驳,“方大师怎么可能会是骗子,你们不要乱说?!?br />
    “就是,方大师怎么可能会为了十万块钱去骗人?!?br />
    经过昨天的事情,在胡家人眼中,方铭那是真正的大师,是有大本事的高人,这样的高人会为了十万块去骗人,怎么可能?

    “是不是骗子我们警察会查明,你们胡家人都在这里干什么,这是阻拦办案,都快点离开?!?br />
    庞老四准备赶人了,到了这里那就是他的地盘了。

    “庞老四你别太嚣张了,我们胡家也不是没人的?!?br />
    胡家一位中年男子拿出了手机,实际上在这个时候胡家人也都已经明白了,他们胡家风水被破坏的幕后黑手就是庞家,不然的话庞家怎么会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抓走方大师。

    “都别吵,吵吵闹闹成什么样子,这里是派出所不是菜市场,谁在这里吵闹我就把谁给抓了?!?br />
    二楼,一位领导模样的男子走了下来,这位便是派出所的所长张一鸣。

    “所长,这里有人报警说要人诈骗,我现在把人给带回来了?!?br />
    庞老四连忙迎上去说明下情况,虽然他知道二哥肯定已经是搞定了所长,但样子还是要做一下的。

    “既然是诈骗案那就带到会议室去调查清楚?!?br />
    张一鸣皱了下眉,随即又看向胡家人“还有老胡你们这群人也真是,都是在镇上有头有脸的人,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你们的行为放到古代那就是公然咆哮公堂,这是犯罪行为懂不懂?”

    “我们警察办案从来都是以证据说话的,这样,你们胡家如果不放心可以让两个人跟着进入会议室,至于其他人都给我散了,再聚集在这大厅,可别怪我不给面子了?!?br />
    张一鸣话说的很公正,就算是胡家这时候也提不出什么异议,当下胡家人商议了一下,最后由胡符和胡荣陪着方铭进会议室和对方对峙,其他胡家人则是在外面等候。

    ……

    会议室内!

    方铭坐在位置上冷眼看着庞老四,而庞老四脸上带着阴狠之色,手上拿着一份所谓的证据。

    “三天前,张德海取了十万块钱,这十万块是他大伯张泉根也就是当事人向他借的,这里有银行取款的记录为证?!?br />
    “张德海将这十万块前交给了张泉根,而张泉根原本是打算拿去给儿子叫医药费的,但遇到了你这骗子……”

    “庞老四注意你的言辞,方大师现在只是过来配合调查?!焙宦目拐?。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只要他能够回答的出来我的几个问题,那么这个罪名我就可以认了?!?br />
    方铭开口了,而听到他的话后庞老四眼睛一亮,胡符和胡荣两兄弟却是露出担忧之色,但在方铭的眼神制止下也只能是将劝说的话放回肚子里去。

    “张泉根是吧,现在请你回答我几个问题,而且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可以了?!?br />
    方铭看向老人,而老人也是抬头看着方铭,不过依然只是看了一眼便垂下了头,但显然是默认答应了。

    “你说我骗了你十万块钱?!?br />
    “是?!?br />
    “这十万块钱是你儿子等着救命的医药费?!?br />
    “是?!?br />
    “你今年六十多了是吧?!?br />
    “是?!?br />
    “你在今天之前见过我?!?br />
    “……是?!?br />
    “你儿子病的很重?!?br />
    “是?!?br />
    “你儿子没救了?!?br />
    “不是的?!?br />
    张泉根第一次情绪有些激动,然而方铭却是不给他喘息的时间继续问道:“你儿子得了重病,医生已经是说没救了?!?br />
    “不,不是的?!?br />
    “就是?!?br />
    “不是?!?br />
    因为情绪激动,张泉跟甚至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既然不是那你去哪里给弄钱来给你儿子治病,你儿子的病需要一大笔钱,你有那个钱吗?”

    方铭的语速很快,一旁的胖老四脸色一变就要打断,然而处于激动情绪的张泉根立刻反驳了。

    “我当然有钱,只要我配合侄子说你骗了我钱,那侄子会把那十万块钱给我?!?br />
    张泉根这话说完,方铭耸了耸肩膀直接是坐回到了椅子上。

    一切,都水落石出了。

    从第一眼见到张泉根的时候他便是看出来了,这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会出来作伪证,那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有人承诺了他好处。

    一个人在情绪高度紧张并且神经紧绷的情况下,很容易把心底的真实想法给透露出来。

    “好啊,原来是诬陷?!?br />
    胡荣站起身一拍桌子,“好你个老头,竟然诬陷方大师?!?br />
    张泉根老脸变得苍白,整个人变得无助起来,一旁的张德海也是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大伯竟然会直接把真相给说出来。

    张德海将目光看向了庞老四,庞老四此刻心里也是暗骂,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老头,不过想到大哥的交代他现在也只能是按捺住心中的怒火,执行第二套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