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不是这样的???

    所有胡家人都一头的雾水,这胡荣是怎么回事,上一刻不是还在嘲讽这位年轻的方大师吗,怎么转头就这么一副态度了。

    貌似刚刚那位方大师好像就说了一句话吧,可这一句话有那么大的威力吗?

    不少人开始回忆起方铭所说的那句话,“人到中年能力会减弱,但也不至于到这程度”,这话……

    细思极恐,不少胡家的人反应过来了,一个个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此刻的胡荣有些有苦难言啊,自家人知道自家的事情,这几年他那方面确实是不行,可他今年才四十岁而已,每次在家里面对婆娘那哀怨的眼神都觉得无地自容。

    他知道他这时候突然改变态度会让族里人知道他的身体状况,这脸面是肯定丢尽了,可即便如此他也要拦住眼前这位方大师啊。

    要知道这事情出了他婆娘之外没有人知道,不存在走漏风声的可能,那么这位方大师仅仅只是看了自己这么几眼便能够看出来自己的病,那绝对就是一位真正的高人。

    虽然胡荣得了这方面的病但并没有讳疾忌医,各大医院也都去看了,不管了中医还是西医,药也吃了一大堆,可始终是不见效果,有时候他都已经觉得自己该放弃了,可现在他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他曾经听说过,那些厉害的风水先生可不单单会看风水,而且还会看相治病,就是一些疑难杂症都有药方对付,眼前这位方大师没准就有办法解决自己身上的问题。

    为了自己的性福,他只有舍弃一张脸面了。

    胡符这一刻也是反应过来,表情变得有些精彩,下一刻脸上也是露出快意的笑容,叫这胡荣先前这么扯高气扬得罪了方大师,现在也是活该。

    但心里高兴归高兴,胡符可是知道现在不是闹矛盾的时候,最主要的还是族内风水问题,而且他相信经过了胡荣这一出,没有人会再怀疑方大师的实力了。

    “方大师,我这堂弟也是心直口快您就别很他一般见识,他现在也是认识到了错误?!?br />
    “对对对,我已经知道错了,瞧我这张嘴,方大师我给您道歉?!?br />
    方铭看了眼胡荣,随即又看了看胡符,“进去吧?!?br />
    实际上,方铭也没有打算就这么回头离开,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对胡荣说这么一句话,虽然说人不可貌相,但以貌取人和以年纪取人确实是这个社会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是该有的架子还是要有的,我已经证明了我的实力,如果你们还有眼不识金镶玉的话,那也就说明他和胡家确实是没有缘分。

    当然了,因为胡荣的这句话,方铭已经在心里默默的将最后所要收费的费用给翻了一倍。

    听到方铭这话,胡符脸上露出喜色,连忙在前面带路,这一回胡家的这些人一个个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再也没有半分轻视之色,因为方铭已经是用实力征服了他们。

    对于一个陌生之人仅仅只是看几眼便是知道对方的实力,就是十里八乡很出名的算命先生都做到,这样的高人能够请来那是他们胡家的福分啊。

    一群人簇拥着方铭进入农家乐,连带着华明明也是沾了光,不过这时候的华明明却是有些好奇,因为他想不通,这相术真的有那么的神奇,能够一眼便是看出他人身上的疾???

    要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在一些会看相的人面前,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想到这里,华明明突然望向方铭的目光带着一点惊惧,任何人都会有秘密,他也不例外,有些秘密哪怕是对最好的人甚至是最亲密的亲人都不会诉说。

    谁也不想自己就跟一个透明人一样暴露在别人的眼前。

    似乎是感应到了华明明的目光,方铭微微一笑,放慢了脚步,“怎么,是不是觉得我一言看出那人身上的疾病,所以觉得相术很神奇也很恐怖?”

    “是的?!被髅鞒腥系?。

    “那如果我要是告诉你,我根本就没有对他动用相术呢?”

    “你糊谁呢,没动用相术你怎么能够看的出来这些?”华明明切了一声,他压根就不相信方铭的话。

    “很简单,我看出来的?!?br />
    因为胡家人此刻都在准备茶水开始招待,而方铭和华明明说话,这胡家人也是识趣离着远了一点给两人留出交谈空间。

    “我当然知道你是看出来的?!被髅鞣艘桓霭籽?,这不等于明说。

    “别急,我所说的看并不是所谓的相术,而是从他的举止姿态看出来的?!狈矫呛且恍?,“仔细看他的脚步你会发现他的脚步虚浮,走路的时候会不自觉的弯着腰,这是一种很不自信的表现?!?br />
    “一个人只有在几种情况下会不自信,没钱、没相貌,从他身上带着的大金项链可以看出这人不一定很有钱但也不会特别穷,而且一个四十岁的人了,也不会特别在乎相貌了,所以这两点可以排除?!?br />
    “除了这两点,还有一点就是在面对比自己强的人面前也会显露出来不自信,可是他已经认定了我是骗子,为何面对我也会不自信呢?”

    方铭没有再解释,一旁的华明明却是听出来了,不过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就是这样就看出来的,那这观察力和推断力也太恐怖了吧。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说话时候的声音还有那股气?!?br />
    “他的声音怎么了?”

    “中医有望闻问切之说,有时候,听一个说话时候的中气就能够判断出许多东西,而不一定非要用相术?!?br />
    方铭没有再解释了,中医有望闻问切之说,而中医本就是属于玄学,山、医、命、相、卜,这中医之术师傅从小便是传授于他。

    另外,在巫师传承之中也同样是有着医术篇,甚至这里面所记载的医术更加的神奇,只不过要求也是更加的高。

    “方大师,午饭已经准备好了,这乡下也没有什么好吃的,你多担待?!?br />
    那边,桌子上已经是摆满了丰盛的饭菜,不过方铭只是看了一眼便是摇了摇头,“把那些荤菜都去掉吧,另外酒也不用了,下午还有正事要干?!?br />
    佛教不能吃荤,道教除了全真教,其他教派大多都可以,但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在做法事或者念诵经文前依然是要戒斋,原因很简单,这是一种敬意,对天地神灵的敬意。

    方铭虽然不是和尚也不是道士,但在这一点上是一样的,除非他不动用需要借助土地神灵之类的术法。

    “??!”

    胡符愣了一下,但很快便是按照方铭所说的去做了,撤掉了一些荤菜。

    这一顿饭方铭是在胡家人奉承下吃完的,那胡荣更是在饭桌上反复的道歉,不过房门只是笑笑并没有搭理他,等到饭饱之后,不用胡符开口便是直接说道:“带路吧?!?br />
    在来的路上方铭也是知道,胡家前面三代总共是有五个坟墓,祖父和祖母、曾祖父和曾祖母,再往上就是一个个曾曾祖父的坟墓,至于曾曾祖母的坟墓因为年久的缘故已经是找不到了。

    第一站,胡符带方铭到的是他的祖父和祖母的坟墓,因为这两个坟墓葬的位置相隔的不远,前后也就两百米的距离。

    “方大师,我奶奶在她五十岁的时候已经离去了,当时下葬的是这个位置,而我爷爷比我奶奶多活了十几年,那时候那山头的坟墓都葬满了,最后风水师傅就给在这边挑选了一个墓地?!?br />
    胡符手指着两个坟墓,说是山其实也就是几十米高的土包,每个土包上面都有着三四个坟墓。

    方铭驻足,仅仅只是看了不到一分钟便是开口说道:“带我去看另外的坟墓?!?br />
    “这就好了?”

    胡符和胡家其他人都有些惊讶,要知道先前那四位风水师每到一个坟墓可都是待了最起码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又是拿出尺子量距离又是拿着罗盘围绕着坟墓左右查看半天的,可到了放大师这里怎么就看了几眼就结束了?

    看到众人不解的表情,方铭没有故作高深,既然接了这活,那就要跟雇主解释清楚,当下说道:

    “这两个山头总共有十一座坟,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都是你们村子里的吧?!?br />
    “对,都是村里人,现在用地那么紧张,外人也不给葬?!焙氖宕鸬?。

    “那么祖上葬在这里的村子里的那些人家可是有什么问题没有?”

    “好像没有听说出什么大的事情,就是有一家,就是那个坟,这坟应该是他的爷爷,那家人的小孩子前段时间被车给撞了,在医院住了两个月?!?br />
    方铭点头,“阴宅风水讲究两点,一点是峦头理气,一点便是下葬朝向,你们这些山头坟墓都是朝着一个方向,如果朝向有问题的话,那么葬在这里的死者后人都会出现问题,从这一点来看就可以知道朝向正确没问题?!?br />
    “至于峦头理气,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山地形状还有这生气汇聚之处,不过说实话,这山头的风水一般?!?br />
    “实际上全国百分之八十的坟墓大多数都是葬在这种地方,风水一般也是有好处的,那就是虽然不能给后代带来多大的福泽,但也不会带来多大的灾难,天道也是讲究个平衡的?!?br />
    “好地固然可以给后代带来福泽,但如果没有点对穴位,这福泽便是会变成灾难,所以风水中有句话叫做:无过便是福?!?br />
    风水宝地,说来容易,可又哪是这么好找的,加上风水师水平良莠不齐,只要别葬到个坏地害到雇主家,对于很多风水师来说便算是功德一件了。

    方铭没有去跟胡家人解释这些坟墓是什么朝向,有什么讲究,而是用很简单的结果倒推法来解释,这样一来的话这些人也容易理解。

    胡家人的反应也如方铭所意料的那样,在他说完之后一个个脸上露出明悟之色,这种解释之法可要比那些风水师傅跟他们扯一大堆什么青龙白虎,什么甲山庚向、卯山酉向听得玄而又玄。

    PS:现在清帐了,一看字数3400了,只要再多写一百就可以按照五百整数多收钱了,不过九灯想想还是算了,该断还是得断,新的一周了,求推荐票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