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万里无云!

    魔都机??!

    “姑姑,你终于来了?!?br />
    凌楚楚在VIP通道看到自己姑姑下来立刻是迎了上去。

    “你这丫头,真是拿你没办法?!?br />
    凌慕梅揉了揉自己侄女的头发,原本按照行程她今天应该是去国外参加一个收购会议的,可自己侄女三番五次让她到魔都来。

    “姑姑,我这不是想让你快点找到你要找的人吗,对了,姑姑,我要你找到的要找的人的生辰八字你了解到了吗?”

    凌楚楚在前几天特意打电话询问过方铭,如果是找人的话最后是提供生前之物还有生辰八字,如果这两样都没有的话那就要困难许多。

    当然,如果过来寻找之人和被找之人之间有血缘关系的话也可以用其他办法寻找,但这一点方铭并没有告诉凌楚楚。

    凌慕梅脸上露出复杂笑容,生辰八字,她怎么会忘记,这个生辰八字她一辈子都记在心里。

    “那就好,那我们现在就去找方铭?!?br />
    凌楚楚甜甜一笑,自己姑姑对她很好,所以她也希望能够帮助自己姑姑找到要找的人,每次看到自己姑姑脸上那伤感的容颜她这心里也不好受。

    “行吧,姑姑这一次到魔都全部都听你的指挥,姑姑就是你手下的一个小兵,你让姑姑干什么姑姑就干什么?!?br />
    凌慕梅跟自己侄女半开玩笑的说道,惹得凌楚楚不断娇笑,而这也说明了这姑侄女两人之间的感情确实是很好。

    车子缓缓驶出了机场朝着东台古玩城的方向而去,而此刻巫道馆内,方铭也是在接待着一位上门的雇主。

    “方老板,又来打扰您了?!?br />
    上门的是当初在方铭开业时候便是出现过并且询问过方铭祖上风水问题的胡符。

    “胡老板上门,莫不是找到根源了?”

    方铭看着胡符,从开业到现在过去了这么多天,不要想他也知道这位这些天估计是在找他家祖上的风水问题。

    “有一点眉目,但是不敢确定,所以这才前来打扰方老板,如果可以的话,方老板能不能帮忙给看一下?”

    胡符脸上带着笑,实际上当天从方铭店铺离开之后他便是召集了家族里一些比较有实力的族人,将方铭的话给转述了一遍,而那些族人也都听的觉得有道理,于是这几天他们便是从前三代开始寻找。

    当然了,术业有专攻,这一点他们也是知道的,一开始他们原本是想叫胡符去请方铭来帮忙看的,只是当胡符大概说了一个价格之后,这些人便是放弃了。

    花个几十万看了风水,而且还不敢确定有效的情况下,大家可都舍不得。

    当然,这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人性的自私性。

    胡家是一个大家族,胡符这一代便是有着十几位堂兄弟,这其中也不是家家都有问题,有一两家这几年运势不错的自然是不愿意出这个钱,在他们看来这所谓风水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另外一点,一个大家族不可能全都是有钱人,总有那么一两家生活条件一般的,这一两家心想你们那么有钱那就该你们多出点,最好是把我们的这份也出了。

    这事情,如果只是胡符一家的话,以胡符的身家直接是自己掏钱就出了,虽然十几万对他来说也很是肉疼,但一咬牙也是可以承受。

    可这是整个家族的事情,凭什么就我一家出钱,就算胡符愿意这么出,他家里的媳妇也不会答应。

    对整个大家族都有好处的事情,凭什么我们一家出钱?

    要么一起出,要么就都别弄了。

    最后还是有其他族人拿主意,说乡下那些风水师其实挺便宜,我们可以去请这些风水师来看看,没必要花那么一笔大的冤枉钱。

    这个主意得到了整个家族所有人的认可,有的说我家那边有一位很出名的风水师,有的则说他们那边也有,最后大家一拍桌子决定都叫过来,反正一个也就千百来块钱,这个钱还是出得起的。

    一共四位风水先生来了,当然怕这四位风水先生不高兴,胡家人没有告诉这四位风水先生还有同行也在,每一位风水先生都派一两家人陪着。

    一开始大家还挺高兴,觉得这四位风水先生都挺有本事,几乎是对每个坟墓都品评的头头是道,让人听着就觉得听不懂、很深奥又很有道理但不明觉厉的感觉。

    可当胡家人最后集合在一起,互相通气各自所陪伴的风水先生对坟墓风水的评价时,看到结果全都傻眼了,一共四位风水先生,然而每位风水先生对于坟墓风水都有自己不同的看法,有的说这个坟墓风水有问题,而换了另外一位却是说这个坟墓的风水没有问题。

    这个说水口不好,那个说后山可靠,这个说左边白虎煞气太重,那个说青龙有些矮。

    哪怕是同一个坟墓,几个风水师也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说好有的说坏。

    最后胡家人没有办法了,只好是告诉这四位风水先生真相,让这四位风水先生当面对峙,看看到底谁说的才是对的。

    可更让胡家人没有想到的是,这四位风水先生互相见面之后差点是争辩的打起来,四个人谁也说服不了谁。

    这四位风水师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对的,拉着胡家人说着一大堆,什么九宫飞星啊,什么这里水口不好,叫做蛇口吞象。

    可关键的是,胡符他们对这些风水专业术语都不懂啊,本来风水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很玄乎的东西,这一下是彻底的被搞懵了。

    听完胡符的话,方铭也是哑然,一旁的华明明更是笑得乐不可支,差点就岔过气去。

    “有没有这么搞笑,你请的都是什么风水师,不会是请了四个骗子吧?!?br />
    “这个……我也不清楚啊,但应该不会吧,这四位风水师在他们当地都挺有名气的?!焙馐土艘痪?。

    “骗子倒不一定,但是你们胡家这种做法却也不地道?!?br />
    方铭看了眼胡符,所谓一地不瞧二主,一家雇主如果请了一位风水先生给看地,其他风水先生是不会再插手的,这是行内的规矩。

    当然,如果那位风水先生没有能够解决问题的话,雇主再请其他风水先生就不属于破坏规矩了。

    可眼前这情况是胡家人坑了这四位风水先生一把,当然这也从侧面反应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风水先生良莠不齐。

    方铭很清楚,这四位风水先生不一定全都是骗子,只不过现在风水一行门派分支实在是太多了,而有些风水先生根本就没有学精,只是会背那么几句口诀,把什么东西都按照口诀上的去套。

    有时候瞎猫碰上死耗子对了一次,就更是把这口诀给奉若神明,从此以后只按照口诀的去做丝毫不考虑实际地形的变化。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阴宅风水除了一些特殊之地,大部分地都应验的不是那么的快,可能需要几年乃至于十几年的时间。

    一个如此漫长的时间段,哪怕十几年后真的出问题了,谁又会想到是祖上坟墓的问题?就连这些风水先生自己恐怕都不会这么认为。

    也正是因为风水的这些特性,才导致风水这一行鱼龙混杂,一些所谓的风水师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压根就算不上风水师。

    “所以胡先生现在过来的意思是?”

    “我想请方老板去给看看,看看到底是祖上哪位风水坟墓出现了问题?!焙党隽死匆?。

    “请我去给你们看风水?你们祖上都葬在哪一块?如果是陵园的那就不用看了?!?br />
    陵园,实际上是没有风水可言的,原因很简单,葬的坟墓太多了。

    这样的地方不会有好风水也不会有坏风水,哪怕原本是一块福地,可葬下去几十个坟墓,平均一分摊也就没了。

    更何况阴宅风水还不是简单的只看这块地是不是福地的那么简单的,一块好的福地能否真正有效还得和入葬者的生辰八字甚至连死亡方式都有所关系。

    “我们祖上大部分都葬在老家那一块,就是江苏镇江那一带,从魔都这边出发的话,也就几个小时的时间?!?br />
    方铭沉吟了一下,子瑜这周末会回来,而今天离着周末还有四天的时间,这么一算的话时间差不多是来得及。

    “胡老板,你可知道我的收费?”

    方铭笑吟吟的看着胡符,胡符他们找上四位风水先生去看风水原因就是因为自己收费贵,觉得把请自己一个人的钱用在请四个人的身上不但便宜而且更划算。

    “方老板,您开个价,我看看合适不合适?!焙嘈?,不过这一次他已经是和族人商量好了,只要价格不是特别离谱就请。

    “我这边最终收费看问题的严重性来决定,不过起步费是五万,当然我会给你们指出风水问题,后面要不要解决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br />
    胡符一听方铭这话松了一口气,五万,这个价格不贵,这一次他是准备了三十万来的,现在这个价格远远低于他的底线。

    当然他也听明白了,这是初步收费,说白了就是找寻问题的费用,后面解决问题要另外收费,但也正如方铭所说的,到那时候他们家族大家再商议就是了。

    “行,方老板,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就交钱?!?br />